性别平等
如果婚姻是一座比萨斜塔,女性如何锚定自己的位置?

俄罗斯剧作家普图什金娜笔下的女性在婚姻家庭和两性关系中的状态总是“黏稠”的——既有激烈的愤怒与反抗,也有恒常的犹疑与忍耐。

从创世神话到“罗诉韦德案”的推翻:堕胎权应该谁说了算?

美国党派政治在吸收宗教右翼的力量时,一种旷日持久的、针对女性的道德焦虑在其中发挥作用。

当妈妈去工作

劳拉·巴泽隆的新作《像母亲一样野心勃勃》指出,看到母亲追求事业,孩子会从中受益。

把女性视作“行走的子宫”让人类整体失去了什么?

几个世纪以来,科学一直把女性视为行走的子宫、婴儿生产机器和新生命的孵化器,这种狭隘的观点阻碍了我们提出问题和取得进步。

在今天,我们如何谈论音乐、性别与记忆

两部剖析音乐与听众之间关系的新作证明,讨论音乐的道路是永无止尽的。

早在厨房设计这一步,家务分工的性别不平等已经开始

虽然建筑师们不断尝试通过设计来提高厨房使用体验,发明家们不断用新的电器来解放双手,但是厨房还是一步一步成为了禁锢女性的牢笼。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日本“白领金”史

正是“白领金”这个逐渐消失的“旧词”,最近又得到了日本全国范围的关注。疫情之下,如何调节好公与私各种保障工具之间的矛盾,可能是日式福利国家所不得不直面的一个问题。

豆瓣小组里的crush与劝分:讨伐“恋爱脑”,做没感情的搞钱人?

这些针对个体的攻讦让更关键的问题隐蔽了起来——是什么让投入爱、陷入爱——对女性而言具有如此大的风险?是什么剥夺了女性拥有爱情的权利,使对于爱的正当渴望遭到污名?

从清朝到现在,法律如何影响中国女性的权利? | 专访

赵刘洋认为,在扬弃传统中国法律中对妇女道德压迫的内容之余,我们也应当看到传统法律“仁治”理念中保护弱者、重视家庭等道德关怀的重要性。

智利作家伊莎贝尔·阿连德:尚待完成的重要任务是打破父权制

阿连德谈了谈对智利大选的看法,和母亲的2.4万封通信,以及为何把所有的书都送给了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