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开门:中国游戏市场最著名的“伪正版”品牌沉浮录

这家公司把芝麻开门的品牌带上了中央电视台,也曾经因为“阿里巴巴”的商标和马云的阿里打了很多年官司。最终让他们销声匿迹的原因,是一次充满黑色幽默味道的“躺枪”。

作者:楚云帆

文章出处:游戏研究社

在著名的阿拉伯故事书《一千零一夜》中,有一个“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的故事,流传程度已不亚于常识。

而在十多年前,中国的正版软件市场也流传着一个”芝麻开门“的传说,人们由此享受到了低价的正版。只是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这其中实际上多数都是盗版,只是以正版之名在市场上流通。 

这就是游戏行业中著名的“伪正版”品牌——芝麻开门和阿拉神灯系列,它们背后的操盘手是一家名为正普科技的公司。而正普科技的创办者,是曾经被誉为少年天才的中科院博士姚增起。

这家一度成为中国最大的家用软件发行商的公司,把“芝麻开门”这个软件品牌带上了中央电视台,也曾经因为“阿里巴巴”的商标和马云的阿里打了很多年官司,但最后却因为一起税务案件,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

今天,我们就来讲一讲“芝麻开门”和正普科技背后的故事。 

芝麻开门是正版吗? 

2003年元旦过后,中央电视台的广告中出现了一条少见的软件品牌广告,广告词是:“芝麻开门,10元正版软件”。

正普科技的“芝麻开门”系列广告

早在2001年下半,很多玩家就已经在全国各地的书店、软件销售处看到过印着“芝麻开门”商标的游戏、动画甚至flash小游戏合集,价格十分低廉:单CD一般只有10元,双CD是15元。当时的盗版游戏普遍是一张盘5元,而正版的价格通常在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

芝麻开门系列游戏的价格在当时性价仅比盗版略贵,渠道商也十分具有竞争力

在发行公司正普软件的官方网站上写着如下字样: 

正普公司与所有芝麻开门低价正版战略合作伙伴均签订了专有许可合同,并合法获得了由著作权人许可的对该系列软件的独家发行权。 

当年在销售过程中,各地的销售方也一直宣称“芝麻开门”系列是正版,并且在新华书店等国营正规书店也有上架,再加上中央电视台、东方卫视等电视媒体宣传,很多用户自然都把这个系列当成了正版。

2003年5月《中国图书商报》上的北京图书大厦软件销售排行榜

“芝麻开门”是正版吗?这个问题想必也是多年困扰着购买过这个系列的用户们。我们近日在采访国内单机游戏发行商中电博亚的总裁吴立先生时,也就此问题向其进行了求证。

吴立先生说,最初“芝麻开门“和”阿拉神灯“系列中有些游戏,确实是和正版发行商合作的,并且解决了发行商积压的一些库存问题——因为发行商把游戏发给经销商之后,如果要降价会带来很多问题。但是通过重新包装再降低售价的方式,在正普软件的渠道销售,就可以避免这些问题,因此“芝麻开门”和阿拉神丁“在初期确实获得了很多国内单机游戏发行公司的支持。

正普科技之后推出的“阿拉神灯”系列,价格相较“芝麻开门”要高,伪正版的数量要少一些

但是国内游戏发行公司和游戏开发公司的代理协议一般都有时限。协议到期后,很多正版游戏发行商曾获授权贩卖的游戏,也都不能称作正版了,只能算是简单的光盘复刻。部分需要CD-KEY的游戏所使用的也是公共CD-KEY。从版权保护的角度来说,这种行为已经算是盗版,但是正普科技依然标榜的是正版,因此玩家们一般称其为“伪正版”。

到了后来,“芝麻开门”为了丰富产品,所作所为和盗版商已经没有什么区别,甚至上线了大量的模拟器游戏、试玩版游戏以及无授权的动画作品、MP3格式的音乐等等,侵权行为变本加厉,自然也吃了不少官司——虽说当时国内很多ACG作品没有代理商,很少维权,但那些进入中国市场多年的唱片公司早就习惯了用法律手段维权,因此包括环球、华纳、新丽等唱片公司和音乐著作权协会,都曾经发起过对正普科技的诉讼。

当看到这些模拟器合集的时候,相信很多人对“芝麻开门”是正版的幻想就破灭了
“芝麻开门”版《地面控制2》包装盒,敢于把战网CD-KEY印在包装盒外面的一般都是公共CD-KEY

不过,因为国内的监管和侵权处罚力度等原因,这类知识产权诉讼并没有伤到正普的筋骨,他们依旧大张旗鼓地卖着伪正版。

最终让正普科技和“芝麻开门”系列销声匿迹的原因,是一次充满黑色幽默味道的“躺枪”:2008年,国美董事长黄光裕案发后,北京市国税局稽查局检查科的科长及科员也落网,引出了正普科技法人代表姚增起行贿600万元的案子。姚增起被判三年有期徒刑,缓刑五年,同时罚款1000万。不久之后,“芝麻开门”这个伪正版系列也走到了尽头。

 姚增起的沉浮人生 

正普科技的创始人姚增起在入狱之前,人生可以说是风光无限,少年时即被称为“神童”,25岁获得博士学位,下海经商后也是一帆风顺,一度被视作晋商中的代表者。

姚增起的人生轨迹和中国改革开放的两次重大事件密切相关。第一件是1977年恢复高考,第二年当时15岁的姚增起就考上了中国科技大学的无线电系自动控制专业,被乡里称为“少年天才”。大学毕业之后,姚增起进入中科院自动化所从事研究工作,并先后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是中科院自动化所的第一批博士。

后排左五为刚刚获得博士学位时的姚增起,照片出自中科院自动化所60周年专题

第二件是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后的下海经商潮。获得博士学位之后,做了几年学术研究的姚增起发表了多篇学术论文,但是对于人生也非常迷茫,他发现对自己所做的控制系统研究并不是真的感兴趣。不过之后因为对软件的兴趣明确了自己的方向,于是在1993年创办了北京正普电子技术公司。

最初正普只是一家为企业开发应用软件的公司,姚增起在2002年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一度还卖过游戏手柄、股票卡等。随着家庭用软件的兴起,正普开始做起了软件邮购业务,很快就转型批发,并利用早期介入市场的优势在之后几年建立了全国性的软件销售渠道。

1999年,姚增起在《中国电子出版》杂志发表了一篇名为《电子出版物市场的“AB板块”》的文章,指出可以用低价策略与盗版竞争,扩大正版软件的消费群体,同时也能保障开发商的利益。其之后的“˙芝麻开门”、“阿拉神灯”两个系列也确实是贯彻了这个理念,只是在这个过程中很多开发商的利益也被牺牲了,自然也就失去了支持的基础。

姚增起的“AB板块”理论

现在看来,姚增起在上世纪90年代末就能有这样的认识,也是相当有眼光,只是他的所行和认知并不相符。在十多年后,Steam国区因低价策略和折扣等原因而兴盛,部分证明了这个理论,但是整个市场也早已不同于当年,传统的渠道销售变成了线上下载为主的模式,相比20年前玩家的购买力也有了很大的增长——而在“芝麻开门”兴盛的十多年前,这些条件实际都并不具备。

“芝麻开门”的战略计划,图自《电脑采购周刊》2002年第12期

在世纪之交的那个年代,当时的正版游戏价格已经相对有所下降,智冠、奥美等发行商都发起过低价风暴的活动,刚发售的游戏普通版一般都降到了49元的价位,但是因为销量的原因正版游戏的利润也已经非常少了,那些选择和“芝麻开门”合作的往往都是发售一两年后的库存商品。

再之后,随着“芝麻开门”系列中越来越多的盗版,这个以正版之名行盗版之实的软件品牌给市场带来的破坏力不亚于那些盗版。与此同时,网络的兴起让盗版下载变得更加猖獗,网游市场的繁荣也让国内的单机游戏开发和发行商纷纷转型,只是其中的大部分都消失在了时代的浪潮之中。 

“阿里巴巴”恩仇记 

因为姚增起行贿入狱加上巨额罚金等原因,还有盒装软件市场的持续萎缩,正普科技的“芝麻开门”和”阿拉神灯“系列相继成为了绝唱——当然因为地域经济发展的原因,以及很多线下书店、游戏店中的库存,这两个系列在一段时间内也未完全从市场中消失。

之后姚增起关闭了正普科技,专心经营另一个属于自己的电商业务。凭借之前的经营,姚在清华东门的科技广场购置了数层办公楼,而最初只是为销售软件而单独开办的2688电商网站也恰巧赶上了时代的潮流,并且一直运营至今,当然这些和游戏行业都已没有什么关系。

姚增起(左)于2016年与山西临猗县委书记会面,图片源自2688官网

2688是“阿里巴巴”的谐音,和之前的“芝麻开门”“阿拉丁神灯”一样都是取材自阿拉伯神话。看到这里很多人自然会问了,马云的阿里巴巴也是这个名字,两个公司之间不会有什么纠葛吧?答案自然是:有。

2003年时的2688网站页面,当时还是以销售游戏为主

实际上,关于“阿里巴巴”的商标和中文域名,阿里和正普科技也是打了多年官司,并且成为了中文域名和商标授权诉讼中的知名案例。

马云在1998年开始自己的电子商务创业并申请注册了“阿里巴巴”及“alibaba”等一系列中英文域名名称,但是由于当时还没有成立公司,所以依据商标法的规定无法申请商标注册,直到1999年9月马云才正式成立公司,并在2000年向商标局申请“阿里巴巴”的商标注册。

而在1999年5月,正普旗下的北京二六八八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就已经向商标局申请了第35、58、39、41、42类“阿里巴巴alibaba”商标的注册,但是一直到2007年才领取到商标注册证。

在阿里香港上市前,商标总局收到过108份关于“阿里巴巴”的商标注册

早在2001年,正普就因中文域名被阿里巴巴注册而起诉,最后法院将“阿里巴巴”中文域名判归了阿里巴巴。围绕着至关重要的“阿里巴巴”商标,其后数年间正普和阿里也经历了多次的商标仲裁和诉讼。到了2005年11月7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已就此案作出裁定,其后正普对商标评审委员会和阿里巴巴的行政诉讼也以败诉告终,为这起争端暂时画上了句号。

根据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裁定,正普公司所注册的“阿里巴巴“商标除”植物养护“外其他都不予核准注册,裁定的依据是《中国商标法》第31条规定:禁止任何人士意图利用不公平手段注册已由他人使用并因此获得“一定知名度”的商标。商标评审委员认为在正普科技申请商标注册时,马云的阿里巴巴已经具有“一定知名度”。

作为同时期开展电子商务业务并颇多纠葛的两家公司,2688早已无法望阿里巴巴项背

但也许是因为商标局的乌龙,正普公司在2007年意外领取到了商标局的商标注册证,于是争端继续开启。在2007年阿里在港股上市之前5天,北京大量媒体收到正普发放的新闻稿,称已在海淀法院起诉阿里和为其进行推广的百度,要求阿里巴巴公司立即停止商标侵权行为并公开道歉,同时赔偿经济损失200万元,成为了当年最具关注度的互联网事件之一。

不过这起轰动一时的事件最后不了了之,最终的结果是阿里巴巴获得了充满争议的商标,并在2010年正式获得了在相应业务范围下的商标注册证,从此在困扰其多年的商标一事上高枕无忧了。而彻底失去了商标的正普科技,也在其后因卷入偷税案件而获得了一个更加意外的结局,想必此时也没有精力和早已成为庞然大物的阿里进行诉讼,这起事件就此画上了句号。 

 启示  

一个公司的命运,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时代的进程。在国产PC游戏产业刚刚兴起的时期,姚增起和他的正普软件就看到了家用软件市场的巨大机会,其将软件市场分为AB的眼光也不可谓不超前。但是在那个正版市场还十分狭小、大众购买力还远未成熟的时代,依靠这种超前理论所实施的低价正版策略自然不具备可以规模化的空间,最终只能走上自己所希望遏制的盗版道路,不能不让人感到遗憾了。 

在正普公司创立“芝麻开门”十多年后,其所倡导的“正版低价”策略在国内PC游戏市场似乎才真正得到了实现,Steam、杉果、Wegame等游戏平台为玩家带来了大量价格低廉的游戏,与此同时游戏开发和发行商的利益也得到了保障。而依靠线上下载的便利、支付途径的多样、玩家购买力的增强等原因,PC游戏市场的规模逐渐扩大,也为行业带来了新的机会,越来越多的团队和个人开始投身其间。 

最终这个日渐复苏的市场将会向着怎样的道路发展,是否能为中国的原创游戏产业带来一个新的春天?这离不开每一个从业者以及支持正版PC游戏玩家的共同努力。

来源:游戏研究社

原标题:芝麻开门:中国游戏市场最著名的“伪正版”品牌沉浮录

最新更新时间:08/11 10:28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