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的敦刻尔克:出国70天瓦解乐视非上市体系

在乐视帝国最危险的最近70天里,远在美国的贾跃亭虽然离场,但依旧在紧锣密鼓的操盘最后的善后事宜。

7月6日上午承诺“尽责到底”、下午卸任乐视网董事长的贾跃亭,很快就遭遇了一个新的危机。

起因是乐视金融7月中旬到期的一款名为“乐享其成”的理财产品。知情人士透露,这款产品最终债权人实为乐视致新,但数月以来,包括致新在内的乐视上市体系在孙宏斌手中资金“只进不出”,产品到期后如何筹集资金兑付,成了孙宏斌与贾跃亭的分歧争议。

此时,已有多名用户反映兑付困难。作为乐视非上市体系最后一块“保持正常运转”的业务,乐视金融眼看也要落入危机之中。

保,还是弃,贾跃亭需要做一个决断。

一位互联网金融行业人士向深网表示,乐视金融搁浅,所影响的很可能不仅是其自身的商誉问题,一旦监管部门因延付问题介入,乐视金融原先被质疑的“自贷自融”问题可能被坐实,后果不堪设想。

根据《网贷暂行办法》第十条,“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不得从事或接受委托为自身或变相为自身融资。”如果最后被判定违规,是已然身处敏感期的贾跃亭不愿看到的。

“最终,贾跃亭自掏腰包几个亿,解决了这次兑付危机”,上述知情人士向腾讯深网透露。针对该说法,深网未从乐视金融内部获得求证。

而就在一个月后,乐视网8月29日发布的2016中报显示,乐视金融将被划归乐视网上市体系。

这一系列动作的背后,是贾跃亭与孙宏斌之间不断的博弈和合作。

在乐视帝国最危险的最近70天里,远在美国的贾跃亭虽然离场,但依旧在紧锣密鼓的操盘最后的善后事宜。

贾跃亭曾一手打造的电视、体育、手机、汽车、内容、金融、云平台七大乐视生态,随着乐视影业和乐视金融注入孙宏斌掌控的上市资产、乐视体育和易到的转让、乐视控股的空心化,如今仅剩乐视手机的命运悬而未决。

事实上,所谓的乐视非上市体系如今已经瓦解,一旦乐视手机的出路尘埃落定,贾跃亭实际上就可以从乐视完全抽身,未来仅仅聚焦在汽车业务,这也寄托了贾跃亭事业翻盘的最后希望。

然而,纷繁庞大的关联交易和资金纠葛,使得留下的这盘残局比想象中更难以收拾。

此时,一年多前就计划撤退并押注汽车的贾跃亭,和接盘后正着手复兴乐视的孙宏斌,站在了棋局的两端——他们俩谁才能开辟出乐视的下一个未来?

乐视金融的隐秘杠杆

仿佛一夜之间,乐视金融成了新的变量。

虽然乐视金融在“七大体系”中最为低调,但其承担的职能却绝不简单。

以出现兑付危机的理财产品“乐享其成”为例,该系列产品除了个别明确标注投资标的外,绝大部分标注的交易债权均为重庆乐视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下称“乐视保理”)转让的应收账款收益权。乐视保理是乐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视投资”)的全资子公司。

根据当时乐视金融官网对“交易资产标的”的说明,这笔应收账款收益权的最终债务人为“大型综合性集团旗下注册资本2.6亿元专业从事电子产品研发生产的科技类公司”。

腾讯科技通过查询乐视致新的工商信息获知,在2016年12月20日至2017年1月18日期间,其注册资本正是2.6亿元。

这只是巧合吗?在乐视网发布的2017半年度报告中,乐视网对乐视保理的资金拆借也赫然在列。

这意味着,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乐视金融都在为乐视致新等乐视系公司输血,其战略意义不言自明。

但这一地位,在孙宏斌、贾跃亭着手分割之际,却成了随时可能会引爆的炸弹。

一个最显而易见的困局是,即便暂时保住了乐视金融“100%历史兑付率”,但“乐享其成”后续一系列产品的兑付仍悬而未解。

贾跃亭又和孙宏斌坐回了谈判桌前。接近交易的乐视内部人士透露,贾跃亭“自掏腰包”保住乐视金融商誉,进而维持乐视金融的自身价值,是其与孙宏斌进行下一步谈判的前置条件,“将乐视金融债转股抵债是最好的办法。谈判有两个核心点,一个是乐视金融的兑付如何处置,一个涉及乐视金融控股股东乐帕营销,后者的控股股东与乐视网的关联交易十分复杂”。

据了解,乐帕营销的控股股东乐荣控股(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荣控股”),亦是乐视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视电子商务”)的控股股东。

仅乐帕营销和乐视电子商务两家公司,截至今年6月30日乐视网对其的应收账款余额合计就达到了5.42亿元人民币。

这笔交易的关键在于,如若乐视金融“抵债”成功,其股权价值将冲抵部分原先如乐帕营销、乐视电子商务等对乐视网的欠债;同时,乐视金融回到孙宏斌治下,其兑付问题也将一并解决。

此时的贾跃亭已经没了太多议价空间。

孙宏斌烦恼:48亿欠款追讨难题​

相对于乐视纷乱庞大的残局,乐视金融问题的解决仍显得杯水车薪。

根据2017半年报告,乐视网关联方应收账款额为52.41亿元,占应收账款总额的51.85%。在这其中,应收账款余额超过亿元的共有9家公司,9家公司款项合计为48.78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欠款高达23.05亿元的乐视智能终端科技有限公司,与上文提到的乐视电子商务和乐帕营销,均由北京百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百乐文化”)的全资子公司百分百控股。而百乐文化仅有两名股东,贾跃亭持股99%,贾跃亭的姐姐贾跃芳持股1%。

另一个欠款大户,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同样由贾氏家族实控,其法人代表为贾跃亭的哥哥贾跃民。

可以看出,乐视非上市体系相对于乐视网大量未归还资金,已经为“新乐视”的前景造成巨大压力。

但此时,贾跃亭手中乐视非上市体系可处置的优质资产,已经几近枯竭。

上述48亿欠款未来如何归还上市公司?贾跃亭迟迟没有归国,更让外界对这个问题难以乐观。

值得一提的是,数月以来,贾跃亭还曾将个人资金撤出乐视上市体系。

早在2015年,贾跃亭减持套现两笔共计57亿资金,贾跃亭承诺全部借给乐视网作为营运资金,免收利息;乐视网归还资金后在6个月内全部用于增持乐视网。

在2015年6月,贾跃亭也确实借出了第一笔款项,协议称金额不少于25亿元。

然而,截至2016年12月31日,贾跃亭及其姐姐贾跃芳没有签订与乐视网第二期借款协议,反倒在第四季度乐视资金最为艰难的时刻收回了约30亿元借款。当时,贾氏姐弟在乐视网的借款总额,从2015年底时的近35亿元,大幅缩减到2016年底的不到4.5亿元。

而在最新的2017中报中,贾氏姐弟更是在近期将最后的约4.5亿元款项全额收回。

这意味着,处理完乐视金融、易到、乐视体育等资产,除了乐视手机和酷派,贾跃亭的“撤退”已接近完成。而即便手机业务以最坏的破产结局来评估,贾跃亭真正个人要承担的经济损失可能并非那么严重。

在迎接新的“历史阶段”后,贾跃亭再也没有提及归国事宜。安心呆在美国和香港的他,正投身他的“汽车梦”-----这是他眼中让乐视翻盘的最后希望。

非上市体系的悲观结局​

正如贾跃亭此前所言,乐视分为三部分,乐视网、乐视非上市体系、乐视汽车。当前的情况是,前两块正被逐渐处理,惟有第三块,贾跃亭依旧完全掌控;而不同部分业务之间的隔离,也绝非只存在乐视网与乐视控股为中心的非上市体系中,第三块也已做出了区隔。

一位乐视内部人士告诉腾讯科技,此前作为乐视非上市体系中枢的乐视控股,已经名存实亡,几轮裁员过后,留下的核心员工有不少在近期被转移到了乐视汽车体系。

有趣的是,转移到乐视汽车体系后,这些员工却被要求重新入职,但原先在乐视控股的工龄均不被折算。

而比起绝大多数原先在乐视非上市体系的“弃子”,他们已经幸运太多。事实上,此前离职或裁员的前员工,时至今日,仍有很大一部分还未拿到7月及之后的工资。

先是在7月10日发薪日拖欠6月工资。8月10日时,乐视非上市体系终于发放了6月工资,但7月的薪资继续拖欠。当时乐视控股一位高层透露,8月10日中午贾跃亭在香港紧急谈成了一笔融资,就是为了下午保证这次6月薪资发放。

但一位业内人士直言,中午在香港签合同,下午就到账,这个说法不太现实。

更多的非上市体系员工被裁员或者主动选择离职。

“最近的裁员,已经从开始的N+1补偿,被砍到了N,但很多人还是很乐意的接受了”,一位近期离职的前乐视员工告诉腾讯科技,裁员名额已经成了福利。

很显然,在这场已持续近一年的“危机长跑”中,绝大部分非上市体系员工已经没了耐心。毕竟,在可预见的将来,只会有“两个乐视”-----美国的贾跃亭以及汽车业务,国内的孙宏斌和乐视网上市体系。

值得注意的是,今日有媒体报道称,贾跃亭已申请美国绿卡,而一名洛杉矶律师助理还曝光了一份贾跃亭的irrevocable living trust (不可撤销的生前信托),其中一份草稿文(THE  YT IRREVOCABLE TRUST )显示,他给女儿留了7500万美金,约合五亿人民币,贾跃亭夫人甘薇是信托基金守信委托人。最后的信托基金款项据悉将从法拉第公司的资金池打入。

在深网此前的报道《乐视悲剧:贾跃亭的信守与撤离》中曾指出,即便乐视控股系公司出现最糟的情况,贾跃亭似乎也不再有太大损失,在将重心转移至汽车项目的那天起,结局就已经注定。如果孤注一掷拯救乐视生态,一旦失败贾跃亭可能变得一无所有,而把所有资金和资源押注在乐视汽车,显然是更为理智的选择。如此,贾跃亭还会选择 all in 拯救乐视非上市体系公司吗?

两个乐视的自救

即便完成了“两个乐视”的格局切分,若想探索出乐视的新未来,依旧充满挑战。

“钱的问题只是一方面,更严重的问题是,即便是留下来的员工,也有很多对公司缺乏信心”,一位仍在乐视就职的中层告诉腾讯科技。

为了应对这一现状,近期,两个乐视不约而同的召开闭门会,试图描绘出各自的新蓝图。

乐视汽车依旧将法拉第未来(FF)作为核心。根据新上任的乐视汽车中国COO高景深的表述,乐视汽车在下一阶段将聚焦五大核心业务:国内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申请;LeSEE莫干山工厂建设;与美国同步规划建设研发体系,提升整车研发能力;在研发、制造、供应链等领域进一步打通中美协作体制;协助FF制定实施FF 91国内销售策略并进行销售准备工作。

由于乐视汽车国内项目仍毫无眉目,FF旗下FF91几乎是当前乐视汽车业务的唯一工作重心。除此之外,乐视汽车声称,其新一轮融资或于近期敲定。

事实上,乐视汽车的融资已经从年初拖延到现在。考虑到围绕贾跃亭的信任危机并未解除,乐视汽车及FF目前的融资势必深受影响。

相比之下,孙宏斌的乐视也急需回到正轨,扭转近半年危机业绩和收入利润不断下滑的颓势。

腾讯科技了解到,除了业务层面的集中调整,孙宏斌近期还与多家银行及投资机构接触,以其解决乐视当前的资金困境。

一位参与“新乐视”闭门会的乐视内部人士告诉腾讯科技,虽然外界有传言说孙宏斌在考虑卖掉乐视,但事实上孙宏斌对重振乐视业务的热情很高,“新乐视”易主的可能性并不大。

但在乐视的复兴规划中,出让一部分股份极有可能被放上了日程。

“乐视当前的商誉降到了历史最低点,改名也无济于事”,一位与乐视高层有过接触的人士告诉腾讯科技,孙宏斌拿出的方案很可能是引入BAT级别的战略投资者,“乐视电视和影业仍有吸引力,已经有潜在投资者在谈”。

只是,仅仅依靠孙宏斌的个人背书,能为乐视网的资金和业务带来的帮助毕竟有限,和贾跃亭主导的汽车业务一样,二者的自救之路都注定充满艰辛。

来源:腾讯科技

原标题:贾跃亭的敦刻尔克:出国70天瓦解乐视非上市体系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0

相关文章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