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张朝阳的搜狐下半场:到100年时 跑100公里

摆在张朝阳面前的问题是——克服互联网明星身份为公司挖下的陷阱,也要重新就自我对公司走向的影响进行审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黄云腾

电梯上升到搜狐媒体大厦十八层。多数时候,主人张朝阳会在办公区右边的吧台接待访客。这里是张朝阳的绝对领域。53岁的查尔斯在这里工作、生活和接待访客,度过了绝大部分时光。

眼前的张朝阳通过冬泳、长跑,状态保持得不错,查尔斯今年给自己的一项要求,“凡是我们拍的剧必须看”。2016年以来,搜狐视频一直致力于产出垂直性强、女性色彩浓厚的自制项目,包括《拜见宫主大人》、《亲爱的,公主病》和《无心法师》。

《亲爱的,公主病》是搜狐视频近两年自制战略的一个成功样板,在点击量和话题度上都收获了一定回报(图片源自网络)

尽管对追星、和甜宠不感兴趣,张朝阳仍然强迫自己把这当成一份“工作”,通过各种方式参与项目制定。“我会看几集,从服化道各个方面来了解”。视频业务现在是搜狐最重要的中心业务,在上个季度为搜狐贡献了7200万美元的收入。张朝阳也同时承认,在工作之外,他很少会为这些剧集贡献点击量。

在我们到来的这个下午,张朝阳迅速从公司运营的状态中调整出来,回归自我。他的改变和妥协也足够清晰可见。这似乎也是一场自搜狐20周年以前就酝酿好的改变。

“让更多天下的女生来看我们的好剧。我们拍的剧都是给年轻人看的。”张朝阳说。现在搜狐视频和张朝阳手上,除了《我叫黄国盛》、《法医秦明》这样的视频内容,还包含《亲爱的公主病》、《拜见宫主大人》这样的女性向剧集。

在过去,作为公司CEO和管理者,张朝阳的审美曾经长期主宰搜狐的内容取向,张朝阳对美式娱乐风格的欣赏直接导致搜狐视频热衷于美剧和美式脱口秀,曾经引进并播出《纸牌屋》等独家内容。于清华大学和麻省理工完成学业的张朝阳,更熟悉和喜爱的是《无问西东》、《北方的河》、《约翰·克利斯朵夫》这样充满人道主义和“强烈的价值观”的作品。“更现实题材以及更大众的时候,我就比较享受地看”。

成立于2008年的搜狐视频在2016年宣布转向全自制,是基于视频网站竞争格局的搜狐资源再整合——中国视频行业以巨额投入著称,其中最猛烈的炮火来自于搜狐前员工龚宇和古永锵成立的爱奇艺和优酷——而垂直类自制项目成本较低,成功率高,可以实现搜狐内容的商业正循环。“按照现在一部剧的投入成本,按照它的会员收费规模,到那时候广告+收费能够打平。”

摆在张朝阳面前的问题是——克服互联网明星身份为公司挖下的陷阱,也要重新就自我对公司走向的影响进行审视。“好人”张朝阳的帽子已经太久,而年轻人的喜好正在影响整个互联网生态。最明显的一个证据是,虽然他认为《无问西东》“教人如何做人”很有意义,但被张朝阳归为“给小女孩拍的”《亲爱的,公主病》在第一季播出时获得了10亿的微博话题阅读量和15万的百度搜索量,B站弹幕量超过56万条。

张朝阳面对的是更加复杂的竞争环境。在视频网站各立山头的当下,与BAT三家在资本或生态模式进行竞争已经不太现实;实现重返舞台中心的预言,似乎在眼下只有通过改变自我才能实现。

“我们会有制片人制度,他们会选择小说、剧本或者半成品,然后把故事梗概给我,同时我们会有联合评审会,各方面的人来讨论意见,最后通过投资决策。”人们无法获知张朝阳如何评判现有视频网站体系下产出的娱乐内容;但他确实在通过不断增长的自制项目、自我审美的妥协和对视频网站竞争的观察,强化自己对这个行业和用户的具体理解。

张朝阳会把搜狐新闻、搜狐新闻资讯版、搜狗逐步打通,与内容资源进行整合,“人们进入故事情节是需要介绍的,网络剧的特点是可能16集、20集,决定看这个剧需要花十几个小时的时间,是一个比较大的承诺。这种情况下如果宣传得比较好,克服用户最初的门槛来进入,就会看下去。”

2018年,搜狐视频有关的自制内容会达到30部以上。同时,通过制片人体系和评审制度选拔出的剧集最终成片,张朝阳可以熟练列出《亲爱的,公主病》、《无心法师》等几部自制项目,并承诺在未来不再像过去那样只看自制项目“一两集”左右。

在更大程度上,张朝阳和搜狐仍然处于一种与自我博弈的状态,需要寻找到一种最佳的妥协方式。“我们公司的战略方向没怎么偏差,很久以前在执行方面产品没做出来好的东西。我以前花时间太少。”现在每天,张朝阳都会和产品部门开会,研究流量和用户行为,通过每天早上8点的准时直播学习英文。

但再一次地,这位明星CEO在转型路上仍然面临着被过多关注的考验。“(对)我的报道导致公司的人也跟我学,他们开始对英语比较重视,现在搜狐的国际新闻现在做得不错,他们一看CEO每天花那么多时间来学习国际上的事情,我们的新闻团队也就很不错。”

张朝阳现在通过各式各样的运动中保持着自己对互联网世界的精力和学习欲望,用抵抗肉体衰老的方式强化自己的进攻意识,“真正互联网最基础的几件事,还是如何改变信息的产生、分发、传播。互联网就是这几个基本的事情,瞄准这几个基本的事情。”

在2月25日,这家公司为庆祝20周年举行的20公里纪念长跑中,张朝阳给自己和搜狐的时间是80年,“到100年的时候跑100公里吧,超级马拉松我其实能跑,我跑过50多公里。”

2月25日,张朝阳和搜狐在北京奥体公园举行了纪念20周年的长跑活动(采访对象供图)

以下是《三声》(ID:tosansheng)与张朝阳的部分对话整理:

三声:您每天早上都会坚持在千帆直播上做直播节目,这是你现在主要的学习状态?

张朝阳:学习互动是很重要的,当年量子物理发展起来,丹麦哥本哈根学派每天都在讨论说话。现在生活个性化了,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地方,互相不交流,直播实际是非常好的取代交流的方式。这个是对于个人的提高和知识的提高。

每天,我要准备直播,每天早上要看世界发生什么事情,英文网站读一下,做笔记,40分钟左右。对世界的了解迅速,效率很高,对于世界局势、世界新闻比较了解。

三声:这种学习方式对你现在搜狐做内容有启发吗?

张朝阳:我读的书跟现在的工作没有关系。

产品这块还是要跟团队讨论,研究每天的流量以及用户的行为,这是效率最高的。直播这件事,属于我个人学习英语,也有点半公益,教英语、告诉大家世界发生什么事。

对我的报道导致公司的人也跟我学,他们开始对英语比较重视,现在搜狐的国际新闻现在做得不错,他们一看CEO每天花那么多时间来学习国际上的事情,我们的新闻团队也就很不错。

我现在工作的一部分,是每天起得比较早,去用我们的产品、理解产品特征。一般下午到公司来跟团队开会。

三声:在搜狐视频的内容制作上这一点如何体现?制作出的内容是否符合你的心理预期?

张朝阳:我们会有制片人制度,他们会选择小说、剧本或者半成品,然后把故事梗概给我,同时我们会有联合评审会、各方面的人,来讨论意见,最后通过投资决策。

我对文艺作品的理解,更多还是早年在美国看了太多的美国电影、后来的美剧形成的,国内的网络剧现在在价值观方面差得比较远,有时候提不起我的兴趣,我还是比较喜欢看有价值观的东西。

我很少看国内电影,最近看了《无问西东》很喜欢,有强烈的价值观。它是教人如何做人,做人很重要,这件事情被忽视了很多年。

在平台上,《法医秦明》、《无心法师》都不错,《亲爱的公主病》不错,现在《器灵》第二季也不错。

我希望逐渐能够拍的剧是我喜欢看的。在网上,男生喜欢玩游戏,女生喜欢看剧,所以经常要为女生拍一些剧,所谓的甜宠,各种青春偶像各种风气,包括追星,这些都不是我擅长的。我既不追星,也对甜宠这些不感兴趣,但我把它看成一份工作,依赖团队的制片人有这样的嗅觉、喜好。

当网络观剧人群变成更大的人群,有点更现实题材以及更大众的时候,我就比较享受地看。

喜不喜欢这个内容是我工作之外的事情,我的工作要建立一个好的制片人团队和流程,能够制造出卖座的、让更多天下的女生来看的好剧。

三声:但全面发力自制剧,又缺少明星和制作团队,在运营上很容易出现问题,搜狐去年也提出要把自制剧作为平台的主要战略,现在搜狐是怎么做的?

张朝阳:搜狐新闻、搜狐新闻资讯版、搜狗整个平台做起来,接近爆款、不是最大的剧推成爆款,这是我们想做的。

我们的剧质量不错,平台的推广力度或者资源不够,没有达到它应该达到的声响。主要是推广的力量要加强。

品质做到B plus或者A级的剧推广大了,会把它变成爆款。这个很重要。人们进入故事情节是需要介绍的,网络剧的特点是可能16集、20集,决定看这个剧需要花十几个小时的时间,是一个比较大的承诺。这种情况下如果宣传得比较好,克服用户最初的门槛来进入,就会看下去。

以前我们跟大家一样,买《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那个钱太多了,大家买的都是电视台播放的满城风雨的聚集效应。

而且这个行业的特点不像社交网络。天下的故事可以成千上万,每个故事都可能在某种角度打动某一部分人群。好莱坞每年有不同的奥斯卡电影,文艺创作没有垄断性。当我们做出几部精品的网络剧,而且是独播的,一定有人过来看。

三声:搜狐之前提出要在2019年实现视频业务盈利,这一块是怎么设想的?

张朝阳:我们决定不再买头部剧,按照自制的花费,算了算大概可以。

广告要做起来,在短视频方面也会发力,收费主要还是网络剧,按照现在一部剧的投入成本,按照它的会员收费规模,到那时候广告+收费能够打平。

三声:搜狐的未来会坚持什么和改变什么?

张朝阳:所有领域机会还是有的,要创新。搜狗输入法用的人非常多,搜狗搜索、搜狗浏览器、搜狐新闻还有手机搜狐网、搜狐新闻客户端。我们的用户规模还是有基础的,再一个是对产品的追求,包括现在新一轮的技术进步,AI、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应用在信息流,包括视频包括直播,还是有很多机会。

但我们不做电子商务,不做地面,我们坚持做资讯,做人工智能,发挥我们的特长,我们是在软件层面、内容层面的公司。

我还是脚踏实地,从我们团队的工程师讨论、用户行为角度,来感觉我们产品应该怎么发展。互联网最基础的几件事,还是如何改变信息的产生、分发、传播;人机界面、社交网络产生自媒体、分发搜索引擎、信息流,人机界面输入语音以及社交网络,以视频的形式、文字的形式。互联网就是这几个基本的事情。

三声:中国互联网界这20年的改变,从你自己的亲身体验来讲它是变得更好还是更坏?有些东西是不是超出你当初的设想?

张朝阳:从互联网的角度变得更好了,规模大多了,产品模式各个方面成熟多了。

我们公司的战略方向没怎么偏差,但在执行方面,产品没做出来好的。

我觉得产品没有价值观,价值观这个词太大了,不用说在产品上。产品的哲学是简洁、能不给就不给。搜狐的产品努力做到这一步。

 

来源:三声

原标题:对话丨张朝阳的搜狐下半场:到100年时,跑100公里

最新更新时间:03/02 09:40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7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