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就算满屏女神节,我也忘不了她曾经叫死三八

当钱到位时,玻璃又一次全干碎。

作者 | 林默

微信公众号:花儿街参考(ID:zaraghost)

1

在我还是一个小朋友的岁月里,我十分讨厌这个3月8日的节日,因为那时的香港电影里,对那些二十八九依然不谙世事的倔强姑娘,对那些没有独立经济能力、蓬着头发灰着脸,在生活里忍辱负重的阿姨,都会有一个简略的、嫌弃的称呼,你这个“死三八”。

那时候我觉得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给自己过个节,过出了一个别人骂你时的简称,还骂的这么朗朗上口。

我不想长大,不想被世界轻蔑地称呼38。我隐隐地觉得,38们的生活并不轻松。

那时每周末我爸带我去公园玩,每周可以选3个买票项目。我们遇到了他单位的一个小姐姐,小姐姐的男朋友很殷勤,只要她想玩的项目,他都去买票,碰碰车他们就连着玩了五六场。

我很羡慕,跟我爸说,当人家女朋友真好啊,我要快点长大,找一个带我随意玩耍的男朋友。

我爸冷笑了一声“玩,不就是一阵子嘛,这搭进去的可是一辈子”,那时我还小,并不能明白他在说什么,只是觉得那个表情透着残酷。

2

我写过一篇《这是最后一代,被社会惯性卷进婚姻的女性吗?》,那天有一个我很久没联系的朋友在下面留言说“如果可以重来,不结婚,不生子”,有一位妈妈留言说“在无数个夜深人静累得浑身疼无法入睡的夜晚我都在想,我结婚生孩子养孩子每天蓬头垢面累死累活是为了啥呀?就为了敷衍完这并不轻松的一生?”。

这个世界因为她们的担当、繁衍而称颂她们,甚至专门为她们搞出一个节日。讽刺的是,世界赞美的,是许多时候她们倍感压抑、想要逃离的。

我上大学的时候,选修过一门关于女性学的课程,课是请了不同领域的专家来上的,每人讲一个主题。那整整一学期的课,现在我只能想起来其中的一堂,来了一位七十多岁的医学院教授,他花了70分钟,给大家讲他看过的流产案例,有的嘻嘻哈哈,有的血流成河。那堂课的最后,他说“我希望下面坐着的你们都明白,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对你们很残酷,因为你们是要承担最终的结果的那个人”。

3

我的春节过的并不开心,我带爸妈去台湾环岛游,订了两间房,我妈为了给我做抓紧时间生娃的思想工作,全程都选择跟我住在一个房间,让我爸一个人,住在我给自己订的那间大床房里。

“没有十全十美的感情,不要对别人有那么多要求和希望,抓紧时间生个孩子是正事儿,这是大自然赋予你的,到了什么时间就干什么事”,她不停地跟我说。

沿途看到各种咿呀学语的孩子,她不停地指给我看,后来我看到有小朋友出现在我面前,就想一脚把他们踢开“滚远一点儿,别让我妈看见你”。

我应不应该将就,将就成一个正常人的模样?大自然赐我一个子宫,想对我说的,真的就是我妈解读的那些话吗?

我小时候生病,我爸抱我从医院回家,忘记了在什么地方,买了一套“中国民间四大爱情故事”的连环画给我,那四个故事分别是《孟姜女哭长城》、《天仙配》、《白蛇传》、《梁祝》。

我不知道这四个故事的评选标准是什么,只是后来想想,这四个故事里,对于男主角,爱情都是遭遇——范喜良碰巧饿昏在孟姜女家的后院,董永只需要做好忠孝仁义的自己,许仙只是掉下了一枚汤圆,梁山伯是那个窗边迎风读书的少年。

而对于这些姑娘们,孟姜女为了找到范喜良,走上了步步泣血的一条路;织女爱上一个凤凰男,给了她一片草原;白素贞变成最好的自己,只为遇到你;祝英台为了出走家门,想要遇到一种可能性,都要藏起来自己是谁。

在那些故事设定里,爱情的发生之于男人,是春风拂面般的美好而自然;对于姑娘,却是春风不度玉门关的奢侈,除非你自己走的过去,那段黄沙扑面的路。

这个世界上的许多事情,对于姑娘们总是要昂贵一些的。

我身边有越来越多的姑娘,大家心照不宣地,开始选择不婚不育。她们有的从未走进婚姻,有的中途逃出。

她们不是不喜欢孩子,只是不想再负担这样的沉重。

“有啥沉重的,这不就是一个女人该做的事么”,我妈一定会这么说。

其实沉重的,恰恰是许多人竟然不觉得那很沉重了。

4

我一直觉得,如果选国内对女性地位提升最重要的一件事,我一定选独生子女政策。

这个政策的副产物,是把万千女性从子子孙孙无穷匮也的家庭生活中解救出来,可以自己挣钱买花戴。

我小时候特别喜欢林夕写的一句歌词,“但愿你流下每一滴泪,都让人感动”,但那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毕竟我妈打我的时候,我流下的悔恨的泪水,都没能让她感动。

泪水这东西,流多了就无人感动了。可是汗水流多了,有时却可以让世界无人敢动。

当商家嗅着你兜里的钱,没有人再提死三八这件事了,他们亲昵地把这个节日称为“女神节”大肆宣传,铺满你目力所及的地方,他们在街上发玫瑰,公司们在这一天送福利,这一天忽然变得有了几分骄傲浪漫。

当钱到位时,玻璃又一次全干碎。

这个节,在这个刷屏的今天格外有意义,是因为姑娘们曾经弱小到,要单独为她们设一个节日,提示她们争取的重要性;是因为这个节日曾被粗暴戏谑,作为对这个群体的代称;是因为有人为了赚姑娘们口袋里的钱,把这个节再次装潢。但我觉得这样挺好的,至少这一次,姑娘们是被讨好的。

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花儿街参考(zaraghost)、作者,侵权必究。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