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阿迪达斯与斯凯奇之间战事再起

很多消费者不会把斯凯奇想象成阿迪达斯或者耐克的主要竞争对手。

无论世界体育用品市场如何风起云涌,斯凯奇似乎总能独善其身。耐克的高层动荡仍在继续,Under Armour今年的营收预期也很难达标,两大“豪门”依然在美国市场碰壁,而斯凯奇却“意外地”顺风顺水。

本月初,斯凯奇公布了2018财年的首季度报告,照例是一片山河秀丽。公司的季度销售额高达12.5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6.5%,这也创造了品牌单季度营收新高。此外,营业利润更是同比增长了25.5%。我们可以对标Under Armour,这个红极一时的美国运动品牌今年第一季度只收获了11.85亿美元的营业额,更是录得了高达3020万美元的亏损。

其实Under Armour在国际市场上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但是美国大本营似乎已经成为它无法治愈的伤疤。斯凯奇虽然也很倚仗海外市场,但是它在美国市场的批发及零售业务还是能维持不错的增长率,这在整体零售业低迷的大背景下已经实属不易。

斯凯奇向来以舒适取胜,也很少有人将其看作是耐克、阿迪达斯的主要竞争对手。不过斯凯奇在全球化、多品类方面的布局正在打破人们的思维定势,品牌也不甘愿只在大佬身后做个无名小卒。为了吸引年轻消费者的目光,斯凯奇推出了时尚潮流鞋款D’Lites,并且邀请美国知名年轻歌手卡米拉·卡贝罗担任该系列代言人。此外,前达拉斯牛仔四分卫托尼·罗莫(Tony Romo)则成为男款休闲鞋系列Relaxed Fit的代言人。

斯凯奇CEO罗伯特·格林伯格(Robert Greenberg)坦言,公司在2018年取得了完美开局,这是超出预期的。现在的斯凯奇应该是心怀野心的,按照格林伯格的说法,品牌会在本土市场调动一切资源来提升品牌知名度。即便是阿迪达斯、耐克也不能忽视斯凯奇的存在了。当然,在美国的运动鞋市场,斯凯奇一直都是阿迪达斯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

其实阿迪达斯与斯凯奇素有积怨。早在2016年7月,阿迪达斯曾指控斯凯奇非法剽窃自己的运动鞋设计概念,主要针对的是斯凯奇的Mega Blade鞋款。阿迪达斯方面认为该鞋款故意侵犯了自己刀锋系列(Springblade)的设计专利。不过在去年六月份,美国联邦法院驳回了阿迪达斯的这项指控,理由是证据缺乏说服力。格林伯格更是直言,斯凯奇在阿迪达斯获得专利权的一年前,就已经在市场上售卖Mega Blade鞋款了。

而在更早的2015年9月,阿迪达斯还曾指控斯凯奇的Onix鞋款抄袭其经典鞋款Stan Smith,鉴于Stan Smith在全球的火爆程度,阿迪达斯显然更看重此案件的发展。2016年2月,阿迪达斯在一审中胜诉,但是二审的具体时间却一推再推,遥遥无期。

近日,美国联邦上诉法院终于对斯凯奇侵权Stan Smith鞋款一案做出了二审判决,不出意外,阿迪达斯维护了正义。不过就在同一天,斯凯奇立即向阿迪达斯发起了反击战。斯凯奇指控阿迪达斯在大学篮球中的一些私下交易对斯凯奇的品牌造成了伤害。

去年九月份,阿迪达斯卷入了一桩NCAA丑闻中。在FBI发起的一次调查行动中,包括一名阿迪达斯高管吉姆·加托(Jim Gatto)和数名NCAA篮球教练都遭到被捕,理由是这些NCAA篮球教练存在欺诈和腐败行为,主要牵涉到那些具备登陆NBA实力的球员的经纪人、财务顾问以及运动用品赞助商,阿迪达斯就是不幸中招的那一个。

NCAA规定,任何一名学生在选择大学或者在校期间都不可以接受外界任何形式的资助,这里就包括商业代言。但是很多大学以及体育用品公司为了招募人才也会不惜铤而走险,私底下给学生或者家长贿款,从而左右球员对于学校或者赞助商的选择。

这名被捕的阿迪达斯高管名叫吉姆·加托(Jim Gatto),是公司的全球篮球营销主管,他在大学毕业后就加入了阿迪达斯公司,目前已经为之服务了24年之久。一位名叫默尔·科德(Merl Code)的阿迪达斯公司顾问也被牵扯到斯凯奇的这起诉讼案当中。

联邦检察官已经正式起诉加托,声称他与科德以及其他涉案人员向堪萨斯大学和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的前球员家属提供资金,而这两所学校都是由阿迪达斯赞助的。据悉,这些资金用来“购买”球员及其家属的承诺,以此确保球员在加入职业赛场后依然会与阿迪达斯签订个人代言合同。

斯凯奇在此次诉讼中发表声明称,这种行为否认了像斯凯奇这样的竞争对手在遵守公平原则的前提下,让产品与高中以及大学运动员结合来引领潮流趋势;阻止了斯凯奇以及其他公司在公平的环境中竞争年轻的、具有NBA水准的代言人机会,并且不公平地加强了消费者对阿迪达斯整体品牌质量和形象的认知,这远远超出了篮球鞋市场。

就像前面所提到的,很多消费者不会把斯凯奇想象成阿迪达斯或者耐克的主要竞争对手,而且斯凯奇的主要市场仍然聚焦在生活方式品类,篮球并非他们的主打领域。但是斯凯奇显然不会认同这种说法,该公司方面指出,他们已经签下了两位NBA老江湖——贾马尔·克劳福德以及约什·史密斯,并与包括贾巴尔在内的多名NBA退役球星达成了合作协议。斯凯奇方面还指出,阿迪达斯的不当行为迫使品牌增加广告支出,进而导致销售额以及利润上的损失。

面对斯凯奇的指控,阿迪达斯第一时间予以了回击,认为这项诉讼是毫无意义并且荒谬的,应该立即被驳回。虽然在“Stan Smith抄袭案”中败诉,但是斯凯奇也并非一败涂地,联邦法院驳回了阿迪达斯针对斯凯奇Cross Court鞋款的禁售令,理由是阿迪达斯并不能证明斯凯奇出售的Cross Court对自己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伤害。

阿迪达斯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们不会对别人公然的复制行为袖手旁观,而且终究要结束斯凯奇的这种非法行为模式。当然,这种设想并不会很容易实现,就连美国联邦法院都已经对阿迪达斯和斯凯奇之间的斗争见怪不怪。自1995年以来,阿迪达斯一直在与斯凯奇的商标侵权行为做斗争。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战局似乎在向愈演愈烈的方向发展。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