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十冷”将诞生于手机条漫?可米酷要做行业的“洗牌者”

可米酷漫画抓准了作品形态这一点与传统漫画平台作区隔,这既是漫画师们摆脱日漫、韩漫、美漫创作阴影的一次机会,也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改变漫画阅读模式的一次创新尝试。

最近有一部韩国条漫《整容液》火了(注:条漫是一种小漫画,是由四格漫画衍生出的一种新的漫画体裁),刷爆了整个社交平台,点击率在被传入中国后的24小时内便突破了百万,最新的阅读量更是高到无从统计,其后,有关《整容液》的系列篇也开始了风靡起来。但不为人知的是,其中有部被疯传为《塑身衣》的漫画,其实是被误打此韩漫标签,盗版自中国的漫画平台可米酷。

这部条漫剧画风简单,剧情却让读者直呼过瘾。作者总能在你不经意时突然来一个大转折,让你心里咯噔一下,背脊发凉。没想到,它火遍网络的形式,却让两位中国漫画师意外的躺枪。这部被误标韩漫擅自改名为《整容液》系列之《塑身衣》的漫画,正是来自可米酷漫画的签约漫画师安妮、易南独立创作的作品。得知自己的作品未经允许就被转载,还刻意去掉了作者和可米酷这个漫画平台的名字,归结到韩国作者的作品系列下,作者安妮和易南深感愤怒:“这对我们是极大的不尊重。”

一周前,可米酷漫画在官微正式发表声明,澄清所谓的《塑身衣》其实是平台旗下的独家作品《诡来了》系列的《减肥》篇,希望各个误传信息的微信公众号、微博号能为这部地地道道的国产漫画以正视听。

据小官了解,在刚刚过去的6月,这部《诡来了》在可米酷漫画平台的阅读量就排名第一,口碑大好。这是个上线仅半年,APP的日均活跃访问已经超过10万,H5站点日独立用户访问峰值已经超过50万,均值在35万,总用户覆盖过百万的漫画平台。上线当月即获得小米应用市场精品推荐,并于近期冲上“读书与阅读”分类排名第三,漫画应用排名第一。在这样一个有强大用户基础的平台上脱颖而出,安妮和易南靠的是什么?

安妮&易南:漫画不仅仅只是画给小孩子看的东西

这对夫妻档作者安妮、易南,一个负责上色,一个做主笔,用他们极强的绘画功底渲染着作品《诡来了》特别的氛围,强烈的画面冲击力,代入感浓烈的短小故事。从推出开始,他们的作品就受到了读者的追捧与好评。

把恐怖和中国传统文化、民间传说结合起来,是《诡来了》的特点。在和可米酷合作之前,安妮和易南一直在做插画,写实的、科幻的、电影概念设计等风格都有所涉猎,平时有时间还会画一些油画。他们认为,《诡来了》不是为了吓人的恐怖,而是把恐怖和传统文化结合起来,在作品中积极尝试各种故事情节,找到属于自己的风格,和韩漫的《整容液》系列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想通过《诡来了》让大家了解、感受更多的东西。”

说到国漫,离不开讨论《喜羊羊》和《熊出没》这类作品,它们一方面被人诟病低龄化,一方面确实又在商业上打了一场漂亮的赢仗。身为漫画创作者,安妮和易南深感其中和日韩的差距:“成年人看的很多动画漫画都是从国外引进,我们自己的很少很少。就像缺水的地方会更缺水,所以现在更多的国产动画漫画还是给小朋友看的。国内始终无法正视这样一种情况,漫画,动画,并不是单纯给孩子看的,也有面向成年人的。就像现在如果给别人说,我喜欢看漫画,或者动画,大部分的人会说‘你还在看这种给小孩子看的东西’,他们会把动画和漫画合在一起称呼为‘动漫’,据说这个词只有我们国家才有,无法分辨动画还是漫画,于是统称“动漫”是给小孩子看的,这个就是我们和日本韩国的差距,思想观念上的差距。”

国内漫画、动画都过于幼龄化,缺少面向成人、青年的内容作品氛围,也缺少面向这些更多年龄层次的推广平台,而《诡来了》系列正是这对夫妻档漫画师与可米酷漫画的一次很好尝试,事实证明,他们正在变得越来越好。

而这个变好的过程中,也离不开可米酷漫画对于原创作者、作品的大力支持政策。上线仅半年的时间里,可米酷支付了近300万的签约稿酬,现如今平台发布的漫画作品200多部,签约作者超过100人。

比起有妖气一年200万的稿酬支付,可米酷算是远远高出了同行的标准。同时,推出了大奖赛、人气PK月赛等一系列鼓励创作的激励措施,近期还以大手笔的投入,启动了周赛投稿激励机制,来持续推动原创条漫的发展,让更多优秀的漫画人才可以有一个体面的物质保障基础,全心投入创作。“因为创意这个东西,你总不能让别人饿着肚子,就让一帮人天天业余过来搞创意这个事情。”站在历史的角度,肩负行业的责任感,可米酷的CEO黄胜辉坚信,只有拥有好的平台,好的环境,才能对画师有更高的要求。

而在可米酷不断的投入和努力下,这个平台上也已经开始陆续产生一系列优秀的中国原创条漫作品,此次躺枪的《诡来了》就是其中的代表。

可米酷CEO:手机条漫是漫画产业重新洗牌的机会

“移动端把大部分的行业传统规则推倒,为创新者提供了重新洗牌再来一次的机会。”可米酷创始人兼CEO黄胜辉,激情澎湃地描绘着对漫画行业前景的看法。谈起对可米酷漫画平台的定位,他时刻强调要“面向移动端的用户场景,做真正符合手机端阅读的内容。”

关注漫画行业多年的黄胜辉认为,传统的漫画的分镜,首要目的是为线下杂志供稿,因此阅读体验只有在线下杂志上,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转到网络后,字体、分镜等在电脑屏幕上还能适应,但转向手机端阅读的时候,阅读体验则受到了限制。

“从源头改变漫画的分镜和创作流程,简单点说就是所有的文字对白,所有的图画是连贯的,读者的阅读体验一气呵成。“这是可米酷平台上的漫画的共同特征,也是移动时代条漫异军突起的秘诀。由于这相当于是一种新的创作形式,因此起初一些有名气的漫画家并不愿意加入这样的创作行列。但可米酷先行了一步:“我们已经开始推动中国行业里面有能力做这样类型的两三百位漫画家,往这个方面去转型了,这就是我们在积累的优势,当别人再开始往这个上面转的时候,也要走过差不多的时间去积累和探索这个过程,因为这条路或者这个路程是省不掉的。“

 

自从伟大的安妮漫画火了之后,就诞生了“快看漫画”这个青春读物平台。除了漫画,还能在那个平台看到关于做饭煮菜、穿衣搭配、摄影写真等其他内容。在言必称IP的时代,作为前阿里数娱的创始人之一,如今黄胜辉在自己的可米酷漫画平台一直很警惕地审视着这种现象:“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做IP的,一定要有一定的用户量,它是一个闭环、有用户、有故事背景、有可衍生的其他的接口。比如说你的人设,就是设定可以向游戏上去衍生,设定可以向动画上去衍生。”

黄胜辉认为,自己设想的可米酷,与快看漫画最大的不同在于内容本身:“可米酷是一个专注于移动端连载原创条漫的作者培养平台,目标是聚集和培养有能力、进行漫画连载的作者,同时也沉淀并积累一批,对故事有鉴赏水平、对漫画有鉴赏能力的用户,通过这两个人群的交流和互动,甄选出值得进行IP衍生开发的作品,并帮助漫画创作者在更大的市场平台里取得成功。”

中国网络文学多年发展所形成的IP价值,更多在于提供一个好的脚本、编剧创意,和足够大的受众基础。当它往影视、游戏、动画转型时,在视觉具像化的过程中,很难能保证IP的内容质量的一致性,因而脱颖于网文行业的知名作品,在进行其人物、场景、道具等视觉化的过程中,有相当的比例会带来其作品原始受众的反感,从而导致项目衍生开发的失败。“当所有的内容开始向手机端这种条漫形式转化的时候,我们发现一个特点,就是条漫分境方式,或者它的构图和分境方式越来越接近动画或者是影视的一种分镜方式。对于导演或者一个编剧来说,它相当于一个可视化,已经被视觉化和场景化的一个台本,这种东西特别容易向影视、动画去做转化。这个对我们来说打开了一个很大的空间,而韩国漫画行业成功的影视化经验,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参考。”

可米酷漫画抓准了作品形态这一点与传统漫画平台作区隔,这既是漫画师们摆脱日漫、韩漫、美漫创作阴影的一次机会,也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改变漫画阅读模式的一次创新尝试。下一个“十冷”,或许真的会从条漫中来。

首席娱乐官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0

相关文章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