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
“茶杯、麦克风、口译员”:从被漠视到被尊重 翻译还有多长的路要走?

虽然看上去无足轻重,但如果没有翻译,世界史和人类文明史或许会被彻底改写。

从《刺杀骑士团长》豆瓣短评区混战再看村上春树中文译本之争

《刺杀骑士团长》简体中文版的预售才开始5天,在豆瓣该条目的短评区,贬低和支持林少华的两派分别刷一星打五星,已然剑拔弩张。

第九届傅雷翻译出版奖昨公布 参选译者首次出现90后

文学类获奖者林苑说,译者是摆渡人,平日里都默默无闻地在自己的小黑屋里、在灯光下敲着键盘,这个奖项让译者们有机会被公众关注到。

【追忆】翻译家高莽:只要头脑不糊涂 我就不会放下手中的笔

在高莽先生逝世三个月前,其自述作品《高莽》刚刚出版。如今,我们只有依凭此书来追忆先生了。

俄语文学翻译家高莽昨日去世 享年91岁

他是中国俄语翻译界的泰斗人物,但为我们留下的不仅仅是译著而已。

许渊冲回应抄袭指控:译前看过名家译作 但我翻译得更好

许渊冲承认自己翻译前看过一些名家的译作,但他称“看过有什么关系呢?我看过,但我还用‘三美’的办法胜过了他。怎么叫做抄袭?”

村上春树的中文译本之争

在曾经长达20年的时间里,林少华翻译的村上春树几乎垄断了中国市场。直到2008年,新经典第一次获得村上版权,并随后推出施小炜的译本。

亚马逊预测未来购物趋势 语言翻译器将普及

他们还预测,玩具和娃娃会增加很多人工智能元素,使它们成为孩子们更亲密的玩伴和良师益友。

96岁翻译家许渊冲被指英文水平不过关 有抄袭嫌疑

青海师范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副教授黄少政认为,许渊冲的译作“可能是1949年以来中国翻译界和中国英语学界最大的闹剧”。

为何《群山回唱》在伊朗有16个译本

由于没有加入《伯尔尼公约》,在伊朗,外国作家的作品版权得不到任何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