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
【追忆】翻译家高莽:只要头脑不糊涂 我就不会放下手中的笔

在高莽先生逝世三个月前,其自述作品《高莽》刚刚出版。如今,我们只有依凭此书来追忆先生了。

俄语文学翻译家高莽昨日去世 享年91岁

他是中国俄语翻译界的泰斗人物,但为我们留下的不仅仅是译著而已。

许渊冲回应抄袭指控:译前看过名家译作 但我翻译得更好

许渊冲承认自己翻译前看过一些名家的译作,但他称“看过有什么关系呢?我看过,但我还用‘三美’的办法胜过了他。怎么叫做抄袭?”

村上春树的中文译本之争

在曾经长达20年的时间里,林少华翻译的村上春树几乎垄断了中国市场。直到2008年,新经典第一次获得村上版权,并随后推出施小炜的译本。

亚马逊预测未来购物趋势 语言翻译器将普及

他们还预测,玩具和娃娃会增加很多人工智能元素,使它们成为孩子们更亲密的玩伴和良师益友。

96岁翻译家许渊冲被指英文水平不过关 有抄袭嫌疑

青海师范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副教授黄少政认为,许渊冲的译作“可能是1949年以来中国翻译界和中国英语学界最大的闹剧”。

为何《群山回唱》在伊朗有16个译本

由于没有加入《伯尔尼公约》,在伊朗,外国作家的作品版权得不到任何保护。

【新译者访谈】李康:我是一个乱读书的人,社科译者需要乱读书的素质

“我与翻译之间,一直有一种后悔做但又反复投入去做的爱恨纠结。”

台湾文学翻译家刘慕沙昨日去世 享年82岁

刘慕沙是台湾著名作家朱西宁的妻子,也是朱天文、朱天心、朱天衣三姐妹的母亲。去世时三姐妹一起唱歌在身旁守护。

【新译者访谈】黄灿然:其他工种或许存在天才,但翻译没有

“我早已确定自己后半生都是要用来服务别人的,不再为自己考虑。而我服务别人的方式就是做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