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艾敬:爱的制造者

艾敬对于“爱”有一种近乎宗教式的虔诚。就像“每个导演一生只拍一部电影。” 艾敬的创作也都和爱有关。她的作品很多就直接表现LOVE这...

一面| 谭卓:如梦一场 自我释放

2013年,赖声川舞台剧《如梦之梦》大陆版首演,这是谭卓第一次扮演顾香兰,也是她第一次出演话剧。8小时的庞大体量,宏大的叙事,从2...

一面|杨祐宁:赶不上爆红 来得及幼稚

春节档上映的《捉妖记2》增加了一个首席天师的角色。导演许诚毅说:“这个角色最重要就是要有气场,要帅。”杨祐宁全都符合。2017年,...

《唐人街探案2》能再掀高潮吗?

院线电影精彩不断,新春贺岁档全家齐欢乐。“唐三角”组合新春贺岁忙,搞笑推理笑掉你大牙,“呆萌男”“鬼马女”奇葩cp教你谈恋爱,甜蜜...

一面|蓝盈莹:演员已诞生,超人未完成

在刚刚结束的热门综艺《演员的诞生》里,蓝盈莹的表现堪称惊艳,导师章子怡说她从中看到了“不熟悉的演员的伟大”。 因《甄嬛传》中...

一面|独家探班:纯洁心灵 逐梦百老汇

生产烂剧的百老汇制作人、空有梦想的新手会计师、精神错乱的编剧、演技浮夸的演员,和一群耐不住寂寞的金主老太太……成就了一部“史上最烂...

一面|范湉湉:当综艺咖是才能,做演员是终极梦想

当《奇葩说》走过四季,包括范湉湉在内的一批选手真的从素人成为网红再成为艺人或公众人物,他们也开启了自己的“后奇葩”时代。有人创业做...

一面|吴君如:荒谬的喜剧,现实的人生

吴君如说,当导演这行,自己还是个小学生。尽管有陈可辛这个既当监制又当导师的最佳伴侣,将梦想照进现实的途中,她还是面对了种种挑战,“...

一面|阿部宽:妖猫吗?是个“好孩子”啊

当阿部宽和猫相遇是怎样的画面?“碰你的尾巴会生气吧”、“特别为我来了啊,昨天的你好像不开心呢”……不养猫的阿部宽显然搞不懂趴在他腿...

一面|苗苗:为了《芳华》,冯导让所有人“排挤”我

冯小刚《芳华》的选角标准中明确提出“整过容的不要”,在某档综艺节目中他曾说,“当时有将近一千个新人女演员,我都要求她们穿着朴素、素...

一面|特大喜讯:帕丁顿熊送温暖

从秘鲁原始丛林到伦敦的都市生活,一只名叫帕丁顿的小熊向往着美好的生活。为了努力攒钱给家人买礼物,一只熊在异乡辛苦打拼,经历着“熊生...

一面|耿乐:拍戏没走心,就不幸福

作为生活中的新手爸爸,耿乐曾经对这个“新身份”的陌生感,让他在电影《嘉年华》中,成功诠释了一个不愿妥协的、非典型父亲的形象。 ...

一面|李立群:我们尽量不讲假话

“演员的道路是一种迂回上升的历程,永远是对昨日的某一种舍弃,某一种跨越,某一种翻过”,这是老戏骨李立群在新书《一个演员的生活笔记》...

一面|独家探班:女孩,我们都是“大咖”

女强人、女汉子、女司机……女性身上被贴上的标签有千千万,调侃也好,歧视也罢,这些都是社会对于女性的刻板印象。为了打破常规,为女性提...

一面|刘德华:做不回普通人的天王

距离坠马受伤,只过去大半年时间就开始为今年的几部电影站台宣传,而刘德华却觉得自己已经休息太久了。26年后再饰演雷洛,也是他近七年第...

一面|甄子丹:我是叶问,也是跛豪

提到甄子丹,总是会与“功夫”联系在一起,而作为一个演员,这却可能是个桎梏:“我必须要双倍努力才可以让观众把我叶问的形象忘掉”。拍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