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吴君如:荒谬的喜剧,现实的人生

吴君如说,当导演这行,自己还是个小学生。尽管有陈可辛这个既当监制又当导师的最佳伴侣,将梦想照进现实的途中,她还是面对了种种挑战,“...

一面|阿部宽:妖猫吗?是个“好孩子”啊

当阿部宽和猫相遇是怎样的画面?“碰你的尾巴会生气吧”、“特别为我来了啊,昨天的你好像不开心呢”……不养猫的阿部宽显然搞不懂趴在他腿...

一面|苗苗:为了《芳华》,冯导让所有人“排挤”我

冯小刚《芳华》的选角标准中明确提出“整过容的不要”,在某档综艺节目中他曾说,“当时有将近一千个新人女演员,我都要求她们穿着朴素、素...

一面|特大喜讯:帕丁顿熊送温暖

从秘鲁原始丛林到伦敦的都市生活,一只名叫帕丁顿的小熊向往着美好的生活。为了努力攒钱给家人买礼物,一只熊在异乡辛苦打拼,经历着“熊生...

一面|耿乐:拍戏没走心,就不幸福

作为生活中的新手爸爸,耿乐曾经对这个“新身份”的陌生感,让他在电影《嘉年华》中,成功诠释了一个不愿妥协的、非典型父亲的形象。 ...

一面|李立群:我们尽量不讲假话

“演员的道路是一种迂回上升的历程,永远是对昨日的某一种舍弃,某一种跨越,某一种翻过”,这是老戏骨李立群在新书《一个演员的生活笔记》...

一面|独家探班:女孩,我们都是“大咖”

女强人、女汉子、女司机……女性身上被贴上的标签有千千万,调侃也好,歧视也罢,这些都是社会对于女性的刻板印象。为了打破常规,为女性提...

一面|刘德华:做不回普通人的天王

距离坠马受伤,只过去大半年时间就开始为今年的几部电影站台宣传,而刘德华却觉得自己已经休息太久了。26年后再饰演雷洛,也是他近七年第...

一面|甄子丹:我是叶问,也是跛豪

提到甄子丹,总是会与“功夫”联系在一起,而作为一个演员,这却可能是个桎梏:“我必须要双倍努力才可以让观众把我叶问的形象忘掉”。拍戏...

一面|李剑青:少年四十在异乡

关于那些人人都做过的青春梦,李剑青自我调侃:“刚签约的时候也幻想有天成为张信哲”,而十几年来在异乡,跟着师父李宗盛学习和工作,才发...

一面|独家探班:怪医的“人性实验室”

整个八月,一部暗黑悬疑的维多利亚时代的音乐剧——中文版《变身怪医》席卷上海滩,连续演出40场之后,即将马不停蹄地转战北京。这部风靡...

一面|托尼·贾:我,就是泰拳之王

作为一个宿命论者,少年时的托尼·贾因为导师的一句话改变了人生,“做一个打星,是我灵魂中的一种信念”。从曾经那个把李小龙、成龙、洪金...

一面|周冬雨:不完美的完美小孩

出道7年,昔日那朵青涩小花已蜕变成新晋金马影后,周冬雨在赞美和争议中努力成长,她说那些诠释过的角色,都是自己每一个阶段的不同面向。...

一面|当我们看《魔笛》时我们在看什么

1791年,在维也纳郊外的狄亚·维登剧院《魔笛》首次公演,暮年的莫扎特为这部心血之作亲自上阵担任指挥。这部在当年并未引起轰动的歌剧...

一面|独家探班揭秘“谋杀”疑云

作为百老汇欲望三部曲之一,音乐剧《谋杀歌谣》带着这段“非典型三角恋”来到中国。纽约北京上海,重复上演着追逐真爱的“死亡游戏”。 ...

一面|Faye 飞:对树洞诉说的飞鸟

2011年,某一次旅行中,Faye 飞开始思考做一个知名流行组合的女主唱对她来说的意义何在,“我只是想唱自己的歌”。人生的境遇高低...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