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我去上了一堂谷歌“冥想课” 发现他们在做情商管理和领导力培训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我去上了一堂谷歌“冥想课” 发现他们在做情商管理和领导力培训

无论是东方禅宗式的冥想,还是西方经由科学论证的正念,要让它真正为己所用,关键永远只在于是否有决心改变自己。

来源:Google

“坐在我面前的这个人有感觉、情绪和思想,就和我一样。”

“坐在我面前的这个人有沮丧、伤心、受伤和愤怒的时刻,就和我一样。”

……

“坐在我面前的这个人希望自己身体健康,被人关爱,有充满满足感的人际关系,就和我一样。”

“坐在我面前的这个人希望得到幸福,就和我一样。”

导师Hemant Bhanoo用一种轻柔和缓的语调一字一句地说出这些话。我和一位冥想伙伴闭着眼面对面坐着,试图将全部注意力放在对方身上,在意念中向这位陌生人释放善意,然后在静默中将祝福一步步推向房间里的所有人、家人、同事、朋友、与自己有冲突的对手、所有人,最后是自己。

房间里寂然无声,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我的思绪也顺服地停留在自己的呼吸上——直到标志着冥想结束的一道铃声奏响,清脆的尾音散去,我睁开双眼望向冥想伙伴。

这是“探索内在的自己”(Search Inside Yourself,简称SIY)两日课程中的最后一个部分,主题是同理心与领导力。这一专注员工身心健康和可持续性高绩效表现的课程因深受谷歌员工欢迎而广为人知,如今被探索内在的自己领导力学院(Search Inside Yourself Leadership Institute, 简称SIYLI)和音昱Octave联合引入中国,于12月8日至9日在上海音昱听堂举办了第一期课程。

现场的四十多位学员约一半是外国人,来自美国的导师说的是英语,不知道多少中国学员正在使用同传工具,而他们一定是在冥想中错过Bhanoo那充满治愈感的嗓音了。我听我的冥想伙伴Ruth说,她在闲聊时发现在场学员很多是企业HR,或者被HR推荐来上课的公司高管和管理人员,她自己就是其中之一。

Ruth是一位财务经理,年初跳槽进了一家餐饮公司,在新环境中发现自己不太适应大大加快的工作节奏,又面临团队建设的障碍,这令她倍感压力。Ruth公司里的HR在网上看到了SIY的课程进入中国的消息,推荐给了她和另外的两位经理。听说课程可以减压、培养职场情商,还包含她一直感兴趣的冥想内容,她就和同事们一起报名参加了。

在听到导师说今天下午的课程会有很多互动时,内向的我着实紧张起来。我已经错过了之前一天半的课程了,既不清楚课程的状况又不认识任何一位在场的学员,但幸好导师要求我们在两两结对时必须找一个自己之前没有说过话的人,这让我完美地隐藏起了“局外人”的局促感。

在找到冥想伙伴后,我们做的第一组练习就是围绕“同理心”展开。在冥想结束后——理论上我们已经默默地建立起情感联系了——我们被要求向对方述说一段自己的经历,当一个人讲完后,另一个人要根据自己听到的内容作出反馈:“根据我听到的内容来看,你的感受是……”

这个对话的目的是让我们切身体会什么是同理心:

  • 体验并理解他人感受的能力。
  • 对自己和他人的感受和立场有明晰的洞察。

学员们对这组练习的反应不一。有人深受触动,他会说"当我感到我和我的伙伴其实有很多共同点之后,我的身体真的放松下来了,这真的让人感动。”也有人对直面情绪感受感到新鲜、困惑。一位学员坦言在一开始盯着一个陌生人冥想令他感到非常尴尬;另外一位长期做员工辅导的HR第一次发现,虽然一直自认为自己非常善于与人沟通,但此前他所有的对话几乎完全都基于事实,而非感受;还有人向两位拥有谷歌背景的导师提问:当公司里大部分人都是理性至上的工程师时,讨论情感是不是太不合时宜了?

导师们的回答是,在谷歌的SIY课程上,他们曾亲眼目睹一整个房间的工程师泪流满面。而在阐释冥想的功效时,尽管工程师们一开始会对神经科学的数据半信半疑,但“数据”的确是他们最能理解的沟通方式。

在此之前Ruth上过接触过不少冥想课程,很多都和宗教有关,“有很多亚洲文化底蕴在”。对她来说,SIY的导师用神经科学和逻辑思维来解释冥想的作用着实和她了解的冥想课程太不一样,“反而让人感觉很表面,进不到很深的里面去”。而冥想本身也不再是单纯为了放空自己,而是强调有意识地关注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不被其他东西牵绊,这也令她觉得有点累。

第一期SIY课程在上海音昱听堂举办。图片来源:音昱Octave

课程结束后,我在和课程的另外一位导师、探索内在的自己领导力学院市场营销副总裁Peter Weng聊天时讲到了我听到的这个学员反应,Weng大笑着说自己可以就这个话题讲上两个小时,不过还是言简意赅地给出了他的解释:“第一,我们确实运用了这一来自许多古老传统的练习方法;第二,我们非常关注的一件事是用科学研究帮助我们说明它(冥想)有实实在在的好处;第三,我们是一家世俗化的机构而非宗教机构,我们相信这些举措帮助我们更好地接触那些可能不愿意进入宗教领域获得相关体验的人群。”

“我们同样也不回避行动和有挑战性的话题。SIY课程上的冥想是非常实用的,我们教授的所有东西都致力于运用在日常生活中。有些冥想的确很平静、令人愉悦、忘却烦恼,但这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目的是用冥想来影响你作为一个人的行为,看你能怎样用更有效的方式应对冲突与挑战。”他说。

这个非常实用主义的回答很有科技公司的调调。实际上,Weng和Bhanoo都曾在谷歌工作过,Weng拥有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电气工程硕士学位和MBA学位,曾是谷歌的销售/市场营销部门主管;Bhanoo曾是谷歌的软件工程师。SIY这一由谷歌人开发的课程,从一开始就是为了职场人士的个人发展服务的。

是“正念”(mindfulness)这个概念让SIY多了几分高大上的神秘色彩。但在Weng对正念的解释很简单,就是“不要让自己的脑海中被对未来的焦虑、对过去的悔恨之类的思绪牵绊,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当下”。Bhanoo则把正念形容为把想法和自我意识脱离开来、令注意力随个人意志游动的过程:“我也许没法控制我在想什么,但我能控制我的注意力,让注意力集中在我想法或其他东西上。所以当你不带任何价值判断地把注意力集中在此时此刻时,你能够意识到,哦,我可以和我的经历有一种不同的关系。这不再只是和我的想法有关了,不再只是被困在‘我现在真泄气’、‘我感到痛苦’或‘那个声音真烦人’之类的情绪上,你能够与之脱离开来,你能够意识到自己的体验。”

只有正确理解的正念的含义,你才能真正明白SIY课程到底是什么:这是一门让人体验什么是正念、通过一系列简单的活动帮助人获得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在真实体验上的课程,其背后的目的,是提升一个人的情商乃至领导力。

“在过去,情商被认为是不可改变的,有的人就是天生有好的社交技巧,有的人就是天生社交低能,”Weng说,“在我们机构中Meng(指SIY课程的创始人Chade-Meng Tan)最重要的发现之一是情商的第一个层面是自我意识,这和正念非常接近,事关利用正念感受自己。作为一项技巧,正念可以被训练;所以情商也可以被训练。”

因此,课程被分为“自我意识”、“自我管理”、“自我激励”、“同理心和领导力”四个模块,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每一个模块都包括讲座、冥想体验、学员互动交流和自我反思。

在“自我意识”阶段,学员在指导下尝试通过将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身体上来更准确地理解自己的情绪,因为只有当拥有自我意识时才能明白如何改变自己做出回应的方式。在“自我管理”阶段,学员通过“暂停、呼吸、注意、反省和反应”五个步骤来训练自己从下意识对某一事件做出自动反应转向经过思考后的慎重行动。到了“自我激励”阶段,学员思考如何长期保持激励的状态、如何做到价值观与行动的统一、如何展望未来以及如何克服障碍。

当你在这三个阶段都准备充分了,你就能进入课程的关键部分——“同理心和领导力”了。“我们希望你专注于使用你从自我意识中学到的技巧来更有效地理解别人。我们希望你培养同理心,理解问题的实质在哪里,然后开始有意愿帮助别人追求他们的激情所在,看自己如何运用同理心和激情来帮助他人,并在发生冲突、有争执的时候有更具实质性的交流。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要如何加强关系而不是破坏关系、解决问题并与别人愉快地相处下去。”Weng说。

如此看来,SIY实际上就是教你如何与人更高效地交流、如何更好地应对压力和突发事件,这和许多公司员工内训时做的领导力培训项目异曲同工。Weng认为我们的确可以把SIY理解为“带有正念理念的领导力培训项目”,但它与普通的领导力培训项目的不同之处在于,“SIY通过正念和冥想练习让你训练你的日常行为中非常基础的东西,它会改变许多通过其他方式难以改变的东西,在更低更本质的层面起到作用,帮助你改变根深蒂固的自动反应式的行为方式。”

Weng非常喜欢举的一个例子是他在谷歌当高管时曾发生的一次“招聘事故”。

在招聘日当天,Weng发现没有应聘者来应聘他的团队,在向招聘团队的HR询问情况时对方告诉他:“哦,你同事告诉我们你不需要招人。”Weng意识到自己被同事耍了,而招聘团队居然也没有向他再次确认。Weng又着急又恼火,一个正常反应应该是他直接去找HR主管告状,但在意识到招聘HR也是被耍了而非存心为难自己时,他对自己说:“也许我应该更有同情心一些。”所以他做的是把几位相关HR拉到一边,向他们解释招不到人对他团队的工作影响有多大,请求他们帮忙。令Weng既吃惊又感动的是,几位HR非常理解他的处境,也充分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所以竭尽所能地帮助他招到了他需要的员工,其中一位HR甚至热心地开车接Weng上下班,只为了能在车上有更多的时间和Weng讨论应聘人选。

“这件事真正让我意识到,同情心尽管看起来不像是总能奏效的策略,但令人惊讶的是它的确能够帮助到你。”他说。

在Bhanoo看来,这种通过自身行为影响他人的能力就是领导力的体现:“我们不认为领导力就是指管理他人的那种组织层级意义上的领导。在一支团队中,在一个环境里,你可以通过影响他人的方式起到领导作用。无论是在家、在工作中或是在我们的社区里,很多时候我们展现自己的方式、与人说话的方式就是我们领导的方式。”

在教课过程中,Weng经常被问到的一个问题是:“如果我尝试使用正念与别人交流,但别人不会正念,我要怎么办?”Weng的答案是,你可以通过在SIY学到的这些技巧帮助、引导对方:

“就以(暂停、呼吸、注意、反省和反应)五步骤为例。如果你和某人起冲突,你知道对方已经丧失理智就要和你吵起来了,你可以尝试让他们停下来,建议把讨论推迟一天或几天。或者在讨论中询问对方,关于这件事你是怎么想的?你要让对方‘注意’到问题,这样让对方冷静下来。你能够使用这些技巧帮助他人。”

据Weng透露,中国已经有一些公司寻求与SIYLI的合作了。而在美国,雇佣SIY导师为员工提供课程培训的公司来自各行各业,除了谷歌这样的高科技公司,还有能源公司、海运公司、重工业制造公司、银行、医院……尽管运用SIY的理念不需要哪种特定的企业文化,但Weng发现企业主要在团队合作、创新和员工身心健康三个方面向SIYLI寻求帮助,而且不同的公司侧重点不同。“我们合作过一家银行,他们在雇佣我们时说,请不要关注创新,我们的行业条条框框非常多,我们其实不希望我们的员工想着做出不被批准的新东西。但我们的工作要求非常高,需要很强的团队协作能力,所以我们需要重点培养员工合作。还有一家公司说,你知道吗,员工身心健康对我们来说不是问题,但我们需要创新,我们的竞争对手已经超越我们了,但我们的员工仍然缺乏合作精神。”在课程设计上,SIYLI会根据公司的不同需求调整内容。

SIYLI在中国的第一期课程结束,学员们热烈地讨论着感想,交换联系方式——在接下来的四周时间里,他们还要两两结伴做搭档,督促鼓励彼此每日做正念冥想练习,两位导师也会时不时分享更多的技巧,并在四周结束的时候主持网络讲座做课程总结。

这是让学员在这短暂的两日课程中收获最大化的折中方案了——无论是集中注意力在当下、跳脱想法的桎梏还是控制自己的自动反应、学习同理心和换位思考,都不是上过课就能运用自如的事。很快学员们就会发现,无论是东方禅宗式的冥想,还是西方经由科学论证的正念,要让它真正为己所用,关键永远只在于是否有决心改变自己。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谷歌

4.6k
  • 谷歌削减对内部创业公司孵化器的支持
  • 谷歌在安卓反垄断上诉案中败诉,公司回应:对法院未撤销欧盟决定感到失望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我去上了一堂谷歌“冥想课” 发现他们在做情商管理和领导力培训

无论是东方禅宗式的冥想,还是西方经由科学论证的正念,要让它真正为己所用,关键永远只在于是否有决心改变自己。

来源:Google

“坐在我面前的这个人有感觉、情绪和思想,就和我一样。”

“坐在我面前的这个人有沮丧、伤心、受伤和愤怒的时刻,就和我一样。”

……

“坐在我面前的这个人希望自己身体健康,被人关爱,有充满满足感的人际关系,就和我一样。”

“坐在我面前的这个人希望得到幸福,就和我一样。”

导师Hemant Bhanoo用一种轻柔和缓的语调一字一句地说出这些话。我和一位冥想伙伴闭着眼面对面坐着,试图将全部注意力放在对方身上,在意念中向这位陌生人释放善意,然后在静默中将祝福一步步推向房间里的所有人、家人、同事、朋友、与自己有冲突的对手、所有人,最后是自己。

房间里寂然无声,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我的思绪也顺服地停留在自己的呼吸上——直到标志着冥想结束的一道铃声奏响,清脆的尾音散去,我睁开双眼望向冥想伙伴。

这是“探索内在的自己”(Search Inside Yourself,简称SIY)两日课程中的最后一个部分,主题是同理心与领导力。这一专注员工身心健康和可持续性高绩效表现的课程因深受谷歌员工欢迎而广为人知,如今被探索内在的自己领导力学院(Search Inside Yourself Leadership Institute, 简称SIYLI)和音昱Octave联合引入中国,于12月8日至9日在上海音昱听堂举办了第一期课程。

现场的四十多位学员约一半是外国人,来自美国的导师说的是英语,不知道多少中国学员正在使用同传工具,而他们一定是在冥想中错过Bhanoo那充满治愈感的嗓音了。我听我的冥想伙伴Ruth说,她在闲聊时发现在场学员很多是企业HR,或者被HR推荐来上课的公司高管和管理人员,她自己就是其中之一。

Ruth是一位财务经理,年初跳槽进了一家餐饮公司,在新环境中发现自己不太适应大大加快的工作节奏,又面临团队建设的障碍,这令她倍感压力。Ruth公司里的HR在网上看到了SIY的课程进入中国的消息,推荐给了她和另外的两位经理。听说课程可以减压、培养职场情商,还包含她一直感兴趣的冥想内容,她就和同事们一起报名参加了。

在听到导师说今天下午的课程会有很多互动时,内向的我着实紧张起来。我已经错过了之前一天半的课程了,既不清楚课程的状况又不认识任何一位在场的学员,但幸好导师要求我们在两两结对时必须找一个自己之前没有说过话的人,这让我完美地隐藏起了“局外人”的局促感。

在找到冥想伙伴后,我们做的第一组练习就是围绕“同理心”展开。在冥想结束后——理论上我们已经默默地建立起情感联系了——我们被要求向对方述说一段自己的经历,当一个人讲完后,另一个人要根据自己听到的内容作出反馈:“根据我听到的内容来看,你的感受是……”

这个对话的目的是让我们切身体会什么是同理心:

  • 体验并理解他人感受的能力。
  • 对自己和他人的感受和立场有明晰的洞察。

学员们对这组练习的反应不一。有人深受触动,他会说"当我感到我和我的伙伴其实有很多共同点之后,我的身体真的放松下来了,这真的让人感动。”也有人对直面情绪感受感到新鲜、困惑。一位学员坦言在一开始盯着一个陌生人冥想令他感到非常尴尬;另外一位长期做员工辅导的HR第一次发现,虽然一直自认为自己非常善于与人沟通,但此前他所有的对话几乎完全都基于事实,而非感受;还有人向两位拥有谷歌背景的导师提问:当公司里大部分人都是理性至上的工程师时,讨论情感是不是太不合时宜了?

导师们的回答是,在谷歌的SIY课程上,他们曾亲眼目睹一整个房间的工程师泪流满面。而在阐释冥想的功效时,尽管工程师们一开始会对神经科学的数据半信半疑,但“数据”的确是他们最能理解的沟通方式。

在此之前Ruth上过接触过不少冥想课程,很多都和宗教有关,“有很多亚洲文化底蕴在”。对她来说,SIY的导师用神经科学和逻辑思维来解释冥想的作用着实和她了解的冥想课程太不一样,“反而让人感觉很表面,进不到很深的里面去”。而冥想本身也不再是单纯为了放空自己,而是强调有意识地关注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不被其他东西牵绊,这也令她觉得有点累。

第一期SIY课程在上海音昱听堂举办。图片来源:音昱Octave

课程结束后,我在和课程的另外一位导师、探索内在的自己领导力学院市场营销副总裁Peter Weng聊天时讲到了我听到的这个学员反应,Weng大笑着说自己可以就这个话题讲上两个小时,不过还是言简意赅地给出了他的解释:“第一,我们确实运用了这一来自许多古老传统的练习方法;第二,我们非常关注的一件事是用科学研究帮助我们说明它(冥想)有实实在在的好处;第三,我们是一家世俗化的机构而非宗教机构,我们相信这些举措帮助我们更好地接触那些可能不愿意进入宗教领域获得相关体验的人群。”

“我们同样也不回避行动和有挑战性的话题。SIY课程上的冥想是非常实用的,我们教授的所有东西都致力于运用在日常生活中。有些冥想的确很平静、令人愉悦、忘却烦恼,但这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目的是用冥想来影响你作为一个人的行为,看你能怎样用更有效的方式应对冲突与挑战。”他说。

这个非常实用主义的回答很有科技公司的调调。实际上,Weng和Bhanoo都曾在谷歌工作过,Weng拥有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电气工程硕士学位和MBA学位,曾是谷歌的销售/市场营销部门主管;Bhanoo曾是谷歌的软件工程师。SIY这一由谷歌人开发的课程,从一开始就是为了职场人士的个人发展服务的。

是“正念”(mindfulness)这个概念让SIY多了几分高大上的神秘色彩。但在Weng对正念的解释很简单,就是“不要让自己的脑海中被对未来的焦虑、对过去的悔恨之类的思绪牵绊,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当下”。Bhanoo则把正念形容为把想法和自我意识脱离开来、令注意力随个人意志游动的过程:“我也许没法控制我在想什么,但我能控制我的注意力,让注意力集中在我想法或其他东西上。所以当你不带任何价值判断地把注意力集中在此时此刻时,你能够意识到,哦,我可以和我的经历有一种不同的关系。这不再只是和我的想法有关了,不再只是被困在‘我现在真泄气’、‘我感到痛苦’或‘那个声音真烦人’之类的情绪上,你能够与之脱离开来,你能够意识到自己的体验。”

只有正确理解的正念的含义,你才能真正明白SIY课程到底是什么:这是一门让人体验什么是正念、通过一系列简单的活动帮助人获得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在真实体验上的课程,其背后的目的,是提升一个人的情商乃至领导力。

“在过去,情商被认为是不可改变的,有的人就是天生有好的社交技巧,有的人就是天生社交低能,”Weng说,“在我们机构中Meng(指SIY课程的创始人Chade-Meng Tan)最重要的发现之一是情商的第一个层面是自我意识,这和正念非常接近,事关利用正念感受自己。作为一项技巧,正念可以被训练;所以情商也可以被训练。”

因此,课程被分为“自我意识”、“自我管理”、“自我激励”、“同理心和领导力”四个模块,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每一个模块都包括讲座、冥想体验、学员互动交流和自我反思。

在“自我意识”阶段,学员在指导下尝试通过将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身体上来更准确地理解自己的情绪,因为只有当拥有自我意识时才能明白如何改变自己做出回应的方式。在“自我管理”阶段,学员通过“暂停、呼吸、注意、反省和反应”五个步骤来训练自己从下意识对某一事件做出自动反应转向经过思考后的慎重行动。到了“自我激励”阶段,学员思考如何长期保持激励的状态、如何做到价值观与行动的统一、如何展望未来以及如何克服障碍。

当你在这三个阶段都准备充分了,你就能进入课程的关键部分——“同理心和领导力”了。“我们希望你专注于使用你从自我意识中学到的技巧来更有效地理解别人。我们希望你培养同理心,理解问题的实质在哪里,然后开始有意愿帮助别人追求他们的激情所在,看自己如何运用同理心和激情来帮助他人,并在发生冲突、有争执的时候有更具实质性的交流。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要如何加强关系而不是破坏关系、解决问题并与别人愉快地相处下去。”Weng说。

如此看来,SIY实际上就是教你如何与人更高效地交流、如何更好地应对压力和突发事件,这和许多公司员工内训时做的领导力培训项目异曲同工。Weng认为我们的确可以把SIY理解为“带有正念理念的领导力培训项目”,但它与普通的领导力培训项目的不同之处在于,“SIY通过正念和冥想练习让你训练你的日常行为中非常基础的东西,它会改变许多通过其他方式难以改变的东西,在更低更本质的层面起到作用,帮助你改变根深蒂固的自动反应式的行为方式。”

Weng非常喜欢举的一个例子是他在谷歌当高管时曾发生的一次“招聘事故”。

在招聘日当天,Weng发现没有应聘者来应聘他的团队,在向招聘团队的HR询问情况时对方告诉他:“哦,你同事告诉我们你不需要招人。”Weng意识到自己被同事耍了,而招聘团队居然也没有向他再次确认。Weng又着急又恼火,一个正常反应应该是他直接去找HR主管告状,但在意识到招聘HR也是被耍了而非存心为难自己时,他对自己说:“也许我应该更有同情心一些。”所以他做的是把几位相关HR拉到一边,向他们解释招不到人对他团队的工作影响有多大,请求他们帮忙。令Weng既吃惊又感动的是,几位HR非常理解他的处境,也充分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所以竭尽所能地帮助他招到了他需要的员工,其中一位HR甚至热心地开车接Weng上下班,只为了能在车上有更多的时间和Weng讨论应聘人选。

“这件事真正让我意识到,同情心尽管看起来不像是总能奏效的策略,但令人惊讶的是它的确能够帮助到你。”他说。

在Bhanoo看来,这种通过自身行为影响他人的能力就是领导力的体现:“我们不认为领导力就是指管理他人的那种组织层级意义上的领导。在一支团队中,在一个环境里,你可以通过影响他人的方式起到领导作用。无论是在家、在工作中或是在我们的社区里,很多时候我们展现自己的方式、与人说话的方式就是我们领导的方式。”

在教课过程中,Weng经常被问到的一个问题是:“如果我尝试使用正念与别人交流,但别人不会正念,我要怎么办?”Weng的答案是,你可以通过在SIY学到的这些技巧帮助、引导对方:

“就以(暂停、呼吸、注意、反省和反应)五步骤为例。如果你和某人起冲突,你知道对方已经丧失理智就要和你吵起来了,你可以尝试让他们停下来,建议把讨论推迟一天或几天。或者在讨论中询问对方,关于这件事你是怎么想的?你要让对方‘注意’到问题,这样让对方冷静下来。你能够使用这些技巧帮助他人。”

据Weng透露,中国已经有一些公司寻求与SIYLI的合作了。而在美国,雇佣SIY导师为员工提供课程培训的公司来自各行各业,除了谷歌这样的高科技公司,还有能源公司、海运公司、重工业制造公司、银行、医院……尽管运用SIY的理念不需要哪种特定的企业文化,但Weng发现企业主要在团队合作、创新和员工身心健康三个方面向SIYLI寻求帮助,而且不同的公司侧重点不同。“我们合作过一家银行,他们在雇佣我们时说,请不要关注创新,我们的行业条条框框非常多,我们其实不希望我们的员工想着做出不被批准的新东西。但我们的工作要求非常高,需要很强的团队协作能力,所以我们需要重点培养员工合作。还有一家公司说,你知道吗,员工身心健康对我们来说不是问题,但我们需要创新,我们的竞争对手已经超越我们了,但我们的员工仍然缺乏合作精神。”在课程设计上,SIYLI会根据公司的不同需求调整内容。

SIYLI在中国的第一期课程结束,学员们热烈地讨论着感想,交换联系方式——在接下来的四周时间里,他们还要两两结伴做搭档,督促鼓励彼此每日做正念冥想练习,两位导师也会时不时分享更多的技巧,并在四周结束的时候主持网络讲座做课程总结。

这是让学员在这短暂的两日课程中收获最大化的折中方案了——无论是集中注意力在当下、跳脱想法的桎梏还是控制自己的自动反应、学习同理心和换位思考,都不是上过课就能运用自如的事。很快学员们就会发现,无论是东方禅宗式的冥想,还是西方经由科学论证的正念,要让它真正为己所用,关键永远只在于是否有决心改变自己。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