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科孚岛上的家族:希腊式小而美

他们既随意又认真。随意在于,不把经营企业当成一个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平衡生活同样重要;认真在于,他们只在意为客户提供简单、优质的产品和服务。

从伦敦一路往东,飞行大约3小时,便到达希腊侧翼上的科孚岛(Corfu)。由机场向市区驱车十几分钟,便能够来到古城堡(Old Fortress)。餐馆、咖啡馆分设道路两旁,行人神态怡然。

俯瞰古城堡。科孚岛面积580平方公里,隔科孚海峡与大陆相望。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丈夫菲利普亲王在这里出生。2007年,岛上的老城区因国际文化纪念物与历史场所委员会的推荐而被指定为世界文化遗产。

先后被罗马帝国、热那亚人和威尼斯人管治过的科孚岛,有一种杂陈交错的浑厚之美,建筑、街道都留下了历史风尘。据说,1861年,身为奥匈帝国皇后的茜茜公主第一次踏上科孚岛时便对其一见倾心,于是有了阿喀琉斯宫。

阿喀琉斯宫花园的阿喀琉斯雕像。茜茜沉浸在希腊文化中,她的希腊语比同时代的希腊王后更好。1889年,茜茜唯一的儿子鲁道夫太子自杀身亡。一年后的1890年,她在科孚岛以南10公里建造了一座夏宫,这就是阿喀琉斯宫。

在为期一周的访问里,我试图寻找这里家族企业的独特性,一个粗浅的结论是:他们既随意又认真。随意在于,不把经营企业当成一个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平衡生活同样重要;认真在于,他们只在意为客户提供简单、优质的产品和服务。

或许是因为日照太强,科孚岛的午休时间特别长,店铺通常在下午两点到五点休息,然后六点再开始营业,持续到夜里。

一个当地的故事让我印象深刻:一个企业主经营一家酒吧,后来房东强行要求增加租金。企业主被迫离开,到街对面租了一个门面。他的瓦匠、水泥匠朋友都坚持免费帮忙,新店很快又开张了。而那位房东因为迟迟没有找到下家,损失惨重。

在科孚岛,人与人之间有一种朴素的族群情谊。下面三个家族企业的故事,充分说明小而美可以是主动选择的结果,收益是长期用心经营、坚守价值的副产品。

Patounis继承古法的百年手工皂家族

周一中午近12点,Apostolos Patounis已准备好在自家的工厂给到店参观的客人们讲解橄榄皂制作的历史和传家宝。这个特别单元是他琢磨出来的一个公共项目:“很多人好奇这其中的制作过程,但我精力有限,没法每次都讲,干脆每周一中午以工作坊的形式对外交流。”

Apostolos Patounis与游客们在一起。

人群中的西班牙小男孩在一大排白皂面前停下,好奇地打量,又环视周遭,眼神停留在了墙上的一幅肖像——名为Nicolas Patounis的建筑师,是家族第二代掌门人Gregory Patounis的兄弟。1891年,他受命建造了这家工厂,不少工具设备留存至今,形成独特的传统。也因此,2008年希腊文化部将其列为产业保护遗迹。

Apostolos Patounis自己的办公室偏安一隅。他拉了一把椅子坐下,风扇在旁徐徐吹着,却并没有更凉快些。斑驳的墙上满是历史:Patounis家族历代继承人的肖像和照片陈列其中,包括第四代经营者、他的父亲Spyros Patounis。这个历经五代的家族企业已经经营了166年。

希腊最古老的肥皂工厂

故事的源起要追溯到19世纪初,那时Patounis家族还未迁至科孚岛,而是居住在希腊Epirus地区一个叫Kallarites的村落。Patounis和他的伙伴Bazakis一起经商起家,最初是为拿破仑三世的军队提供手织披肩。赢得第一桶金之后,两人开始从法国马赛进口肥皂,在希腊出售。从事肥皂贸易多年,有心的他们掌握了制皂过程。1850 年,他们在Zakynthos岛以“Bazakis &Co”之名开设了第一家制皂工厂—根据现存档案,这是希腊最古老的肥皂工厂。

通过实现本地生产,他们的产品在希腊国内外广受欢迎,盈利颇丰。1891年,公司开始扩张,到科孚岛开了第二家制皂工厂。20世纪30年代,两个家族决定将公司分拆。Bazakis家族继续留在Zakynthos岛上制皂,直到20世纪70年代停产歇业。Patounis家族则定居于科孚岛,在最早的工厂原址制造传统手工皂并绵延至今。

20世纪初,Bazakis &Patounis公司文件。

Patounis家族经营生产的橄榄油皂,在地中海地区已被使用了几个世纪。纯初榨的橄榄油手工皂,由纯天然原材料制成,不含任何化学添加剂成分,被认为是最上等的皮肤清洁产品,可轻松洗净毛孔内的污垢、油脂和死皮。而现代合成洗涤剂(洗衣粉、洗发精、肥皂液等)的盛行,一度以其规模量产冲击了传统肥皂,而日渐崛起的回归有机天然、抵制化工污染的新消费主义又将古法制皂工艺拉回了舞台中央。

工人们给手工皂盖上品牌标识。

对于曾经的行业危机,Apostolos记忆犹新。彼时,在外担任机械工程师的他休假回家省亲,顺便看看工厂经营情况,结果形势堪忧。“五十年前到处都是肥皂工厂,如今这行业乏人问津。我并未明确意识到这是个文化宝藏,只是慨叹要花上百年才能建立这样的家族传统,但一夜之间就可能消失。如果因此消失,着实憾事一桩。我必须尽一己之力保存。”

Apostolos的父母强烈反对他这个决定,他们希望儿子继续做机械工程师。“我父母从未鼓励过我继承家业,毕竟这是非常辛苦的传统行业。但小时候我就希望这个事业继续下去,只是觉得让我来接手大概是永远不会成真的梦想。当危机出现时,我意识到这是我不得不搏的最后机会。期间的确遭遇到一些困难,但只要有心,你就会有力量继续奋战下去。”

传统价值的坚守

事实上,20世纪40年代,Apostolos的父亲Spyros Patounis以一己之力在家族企业经营上进行了创新和突破。

化学工程师出身的Spyros Patounis建立了一个化学实验室,将科学品控管理与古法配方相结合。

20世纪90年代末,Apostolos接手企业之后,他的机械工程背景派上了用场。“我设计了新一代锅炉。其他人不懂得如何制造生产传统肥皂的专用锅炉,但我有这样的知识。我父亲过去是化学工程师,对调制家族独特配方也大有帮助,他传授给我许多知识。化学工程与机械工程两者对制皂业都是非常有用的专长。我太太是药剂师,也帮了我不少忙。”

每个家族企业背后都有掌门人的独特风格和影子。Apostolos回忆说,他父亲经营门店时,通往工厂的门是紧闭的。一些觉得他们产品地道而希望过来参观的客人都被拒之门外。

Apostolos掌管企业之后,开始邀请游客入内。父母见到客人通常只打招呼“你好”,而他则说“请进”。

“我说英语但我父亲不会,这大概是我们的差别。开门迎客且为大家解释古法制作,可以让客人更感兴趣。好口碑传得很快,导游、游客不断听到我们的品牌。许多游客,尤其是日本游客甚至来科孚岛只是特地为了看我们。”据Apostolos介绍,日本也是Patounis手工皂的最大出口市场。

“许多同类产品只为了赚钱,没有真正为消费者设想。当然我也必须考虑公司的财务状况以求生存,但不会置经济利益为先。”当年,Patounis家族从法国进口肥皂并跟学制造工艺,而其竞争市场的优势之一是以更低成本在当地制造肥皂。“一开始法国肥皂的质量要高于我们,如今我们可以做得更好。现在法国人向肥皂里添加了大量香水或香料以提高卖相,但我决心守住原始配方,不做任何添加。我不愿意为了冲销量或卖概念而放弃初衷。”

也有一些新的店家试图模仿古法制造,但Apostolos很骄傲自家的产品才是真正地道、经年不变的,更重要的,它们是拥有家族传统的。

Patounis家族对传统价值保有敬意,看重产品质量,而这一原则不会因为经济状况变化而打折扣。Apostolos还记得他父亲买第一台照相机时,坚持非徕卡(Leica)不可。对于其他任何二流产品,他宁可不买。肥皂也一样,当行业衰落,其它肥皂工厂都停产歇业时,他继续制造手工皂。“因为他觉得如果我们不做肥皂了,就没有任何(好的)肥皂可用。”

Apostolos有三个孩子,都还年轻。他欣喜地发现孩子们对肥皂制造颇感兴趣,像少时的自己。“当年父亲因为生意走下坡路,所以不想把企业转给我。和他不同,我最大的愿望,是能把这个事业完整地交给下一代。”

Chrisomalis 餐厅做祖母会做的菜

“如果你追求免费Wifi或是空调,那这里可能不适合你,但如果你希望吃到正宗的希腊菜,那就得来这儿。他们家的穆萨卡(Moussaka,希腊传统菜,茄子肉末千层派)简直没治了。”这是来自旅游点评网站Tripadvisor上的一则用户评论,说的是科孚岛的Chrisomalis 餐馆。

餐馆掌柜、家族第二代Spiros Statiri

餐馆掌柜Spiros Statiri很快端来一杯希腊咖啡(Greek Coffee)。品之,浓烈且苦。在餐馆外面的桌子边,Spiros聊起这个家庭餐馆的来龙去脉。

Chrisomalis的名字可回溯至1905年,当时是以啤酒屋为经营模式,以卖酒为主,另有两三样主餐供佐酒垫胃。最早的东家从一个叫Mamos的人手中买下现址,1900年开始营业。为确切了解餐馆的历史,Spiros曾做过一番历史索引。他先是在希腊一份报纸上见到餐馆仍挂着Mamos招牌时的老相片,为某个意大利人在1870年左右拍摄,因此推论餐馆历史或早于此。20世纪90年代,他又跟一位曾是地方报社记者的老人打听,后者称其曾祖父带着他来过Chrisomalis,餐馆在Chrisomalis及Mamos之前就已存在,但不知旧名为何。算下来,这家餐馆几易其手,至少有150年的历史。

家族第三代展示一本日文杂志对餐馆的报道。

可以确定的是,Chrisomalis餐馆受到不少知名食客的青睐。其中包括英国达雷尔一家——英国外交官、作家劳伦斯·达雷尔(Lawrence Durrell)和他弟弟、自然保护主义者杰拉德·达雷尔(Gerald Durrell),以及两度获奥斯卡男配角的墨西哥演员安东尼·奎恩(Anthony Quinn)。这些名人照片挂在餐馆内墙,连同其他老照片一起,默默记述此地不同寻常的风土人情。

1953年开始,Spiros的父亲Haralamvos在Chrisomalis餐馆担任服务生,并于1972年获得餐馆经营权。虽然他现在成了经营者第二代,但82岁的老父亲Haralamvos仍活跃在第一线,眼里都是营生。

Spiros与父亲Haralamvos在餐馆前。

在Haralamvos成为Chrisomalis餐馆主人之前,这里提供不同风格的食物。家族接管之后,母亲开始将家常熟食加入菜单,客人不必只是吃冷盘。在Spiros看来,这种被称为Magirio(希腊语,意为家常)的传统做法正是餐馆的经营之魂。尽管当代厨艺有很多花样变化,但他希望这个餐馆做的是祖母会做的菜,让现代人体验到居家传统的熟悉味道。Spiros说,曾经有英格兰的客人在旅行最后一天上门,要求打包“穆萨卡”准备拎上飞机吃。

提到希腊的经济危机对餐馆运营的影响,Spiros计算,受欧元对希腊德拉克马的汇率变化,从前用50德拉克马能买一把香芹,现在要花上1欧元(约330德拉克马),物价涨了好多倍。“我只有20张桌子,既要做生意又还要缴税,确实挑战不小,因此不得不辞退一些员工。”

Spiros与妹妹和母亲在一起,他们面前是自己做的希腊沙拉。

比起通常的旅游景点,这家餐馆更像是一个新朋旧友聚会的场所。Spiros在Chrisomalis餐馆工作30多年,跟家族成员朝夕相处,有欢声笑语,也有摩擦争吵。但他觉得正因为是亲人,可以更开诚布公。

“有些人会考虑继承家族企业,有些则不会。如果父亲职业是律师或医生,有自己的律所或诊所,当然会希望孩子能克绍箕裘,继承父业,这些事业地位高,挣得钱也多。但像我这样开餐馆的,干的是粗活,而且工时又长,我不会非要我的孩子做我这行。”

Corcyra水上运动从喜爱大海开始的营生

Elina Poulimenou很清楚,她和哥哥Andreas Poulimenou都不会接管父亲Yannis Poulimenou的Corcyra水上运动生意。父母很早就希望他们走不一样的道路,上大学、拿学位,有不同的未来。

Poulimenous一家在水上运动码头(从左至右:父亲Yannis,女儿Elina,儿子Andreas和母亲Debbie)

Yannis的Corcyra水上运动生意位于科孚岛的Gouvia湾,与Corcyra海滩酒店毗邻—这家当地小有名气的豪华酒店亦为家族企业,建于1963年,见证了20世纪80年代希腊旅游业的蓬勃兴起。1972年,Yannis在Club Med担任滑水教练,后辗转任职于几家滑水学校。他非常喜爱大海,想傍海谋生。后来他加入一位朋友创立的Corcyra水上运动生意,为游客提供滑水、水上滑翔、气垫船、脚踏船、独木船等多项体验。1980年开始,这个生意由Yannis接管,一做就是36年,而他的朋友则到南部另开了一家滑水学校。

正在休假的Andeas来帮父亲的忙,他正为一位客人穿救生衣。

不少男生选择暑期到Yannis的水上运动码头打工,现任总教练Makis就是其中的一位。“我从2001年开始到这里打杂。因为没有执照,还不能驾船。当时我还是个中学生,没待满整个旺季,只逗留了两个月。上大学以后,我还是每个暑假都过来工作。”

2006年,Makis终于拿到执照,开始学习驾船。尽管他大学学习的是计算机专业,但他意识到在这里这个专业无法成为谋生的职业,也谈不上工作的快乐,因此开始投入到水上运动生意,每年旺季的五月至九月到Yannis这里工作,并成为二把手。

通过多年近身学习和实践,Makis琢磨出一些经营之道:比如,冬天不适合他们这样的水上运动产业,很多店家都会歇业。夏天,旺季虽然五月初就开始,但前两个月的生意通常很淡,要到七月初学校开始放暑假后才真正有起色。带小孩的家庭开始入住酒店时,才是真正忙的时候。

Elina与父亲生意的二把手Makis。

在Makis看来,他们的目标顾客是学生或有小孩的家庭。家庭消费者一离开,生意也随之下滑。他们通常会营业到十月,即使与酒店没有签约,但也觉得有必要配合酒店时间开张,因为不希望客人抱怨周围没有活动可玩。Makis跟酒店的人比较熟,清楚他们何时关门,通常会计划早酒店两天收摊。作为旅游生态链上的相关方,酒店一旦关门,客流骤减,他们也便没有继续营业的理由。

夏季之外,还有许多准备工作要做。店面的木桩与铁柱在冬季可能会损坏,有待维修。Makis解释说,他们的工作从四月开始,十一月结束,冬季休业期为四个月。看上去似乎很轻松,但如果每天超时无轮班(早8点到晚9点)、不休周末地工作这么长一段时间后,拿四个月来休息很有必要。

之所以家族企业在希腊方兴未艾,Makis认为初创成本也是一个重要因素,毕竟请外面的雇员来工作需要花不少钱,因此人们会试着让家中的所有成员都聚在一起工作,真忙不过来,再请外援。当然工作和生活边界模糊无形中也会增加压力。他认为希腊人总体比较讲究传统,性格随和,不太会以非常专业的形式经营企业。

Yannis在收银,另一端他的妻子Debbie Jones在网上进行私教工作。

如果赶上休假,Elina和哥哥仍会隔三差五来父亲的码头帮忙。虽然不在父亲的企业工作,但她认为自己耳濡目染,商业经营上的敏锐度自然增强。目前她从事奢侈品管理咨询,而哥哥Andreas则致力于古典学术领域的深造。母亲Debbie Jones也曾与父亲一起工作,目前重心在私教领域。

父亲Yannis话不多,但与副手Makis配合默契。Elina说,父亲生意的社交媒体营销及客户关系都由Makis来打理。Makis的父亲几年前过世,他的父亲生前和自己的父亲Yannis是好朋友。

“从我爸的角度来看,Makis根本是他的另一个儿子。如果你想找到一个合适的人,把事业交付给他,血缘并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是你爱的以及你信任的。”

(本文详见于《家族企业》杂志11月号,版权归《家族企业》杂志所有。未经本刊授权,不得转载;经本刊授权转载的,请注明来源。)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