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通威股份160亿定增黄了,“四川首富千金”接班后三把火怎么烧?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通威股份160亿定增黄了,“四川首富千金”接班后三把火怎么烧?

从渔夫到跨界光伏,刘汉元打下的千亿帝国交接班。

文|野马财经  武丽娟

编辑|高岩

光伏行业爆火,成就资本市场多家千亿巨头。水产饲料起家,后跨界光伏业务,走上“人生巅峰”的通威股份(600438.SH)就是其中一家。

2022年通威股份以257.3亿元归母净利润登顶光伏行业“盈利之王”。曾经的“鱼饲料大王”刘汉元可能没有意料到,通威股份会成为光伏行业“盈利一哥”。

不过,巨头也有烦恼。今年二季度通威股份盈利能力大幅下滑,公司股价也从一年前最高62.65元/股跌至9月22日收盘的最低点29.48元/股,跌幅超50%。

此外,光伏行业的扩产狂潮也带来了隐患——产能过剩。

在公布160亿元定增项目5个多月后,9月26日晚间,通威股份公告终止了定增计划,其认为当前资本市场环境发生变化,公司价值存在明显低估。这也意味着今年以来光伏行业上市公司最大金额的定增案宣告失败。

定增终止公告宣布后,通威股份股价连续小幅反弹,截至9月28日收盘,报收32.26元/股,总市值1452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3月,1989年出生的刘汉元之女刘舒琪接任通威股份董事长,这次取消的定增计划也是在其上台不久后的第“一把火”。目前光伏行业产能过剩危机下,接班的新“二代”能否带领千亿光伏龙头继续大步前行?

160亿定增终止,因股价太低?

4月25日,通威股份曾公告,拟向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发行不超过9亿股公司股份,募资不超过160亿元,用于20万吨高纯晶硅项目。其中94亿元投向“20万吨高纯晶硅项目”,66亿元用于“云南通威水电硅材高纯晶硅绿色能源项目”(二期20万吨/年高纯晶硅项目)。

为何突然宣布取消这一融资计划?通威股份解释称,基于当前资本市场环境发生变化,公司价值存在明显低估,为维护全体股东的利益,综合考虑公司经营发展与财务情况,终止本次定增事项。不过,后续公司还将合理利用自有资金、金融机构贷款以及其他融资方式,统筹资金安排,保障上述两个项目的顺利实施。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认为,相对于公司的实际价值,市场对通威股份的估值存在较大差异。通威认为市场对其业绩、前景等方面的预期较为悲观,导致股价被低估。其次,市场情绪因素或短期波动因素导致股价下跌,而公司认为这种下跌并不符合其真实价值。这些可能都是通威认为自身价值被明显低估的原因。

事实上,从2022年下半年开始,光伏股就进入了下行阶段。一年时间,光伏上市公司估值也到了历史低位。除了通威股份,电池龙头隆基绿能(601012.SH)股价腰斩,市值蒸发超2000亿,协鑫科技(3800.HK)、合盛硅业(603260.SH)等龙头的市值均迎来了大幅下滑。

艾媒咨询集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认为,如果公司估值比较低的话,160亿的定增金额对股东的股权稀释和利益可能会是一种损害,通常也会很难平衡股东的利益而导致终止。因此,这个决定也是被视作对未来积极的一种预期表现,对股价和市值会产生一定的正面影响。

中原证券研报指出,光伏行业估值水平处于历史低位。目前市场对新能源板块风险偏好较低,资金持续撤离板块,短期难有改观。经过两年的大幅扩产后,投资者对行业产能过剩存担忧预期。

柏文喜预测,通威股份通过回购等举措来推动估值回到合理水平是有可能的。通过回购,可以减少市场上的卖盘压力,增加投资者对公司的信心,从而提高股价。此外,通威还可采取其他措施来提升估值,比如加强与投资者沟通,提供更准确的业绩预期和未来发展计划,增加公司透明度和吸引力;加大市场推广力度,提升公司知名度和品牌价值;加大研发投入,提升技术创新能力等。

另外,自2020年开始,新能源赛道再融资一路狂飙,不少上市公司抛出超百亿元定增、可转债预案,扩张势头不减。与此同时,光伏行业面临着产能过剩、内卷加剧的境况。

2020年、2022年,通威股份曾通过定增和可转债分别募资60亿元、120亿元。过去10年,其通过增发融资总额为185亿(不含此次160亿定增预案),可转债175亿。而隆基绿能最近11年直接融资263.85亿元。

8月27日,证监会针对IPO、再融资作出6项监管安排,再融资收紧信号明确。当时,多名市场人士就预计,再融资新规出台后,预计将有很多新能源行业上市公司再融资撤单或融资规模缩水。如8月30日,房地产龙头万科150亿元定增终止。

面临着市场环境的变化和监管政策的调整等各种因素的影响,Wind数据显示,目前今年至少已有22家上市公司宣布终止定增、撤回申请文件。

上半年业绩增速放缓,千亿龙头也有烦恼

通威股份的主营业务分为光伏、农牧两大板块。起家的农牧板块包括饲料、食品加工等业务;后来的光伏板块包括高纯硅、电池、组件、发电等业务。

从产业链角度来说,光伏产业链包括上游的硅料、硅片,中游各类电池片、组件,下游电池逆变器及建设运营等环节。

2006年,通威股份开启跨界转型,进入光伏产业,收购乐山的永祥公司51%的股份,生产高纯晶硅。2013年,在光伏产业链强势扩张,收购合肥赛维百分之百的股权,进入到光伏产业中游电池片的生产领域。2022年8月,通威进军光伏组件板块。

2021年全球光伏行业高速发展,通威股份光伏板块营收增长69.7%达382亿,占营收的60%;农牧板块营收同比增长17.5%,达246亿。

2022年,通威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424.23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约257.26亿元,成为光伏行业的“盈利之王”,市值最高突破3000亿元。

不过,龙头的业绩增速有放缓迹象。2023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通威股份实现营收740.68亿元,同比增长22.8%,而去年同期增速为127.2%;归母净利润132.7亿元,同比增长8.6%,去年同期增速为312.2%。

单季度来看,2023年一季度,通威股份实现归母净利润86.01亿元,二季度则大幅下降至46.69亿元,环比下滑45.72%,几乎腰斩。对此,通威股份在半年报中表示,自2022年底以来,随着高纯晶硅料产能集中释放,行业供需从紧缺变为宽松,硅料价格也出现大幅下跌。

确实,通威股份对光伏产业的依赖不小,2023年上半年光伏业务营收占比达78.5%。

张毅表示,当前硅料市场确实波动还是比较大的,多晶硅价格在短期应该还是受到比较大的供需关系、政策调控和电价波动的影响。但从长期来看,可再生能源需求还在不停增长,多晶硅市场只要不发生再生设备或技术不会迭代的话,市场应该还会保持增长。

同时,不少券商研报也对通威股份做出风险提示:注意下游装机需求不及预期;行业竞争加剧导致盈利能力下降、扩产项目推进不及预期风险。

一方面,光伏产业的投资回报周期长,一般情况下大概8~10年回本,总有效运营期仅为25~30年。需要大量的初期投资,并且对技术和管理的要求非常高。另一方面,光伏产业的发展受到政府政策的极大影响,如补贴政策、环保规定等,任何政策的变动都可能对企业的经营造成巨大的影响。

汉能集团创始人李河君在光伏产业低迷时期,投入巨资布局薄膜发电,一举成为全球薄膜发电的第一人。但彼时这一路线并非是行业首选,太阳能发电行业正处于发展初期,技术路径还不清晰,况且,太阳能光伏项目又涉及到巨额贷款,这些都给汉能未来的发展埋下了隐患。

不久后,正当李河君描绘未来之际,汉能集团在股票市场上遭到做空跌停,千亿资产瞬间消失殆尽,而后企业自身的问题不断曝光,再也没能翻身。曾经贵为“首富”的李河君和他的薄膜技术探索,在中国光伏史上被视为一个插曲,但就是这个插曲展示了光伏技术变革的残酷性和押注新技术的巨大风险。

张毅建议,光伏行业从过去激烈的竞争,到今天遭遇到一定程度的产能过剩,这个现象还是比较严重,但是随着可再生能源需求的增长和技术的不停的推进,在“碳中和”目标之下,光伏行业的前景应该说是值得期待。跨界的光伏企业需要有更多的创新来面对竞争,具有技术优势和品牌影响的企业将会有机会。同时,政策支持和市场需求对于光伏长期的基本面来说,是可以期待的。尽管当前会有一些短期的波动和挑战,但是客观来讲,不少企业能不能熬到红利再次释放的时候,也是个问题,所以对于目前激烈竞争的态势,企业还是要做好充足的应对准备,合理管控好自己的产能和销售。

在多轮募资扩产后,通威股份的营收、利润增速出现放缓迹象。可以说,此次主动终止大规模定增计划,也意味着通威股份放缓自己的扩产节奏。

此外,通威股份也在不断强化一体化产能布局,根据半年报,称目前盐城25GW和金堂16GW高效组件项目已全面投产,公司组件年产能提升至55GW。通威股份已经形成从硅料、拉棒、切片、电池片、组件以及电站全覆盖的一体化产业链。

从渔夫到跨界光伏,刘汉元打下千亿商业帝国

近两年,得益于光伏行业的火热和自身光伏业务的快速发展,通威股份的市值从2019年的500亿元,暴涨到2021年的2000多亿元。通威集团实控人刘汉元夫妇的身家也水涨船高,2021年达到1200亿元,仅次于四川首富刘永好家族的1250亿元。2022年,刘汉元代替稳坐四川首富20年的刘永好,升至首富之位。

刘汉元曾说:“任何一件事,只要你想清楚了再去做,没有不成功的。”从一名渔夫到光伏大佬,从开始创业时的500元,到如今身价千亿,刘汉元用了40年。

1964年,刘汉元出生在四川省眉山县的农村。在四川省水产学院学习淡水养殖的经历,让他为日后的“养鱼”大计奠定了专业基础。因为发明金属网箱养鱼的技术,刘汉元还成为水产养殖界最具口碑和影响力的人。

1983年,凑了500块钱,买了旧钢管、自己焊好铁箱、买了小鱼苗和鱼饲料,刘汉元的创业之路,正式开始了。

1984年,刘汉元发明的“渠道金属网箱式流水养鱼技术”通过验收,并创造了四川省养鱼高产纪录。之后他又开始研究鱼饲料,1986年刘汉元在老家,和几个伙伴建起了一个渔用饲料厂,这便是通威集团的雏形。

1992年,刘汉元打开市场,将自己的厂子扩大再生产,而他在当地也开出了最具有规模性的工厂,成立了四川通威饲料有限公司。

到了2000年,刘汉元决定开始股份改制,将通威饲料有限公司整体转变为股份公司,开始为上市做打算。

2002年,刘汉元进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就读EMBA,并在毕业后连读了DBA工商管理硕士。在此期间,还结识了比亚迪的董事长王传福。坊间有传闻称称刘汉元是受王传福的影响才进军光伏行业。

2004年3月2日,通威股份正式在上交所上市。2006年,刘汉元决定进军光伏行业,涉足多晶硅环节。

2008年,通威股份收购四川永祥50%的股份,并于同年11月投产首批2000多吨多晶硅。尽管此后迎来疲软的市场需求,但刘汉元进军光伏领域的野心并没消退。2009年7月,通威股份逆势扩产3000多吨多晶硅,展现了深耕光伏领域的决心。

通威股份从2013年开始涉足光伏组件环节,2016年12月成立高效组件研发项目部,2017年时已正式量产叠瓦组件。2022年,通威叠瓦Terra系列组件还获得法国碳足迹认证。2013年9月并购合肥塞维100%的股份,因此掌握了光伏组件、电池片的关键技术。

2015年和2016年,通威股份先后实现了对旗下通威新能源、永祥股份、合肥通威的百分百控股,一举拿下硅料、电池、光伏电站三项业务。

“二代”刘舒琪上任以来,继160亿元定增计划之后,8月下旬,通威股份又抛出两份投资计划。

其一,计划在乐山市峨眉山市投资建设16GW拉棒、切片和电池片项目;其二,计划在乐山市五通桥区投资建设16GW拉棒、切片和电池片项目,两个项目总投资200亿元。至于资金来源,通威股份表示,将合理利用自有资金及金融机构贷款,统筹资金安排,确保项目顺利实施。

快速扩张下,通威股份已成为行业龙头。不过,任何产业都会经历波折,任何公司都不可能一帆风顺,尤其身处竞争加剧、兼具变化性和周期性特征的光伏行业,通威股份想要继续攻城略地,也面临不小的挑战。

您对光伏行业的前景有何看法?看好通威股份“光二代”新任董事长吗?留言聊聊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通威股份

3.4k
  • 通威股份:一季度净亏损7.87亿元,上年同期归母净利润86.01亿元
  • 通威股份盘中跌超5%,成交额超5亿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通威股份160亿定增黄了,“四川首富千金”接班后三把火怎么烧?

从渔夫到跨界光伏,刘汉元打下的千亿帝国交接班。

文|野马财经  武丽娟

编辑|高岩

光伏行业爆火,成就资本市场多家千亿巨头。水产饲料起家,后跨界光伏业务,走上“人生巅峰”的通威股份(600438.SH)就是其中一家。

2022年通威股份以257.3亿元归母净利润登顶光伏行业“盈利之王”。曾经的“鱼饲料大王”刘汉元可能没有意料到,通威股份会成为光伏行业“盈利一哥”。

不过,巨头也有烦恼。今年二季度通威股份盈利能力大幅下滑,公司股价也从一年前最高62.65元/股跌至9月22日收盘的最低点29.48元/股,跌幅超50%。

此外,光伏行业的扩产狂潮也带来了隐患——产能过剩。

在公布160亿元定增项目5个多月后,9月26日晚间,通威股份公告终止了定增计划,其认为当前资本市场环境发生变化,公司价值存在明显低估。这也意味着今年以来光伏行业上市公司最大金额的定增案宣告失败。

定增终止公告宣布后,通威股份股价连续小幅反弹,截至9月28日收盘,报收32.26元/股,总市值1452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3月,1989年出生的刘汉元之女刘舒琪接任通威股份董事长,这次取消的定增计划也是在其上台不久后的第“一把火”。目前光伏行业产能过剩危机下,接班的新“二代”能否带领千亿光伏龙头继续大步前行?

160亿定增终止,因股价太低?

4月25日,通威股份曾公告,拟向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发行不超过9亿股公司股份,募资不超过160亿元,用于20万吨高纯晶硅项目。其中94亿元投向“20万吨高纯晶硅项目”,66亿元用于“云南通威水电硅材高纯晶硅绿色能源项目”(二期20万吨/年高纯晶硅项目)。

为何突然宣布取消这一融资计划?通威股份解释称,基于当前资本市场环境发生变化,公司价值存在明显低估,为维护全体股东的利益,综合考虑公司经营发展与财务情况,终止本次定增事项。不过,后续公司还将合理利用自有资金、金融机构贷款以及其他融资方式,统筹资金安排,保障上述两个项目的顺利实施。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认为,相对于公司的实际价值,市场对通威股份的估值存在较大差异。通威认为市场对其业绩、前景等方面的预期较为悲观,导致股价被低估。其次,市场情绪因素或短期波动因素导致股价下跌,而公司认为这种下跌并不符合其真实价值。这些可能都是通威认为自身价值被明显低估的原因。

事实上,从2022年下半年开始,光伏股就进入了下行阶段。一年时间,光伏上市公司估值也到了历史低位。除了通威股份,电池龙头隆基绿能(601012.SH)股价腰斩,市值蒸发超2000亿,协鑫科技(3800.HK)、合盛硅业(603260.SH)等龙头的市值均迎来了大幅下滑。

艾媒咨询集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认为,如果公司估值比较低的话,160亿的定增金额对股东的股权稀释和利益可能会是一种损害,通常也会很难平衡股东的利益而导致终止。因此,这个决定也是被视作对未来积极的一种预期表现,对股价和市值会产生一定的正面影响。

中原证券研报指出,光伏行业估值水平处于历史低位。目前市场对新能源板块风险偏好较低,资金持续撤离板块,短期难有改观。经过两年的大幅扩产后,投资者对行业产能过剩存担忧预期。

柏文喜预测,通威股份通过回购等举措来推动估值回到合理水平是有可能的。通过回购,可以减少市场上的卖盘压力,增加投资者对公司的信心,从而提高股价。此外,通威还可采取其他措施来提升估值,比如加强与投资者沟通,提供更准确的业绩预期和未来发展计划,增加公司透明度和吸引力;加大市场推广力度,提升公司知名度和品牌价值;加大研发投入,提升技术创新能力等。

另外,自2020年开始,新能源赛道再融资一路狂飙,不少上市公司抛出超百亿元定增、可转债预案,扩张势头不减。与此同时,光伏行业面临着产能过剩、内卷加剧的境况。

2020年、2022年,通威股份曾通过定增和可转债分别募资60亿元、120亿元。过去10年,其通过增发融资总额为185亿(不含此次160亿定增预案),可转债175亿。而隆基绿能最近11年直接融资263.85亿元。

8月27日,证监会针对IPO、再融资作出6项监管安排,再融资收紧信号明确。当时,多名市场人士就预计,再融资新规出台后,预计将有很多新能源行业上市公司再融资撤单或融资规模缩水。如8月30日,房地产龙头万科150亿元定增终止。

面临着市场环境的变化和监管政策的调整等各种因素的影响,Wind数据显示,目前今年至少已有22家上市公司宣布终止定增、撤回申请文件。

上半年业绩增速放缓,千亿龙头也有烦恼

通威股份的主营业务分为光伏、农牧两大板块。起家的农牧板块包括饲料、食品加工等业务;后来的光伏板块包括高纯硅、电池、组件、发电等业务。

从产业链角度来说,光伏产业链包括上游的硅料、硅片,中游各类电池片、组件,下游电池逆变器及建设运营等环节。

2006年,通威股份开启跨界转型,进入光伏产业,收购乐山的永祥公司51%的股份,生产高纯晶硅。2013年,在光伏产业链强势扩张,收购合肥赛维百分之百的股权,进入到光伏产业中游电池片的生产领域。2022年8月,通威进军光伏组件板块。

2021年全球光伏行业高速发展,通威股份光伏板块营收增长69.7%达382亿,占营收的60%;农牧板块营收同比增长17.5%,达246亿。

2022年,通威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424.23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约257.26亿元,成为光伏行业的“盈利之王”,市值最高突破3000亿元。

不过,龙头的业绩增速有放缓迹象。2023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通威股份实现营收740.68亿元,同比增长22.8%,而去年同期增速为127.2%;归母净利润132.7亿元,同比增长8.6%,去年同期增速为312.2%。

单季度来看,2023年一季度,通威股份实现归母净利润86.01亿元,二季度则大幅下降至46.69亿元,环比下滑45.72%,几乎腰斩。对此,通威股份在半年报中表示,自2022年底以来,随着高纯晶硅料产能集中释放,行业供需从紧缺变为宽松,硅料价格也出现大幅下跌。

确实,通威股份对光伏产业的依赖不小,2023年上半年光伏业务营收占比达78.5%。

张毅表示,当前硅料市场确实波动还是比较大的,多晶硅价格在短期应该还是受到比较大的供需关系、政策调控和电价波动的影响。但从长期来看,可再生能源需求还在不停增长,多晶硅市场只要不发生再生设备或技术不会迭代的话,市场应该还会保持增长。

同时,不少券商研报也对通威股份做出风险提示:注意下游装机需求不及预期;行业竞争加剧导致盈利能力下降、扩产项目推进不及预期风险。

一方面,光伏产业的投资回报周期长,一般情况下大概8~10年回本,总有效运营期仅为25~30年。需要大量的初期投资,并且对技术和管理的要求非常高。另一方面,光伏产业的发展受到政府政策的极大影响,如补贴政策、环保规定等,任何政策的变动都可能对企业的经营造成巨大的影响。

汉能集团创始人李河君在光伏产业低迷时期,投入巨资布局薄膜发电,一举成为全球薄膜发电的第一人。但彼时这一路线并非是行业首选,太阳能发电行业正处于发展初期,技术路径还不清晰,况且,太阳能光伏项目又涉及到巨额贷款,这些都给汉能未来的发展埋下了隐患。

不久后,正当李河君描绘未来之际,汉能集团在股票市场上遭到做空跌停,千亿资产瞬间消失殆尽,而后企业自身的问题不断曝光,再也没能翻身。曾经贵为“首富”的李河君和他的薄膜技术探索,在中国光伏史上被视为一个插曲,但就是这个插曲展示了光伏技术变革的残酷性和押注新技术的巨大风险。

张毅建议,光伏行业从过去激烈的竞争,到今天遭遇到一定程度的产能过剩,这个现象还是比较严重,但是随着可再生能源需求的增长和技术的不停的推进,在“碳中和”目标之下,光伏行业的前景应该说是值得期待。跨界的光伏企业需要有更多的创新来面对竞争,具有技术优势和品牌影响的企业将会有机会。同时,政策支持和市场需求对于光伏长期的基本面来说,是可以期待的。尽管当前会有一些短期的波动和挑战,但是客观来讲,不少企业能不能熬到红利再次释放的时候,也是个问题,所以对于目前激烈竞争的态势,企业还是要做好充足的应对准备,合理管控好自己的产能和销售。

在多轮募资扩产后,通威股份的营收、利润增速出现放缓迹象。可以说,此次主动终止大规模定增计划,也意味着通威股份放缓自己的扩产节奏。

此外,通威股份也在不断强化一体化产能布局,根据半年报,称目前盐城25GW和金堂16GW高效组件项目已全面投产,公司组件年产能提升至55GW。通威股份已经形成从硅料、拉棒、切片、电池片、组件以及电站全覆盖的一体化产业链。

从渔夫到跨界光伏,刘汉元打下千亿商业帝国

近两年,得益于光伏行业的火热和自身光伏业务的快速发展,通威股份的市值从2019年的500亿元,暴涨到2021年的2000多亿元。通威集团实控人刘汉元夫妇的身家也水涨船高,2021年达到1200亿元,仅次于四川首富刘永好家族的1250亿元。2022年,刘汉元代替稳坐四川首富20年的刘永好,升至首富之位。

刘汉元曾说:“任何一件事,只要你想清楚了再去做,没有不成功的。”从一名渔夫到光伏大佬,从开始创业时的500元,到如今身价千亿,刘汉元用了40年。

1964年,刘汉元出生在四川省眉山县的农村。在四川省水产学院学习淡水养殖的经历,让他为日后的“养鱼”大计奠定了专业基础。因为发明金属网箱养鱼的技术,刘汉元还成为水产养殖界最具口碑和影响力的人。

1983年,凑了500块钱,买了旧钢管、自己焊好铁箱、买了小鱼苗和鱼饲料,刘汉元的创业之路,正式开始了。

1984年,刘汉元发明的“渠道金属网箱式流水养鱼技术”通过验收,并创造了四川省养鱼高产纪录。之后他又开始研究鱼饲料,1986年刘汉元在老家,和几个伙伴建起了一个渔用饲料厂,这便是通威集团的雏形。

1992年,刘汉元打开市场,将自己的厂子扩大再生产,而他在当地也开出了最具有规模性的工厂,成立了四川通威饲料有限公司。

到了2000年,刘汉元决定开始股份改制,将通威饲料有限公司整体转变为股份公司,开始为上市做打算。

2002年,刘汉元进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就读EMBA,并在毕业后连读了DBA工商管理硕士。在此期间,还结识了比亚迪的董事长王传福。坊间有传闻称称刘汉元是受王传福的影响才进军光伏行业。

2004年3月2日,通威股份正式在上交所上市。2006年,刘汉元决定进军光伏行业,涉足多晶硅环节。

2008年,通威股份收购四川永祥50%的股份,并于同年11月投产首批2000多吨多晶硅。尽管此后迎来疲软的市场需求,但刘汉元进军光伏领域的野心并没消退。2009年7月,通威股份逆势扩产3000多吨多晶硅,展现了深耕光伏领域的决心。

通威股份从2013年开始涉足光伏组件环节,2016年12月成立高效组件研发项目部,2017年时已正式量产叠瓦组件。2022年,通威叠瓦Terra系列组件还获得法国碳足迹认证。2013年9月并购合肥塞维100%的股份,因此掌握了光伏组件、电池片的关键技术。

2015年和2016年,通威股份先后实现了对旗下通威新能源、永祥股份、合肥通威的百分百控股,一举拿下硅料、电池、光伏电站三项业务。

“二代”刘舒琪上任以来,继160亿元定增计划之后,8月下旬,通威股份又抛出两份投资计划。

其一,计划在乐山市峨眉山市投资建设16GW拉棒、切片和电池片项目;其二,计划在乐山市五通桥区投资建设16GW拉棒、切片和电池片项目,两个项目总投资200亿元。至于资金来源,通威股份表示,将合理利用自有资金及金融机构贷款,统筹资金安排,确保项目顺利实施。

快速扩张下,通威股份已成为行业龙头。不过,任何产业都会经历波折,任何公司都不可能一帆风顺,尤其身处竞争加剧、兼具变化性和周期性特征的光伏行业,通威股份想要继续攻城略地,也面临不小的挑战。

您对光伏行业的前景有何看法?看好通威股份“光二代”新任董事长吗?留言聊聊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