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中国一汽大规模人事调整,涉及近30位高管变动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中国一汽大规模人事调整,涉及近30位高管变动

如此大规模的人事变动能否带动中国一汽完成新能源路线转型,还将通过后续产品验证。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匡达

界面新闻记者 | 周姝祺

界面新闻编辑 | 陈小同

中国一汽的人事调整还在继续。自今年8月邱现东从总经理升任一汽集团董事长后,便开始对集团内部组织架构进行深层次调整。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涉及近30位高管变动。

汽车商业评论报道,上任不到一个月,邱现东连续召开红旗品牌2023战略研讨会和中国一汽2023年战略研讨会。在两场研讨会上,邱现东明确中国一汽和红旗品牌战略定位,红旗为发展重点,奔腾和解放也将大步前进。

与此同时,组织结构层面开始有大动作,尤其对红旗品牌调整颇多。10月8日,中国一汽对内宣布成立红旗品牌运营委员会以及相关的人事调整。

其中,中国一汽副总经理刘亦功担任红旗品牌运营委员会总裁,此外两位副总经理周治平和梁贵友担任执行副总裁。另有4位集团内高层调整至运营委员会,任副总裁一职。

在此之前,中国一汽对红旗品牌营销管理体系进行强化。9月19日,中国一汽将营销创新院、红旗营销中心、红旗新能源营销中心的部分机构、职能进行整合,成为全新的营销中心,深度匹配企业战略,提升红旗品牌营销体系协同作战能力。

据悉,新营销中心负责人将由现任一汽红旗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王胜利担任;现中国一汽营销创新院副院长杨海岚则负责整合后的用户运营中心,作为大中台给红旗旗下三个子品牌赋能。

红旗品牌的发展主要和2018年1月开始的全新战略有关。一汽前任董事长徐留平当年在人民大会堂高调发布红旗新品牌战略,这也被外界称作红旗品牌的“第四次复兴”。

在发布新战略后,一汽红旗相继推出H5、HS5、HS7等多款产品,销量迅速提升。2018至2020年,红旗品牌销量从3.3万辆突破至20万辆。2021年尽管未能完成年销40万辆的目标,但仍同比增长50%,跨过30万辆销量大关。

但是,近两年随着新能源汽车渗透率不断提升,红旗品牌发展陷入瓶颈期。2022年红旗全年销量为31万辆,仅同比增长3%;今年上半年,红旗品牌批发销量为14.13万辆,其中新能源车型销量3.3万辆。

有业内人士向界面新闻分析表示,红旗品牌及母公司中国一汽在新能源技术储备上不足,部分新能源车辆主要向B端渠道输出。另外,燃油车品牌既主打豪华定位,同时又想走量,导致品牌定位模糊,品牌力难以支撑溢价。

今年1月,红旗品牌宣布将推动旗下所有车型电动化,同时,提出了宏伟的增长目标:2025年实现总销量达到100万辆级,其中新能源汽车销量超过50万辆;到2030年,销量突破150万辆,其中新能源汽车成为销售主体。

这一目标能否顺利达成,取决于红旗品牌接下来在新能源技术路线上的投入力度,以及推出产品的市场接受度。

另一自主品牌一汽奔腾也进行了一轮人事调整,一汽奔腾轿车有限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杨虓出任一汽奔腾轿车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中国一汽主持供应采购部工作的孔德军升任一汽奔腾轿车有限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目前,中国一汽还没有一汽解放相关人事变动的消息。

合资品牌方面,在去年底对一汽大众和一汽丰田两大合资公司换帅后,此次人事变动对一汽奥迪中方一把手进行了调整。李凤刚接替孙惠斌,担任一汽奥迪销售有限责任公司执行副总经理,后者将调任中国一汽战略与合作部。

另外,此次中国一汽人事调整还涉及集团内其他多个业务部门变动。如此大规模的人事变动能否带动中国一汽完成新能源路线转型,还将通过后续产品验证。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一汽集团

338
  • 一汽富维:目前公司没有给小米批量供货
  • “一汽系”鑫安保险三年三换公司负责人,2023年盈转亏综合成本率高企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中国一汽大规模人事调整,涉及近30位高管变动

如此大规模的人事变动能否带动中国一汽完成新能源路线转型,还将通过后续产品验证。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匡达

界面新闻记者 | 周姝祺

界面新闻编辑 | 陈小同

中国一汽的人事调整还在继续。自今年8月邱现东从总经理升任一汽集团董事长后,便开始对集团内部组织架构进行深层次调整。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涉及近30位高管变动。

汽车商业评论报道,上任不到一个月,邱现东连续召开红旗品牌2023战略研讨会和中国一汽2023年战略研讨会。在两场研讨会上,邱现东明确中国一汽和红旗品牌战略定位,红旗为发展重点,奔腾和解放也将大步前进。

与此同时,组织结构层面开始有大动作,尤其对红旗品牌调整颇多。10月8日,中国一汽对内宣布成立红旗品牌运营委员会以及相关的人事调整。

其中,中国一汽副总经理刘亦功担任红旗品牌运营委员会总裁,此外两位副总经理周治平和梁贵友担任执行副总裁。另有4位集团内高层调整至运营委员会,任副总裁一职。

在此之前,中国一汽对红旗品牌营销管理体系进行强化。9月19日,中国一汽将营销创新院、红旗营销中心、红旗新能源营销中心的部分机构、职能进行整合,成为全新的营销中心,深度匹配企业战略,提升红旗品牌营销体系协同作战能力。

据悉,新营销中心负责人将由现任一汽红旗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王胜利担任;现中国一汽营销创新院副院长杨海岚则负责整合后的用户运营中心,作为大中台给红旗旗下三个子品牌赋能。

红旗品牌的发展主要和2018年1月开始的全新战略有关。一汽前任董事长徐留平当年在人民大会堂高调发布红旗新品牌战略,这也被外界称作红旗品牌的“第四次复兴”。

在发布新战略后,一汽红旗相继推出H5、HS5、HS7等多款产品,销量迅速提升。2018至2020年,红旗品牌销量从3.3万辆突破至20万辆。2021年尽管未能完成年销40万辆的目标,但仍同比增长50%,跨过30万辆销量大关。

但是,近两年随着新能源汽车渗透率不断提升,红旗品牌发展陷入瓶颈期。2022年红旗全年销量为31万辆,仅同比增长3%;今年上半年,红旗品牌批发销量为14.13万辆,其中新能源车型销量3.3万辆。

有业内人士向界面新闻分析表示,红旗品牌及母公司中国一汽在新能源技术储备上不足,部分新能源车辆主要向B端渠道输出。另外,燃油车品牌既主打豪华定位,同时又想走量,导致品牌定位模糊,品牌力难以支撑溢价。

今年1月,红旗品牌宣布将推动旗下所有车型电动化,同时,提出了宏伟的增长目标:2025年实现总销量达到100万辆级,其中新能源汽车销量超过50万辆;到2030年,销量突破150万辆,其中新能源汽车成为销售主体。

这一目标能否顺利达成,取决于红旗品牌接下来在新能源技术路线上的投入力度,以及推出产品的市场接受度。

另一自主品牌一汽奔腾也进行了一轮人事调整,一汽奔腾轿车有限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杨虓出任一汽奔腾轿车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中国一汽主持供应采购部工作的孔德军升任一汽奔腾轿车有限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目前,中国一汽还没有一汽解放相关人事变动的消息。

合资品牌方面,在去年底对一汽大众和一汽丰田两大合资公司换帅后,此次人事变动对一汽奥迪中方一把手进行了调整。李凤刚接替孙惠斌,担任一汽奥迪销售有限责任公司执行副总经理,后者将调任中国一汽战略与合作部。

另外,此次中国一汽人事调整还涉及集团内其他多个业务部门变动。如此大规模的人事变动能否带动中国一汽完成新能源路线转型,还将通过后续产品验证。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