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辉山乳业否认浑水指控 称后者意在借机牟利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辉山乳业否认浑水指控 称后者意在借机牟利

浑水是否会做出进一步反应?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2月16日,中国最大的奶牛场运营商辉山乳业(06863.HK,下称辉山)被沽空机构浑水公司(Muddy Waters Research,下称浑水)狙击,被指公司价值接近零。当日晚间,针对浑水的做空报告,辉山以公告形式做出了回应。

这家中国最大的奶牛场运营商称,公司自2013年上市以来,外部独立核数师从未对集团账目提出保留意见,认为浑水公司或通过从股价下跌中获利,辉山保留对该报告采取法律措施的权利。

对浑水做空报告中的质疑,辉山也在公告中做出了回应。

浑水质疑辉山长期从第三方购买大量苜蓿,却谎称苜蓿饲料基本上是自给自足,存在财务欺诈行为,利润造假。

辉山乳业回应称,2013-14财年、2014-15财年及2015-16财年,辉山苜蓿草产量分别达到14万吨、13.4万吨及8.5万吨(另有燕麦产量7.9万吨,燕麦与苜蓿草可替代),三个财年共计产量35.9万吨,由于苜蓿草于6月份开始收割,辉山于三个财年内每年外购苜蓿草1万吨以弥补收割前所需的消耗量,此外购量的占比为4.3%至9.2%。辉山也否认了浑水提出的美国一公司为其牧草供应商的说法:“过往三个财政年度从未自And erson & Grain Company采购团苜蓿草。”  

浑水质疑辉山董事会主席杨凯涉嫌挪用公司资产,从公司至少窃取了1.5亿元人民币的资产。发现一个拥有至少四个奶牛场的子公司未经通知转让给了未经披露的关联方,而杨凯则是该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辉山回应称:本集团曾考虑扩大其营运以纳入肉牛饲养及其于2014年4月设立之全资附属公司辉山投资富裕(富裕)沈阳牧业有限公司已于其后着手建设四个肉牛牧场。截至2014年12月,有关牧场之建设乃未完工及考虑到乳制品行业市况不佳,本集团之管理层决定延迟肉牛扩展计划并将富裕拥有的四个肉牛牧场出售予一名独立第三方,现金代价为约人民币2980万元,其乃根据附属公司之资产净值并参考独立估值师之意见厘定。根据联交所证券上市规则(上市规则),该交易并不构成本公司之须予公布交易。其后,于投资牛肉业务之前,杨主席于2015年寻求董事会批准,确认本集团将不会从事牛肉产业且董事会不反对杨先生投资牛肉产业。于2015年8月,杨先生收购牧阖家以开展其个人的牛肉业投资,并与当时之富裕订立租赁协议以圈养肉牛。

浑水报告质疑辉山的牧场涉嫌资本支出欺诈,估计辉山将该等牧场的资本开支夸大人民币8.93亿元至人民币16亿元。

辉山回应称:自本公司于联交所上市以来,本公司的在使用牧场数量增加31座并拥有22座在建牧场。各牧场的平均资本支出(包括建设成本以及机器及设备费用 )约为人民币6000万元。一般情况下,建设成本须于各项目完成后全数支付,保证金须留置以确保后续工程可妥当进行,而于建设开动前付款以确保根据本集团的战略计划迅速交付项目也是常规做法。预付款上升乃主要由于预付的总建设成本比例上升。浑水报告错以该年度的现金流出总额除以建成农场数量,简单计算得出农场的单位建设成本,有意无视先前已付之保证金及新牧牛厂之预付款项。

浑水在其报告中,还以模糊的方式指出:“即使辉山之财务没有造假,该公司也似乎处于违约边缘,因其杠杆过高。”

辉山回应称:尽管于中期期间短期债务有所增加,其于该日之资产负债比率较上一财政年度末之状况减少至41%。公司使用其主要资产管理其流动资金乃属惯常做法,出售及回租有关资产虽属非常规,但因本集团之主要资产为生物资产,故应更适当地加以考虑。与所有负责任公司一样,本公司继续积极管理其财务资源及其债务组合。

浑水报告指出中央结算系统数据显示,辉山大部分已发行股份已作为贷款抵押品,如果借款人无法支付保证金,长期持有人将面临重大风险。

辉山回应称:上市发行人股东通常会将股份抵押以获取融资。董事会注意到,自本公司上市以来,本公主席已不时根据证券及期货条例第XV部作出权益披露。经查询后,本公司主席已向董事会确认,对方并无任何未缴付保证金,亦并不知悉有任何可能将针对对方或对方控制之公司发出的保证金追缴通知。

2013年9月27日,总部位于沈阳的辉山乳业在香港上市,发行额13亿美元,成为香港历史上消费品行业首次发行企业募集资金前三甲。在官方介绍中,辉山乳业强调自己是全产业链乳业企业,业务模式覆盖整个乳品产业链,包括苜蓿草、辅助饲料的种植及精饲料的加工,奶牛养殖以及辉山品牌乳品的生产和销售。目前,伊利、蒙牛都与辉山有合作,向辉山采购原奶。

遭浑水狙击后,辉山股价暴跌,并紧急停牌。昨日公司股价一度暴跌至过去15个月以来的最低股价,截至停牌,公司股价报2.75港元,市值为371亿港元。浑水是否会做出进一步反应还尚未可知。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辉山乳业

1.2k
  • 辉山乳业跟风开奶茶店,其实在花式卖牛奶
  • 越秀集团重组辉山乳业启动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辉山乳业否认浑水指控 称后者意在借机牟利

浑水是否会做出进一步反应?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2月16日,中国最大的奶牛场运营商辉山乳业(06863.HK,下称辉山)被沽空机构浑水公司(Muddy Waters Research,下称浑水)狙击,被指公司价值接近零。当日晚间,针对浑水的做空报告,辉山以公告形式做出了回应。

这家中国最大的奶牛场运营商称,公司自2013年上市以来,外部独立核数师从未对集团账目提出保留意见,认为浑水公司或通过从股价下跌中获利,辉山保留对该报告采取法律措施的权利。

对浑水做空报告中的质疑,辉山也在公告中做出了回应。

浑水质疑辉山长期从第三方购买大量苜蓿,却谎称苜蓿饲料基本上是自给自足,存在财务欺诈行为,利润造假。

辉山乳业回应称,2013-14财年、2014-15财年及2015-16财年,辉山苜蓿草产量分别达到14万吨、13.4万吨及8.5万吨(另有燕麦产量7.9万吨,燕麦与苜蓿草可替代),三个财年共计产量35.9万吨,由于苜蓿草于6月份开始收割,辉山于三个财年内每年外购苜蓿草1万吨以弥补收割前所需的消耗量,此外购量的占比为4.3%至9.2%。辉山也否认了浑水提出的美国一公司为其牧草供应商的说法:“过往三个财政年度从未自And erson & Grain Company采购团苜蓿草。”  

浑水质疑辉山董事会主席杨凯涉嫌挪用公司资产,从公司至少窃取了1.5亿元人民币的资产。发现一个拥有至少四个奶牛场的子公司未经通知转让给了未经披露的关联方,而杨凯则是该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辉山回应称:本集团曾考虑扩大其营运以纳入肉牛饲养及其于2014年4月设立之全资附属公司辉山投资富裕(富裕)沈阳牧业有限公司已于其后着手建设四个肉牛牧场。截至2014年12月,有关牧场之建设乃未完工及考虑到乳制品行业市况不佳,本集团之管理层决定延迟肉牛扩展计划并将富裕拥有的四个肉牛牧场出售予一名独立第三方,现金代价为约人民币2980万元,其乃根据附属公司之资产净值并参考独立估值师之意见厘定。根据联交所证券上市规则(上市规则),该交易并不构成本公司之须予公布交易。其后,于投资牛肉业务之前,杨主席于2015年寻求董事会批准,确认本集团将不会从事牛肉产业且董事会不反对杨先生投资牛肉产业。于2015年8月,杨先生收购牧阖家以开展其个人的牛肉业投资,并与当时之富裕订立租赁协议以圈养肉牛。

浑水报告质疑辉山的牧场涉嫌资本支出欺诈,估计辉山将该等牧场的资本开支夸大人民币8.93亿元至人民币16亿元。

辉山回应称:自本公司于联交所上市以来,本公司的在使用牧场数量增加31座并拥有22座在建牧场。各牧场的平均资本支出(包括建设成本以及机器及设备费用 )约为人民币6000万元。一般情况下,建设成本须于各项目完成后全数支付,保证金须留置以确保后续工程可妥当进行,而于建设开动前付款以确保根据本集团的战略计划迅速交付项目也是常规做法。预付款上升乃主要由于预付的总建设成本比例上升。浑水报告错以该年度的现金流出总额除以建成农场数量,简单计算得出农场的单位建设成本,有意无视先前已付之保证金及新牧牛厂之预付款项。

浑水在其报告中,还以模糊的方式指出:“即使辉山之财务没有造假,该公司也似乎处于违约边缘,因其杠杆过高。”

辉山回应称:尽管于中期期间短期债务有所增加,其于该日之资产负债比率较上一财政年度末之状况减少至41%。公司使用其主要资产管理其流动资金乃属惯常做法,出售及回租有关资产虽属非常规,但因本集团之主要资产为生物资产,故应更适当地加以考虑。与所有负责任公司一样,本公司继续积极管理其财务资源及其债务组合。

浑水报告指出中央结算系统数据显示,辉山大部分已发行股份已作为贷款抵押品,如果借款人无法支付保证金,长期持有人将面临重大风险。

辉山回应称:上市发行人股东通常会将股份抵押以获取融资。董事会注意到,自本公司上市以来,本公主席已不时根据证券及期货条例第XV部作出权益披露。经查询后,本公司主席已向董事会确认,对方并无任何未缴付保证金,亦并不知悉有任何可能将针对对方或对方控制之公司发出的保证金追缴通知。

2013年9月27日,总部位于沈阳的辉山乳业在香港上市,发行额13亿美元,成为香港历史上消费品行业首次发行企业募集资金前三甲。在官方介绍中,辉山乳业强调自己是全产业链乳业企业,业务模式覆盖整个乳品产业链,包括苜蓿草、辅助饲料的种植及精饲料的加工,奶牛养殖以及辉山品牌乳品的生产和销售。目前,伊利、蒙牛都与辉山有合作,向辉山采购原奶。

遭浑水狙击后,辉山股价暴跌,并紧急停牌。昨日公司股价一度暴跌至过去15个月以来的最低股价,截至停牌,公司股价报2.75港元,市值为371亿港元。浑水是否会做出进一步反应还尚未可知。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