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壳牌低碳部门将裁员,氢能出行业务影响最大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壳牌低碳部门将裁员,氢能出行业务影响最大

自2020年起,壳牌可再生能源和能源解决方案部门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界面新闻见习记者 |  郁娟

“壳牌集团正在简化低碳解决方案部门的结构并缩减总人数”。

10月26日,壳牌亚太区新闻发言人书面向界面新闻确认上述消息。

据路透社25日报道,壳牌计划在全球对其低碳解决方案(Low Carbon Solutions,LCS,下称低碳业务)部门进行裁员,裁员比例为15%,共计200个岗位。其中,主要是氢能出行业务线裁员,CCS及碳汇业务线没有受到影响。

上述亚太区新闻发言人对界面新闻称,壳牌出于“专注业绩、纪律和简化”的原则需要对低碳业务进行改革,因此作出上述人事调整。部分受影响的员工将被整合到壳牌其他部门。

对于该部门盈利状况、是否有中国地区岗位受影响等问题,壳牌未回应。

在全球低碳转型的趋势下,壳牌是五大国际油气巨头中对清洁能源投资相对看好的企业。但财务数据和市场反响显示,壳牌的清洁化转型之路并不顺利。

历年财报显示,壳牌可再生能源和能源解决方案部门自2020年起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22财年共亏损10.59亿美元。

本次受裁员的低碳业务即属于该部门大类。除低碳业务外,该部门还包括电力及管道天然气销售、可再生能源交易等业务线。

据路透社报道,壳牌通过此轮改革,将大幅缩减在氢能乘用车业务的投入,而专注重型运输和工业领域的应用。

改革前,壳牌的氢能出行业务可分为氢能乘用车加氢、重型卡车加氢,和面向工业领域的氢产品。

据氢能行业媒体Hydrogen Insights报道,壳牌从去年10月至今年9月间,先后关闭了英国的三个乘用车加氢站和美国加州的五个加氢站,只保留给重型卡车加氢的站点。

官网显示,2020年10月,壳牌曾宣布,受加利福尼州政府部分资金资助,将在加州建设共计51个加氢站。

但壳牌随后拒绝了该项资助。“原因包括政治及经济不确定性带来的风险,很难获取许可证及采购到绿氢,以及高昂的建设成本等。”Hydrogen Insights报道称。

在近年的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中,氢燃料电池汽车因综合成本高、基础设施建设较为困难等原因,已明显输给电动汽车。

领英网站显示,担任壳牌全球氢能出行业务负责人十多年的Oliver Bishop于今年6月离职,跳槽到壳牌的竞争对手bp,领导同类型的业务。

界面新闻询问了壳牌在氢能领域的最新规划、接下来的业务扩张重点,上述新闻发言人未予回应。

碳信用开发也是壳牌低碳业务下属业务之一。但据界面新闻报道,今年6月,壳牌已经取消1亿美元的碳汇年投资目标,原因或与碳信用遭抵制,市场空间不确定有关。

今年10月,据路透社报道,壳牌首席执行官Wael Sawan在公开论坛回应称,投资多少钱或开发多少数量碳信用不是最终目的,壳牌做碳汇,是把它当作一项潜在可行的业务在开发。

壳牌近年主攻的电动车充电桩赛道,因较晚进军,也面临巨大的竞争压力。这一业务隶属于壳牌营销与出行部门。

以中国市场为例,去年3月,壳牌宣布与比亚迪成立合资企业,布局充电桩网络。今年9月,壳牌全球最大的电动车充电站在深圳开业。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中国充电联盟数据,公共充电桩运营市场集中度较高,截至今年9月,前五家运营商占据了65.6%的市场份额。前十五名运营商基本被特来电、星星充电、云快充等民营企业,以及国家电网等国家队占据,壳牌尚未跻身其中。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壳牌

4k
  • 壳牌与沙特阿美竞购淡马锡旗下兰亭能源资产,据悉进入价格谈判阶段
  • 壳牌中国集团再换帅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壳牌低碳部门将裁员,氢能出行业务影响最大

自2020年起,壳牌可再生能源和能源解决方案部门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界面新闻见习记者 |  郁娟

“壳牌集团正在简化低碳解决方案部门的结构并缩减总人数”。

10月26日,壳牌亚太区新闻发言人书面向界面新闻确认上述消息。

据路透社25日报道,壳牌计划在全球对其低碳解决方案(Low Carbon Solutions,LCS,下称低碳业务)部门进行裁员,裁员比例为15%,共计200个岗位。其中,主要是氢能出行业务线裁员,CCS及碳汇业务线没有受到影响。

上述亚太区新闻发言人对界面新闻称,壳牌出于“专注业绩、纪律和简化”的原则需要对低碳业务进行改革,因此作出上述人事调整。部分受影响的员工将被整合到壳牌其他部门。

对于该部门盈利状况、是否有中国地区岗位受影响等问题,壳牌未回应。

在全球低碳转型的趋势下,壳牌是五大国际油气巨头中对清洁能源投资相对看好的企业。但财务数据和市场反响显示,壳牌的清洁化转型之路并不顺利。

历年财报显示,壳牌可再生能源和能源解决方案部门自2020年起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22财年共亏损10.59亿美元。

本次受裁员的低碳业务即属于该部门大类。除低碳业务外,该部门还包括电力及管道天然气销售、可再生能源交易等业务线。

据路透社报道,壳牌通过此轮改革,将大幅缩减在氢能乘用车业务的投入,而专注重型运输和工业领域的应用。

改革前,壳牌的氢能出行业务可分为氢能乘用车加氢、重型卡车加氢,和面向工业领域的氢产品。

据氢能行业媒体Hydrogen Insights报道,壳牌从去年10月至今年9月间,先后关闭了英国的三个乘用车加氢站和美国加州的五个加氢站,只保留给重型卡车加氢的站点。

官网显示,2020年10月,壳牌曾宣布,受加利福尼州政府部分资金资助,将在加州建设共计51个加氢站。

但壳牌随后拒绝了该项资助。“原因包括政治及经济不确定性带来的风险,很难获取许可证及采购到绿氢,以及高昂的建设成本等。”Hydrogen Insights报道称。

在近年的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中,氢燃料电池汽车因综合成本高、基础设施建设较为困难等原因,已明显输给电动汽车。

领英网站显示,担任壳牌全球氢能出行业务负责人十多年的Oliver Bishop于今年6月离职,跳槽到壳牌的竞争对手bp,领导同类型的业务。

界面新闻询问了壳牌在氢能领域的最新规划、接下来的业务扩张重点,上述新闻发言人未予回应。

碳信用开发也是壳牌低碳业务下属业务之一。但据界面新闻报道,今年6月,壳牌已经取消1亿美元的碳汇年投资目标,原因或与碳信用遭抵制,市场空间不确定有关。

今年10月,据路透社报道,壳牌首席执行官Wael Sawan在公开论坛回应称,投资多少钱或开发多少数量碳信用不是最终目的,壳牌做碳汇,是把它当作一项潜在可行的业务在开发。

壳牌近年主攻的电动车充电桩赛道,因较晚进军,也面临巨大的竞争压力。这一业务隶属于壳牌营销与出行部门。

以中国市场为例,去年3月,壳牌宣布与比亚迪成立合资企业,布局充电桩网络。今年9月,壳牌全球最大的电动车充电站在深圳开业。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中国充电联盟数据,公共充电桩运营市场集中度较高,截至今年9月,前五家运营商占据了65.6%的市场份额。前十五名运营商基本被特来电、星星充电、云快充等民营企业,以及国家电网等国家队占据,壳牌尚未跻身其中。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