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疯狂小杨哥怒怼李佳琦,草根出身均曾被王海打假,相煎何急?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疯狂小杨哥怒怼李佳琦,草根出身均曾被王海打假,相煎何急?

竞争对手之间,竟也存在商业关联。

图片来源:Unsplash-Eelco Böhtlingk

文|雷达财经  莫恩盟

编辑|深海

今年的双11大促刚刚拉开帷幕,奔波在各大电商平台和主播直播间的消费者们便闻到了浓烈的火药味儿。

近日,疯狂小杨哥在直播间带货产品时疑似因产品破价被封锁库存,多款大牌产品链接被下架。随后,大杨哥在直播间激情开麦,矛头直指李佳琦,“全被他搞去了,全被他定的价”,甚至大杨哥还扬言“我马上要到反垄断局反映这个事情”。

然而,疯狂小杨哥直播间喊话李佳琦的背后,两大头部主播关联的公司竟被曝也存在商业关联。天眼查显示,成立于去年7月的杭州美羊羊科技有限公司,其幕后的其中一个股东(持股30%)正是由小杨哥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三只羊(合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而另外一个持股10%的杭州美一华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的身后,则浮现出李佳琦所属的美ONE公司的身影。

事实上,近来剑拔弩张的小杨哥和李佳琦,都是草根出身。凭借个人的努力,二者如今在直播电商赛道的顶峰相遇。有趣的是,直播电商帮李佳琦和小杨哥实现造富神话的同时,二者也时常被公众的目光所审视。比如近日以及此前的直播带货过程中,李佳琦和小杨哥就都曾被职业打假人王海盯上。

据雷达财经不完全统计,目前李佳琦和疯狂小杨哥的全网粉丝数均在1亿至2亿之间。不过,李佳琦的主战场在淘系平台,而疯狂小杨哥的根据地则是抖音平台。因此有分析人士指出,两大头部主播之间的竞争,实则也是电商平台之间的较量。但论带货实力,近来屡屡因负面消息登上热搜的李佳琦,目前仍是当之无愧的“带货一哥”。

疯狂小杨哥怒怼李佳琦价格垄断

今年的双11大战硝烟弥漫,10月24日,一名负责京东采销的工作人员隔空喊话李佳琦,“试问个别超级头部主播因一己私利损害品牌商长期发展、伤害消费者基本权益的‘二选一’行为,是否已经构成违法?是否可有相关部门针对这样的‘伪全网最低价’行为加以管理,还大家一个干净、透明的购物环境”。

据该京东采销称,因某款海氏烤箱的京东价格低于李佳琦直播间的售价,违反了海氏与李佳琦签署的“底价协议”,京东因此收到品牌方海氏寄出的律师函。

对此,李佳琦所属的美ONE公司则表示,自己纯属躺枪。对于“底价协议”和“二选一”的说法,美ONE方面均表示“不实信息”,李佳琦直播间与品牌方签定的合约中并没有涉及“全网最低价”和“二选一”的约束条款,直播间商品的定价权在于品牌。

海氏烤箱最低价风波引发网友围观之际,疯狂小杨哥也加入了喊话李佳琦的混战当中。据媒体报道,在10月24日的直播中,疯狂小杨哥直播间多次提到李佳琦,“我们比李佳琦低了多少?”“一个人能干一个平台”,“我马上要到反垄断局反映这个事情”,“你看这么多品牌,因为一个人搞乱套了”。

直播过程中,大杨哥疑似暗讽李佳琦,“我只希望能把大树做成更好的大树吧。我的意思是也许把这个品放出来,大家通通可以卖的话,可能卷起来价格会更低,受益的还是兄弟们,你把它一下子都搞到你一家去了”。

大杨哥还表示,“你们想要一些大牌都没货,全被锁了,全不给抖音,全被那搞去了,全部他定的价。如果能弄过来,抖音是可以补贴的,让大家买到更实惠、更优惠的。不行,全被锁了”。据媒体报道,因为商品破了李佳琦直播间的价,疯狂小杨哥直播间甚至还收到律师函,因而不得不提前下架了部分商品的链接。

随后,“疯狂小杨哥怒怼李佳琦价格垄断”、“大杨哥怒批李佳琦挟持商家”、 “大杨哥暗讽李佳琦限价控库存”等话题相继在微博引发热议。其中,“大杨哥怒批李佳琦挟持商家”的话题还一度冲上微博热搜榜首。截至发稿,该话题已在微博吸引超过8.3亿次的阅读,互动量多达126万。

来自山东济南的徐江涛律师认为,李佳琦如果限价控库存,将违反反垄断法。经销商或者生产厂家如果限定了向第三方出售价格,或者是做一些规定排除他人的权利,垄断价格不能比直播间的价格要低,这种行为违反了反垄断法、价格法以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诸多规定。如果说主播限制库存也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自主选择权还有公平交易权,扰乱了正常的经营秩序。

竞争对手之间,竟也存在商业关联

然而,就在众多网友搬来小板凳坐等顶流主播之间上演真实的“商战大戏”之际,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则消息却在半路杀了出来,疯狂小杨哥旗下的公司居然和李佳琦背后的公司一起联手开了公司,而这家公司正是杭州美羊羊科技有限公司。

天眼查显示,杭州美羊羊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22年7月,注册地址位于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经济技术开发区,注册资本达500万元,由王腾担任法定代表人,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互联网销售、供应链管理服务、品牌管理、品牌管理、市场营销策划等。

股权信息显示,该公司由天津嘉锐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三只羊(合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杭州辰时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杭州美一华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分别持股30%、30%、30%、10%,前面三家公司均为杭州美羊羊科技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

其中,三只羊(合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幕后的大佬正是小杨哥。天眼查显示,三只羊(合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不仅由张庆杨(小杨哥本名)担任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职务,而且张庆杨还是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受益所有人,其在该公司的受益股份为34.17%。

另外持有杭州美羊羊科技有限公司10%股份的杭州美一华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则与李佳琦所属的美ONE公司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天眼查显示,杭州美一华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的第二大股东为海南美腕投资有限公司,其29.6%的持股比例仅次于杭州辰时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的40%。

而海南美腕投资有限公司正是美腕(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美ONE主体运营公司)旗下的全资子公司。其受益所有人正是靠着李佳琦这颗摇钱树以170亿人民币的财富接连登上《2022年衡昌烧坊·胡润百富榜》、《2023胡润全球富豪榜》的戚振波。

不过,从股权结构上来看,李佳琦并未直接持有美腕(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份。但据李佳琦的微博显示,李佳琦在其个人微博的简介中将自己认证为美ONE合伙人。

截至目前,李佳琦方及疯狂小杨哥方暂未对合开公司一事进行公开回应,但“揭秘李佳琦与小杨哥商业关联”的话题已吸引不少网友前来围观。有网友留言称,“还没到双十一呢,就已经这么热闹了”。

还有网友调侃道,“原来他俩是一伙的,我们也是你们play的一环吗”、“傻了吧,网友那么激烈的争执到头来全是一场戏”;更有网友直言,“商战最终能不能让消费者受益?说实话,这种直播佣金太高了,本来可以便宜的都流到主播口袋里去了”。

皆是草根出身,均遭王海打假

其实,如今在直播电商赛道拥有头部地位的李佳琦和小杨哥,身上拥有许多的相同之处,比如二人都是草根出身。

在还未成名之前,李佳琦曾是欧莱雅化妆品专柜的一名美容顾问。因为大多数顾客不愿意直接试色柜台的样品口红,李佳琦为了取得更好的业绩以及更好地服务顾客,他开始尝试用自己的嘴巴为顾客试色。

在谈及这段经历时,李佳琦也曾直言,那是在500强企业的最底层,他明白不被尊重的滋味。拿着3000多的工资,做着总是被有色眼镜审视的职业。那段时间,早上六点钟起床化妆、九点到公司后迎接公司各地领导的检查、一直站到晚上十点下班、下班后还要填完表格才能休息,成为了李佳琦日复一日的工作日常。

为了能赚到更多的钱,李佳琦之后开始尝试直播。不过,在直播刚刚起步的阶段,李佳琦也吃了不少苦,李佳琦称自己“每天点的饭都是上海最最最最最便宜的那种外卖”,“应该有两年多的时间吧,那就是真的没有任何的生活,就每天都是直播选品、直播选品、直播选品”。

而比李佳琦小几岁的小杨哥,则出生于安徽六安农村的一个普通家庭。年幼时因为家中经济条件并不是很好,父母外出打工的小杨哥和大杨哥兄弟俩还成为了留守儿童,只能跟随年迈的爷爷奶奶在偏僻的乡下生活。为了节省上小学的早餐钱,兄弟俩人每天早上五点钟起床煮粥,再骑车赶往学校上早自习。

上大学后,小杨哥接触到了短视频行业。由于兄弟二人拍的段子搞笑有趣,再加上彼时赶上了短视频时代的风口,疯狂小杨哥在抖音开始了疯狂的吸粉之路,兄弟俩也因此一步步告别曾经的苦日子。

当“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的梗席卷网络之际,李佳琦当舞蹈老师、李佳琦和薇娅早期在颇为狭小的环境中直播、以及疯狂小杨哥兄弟俩挤地铁的照片,让不少网友感慨良多。如今的李佳琦和疯狂小杨哥在直播电商赛道相遇,其中一个在淘宝直播称王,另一个则是在抖音拥有最多粉丝的达人主播。

然而,树大招风,由于受到的关注越来越多,两大头部主播也成为了外界重点关注的对象。近日,知名打假人王海在微博发布一则视频称,今年9月23日,有消费者在李佳琦直播间购买了“鸳鸯金楼和田玉项链”。消费者收到产品后,里面还附带了和田玉的鉴定证书。

然而,当消费者将收到的产品送至NGTC实验室(国家珠宝玉石检验集团有限公司)进行鉴定时,鉴定结果却显示,消费者收到的产品根本不是和田玉,而是“碳酸盐-透闪石质玉项链”。与此同时,该产品附带的鉴定证书也是假的。

随后,王海还发布微博称,李佳琦带货的假和田玉项链小杨哥也卖过。王海还在微博表示,“有买到的木有?建议检测一下要求退一赔三,这个价格不可能买到真的和田玉”。

据王海介绍,李佳琦直播间销售的同款和田玉项链,某8的批发价仅需5.5元至12元,某多也仅需8.8元一件且包邮,而正品的价格通常都在5000元以上。

不过,对于王海的指控,深圳鸳鸯金楼珠宝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声明称,关于我司售出的和田玉项链,我司已通过多家国内权威的玉石质检机构进行复检,得出报告均可证明我司所售出和田玉项链为正规符合标准的和田玉项链。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其实这并非是王海首次向二人发起打假战。在和田玉风波之前,李佳琦带货的慕金脱毛仪、花西子眉笔都曾被王海指出涉嫌虚假宣传,而疯狂小杨哥直播间销售的金正破壁机与绞肉机、小米步童鞋,也都曾被王海打假。

带货实力仍存差距,顶流主播之争背后暗含平台之争?

尽管李佳琦在花西子风波后遭到不少粉丝脱粉,但直到现在李佳琦仍有不少拥趸。据雷达财经不完全统计,截至10月26日上午11时,李佳琦在淘宝、抖音、微博、B站几个平台的实时粉丝数分别为7974万、4088万、2874万、180万,据此计算,仅前述几个平台李佳琦的累计粉丝数便多达1.5亿。

而疯狂小杨哥在微博、淘宝的粉丝数仅为189万、1.3万,与李佳琦数千万的粉丝数相比存在不小的差距。不过,正如李佳琦是淘系的摇钱树一样,淘宝和微博目前并不是疯狂小杨哥的主战场。在疯狂小杨哥具备更大影响力的短视频赛道,疯狂小杨哥无疑有着更为明显的优势。

雷达财经注意到,仅抖音一个平台,疯狂小杨哥的粉丝数便早已破亿。由于抖音前台仅显示“9999万+”,因此疯狂小杨哥的真实抖音粉丝数并未得到显示。此外,疯狂小杨哥在B站也拥有超过483万的粉丝,这一体量明显超过李佳琦的180万。

不过,据欧普康视此前发布的与合肥三只羊网络科技、达成战略合作暨对外投资成立合资公司的公告显示,彼时疯狂小杨哥抖音平台的粉丝数已经达到1.2亿,其在全网的粉丝数更是逼近2亿。

在受众方面,李佳琦和疯狂小杨哥的全网粉丝数双双破亿,双方都可以称得上是如今的顶流主播。而在带货实力上,更早入局直播电商赛道的李佳琦显然有着更加明显的优势。据大众网发布的消息显示,双11预售首日,李佳琦直播间共上架约400个商品,单价从几十元至上万元不等。根据每个商品页面的售价和销量数据进行初步统计,李佳琦直播间本场直播的GMV高达95亿元。

另据灰豚数据显示,截至发稿,疯狂小杨哥近7天内共开设13场直播。尽管7天的时间疯狂小杨哥涨粉近50万,但这十余场直播的累计销售额仅1亿+。若以此计算,疯狂小杨哥的带货销售额与李佳琦存在不小的差距。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在接受蓝鲸财经采访时表示,疯狂小杨哥与李佳琦之间的冲突可以看作是抖音电商与淘宝电商之间的利益冲突的缩影。双方在争夺市场份额的过程中,难免会因为利益问题而产生摩擦。这种冲突也反映了电商行业内部竞争的激烈程度,以及平台与商家之间的微妙关系。

在同为头部主播、被外界誉为“快手一哥”的辛巴看来,李佳琦事件是京东在搞、抖音在搞,“双11了吗,不搞一搞他怎么办呢?平台之间的竞争,大家把李佳琦当成几个平台竞争的牺牲品而已”。辛巴认为,“没有李佳琦,你们依然拿不来这个货,依然拿不到这个价格,这就是事情本质的真相”。

有分析人士指出,淘宝和抖音如今都是电商行业的主要参与者,它们之间因此存在着激烈的竞争关系。淘宝作为传统的电商平台,拥有庞大的用户群体和成熟的交易模式。而抖音则以其短视频内容为基础,通过直播带货等方式逐渐涉足电商领域。

在愈发激烈的竞争过程中,直播带货成为了淘宝和抖音争夺的焦点。直播带货能够为电商平台带来更高的转化率和更丰富的营销手段,成为了一种新兴的电商模式。然而,这也导致了直播带货行业的竞争加剧,主播们为了争夺更多的市场份额,采取了各种策略。

目前李佳琦和疯狂小杨哥都已跻身为直播带货领域的领军人物。尽管疯狂小杨哥直播间所提到的有关李佳琦限价控库存的说法,还未有最终的定论,但此次事件不排除是主播在争夺市场份额过程中的一种策略手段,而两大头部主播所属的电商平台也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幕后的推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京东

5.9k
  • 董宇辉回应加盟京东传闻:不属实
  • 港股收评:恒生指数涨2.38%,汽车经销商、纸业概念领涨,融创中国大涨超16%

抖音

5.5k
  • TikTok电商明年GMV目标500亿美金,东南亚与美国并进
  • 抖音回应洽谈收购饿了么传闻:没有这个计划

淘宝

4.9k
  • 淘宝好价节战报:百亿补贴成交额同比增长829%
  • 淘宝年终好价节明晚8点开启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疯狂小杨哥怒怼李佳琦,草根出身均曾被王海打假,相煎何急?

竞争对手之间,竟也存在商业关联。

图片来源:Unsplash-Eelco Böhtlingk

文|雷达财经  莫恩盟

编辑|深海

今年的双11大促刚刚拉开帷幕,奔波在各大电商平台和主播直播间的消费者们便闻到了浓烈的火药味儿。

近日,疯狂小杨哥在直播间带货产品时疑似因产品破价被封锁库存,多款大牌产品链接被下架。随后,大杨哥在直播间激情开麦,矛头直指李佳琦,“全被他搞去了,全被他定的价”,甚至大杨哥还扬言“我马上要到反垄断局反映这个事情”。

然而,疯狂小杨哥直播间喊话李佳琦的背后,两大头部主播关联的公司竟被曝也存在商业关联。天眼查显示,成立于去年7月的杭州美羊羊科技有限公司,其幕后的其中一个股东(持股30%)正是由小杨哥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三只羊(合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而另外一个持股10%的杭州美一华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的身后,则浮现出李佳琦所属的美ONE公司的身影。

事实上,近来剑拔弩张的小杨哥和李佳琦,都是草根出身。凭借个人的努力,二者如今在直播电商赛道的顶峰相遇。有趣的是,直播电商帮李佳琦和小杨哥实现造富神话的同时,二者也时常被公众的目光所审视。比如近日以及此前的直播带货过程中,李佳琦和小杨哥就都曾被职业打假人王海盯上。

据雷达财经不完全统计,目前李佳琦和疯狂小杨哥的全网粉丝数均在1亿至2亿之间。不过,李佳琦的主战场在淘系平台,而疯狂小杨哥的根据地则是抖音平台。因此有分析人士指出,两大头部主播之间的竞争,实则也是电商平台之间的较量。但论带货实力,近来屡屡因负面消息登上热搜的李佳琦,目前仍是当之无愧的“带货一哥”。

疯狂小杨哥怒怼李佳琦价格垄断

今年的双11大战硝烟弥漫,10月24日,一名负责京东采销的工作人员隔空喊话李佳琦,“试问个别超级头部主播因一己私利损害品牌商长期发展、伤害消费者基本权益的‘二选一’行为,是否已经构成违法?是否可有相关部门针对这样的‘伪全网最低价’行为加以管理,还大家一个干净、透明的购物环境”。

据该京东采销称,因某款海氏烤箱的京东价格低于李佳琦直播间的售价,违反了海氏与李佳琦签署的“底价协议”,京东因此收到品牌方海氏寄出的律师函。

对此,李佳琦所属的美ONE公司则表示,自己纯属躺枪。对于“底价协议”和“二选一”的说法,美ONE方面均表示“不实信息”,李佳琦直播间与品牌方签定的合约中并没有涉及“全网最低价”和“二选一”的约束条款,直播间商品的定价权在于品牌。

海氏烤箱最低价风波引发网友围观之际,疯狂小杨哥也加入了喊话李佳琦的混战当中。据媒体报道,在10月24日的直播中,疯狂小杨哥直播间多次提到李佳琦,“我们比李佳琦低了多少?”“一个人能干一个平台”,“我马上要到反垄断局反映这个事情”,“你看这么多品牌,因为一个人搞乱套了”。

直播过程中,大杨哥疑似暗讽李佳琦,“我只希望能把大树做成更好的大树吧。我的意思是也许把这个品放出来,大家通通可以卖的话,可能卷起来价格会更低,受益的还是兄弟们,你把它一下子都搞到你一家去了”。

大杨哥还表示,“你们想要一些大牌都没货,全被锁了,全不给抖音,全被那搞去了,全部他定的价。如果能弄过来,抖音是可以补贴的,让大家买到更实惠、更优惠的。不行,全被锁了”。据媒体报道,因为商品破了李佳琦直播间的价,疯狂小杨哥直播间甚至还收到律师函,因而不得不提前下架了部分商品的链接。

随后,“疯狂小杨哥怒怼李佳琦价格垄断”、“大杨哥怒批李佳琦挟持商家”、 “大杨哥暗讽李佳琦限价控库存”等话题相继在微博引发热议。其中,“大杨哥怒批李佳琦挟持商家”的话题还一度冲上微博热搜榜首。截至发稿,该话题已在微博吸引超过8.3亿次的阅读,互动量多达126万。

来自山东济南的徐江涛律师认为,李佳琦如果限价控库存,将违反反垄断法。经销商或者生产厂家如果限定了向第三方出售价格,或者是做一些规定排除他人的权利,垄断价格不能比直播间的价格要低,这种行为违反了反垄断法、价格法以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诸多规定。如果说主播限制库存也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自主选择权还有公平交易权,扰乱了正常的经营秩序。

竞争对手之间,竟也存在商业关联

然而,就在众多网友搬来小板凳坐等顶流主播之间上演真实的“商战大戏”之际,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则消息却在半路杀了出来,疯狂小杨哥旗下的公司居然和李佳琦背后的公司一起联手开了公司,而这家公司正是杭州美羊羊科技有限公司。

天眼查显示,杭州美羊羊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22年7月,注册地址位于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经济技术开发区,注册资本达500万元,由王腾担任法定代表人,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互联网销售、供应链管理服务、品牌管理、品牌管理、市场营销策划等。

股权信息显示,该公司由天津嘉锐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三只羊(合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杭州辰时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杭州美一华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分别持股30%、30%、30%、10%,前面三家公司均为杭州美羊羊科技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

其中,三只羊(合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幕后的大佬正是小杨哥。天眼查显示,三只羊(合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不仅由张庆杨(小杨哥本名)担任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职务,而且张庆杨还是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受益所有人,其在该公司的受益股份为34.17%。

另外持有杭州美羊羊科技有限公司10%股份的杭州美一华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则与李佳琦所属的美ONE公司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天眼查显示,杭州美一华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的第二大股东为海南美腕投资有限公司,其29.6%的持股比例仅次于杭州辰时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的40%。

而海南美腕投资有限公司正是美腕(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美ONE主体运营公司)旗下的全资子公司。其受益所有人正是靠着李佳琦这颗摇钱树以170亿人民币的财富接连登上《2022年衡昌烧坊·胡润百富榜》、《2023胡润全球富豪榜》的戚振波。

不过,从股权结构上来看,李佳琦并未直接持有美腕(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份。但据李佳琦的微博显示,李佳琦在其个人微博的简介中将自己认证为美ONE合伙人。

截至目前,李佳琦方及疯狂小杨哥方暂未对合开公司一事进行公开回应,但“揭秘李佳琦与小杨哥商业关联”的话题已吸引不少网友前来围观。有网友留言称,“还没到双十一呢,就已经这么热闹了”。

还有网友调侃道,“原来他俩是一伙的,我们也是你们play的一环吗”、“傻了吧,网友那么激烈的争执到头来全是一场戏”;更有网友直言,“商战最终能不能让消费者受益?说实话,这种直播佣金太高了,本来可以便宜的都流到主播口袋里去了”。

皆是草根出身,均遭王海打假

其实,如今在直播电商赛道拥有头部地位的李佳琦和小杨哥,身上拥有许多的相同之处,比如二人都是草根出身。

在还未成名之前,李佳琦曾是欧莱雅化妆品专柜的一名美容顾问。因为大多数顾客不愿意直接试色柜台的样品口红,李佳琦为了取得更好的业绩以及更好地服务顾客,他开始尝试用自己的嘴巴为顾客试色。

在谈及这段经历时,李佳琦也曾直言,那是在500强企业的最底层,他明白不被尊重的滋味。拿着3000多的工资,做着总是被有色眼镜审视的职业。那段时间,早上六点钟起床化妆、九点到公司后迎接公司各地领导的检查、一直站到晚上十点下班、下班后还要填完表格才能休息,成为了李佳琦日复一日的工作日常。

为了能赚到更多的钱,李佳琦之后开始尝试直播。不过,在直播刚刚起步的阶段,李佳琦也吃了不少苦,李佳琦称自己“每天点的饭都是上海最最最最最便宜的那种外卖”,“应该有两年多的时间吧,那就是真的没有任何的生活,就每天都是直播选品、直播选品、直播选品”。

而比李佳琦小几岁的小杨哥,则出生于安徽六安农村的一个普通家庭。年幼时因为家中经济条件并不是很好,父母外出打工的小杨哥和大杨哥兄弟俩还成为了留守儿童,只能跟随年迈的爷爷奶奶在偏僻的乡下生活。为了节省上小学的早餐钱,兄弟俩人每天早上五点钟起床煮粥,再骑车赶往学校上早自习。

上大学后,小杨哥接触到了短视频行业。由于兄弟二人拍的段子搞笑有趣,再加上彼时赶上了短视频时代的风口,疯狂小杨哥在抖音开始了疯狂的吸粉之路,兄弟俩也因此一步步告别曾经的苦日子。

当“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的梗席卷网络之际,李佳琦当舞蹈老师、李佳琦和薇娅早期在颇为狭小的环境中直播、以及疯狂小杨哥兄弟俩挤地铁的照片,让不少网友感慨良多。如今的李佳琦和疯狂小杨哥在直播电商赛道相遇,其中一个在淘宝直播称王,另一个则是在抖音拥有最多粉丝的达人主播。

然而,树大招风,由于受到的关注越来越多,两大头部主播也成为了外界重点关注的对象。近日,知名打假人王海在微博发布一则视频称,今年9月23日,有消费者在李佳琦直播间购买了“鸳鸯金楼和田玉项链”。消费者收到产品后,里面还附带了和田玉的鉴定证书。

然而,当消费者将收到的产品送至NGTC实验室(国家珠宝玉石检验集团有限公司)进行鉴定时,鉴定结果却显示,消费者收到的产品根本不是和田玉,而是“碳酸盐-透闪石质玉项链”。与此同时,该产品附带的鉴定证书也是假的。

随后,王海还发布微博称,李佳琦带货的假和田玉项链小杨哥也卖过。王海还在微博表示,“有买到的木有?建议检测一下要求退一赔三,这个价格不可能买到真的和田玉”。

据王海介绍,李佳琦直播间销售的同款和田玉项链,某8的批发价仅需5.5元至12元,某多也仅需8.8元一件且包邮,而正品的价格通常都在5000元以上。

不过,对于王海的指控,深圳鸳鸯金楼珠宝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声明称,关于我司售出的和田玉项链,我司已通过多家国内权威的玉石质检机构进行复检,得出报告均可证明我司所售出和田玉项链为正规符合标准的和田玉项链。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其实这并非是王海首次向二人发起打假战。在和田玉风波之前,李佳琦带货的慕金脱毛仪、花西子眉笔都曾被王海指出涉嫌虚假宣传,而疯狂小杨哥直播间销售的金正破壁机与绞肉机、小米步童鞋,也都曾被王海打假。

带货实力仍存差距,顶流主播之争背后暗含平台之争?

尽管李佳琦在花西子风波后遭到不少粉丝脱粉,但直到现在李佳琦仍有不少拥趸。据雷达财经不完全统计,截至10月26日上午11时,李佳琦在淘宝、抖音、微博、B站几个平台的实时粉丝数分别为7974万、4088万、2874万、180万,据此计算,仅前述几个平台李佳琦的累计粉丝数便多达1.5亿。

而疯狂小杨哥在微博、淘宝的粉丝数仅为189万、1.3万,与李佳琦数千万的粉丝数相比存在不小的差距。不过,正如李佳琦是淘系的摇钱树一样,淘宝和微博目前并不是疯狂小杨哥的主战场。在疯狂小杨哥具备更大影响力的短视频赛道,疯狂小杨哥无疑有着更为明显的优势。

雷达财经注意到,仅抖音一个平台,疯狂小杨哥的粉丝数便早已破亿。由于抖音前台仅显示“9999万+”,因此疯狂小杨哥的真实抖音粉丝数并未得到显示。此外,疯狂小杨哥在B站也拥有超过483万的粉丝,这一体量明显超过李佳琦的180万。

不过,据欧普康视此前发布的与合肥三只羊网络科技、达成战略合作暨对外投资成立合资公司的公告显示,彼时疯狂小杨哥抖音平台的粉丝数已经达到1.2亿,其在全网的粉丝数更是逼近2亿。

在受众方面,李佳琦和疯狂小杨哥的全网粉丝数双双破亿,双方都可以称得上是如今的顶流主播。而在带货实力上,更早入局直播电商赛道的李佳琦显然有着更加明显的优势。据大众网发布的消息显示,双11预售首日,李佳琦直播间共上架约400个商品,单价从几十元至上万元不等。根据每个商品页面的售价和销量数据进行初步统计,李佳琦直播间本场直播的GMV高达95亿元。

另据灰豚数据显示,截至发稿,疯狂小杨哥近7天内共开设13场直播。尽管7天的时间疯狂小杨哥涨粉近50万,但这十余场直播的累计销售额仅1亿+。若以此计算,疯狂小杨哥的带货销售额与李佳琦存在不小的差距。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在接受蓝鲸财经采访时表示,疯狂小杨哥与李佳琦之间的冲突可以看作是抖音电商与淘宝电商之间的利益冲突的缩影。双方在争夺市场份额的过程中,难免会因为利益问题而产生摩擦。这种冲突也反映了电商行业内部竞争的激烈程度,以及平台与商家之间的微妙关系。

在同为头部主播、被外界誉为“快手一哥”的辛巴看来,李佳琦事件是京东在搞、抖音在搞,“双11了吗,不搞一搞他怎么办呢?平台之间的竞争,大家把李佳琦当成几个平台竞争的牺牲品而已”。辛巴认为,“没有李佳琦,你们依然拿不来这个货,依然拿不到这个价格,这就是事情本质的真相”。

有分析人士指出,淘宝和抖音如今都是电商行业的主要参与者,它们之间因此存在着激烈的竞争关系。淘宝作为传统的电商平台,拥有庞大的用户群体和成熟的交易模式。而抖音则以其短视频内容为基础,通过直播带货等方式逐渐涉足电商领域。

在愈发激烈的竞争过程中,直播带货成为了淘宝和抖音争夺的焦点。直播带货能够为电商平台带来更高的转化率和更丰富的营销手段,成为了一种新兴的电商模式。然而,这也导致了直播带货行业的竞争加剧,主播们为了争夺更多的市场份额,采取了各种策略。

目前李佳琦和疯狂小杨哥都已跻身为直播带货领域的领军人物。尽管疯狂小杨哥直播间所提到的有关李佳琦限价控库存的说法,还未有最终的定论,但此次事件不排除是主播在争夺市场份额过程中的一种策略手段,而两大头部主播所属的电商平台也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幕后的推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