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中通出海开店,圆通、韵达跟进布局,快递行业也有K-Pop梦?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中通出海开店,圆通、韵达跟进布局,快递行业也有K-Pop梦?

K-Pop这碗饭怎么吃?

文|音乐先声  丁茜雯

编辑|范志辉

中国快递行业的出海大战,在K-Pop领域开启了新一轮竞争。

在阿里旗下的菜鸟速递与全球速卖通联手推出“全球包裹五日达”将跨境电商卷到新高度时,中通韩国所开设的名为“Star Station”的K-Pop电商平台小程序、线上店铺、线下门店也已自9月起在中韩两国同步开启运营。

而中国快递加大力度参与K-Pop市场的现象也并非个例,圆通、韵达等也纷纷与部分运营K-Pop业务的电商平台达成合作绑定。这也意味着,中国快递业品牌涉足K-Pop的脚步正在加速,无形中影响着国内韩娱圈广大受众的文娱电商体验。

那么,快递行业为何要跨界K-Pop,又将给这个市场带来什么?

快递行业也有K-Pop梦?

目前来看,中国快递品牌在K-Pop的对中出口环节上,仍是以第三方物流供应商为主,供应链渠道则在逐渐加大试水力度。

据韩国经营信息显示,中通快递在韩国所开设的Star Station实体专辑店位于韩国首尔市人流密集的东大门区域,这一门店也是中通快递在该区域的总仓库。

公开信息显示,Star Station是将商品销售与物流运输结合起来,打造一条龙、一站式的K-Pop偶像专辑与周边购买、运输服务。目前,这一新平台支持中韩国际直邮、韩国境内邮寄、线下门店自取以及EMS全球邮寄,也会同步上架K- Fashion、K- Culture等本土品类商品,成功打通两国K-Pop消费市场。

换言之,中通快递在韩国所开设的兼具供应链、运输物流的电商平台,更像是在中国内地(大陆)占据K-Pop专辑大头市场的韩国跨境电商网站Ktown4u的“混血翻版”。

可以说,这种业务扩充也为中国快递出海提供了一个新的盈利“商机”。

依托自有海外仓库,国内快递业以合作出货、直邮的方式,打通发行方,去除了中间商,提供高性价比一体式服务,更高效、精准地实现了利润转化。比如Star Station上所售卖的K-Pop应援棒,便被大量粉丝指出远远低于其他韩国平台或是国内代购。

另一方面,国内快递也在单一提供中韩K-Pop电商平台运输物流的基础上与某一平台进行深度绑定,成为指定合作方来提高单量。

比如在韩国设有仓库、站点的韵达快递,也与2021年成立的跨境电商平台“Dear My Muse商城”绑定。这一平台所营业务与Star Station大同小异,且在近期开设中国运营小程序以1元、10元付邮送专辑与举办中国区签售会等活动迅速在内地K-Pop消费群体中拥有了姓名,也令韵达跨国快递单量增加。

同样的,中通旗下的Star Station也同步推出在内地社交平台发文宣传店铺便可获得免费专辑、周边的活动。这种赠送粉丝福利来在当下较为饱和的消费市场中提高声量的方式,也在一定程度上拉拢了客群流向、为其进行传播造势。

这也是为何,国内快递品牌所开设的跨境专辑购买平台上线月余,便吸引了大量K-Pop粉丝转移消费。

根据部分K-Pop粉丝所反馈的购买体验来看,这一由快递业所提供的一条龙跨境直邮服务,所售卖专辑、应援棒价格大量低于其他韩国跨境电商平台,且供有环球音乐、Weverse等限定区域或版本的特典专辑的一站式购买,缩短了拆分平台下单、等待收货的时间。在K- Pop专辑预售、发行、邮寄动辄月余的当下,Star Station也赢得了网友好评,称其“价格公道”、“玩的就是高效率”。

但回看此前,中国快递品牌在K-Pop专辑、周边等粉丝经济内容的消费环节中,更多承担的运输合作方的角色,为韩国电商平台、中国粉丝站提供跨境直邮、转寄服务,或是个人代购方委托分拣与包装的。

比如Ktown4u的直邮订单便大多被圆通快递跨境承包物流运输,而代购平台“偶像便利店”的韩国直邮则是采用分运单的方式,由货运代理公司负责签发,同样也大多由圆通快递负责这一运输。这种单一物流的择选,缘于平台、粉丝站或是个人代购此前的长期合作,也是为确保稳定高效的运输链条,减少一定的成本支出。

除此之外,部分小型跨境物流品牌也在中韩两地落户,同样以代收打包、含税包清等服务吸引粉丝下单直邮,也在无形之中“内卷”直邮运费差价。比如可达鸭、思密达等,均是近两年才成立的提供K- Pop品类运输供应链的物流新品牌。

当然,涉及诸如日本、美国等区域限定专辑或周边,以及韩国、日本、东南亚等地签售会的专辑、切卡等,国内快递公司也同样仅承包了运输环节,作为揽收、转运、清关一方参与到粉丝经济这一大蛋糕。

不过,往前倒推至千禧年代,K-Pop专辑则因鲜有平台入驻内地消费市场,大多通过个人团购的形式发回,而UPS、FedEx、DHL等“快递三巨头”也曾是垄断K-Pop专辑运输的头部梯队,但也令内地粉丝不得不为此付出远高于一对一直邮形式的清关、邮寄费用。

不过,由于地域问题、站点转运的方式,此前这类非内地快递品牌直邮的K-Pop内容运输,也常伴有周期不稳定、丢件、投诉索赔难处理等现象。

目前来说,国内快递业打通跨境电商、直邮运输的两个角色并行,也在一定程度上归拢了消费市场,尽可能地将自身优势最大化,借助K-Pop的全球化来借机进行资源整合。

快递行业为何要吃K-Pop这碗饭?

中国快递业由运输合作方转而向跨境K-Pop售卖平台的转变,最根本来说,也是快递出海时代的顺势而为。

近些年来,国内快递市场面临高度内卷,增速下滑也令部分快递品牌不得不转而向外获取增量市场。更重要的是,超过10万亿美元的全球物流市场,精确到单一国家乃至地区,发展程度不甚均衡,也就导致有些地区缺乏系统化物流运输来保障跨境直邮的安全送达。即便是在韩国本土,周末及节假日停止派送的情况也不少见。

这对于中国快递业来说,恰恰是能够补短落地的优势所在。尤其是对于K-Pop粉丝而言,能否与韩国发行时间尽可能同步收到专辑、周边等内容,也是极为关注的痛点。

比如打出“出口转内销”的极兔快递,便是将国内快递业的商业模式在东南亚地区复刻并本土化,成功在2016年抢抓印尼电商飞速发展时期,成立4年内成为东南亚第二大快递公司,也承担了区域内K-Pop消费的运输大头。据Twitter上部分东南亚K-Pop粉丝反馈来看,极兔快递的流程系统化也令购买直邮专辑的运输过程有所简化。

同时,中国市场也是K-Pop历年来对外出口的一大市场,形成了稳定的刚需消费,自然成为了“兵家必争之地”。

数据显示,去年K-Pop出口规模便达到2亿3000万美元,中国内地即便因疫情限制也仍达到5133万美元,成为仅次于日本的K-Pop对外出口市场。今年虽然增速减缓,但截至今年6月数据,仍然位居K- Pop对外出口前三,诸多偶像中输纪录也频频刷新。比如SEVENTEEN在今年4月所发行的专辑《Fxxk My Life》便一跃突破200多万张,成为韩国首个百万中输。

面对这一利润可观的中输赛道,快递业从承担跨境平台运输物流到亲自下场,也在预料之中。目前,根据Star Station前端可查看的数据显示,IVE、SEVENTEEN、LE SSERAFIM等偶像不同时期所发行的新旧专辑,在近一个月以来均单一专辑版本拥有超过百件销量,而SEVENTEEN、WINNER等团体应援棒也显示售罄状态。

另一方面,由于韩国电商平台在近两年来逐渐减少团购压价优惠,以及受到汇率波动影响,也致使大量内地受众转而选择更优惠的其他国内平台进行购买,这也为快递公司开设K-Pop渠道门店、跨境平台提供了“趁虚而入”的机会。

换句话说,国内快递品牌在抢占海外电商风口的基础上,完成了向跨境电商“分身”的转变。这其实也与HYBE、JYP开设跨境电商平台Weverse Shop、 JYP Shop的思路如出一辙,最终的目的均是完成自有渠道的一站式,尽可能利润最大化。

我们也注意到,诸如QQ音乐、酷狗音乐等音乐平台也在近期陆续上架K-Pop专辑售卖,与韩国发行公司合作开启同步预售,不仅包含新旧专辑,还纳入演唱会门票、限定平台专辑等内容,满足内地粉丝在多领域的需求。

不过,相比之下,音乐平台所售卖的进口专辑则大多定价远远高于Ktown4u、Star Station等中韩跨境电商销售平台。比如在QQ音乐扑淘商城,女团IVE最新专辑《I’VE MINE》定价115元,而在Star Station则最低可至45元一本,超出两倍以上。当然,这也与音乐平台所售卖形式为进口渠道引进,像一直娱线下门店便是如此。

可以看到,不管是快递公司还是音乐平台,K-Pop版块的跨境售卖渠道正在陆续由民间粉丝组织压价韩国平台或是代购的形式,逐渐转移到由国内平台主动打通供应链渠道、吸引消费受众独立下单,这也规避了早年运输问题投诉无门的窘况,将隐患、暴雷问题降低。

从营收角度来看,这也有利于中国快递业在全球建立更加密集的快递网络,或也将在电商赋能的背景下,实现单量、效率、口碑的通吃。

结语

当物流公司从渠道转为供应方,便打破了与电商平台的依附关系,建立了与消费者直接交易,也就意味着“中输”这一粉丝经济下的大头红利,或也将助力K-Pop开辟新机遇。

而通过平台接管的模式,搭建自有平台、门店、物流的快递网络,国内快递品牌在打通K-Pop中输下单、运输等环节简化上实现了重新整合,这一效率更高更、时效更强的消费链条,也成为渴望与韩国、美国等地缩短追星时差的内地粉丝优选。

随着中国快递业在K-Pop领域试水,更深入K-Pop专辑、周边等内容发行供应链,服务跨境和本土粉丝受众,一定程度上来说也是国内快递业在国际业务上的新扩张。

毕竟,之于高度内卷的快递市场,跨境开辟自有电商平台来吃上K-Pop这碗饭,或也可能成为下一轮行业竞争的新砝码。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中通快递

3.3k
  • 美股开盘:三大指数基本平开,沃尔玛涨超6%,中通快递涨近10%
  • 中通快递美股盘前大涨12%

圆通快递

3.5k
  • 圆通速递:4月快递产品收入49.48亿元,同比增长20.29%
  • 物流概念震荡上涨,密尔克卫涨超8%

韵达股份

3.3k
  • 韵达股份(002120.SZ):拟10派1.7元,将于6月6日股权登记日
  • 韵达股份(002120.SZ):拟10派1.7元,将于6月6日股权登记日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中通出海开店,圆通、韵达跟进布局,快递行业也有K-Pop梦?

K-Pop这碗饭怎么吃?

文|音乐先声  丁茜雯

编辑|范志辉

中国快递行业的出海大战,在K-Pop领域开启了新一轮竞争。

在阿里旗下的菜鸟速递与全球速卖通联手推出“全球包裹五日达”将跨境电商卷到新高度时,中通韩国所开设的名为“Star Station”的K-Pop电商平台小程序、线上店铺、线下门店也已自9月起在中韩两国同步开启运营。

而中国快递加大力度参与K-Pop市场的现象也并非个例,圆通、韵达等也纷纷与部分运营K-Pop业务的电商平台达成合作绑定。这也意味着,中国快递业品牌涉足K-Pop的脚步正在加速,无形中影响着国内韩娱圈广大受众的文娱电商体验。

那么,快递行业为何要跨界K-Pop,又将给这个市场带来什么?

快递行业也有K-Pop梦?

目前来看,中国快递品牌在K-Pop的对中出口环节上,仍是以第三方物流供应商为主,供应链渠道则在逐渐加大试水力度。

据韩国经营信息显示,中通快递在韩国所开设的Star Station实体专辑店位于韩国首尔市人流密集的东大门区域,这一门店也是中通快递在该区域的总仓库。

公开信息显示,Star Station是将商品销售与物流运输结合起来,打造一条龙、一站式的K-Pop偶像专辑与周边购买、运输服务。目前,这一新平台支持中韩国际直邮、韩国境内邮寄、线下门店自取以及EMS全球邮寄,也会同步上架K- Fashion、K- Culture等本土品类商品,成功打通两国K-Pop消费市场。

换言之,中通快递在韩国所开设的兼具供应链、运输物流的电商平台,更像是在中国内地(大陆)占据K-Pop专辑大头市场的韩国跨境电商网站Ktown4u的“混血翻版”。

可以说,这种业务扩充也为中国快递出海提供了一个新的盈利“商机”。

依托自有海外仓库,国内快递业以合作出货、直邮的方式,打通发行方,去除了中间商,提供高性价比一体式服务,更高效、精准地实现了利润转化。比如Star Station上所售卖的K-Pop应援棒,便被大量粉丝指出远远低于其他韩国平台或是国内代购。

另一方面,国内快递也在单一提供中韩K-Pop电商平台运输物流的基础上与某一平台进行深度绑定,成为指定合作方来提高单量。

比如在韩国设有仓库、站点的韵达快递,也与2021年成立的跨境电商平台“Dear My Muse商城”绑定。这一平台所营业务与Star Station大同小异,且在近期开设中国运营小程序以1元、10元付邮送专辑与举办中国区签售会等活动迅速在内地K-Pop消费群体中拥有了姓名,也令韵达跨国快递单量增加。

同样的,中通旗下的Star Station也同步推出在内地社交平台发文宣传店铺便可获得免费专辑、周边的活动。这种赠送粉丝福利来在当下较为饱和的消费市场中提高声量的方式,也在一定程度上拉拢了客群流向、为其进行传播造势。

这也是为何,国内快递品牌所开设的跨境专辑购买平台上线月余,便吸引了大量K-Pop粉丝转移消费。

根据部分K-Pop粉丝所反馈的购买体验来看,这一由快递业所提供的一条龙跨境直邮服务,所售卖专辑、应援棒价格大量低于其他韩国跨境电商平台,且供有环球音乐、Weverse等限定区域或版本的特典专辑的一站式购买,缩短了拆分平台下单、等待收货的时间。在K- Pop专辑预售、发行、邮寄动辄月余的当下,Star Station也赢得了网友好评,称其“价格公道”、“玩的就是高效率”。

但回看此前,中国快递品牌在K-Pop专辑、周边等粉丝经济内容的消费环节中,更多承担的运输合作方的角色,为韩国电商平台、中国粉丝站提供跨境直邮、转寄服务,或是个人代购方委托分拣与包装的。

比如Ktown4u的直邮订单便大多被圆通快递跨境承包物流运输,而代购平台“偶像便利店”的韩国直邮则是采用分运单的方式,由货运代理公司负责签发,同样也大多由圆通快递负责这一运输。这种单一物流的择选,缘于平台、粉丝站或是个人代购此前的长期合作,也是为确保稳定高效的运输链条,减少一定的成本支出。

除此之外,部分小型跨境物流品牌也在中韩两地落户,同样以代收打包、含税包清等服务吸引粉丝下单直邮,也在无形之中“内卷”直邮运费差价。比如可达鸭、思密达等,均是近两年才成立的提供K- Pop品类运输供应链的物流新品牌。

当然,涉及诸如日本、美国等区域限定专辑或周边,以及韩国、日本、东南亚等地签售会的专辑、切卡等,国内快递公司也同样仅承包了运输环节,作为揽收、转运、清关一方参与到粉丝经济这一大蛋糕。

不过,往前倒推至千禧年代,K-Pop专辑则因鲜有平台入驻内地消费市场,大多通过个人团购的形式发回,而UPS、FedEx、DHL等“快递三巨头”也曾是垄断K-Pop专辑运输的头部梯队,但也令内地粉丝不得不为此付出远高于一对一直邮形式的清关、邮寄费用。

不过,由于地域问题、站点转运的方式,此前这类非内地快递品牌直邮的K-Pop内容运输,也常伴有周期不稳定、丢件、投诉索赔难处理等现象。

目前来说,国内快递业打通跨境电商、直邮运输的两个角色并行,也在一定程度上归拢了消费市场,尽可能地将自身优势最大化,借助K-Pop的全球化来借机进行资源整合。

快递行业为何要吃K-Pop这碗饭?

中国快递业由运输合作方转而向跨境K-Pop售卖平台的转变,最根本来说,也是快递出海时代的顺势而为。

近些年来,国内快递市场面临高度内卷,增速下滑也令部分快递品牌不得不转而向外获取增量市场。更重要的是,超过10万亿美元的全球物流市场,精确到单一国家乃至地区,发展程度不甚均衡,也就导致有些地区缺乏系统化物流运输来保障跨境直邮的安全送达。即便是在韩国本土,周末及节假日停止派送的情况也不少见。

这对于中国快递业来说,恰恰是能够补短落地的优势所在。尤其是对于K-Pop粉丝而言,能否与韩国发行时间尽可能同步收到专辑、周边等内容,也是极为关注的痛点。

比如打出“出口转内销”的极兔快递,便是将国内快递业的商业模式在东南亚地区复刻并本土化,成功在2016年抢抓印尼电商飞速发展时期,成立4年内成为东南亚第二大快递公司,也承担了区域内K-Pop消费的运输大头。据Twitter上部分东南亚K-Pop粉丝反馈来看,极兔快递的流程系统化也令购买直邮专辑的运输过程有所简化。

同时,中国市场也是K-Pop历年来对外出口的一大市场,形成了稳定的刚需消费,自然成为了“兵家必争之地”。

数据显示,去年K-Pop出口规模便达到2亿3000万美元,中国内地即便因疫情限制也仍达到5133万美元,成为仅次于日本的K-Pop对外出口市场。今年虽然增速减缓,但截至今年6月数据,仍然位居K- Pop对外出口前三,诸多偶像中输纪录也频频刷新。比如SEVENTEEN在今年4月所发行的专辑《Fxxk My Life》便一跃突破200多万张,成为韩国首个百万中输。

面对这一利润可观的中输赛道,快递业从承担跨境平台运输物流到亲自下场,也在预料之中。目前,根据Star Station前端可查看的数据显示,IVE、SEVENTEEN、LE SSERAFIM等偶像不同时期所发行的新旧专辑,在近一个月以来均单一专辑版本拥有超过百件销量,而SEVENTEEN、WINNER等团体应援棒也显示售罄状态。

另一方面,由于韩国电商平台在近两年来逐渐减少团购压价优惠,以及受到汇率波动影响,也致使大量内地受众转而选择更优惠的其他国内平台进行购买,这也为快递公司开设K-Pop渠道门店、跨境平台提供了“趁虚而入”的机会。

换句话说,国内快递品牌在抢占海外电商风口的基础上,完成了向跨境电商“分身”的转变。这其实也与HYBE、JYP开设跨境电商平台Weverse Shop、 JYP Shop的思路如出一辙,最终的目的均是完成自有渠道的一站式,尽可能利润最大化。

我们也注意到,诸如QQ音乐、酷狗音乐等音乐平台也在近期陆续上架K-Pop专辑售卖,与韩国发行公司合作开启同步预售,不仅包含新旧专辑,还纳入演唱会门票、限定平台专辑等内容,满足内地粉丝在多领域的需求。

不过,相比之下,音乐平台所售卖的进口专辑则大多定价远远高于Ktown4u、Star Station等中韩跨境电商销售平台。比如在QQ音乐扑淘商城,女团IVE最新专辑《I’VE MINE》定价115元,而在Star Station则最低可至45元一本,超出两倍以上。当然,这也与音乐平台所售卖形式为进口渠道引进,像一直娱线下门店便是如此。

可以看到,不管是快递公司还是音乐平台,K-Pop版块的跨境售卖渠道正在陆续由民间粉丝组织压价韩国平台或是代购的形式,逐渐转移到由国内平台主动打通供应链渠道、吸引消费受众独立下单,这也规避了早年运输问题投诉无门的窘况,将隐患、暴雷问题降低。

从营收角度来看,这也有利于中国快递业在全球建立更加密集的快递网络,或也将在电商赋能的背景下,实现单量、效率、口碑的通吃。

结语

当物流公司从渠道转为供应方,便打破了与电商平台的依附关系,建立了与消费者直接交易,也就意味着“中输”这一粉丝经济下的大头红利,或也将助力K-Pop开辟新机遇。

而通过平台接管的模式,搭建自有平台、门店、物流的快递网络,国内快递品牌在打通K-Pop中输下单、运输等环节简化上实现了重新整合,这一效率更高更、时效更强的消费链条,也成为渴望与韩国、美国等地缩短追星时差的内地粉丝优选。

随着中国快递业在K-Pop领域试水,更深入K-Pop专辑、周边等内容发行供应链,服务跨境和本土粉丝受众,一定程度上来说也是国内快递业在国际业务上的新扩张。

毕竟,之于高度内卷的快递市场,跨境开辟自有电商平台来吃上K-Pop这碗饭,或也可能成为下一轮行业竞争的新砝码。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