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货拉拉下南洋,一个中国货运平台国际化的典型样本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货拉拉下南洋,一个中国货运平台国际化的典型样本

如今,下南洋的故事,早已由个人迁徙潮变为了中国企业集体出海东南亚的浪潮。

图源:货拉拉官方

牌楼、繁体字、中餐馆、几句突然传入耳中的粤语或闽南语.....当一个中国人置身在东南亚(俗称“南洋”)街头,都会对这些扑面而来的传统中华元素留下印象。随着华为、OPPO、比亚迪等大型广告牌映入眼帘,身旁驶过一辆辆橙色的Lalamove(货拉拉的国际品牌)货车,路边响起上个月还在中国内地流行过的抖音神曲,他也能明显感受到,新时代的中国商业元素已在这片古老的土地生根发芽,迸射出勃勃生机。

历史上,与中国隔海相望的东南亚一直是宗教、文化和商品贸易的交汇之处,也是冒险家的乐园。中国尤其是福建、广东沿海一带的人在近几百年来多次漂洋过海,下南洋闯荡、谋生,由此催生出近代中国持续时间最久、规模最大的人口流动。

如今,下南洋的故事,早已由个人迁徙潮变为了中国企业集体出海东南亚的浪潮。

目前的东南亚地区包括新加坡、印度尼西亚、菲律宾、马来西亚等11个国家,总人口6亿多,地区的年龄中位数是29岁,其中互联网人口超过4亿,被视为全球最具潜力的经济区之一,“流着奶和蜜的土地”。

可以看到,从家电、消费电子到电商、物流,一批又一批的中国公司被东南亚庞大的消费市场和快速发展的数字经济所吸引。他们利用在中国积攒多年的技术、人才、资金、资源,正在重塑着这个地区的商业格局,影响着当地人的生活和工作方式。

在浩浩荡荡下南洋的中企队伍中,Lalamove是备受瞩目的一家明星公司,在马来西亚,它被视为当地“最后一英里”交付领域值得信赖的品牌,在2022年获得了 Putra Aria Brand Award(布特拉品牌奖),也称为人民选择奖。

“Just Lalamove it!”

“中国内地我们有货拉拉,内地市场以外,从香港到整个东南亚,包括东盟‘一带一路’的所有市场,Lalamove都有覆盖。亚洲之外,南美还有巴西和墨西哥两个重要市场。”Lalamove首席运营官卢家培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官方数据显示,2022年,货拉拉境外货运平台总交易额已达到5.07亿美元,不仅推动全球货运交易的数字化进程,也为全球物流行业注入了新的活力和动力。

Aguirre是菲律宾一家主营办公家具业务的公司,最初只是家庭作坊式办公。疫情期间,公司发现很多政府部门、商业机构对文件柜有巨大需求,但这种文件柜在菲律宾当地很难买到,而且配送和组装都比较难,于是Aguirre从中国的阿里巴巴进口柜子,然后通过Lalamove来完成订单配送和组装,这样既节省了购车养车的成本,又提升了效率,业务规模快速增长,公司也搬进了200多平的办公室。

“我们公司刚开始的时候1天只有20单,现在1天有500多单,业务从马尼拉中心地区拓展到了马尼拉的北部和南部。”Aguirre Office Furniture CEO Maricar Aguirre说。

在菲律宾,有大量类似Aguirre这样的中小企业,尤其在首都马尼拉,这里不仅工业发展迅猛,而且是农产品进出口聚集地,企业的货运需求旺盛,这也是2016年Lalamove选择进入该市场的关键原因。

不过,由于马尼拉经常堵车,Lalamove最初选择从两轮业务切入,因为摩托车在市内游走相对灵活,这成为Lalamove在当地发展的一个基石,后来Lalamove以领先的两轮业务为基础发展出四轮业务,在两年前还推出了长途配送服务。

如今,Lalamove已成为菲律宾最大的互联网平台之一,在当地家喻户晓,司机注册量达到50万。菲律宾成为Lalamove在东南亚地区里面最大的市场,也是首个盈利的市场。

事实上,不仅仅是菲律宾,自Lalamove 2014年在新加坡开拓首个海外市场以来,“货拉拉模式”在东南亚乃至全世界复制,直接改变了当地的传统物流运营模式。

“Just Lalamove it!(货拉拉一下)”在马来西亚街头,经常会听到这样一句流行语。

Lalamove 于2018年进入马来西亚,当时随着移动设备和商业数字化的日益普及,按需交付服务蓬勃发展。在 Lalamove 平台,摩托车、厢式货车、卡车都可能成为运输工具,中小企业用户也随时根据实际情况匹配最高效且成本最低的配送方式。

马来西亚的万利集团便是上述新兴配送方式的受益者之一。作为一家有着40多年历史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万利集团要随时应对汽车后市场的瞬息万变,包括供应链效率、成本结构和整体业务运营等关键方面。

在与Lalamove合作之前,万利集团的汽车配件产品配送均由内部车队完成,而维护车队的管理费用高昂,包含了车辆成本、司机管理、车辆调配等。和Lalamove合作后,万利集团的运营方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通过Lalamove平台,万利集团能够根据市场需求波动有效调整运营,优化运输工作流程,降低了运输费用,并实现准时交货。

万利集团所在的巴生谷是马来西亚人口最多的区域,占据了全国(3400万)25%的人口。截至2023年10月,Lalamove的注册用户数量达到了280万。除了巴生谷,Lalamove的业务还覆盖到马来西亚其他几个主要城市,包括槟城、马六甲和柔佛。

在距离巴生谷1700公里的印尼泗水,一家名为Kedai Merak的企业正忙于给客户发货,这家企业主要在线上销售黄米。起初,Kedai Merak自行上门配送,随着订单的增加,他们迫切需要一种简单、实惠、有效的即时配送服务。之后,Lalamove 成为了Kedai Merak 的合作伙伴。在 Lalamove 平台,Kedai Merak可以进行多点配送,节省了更多时间。

仓库忙碌的发货、送货员的奔走、飞驰的轮毂……相似的故事在世界各地不停上演。过去 10 年,货拉拉平均每年开拓一个新市场。Lalamove将更自由的零工经济不仅带到了东南亚还带到了更多的国家和地区,也有更多的人因此改变了生活。

Ain Shafinarz 是一名小型卡车的合作伙伴司机,她的兄弟姐妹也是 Lalamove 的摩托车与汽车的合作伙伴司机。在东南亚,有很多这种的“Lalamove 家庭”,他们将 Lalamove 视为主要的家庭收入来源。

国际化密码

截至目前,货拉拉和其国际品牌Lalamove 已在全球 11 个市场超过400个城市开展业务。

作为一个中国货运平台国际化的典型样本,货拉拉的国际化之路,有诸多成功经验值得借鉴。

2014年,即货拉拉在中国香港创立的第二年,它便选择首先发展中国内地市场。

这个选择为日后货拉拉走向全球奠定了基础。中国内地市场庞大,语言文化相通,人才丰富,给货拉拉的业务发展及产品开发提供了优良环境。从发展内地体量庞大的业务过程中,货拉拉吸取了大至企业蓝图,小至日常运营上的经验,例如如何优化地图,方便司机以最快最方便的路线送货和卸货,这些经验都可复制到海外。

同年,货拉拉便进军东南亚市场,东南亚成为货拉拉国际化的起点。

当然,业务的拓展离不开技术的支撑。作为一家国际企业,Lalamove位于香港的职能团队本身就非常国际化,当中包含了超过二十个国籍的人才。而受惠于本地、内地及国际科技人才的供应,货拉拉也是全港科技团队人数最多的企业之一。

“其实我们在海外市场每一个城市基本上是同一套APP,同一套运营模式、技术。当然每一个市场我们去开拓的时候,也按照当地实际情况稍微改动。”在卢家培看来,如何建立起本土化团队是企业出海通常会面对的挑战。

Lalamove非常重视本地化运营,当地的管理层均为当地人,公司尽量用比较本土的语言,以更好地迎合当地市场需求;各个国家和地区之前的风土人情、宗教信仰、工作生活习惯、货币、语言等都存在不小的差异,Lalamove便会将当地的国际化策略进行微调,如地图、语言、车款、支付方式等。

卢家培举例,在一些“穆斯林”占比比较高的地区,Lalamove需要在“斋月”之前准备和调控运力,来满足“穆斯林”人群白天工作时间变短、晚上活动、工作时间拉长的这个变化。

“出海企业真的需要很接地气,很了解每一个市场的特性,才能做到满足不同市场需求。”卢家培说。

Lalamove以中小企业为核心客户群,因此,如何匹配合适资源,为中小企业、平台司机、送货平台打造三赢的生态,也是货拉拉一直努力的方向。

在拓展海外市场的同时,货拉拉也代表着中国的货运物流企业在世界舞台上不断释放中国创新型物流企业的风采,给当地的货运行业注入新的能量。

显而易见的是,Lalamove的出现,正在改变东南亚当地的物流生态系统。

比如,Lalamove使菲律宾吕宋岛、宿务岛地区岛内的“当日达”交付成为了现实,这是一项壮举,即使菲律宾官方运输系统仍在努力改善全岛的交通能力。

而且,Lalamove 与其他快递公司、相关的金融科技公司(如Gcash)一起,成为当地商业数字化的关键参与者和推动者。Lalamove和快递应用程序的存在使当地人能够更好地适应数字化服务。

过去的十年,是货拉拉经历快速成长的十年。今年3月,货拉拉在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根据招股书内容,货拉拉的全球GTV由2020年的37.32亿美元增至2022年的73.07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39.9%,为全球最大的物流闭环交易平台。

这种成长速度,使得货拉拉成为在“一带一路”东南亚市场上不多见的明星民营企业,毕竟说起共建“一带一路”在人们的印象里,基建“老大哥”们的身影深入人心。

接下来,Lalamove将继续探索国际化新路径,计划拓展至新市场,并进一步渗透东南亚及拉丁美洲的现有市场。

“以前我们选择开拓新的市场,最注重的是经济方面的潜力。”卢家培表示,在未来,希望通过Lalamove在各个国家的发展过程中能够贡献一点力量。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货拉拉

66
  • 货拉拉更新招股书:2023年营收13.3亿美元,多元化国际化进展显著
  • 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约谈货运平台公司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货拉拉下南洋,一个中国货运平台国际化的典型样本

如今,下南洋的故事,早已由个人迁徙潮变为了中国企业集体出海东南亚的浪潮。

图源:货拉拉官方

牌楼、繁体字、中餐馆、几句突然传入耳中的粤语或闽南语.....当一个中国人置身在东南亚(俗称“南洋”)街头,都会对这些扑面而来的传统中华元素留下印象。随着华为、OPPO、比亚迪等大型广告牌映入眼帘,身旁驶过一辆辆橙色的Lalamove(货拉拉的国际品牌)货车,路边响起上个月还在中国内地流行过的抖音神曲,他也能明显感受到,新时代的中国商业元素已在这片古老的土地生根发芽,迸射出勃勃生机。

历史上,与中国隔海相望的东南亚一直是宗教、文化和商品贸易的交汇之处,也是冒险家的乐园。中国尤其是福建、广东沿海一带的人在近几百年来多次漂洋过海,下南洋闯荡、谋生,由此催生出近代中国持续时间最久、规模最大的人口流动。

如今,下南洋的故事,早已由个人迁徙潮变为了中国企业集体出海东南亚的浪潮。

目前的东南亚地区包括新加坡、印度尼西亚、菲律宾、马来西亚等11个国家,总人口6亿多,地区的年龄中位数是29岁,其中互联网人口超过4亿,被视为全球最具潜力的经济区之一,“流着奶和蜜的土地”。

可以看到,从家电、消费电子到电商、物流,一批又一批的中国公司被东南亚庞大的消费市场和快速发展的数字经济所吸引。他们利用在中国积攒多年的技术、人才、资金、资源,正在重塑着这个地区的商业格局,影响着当地人的生活和工作方式。

在浩浩荡荡下南洋的中企队伍中,Lalamove是备受瞩目的一家明星公司,在马来西亚,它被视为当地“最后一英里”交付领域值得信赖的品牌,在2022年获得了 Putra Aria Brand Award(布特拉品牌奖),也称为人民选择奖。

“Just Lalamove it!”

“中国内地我们有货拉拉,内地市场以外,从香港到整个东南亚,包括东盟‘一带一路’的所有市场,Lalamove都有覆盖。亚洲之外,南美还有巴西和墨西哥两个重要市场。”Lalamove首席运营官卢家培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官方数据显示,2022年,货拉拉境外货运平台总交易额已达到5.07亿美元,不仅推动全球货运交易的数字化进程,也为全球物流行业注入了新的活力和动力。

Aguirre是菲律宾一家主营办公家具业务的公司,最初只是家庭作坊式办公。疫情期间,公司发现很多政府部门、商业机构对文件柜有巨大需求,但这种文件柜在菲律宾当地很难买到,而且配送和组装都比较难,于是Aguirre从中国的阿里巴巴进口柜子,然后通过Lalamove来完成订单配送和组装,这样既节省了购车养车的成本,又提升了效率,业务规模快速增长,公司也搬进了200多平的办公室。

“我们公司刚开始的时候1天只有20单,现在1天有500多单,业务从马尼拉中心地区拓展到了马尼拉的北部和南部。”Aguirre Office Furniture CEO Maricar Aguirre说。

在菲律宾,有大量类似Aguirre这样的中小企业,尤其在首都马尼拉,这里不仅工业发展迅猛,而且是农产品进出口聚集地,企业的货运需求旺盛,这也是2016年Lalamove选择进入该市场的关键原因。

不过,由于马尼拉经常堵车,Lalamove最初选择从两轮业务切入,因为摩托车在市内游走相对灵活,这成为Lalamove在当地发展的一个基石,后来Lalamove以领先的两轮业务为基础发展出四轮业务,在两年前还推出了长途配送服务。

如今,Lalamove已成为菲律宾最大的互联网平台之一,在当地家喻户晓,司机注册量达到50万。菲律宾成为Lalamove在东南亚地区里面最大的市场,也是首个盈利的市场。

事实上,不仅仅是菲律宾,自Lalamove 2014年在新加坡开拓首个海外市场以来,“货拉拉模式”在东南亚乃至全世界复制,直接改变了当地的传统物流运营模式。

“Just Lalamove it!(货拉拉一下)”在马来西亚街头,经常会听到这样一句流行语。

Lalamove 于2018年进入马来西亚,当时随着移动设备和商业数字化的日益普及,按需交付服务蓬勃发展。在 Lalamove 平台,摩托车、厢式货车、卡车都可能成为运输工具,中小企业用户也随时根据实际情况匹配最高效且成本最低的配送方式。

马来西亚的万利集团便是上述新兴配送方式的受益者之一。作为一家有着40多年历史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万利集团要随时应对汽车后市场的瞬息万变,包括供应链效率、成本结构和整体业务运营等关键方面。

在与Lalamove合作之前,万利集团的汽车配件产品配送均由内部车队完成,而维护车队的管理费用高昂,包含了车辆成本、司机管理、车辆调配等。和Lalamove合作后,万利集团的运营方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通过Lalamove平台,万利集团能够根据市场需求波动有效调整运营,优化运输工作流程,降低了运输费用,并实现准时交货。

万利集团所在的巴生谷是马来西亚人口最多的区域,占据了全国(3400万)25%的人口。截至2023年10月,Lalamove的注册用户数量达到了280万。除了巴生谷,Lalamove的业务还覆盖到马来西亚其他几个主要城市,包括槟城、马六甲和柔佛。

在距离巴生谷1700公里的印尼泗水,一家名为Kedai Merak的企业正忙于给客户发货,这家企业主要在线上销售黄米。起初,Kedai Merak自行上门配送,随着订单的增加,他们迫切需要一种简单、实惠、有效的即时配送服务。之后,Lalamove 成为了Kedai Merak 的合作伙伴。在 Lalamove 平台,Kedai Merak可以进行多点配送,节省了更多时间。

仓库忙碌的发货、送货员的奔走、飞驰的轮毂……相似的故事在世界各地不停上演。过去 10 年,货拉拉平均每年开拓一个新市场。Lalamove将更自由的零工经济不仅带到了东南亚还带到了更多的国家和地区,也有更多的人因此改变了生活。

Ain Shafinarz 是一名小型卡车的合作伙伴司机,她的兄弟姐妹也是 Lalamove 的摩托车与汽车的合作伙伴司机。在东南亚,有很多这种的“Lalamove 家庭”,他们将 Lalamove 视为主要的家庭收入来源。

国际化密码

截至目前,货拉拉和其国际品牌Lalamove 已在全球 11 个市场超过400个城市开展业务。

作为一个中国货运平台国际化的典型样本,货拉拉的国际化之路,有诸多成功经验值得借鉴。

2014年,即货拉拉在中国香港创立的第二年,它便选择首先发展中国内地市场。

这个选择为日后货拉拉走向全球奠定了基础。中国内地市场庞大,语言文化相通,人才丰富,给货拉拉的业务发展及产品开发提供了优良环境。从发展内地体量庞大的业务过程中,货拉拉吸取了大至企业蓝图,小至日常运营上的经验,例如如何优化地图,方便司机以最快最方便的路线送货和卸货,这些经验都可复制到海外。

同年,货拉拉便进军东南亚市场,东南亚成为货拉拉国际化的起点。

当然,业务的拓展离不开技术的支撑。作为一家国际企业,Lalamove位于香港的职能团队本身就非常国际化,当中包含了超过二十个国籍的人才。而受惠于本地、内地及国际科技人才的供应,货拉拉也是全港科技团队人数最多的企业之一。

“其实我们在海外市场每一个城市基本上是同一套APP,同一套运营模式、技术。当然每一个市场我们去开拓的时候,也按照当地实际情况稍微改动。”在卢家培看来,如何建立起本土化团队是企业出海通常会面对的挑战。

Lalamove非常重视本地化运营,当地的管理层均为当地人,公司尽量用比较本土的语言,以更好地迎合当地市场需求;各个国家和地区之前的风土人情、宗教信仰、工作生活习惯、货币、语言等都存在不小的差异,Lalamove便会将当地的国际化策略进行微调,如地图、语言、车款、支付方式等。

卢家培举例,在一些“穆斯林”占比比较高的地区,Lalamove需要在“斋月”之前准备和调控运力,来满足“穆斯林”人群白天工作时间变短、晚上活动、工作时间拉长的这个变化。

“出海企业真的需要很接地气,很了解每一个市场的特性,才能做到满足不同市场需求。”卢家培说。

Lalamove以中小企业为核心客户群,因此,如何匹配合适资源,为中小企业、平台司机、送货平台打造三赢的生态,也是货拉拉一直努力的方向。

在拓展海外市场的同时,货拉拉也代表着中国的货运物流企业在世界舞台上不断释放中国创新型物流企业的风采,给当地的货运行业注入新的能量。

显而易见的是,Lalamove的出现,正在改变东南亚当地的物流生态系统。

比如,Lalamove使菲律宾吕宋岛、宿务岛地区岛内的“当日达”交付成为了现实,这是一项壮举,即使菲律宾官方运输系统仍在努力改善全岛的交通能力。

而且,Lalamove 与其他快递公司、相关的金融科技公司(如Gcash)一起,成为当地商业数字化的关键参与者和推动者。Lalamove和快递应用程序的存在使当地人能够更好地适应数字化服务。

过去的十年,是货拉拉经历快速成长的十年。今年3月,货拉拉在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根据招股书内容,货拉拉的全球GTV由2020年的37.32亿美元增至2022年的73.07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39.9%,为全球最大的物流闭环交易平台。

这种成长速度,使得货拉拉成为在“一带一路”东南亚市场上不多见的明星民营企业,毕竟说起共建“一带一路”在人们的印象里,基建“老大哥”们的身影深入人心。

接下来,Lalamove将继续探索国际化新路径,计划拓展至新市场,并进一步渗透东南亚及拉丁美洲的现有市场。

“以前我们选择开拓新的市场,最注重的是经济方面的潜力。”卢家培表示,在未来,希望通过Lalamove在各个国家的发展过程中能够贡献一点力量。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