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谁能拯救朝夕光年?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谁能拯救朝夕光年?

字节跳动,差的不只是一个“游戏”。

文|眸娱

​11月16日,朝夕光年新游《星球:重启》即将上线。

这是朝夕光年继《晶核》后,今年唯二的另一个重磅大作,但这也是朝夕光年官网显示的最后一款大作了。

多项报道指出,字节跳动对游戏的投入期已过,接下来将把资源更多投入在直播电商等更具性价比,逻辑更顺畅的业务。

《星球:重启》代表的可能是字节游戏最后的成绩。

在已经大手笔投入十余家工作室、4大发行平台和29家游戏公司后,如今深陷囹圄的朝夕光年还有谁能来拯救?

扑街的《晶核》和大概率要扑的《星球》

字节的游戏在上线初期,曾有过无数次的“捷报”时刻。

例如《晶核》上线5天后,就立刻有战报发出“全平台流水达到4~5亿,预估单日流水超过3000万元”。而根据Sensor Tower统计,仅在半个月内,《晶核》的数据已经攀升至国内iOS手游畅销榜的第8名,收入仅次于《王者荣耀》《逆水寒》《和平精英》位居第四。

按照这份数据,只要能维持,《晶核》肯定能成为字节跳动的一款现金产品。

但相同的情况其实在两年前也上演过。2021年,《航海王:热血航线》上线,一度取得了与今天的《晶核》类似的战绩,当时也被认为字节跳动游戏板块的成功。

可事实上《航海王:热血航线》、《晶核》都经历了相似的曲线:高开之后迅速滑落。根据七麦数据显示,上线不到两个月的《晶核》在9月份的iPhone游戏免费榜榜单就掉出了百名开外。

来自于七麦数据

快速的火爆与难以持续的热度,说明了字节的游戏更多依赖于抖音给予的巨额流量扶持,单靠游戏内容本身难以取得优势。

这样悲观的态度,也无法避免的落在了下一款朝夕光年即将发布的游戏《星球:重启》上。

马一杰作为资深从业者外加游戏迷,他明确表示,《星球:重启》不太可能会创造出什么新奇迹。“一方面,游戏已经在港台地区面市,市场反响并没有给出多少惊喜;另一方面,国内远有网易的《明日之后》耕耘5年,近有腾讯的《黎明觉醒:升级》运营接近9个月,都是生存题材开放游戏,玩家已经没有多少新鲜感了。”

而从数据上看,同样大手笔投入在今年发行《黎明觉醒:生机》目前在营收上已陷入颓势,在玩法和质量上并没有形成差异的《星球:重启》即使完全抢占前者的市场份额,这份成绩单也远远不足以让字节跳动满意。

事实上,从种种宣发迹象来看,朝夕光年似乎也并没有对《星球:重启》抱有太大期望。相比于四个多月前《晶核》上线整个抖音的声势浩大,《星球:重启》并没有投入太多宣传资源。

字节做游戏的“变扭”

字节是想做好游戏的。

马一杰在试玩过《晶核》与《星球:重启》后坦言,他对这两个项目感觉到可惜。“你可以看出朝夕光年是有认真设计和下本钱投入这两款游戏的,一上手就能感受到游戏的新意,但再多玩一会,就又会知道游戏可能没法持久。”

他举例,《晶核》游戏的打击感很好,在手机有限的屏幕中,设计好了一套具备操作深度的技能按键,“这样的设计让游戏的操作上限和竞技性都保持在一个高水准。”

但游戏面市后,玩家吐槽最多的却是游戏的“肝”和“氪”。马一杰表示,这种设计,能感受到朝夕光年既要在游戏性上做深度,但又没放弃在数值上做文章。等同于把游戏特色抹杀了,你操作再好,扛不住氪佬一套。

主业是手游运营的皮卡给出了另一套解释,他同样试玩了朝夕光年的两款游戏,认为是游戏设计问题。“在《原神》重新定义手游后,各大厂几乎都把手游当做端游标准在制作,但同时似乎走进了一个误区,似乎忘了对于玩家而言这毕竟是一款手游。”

无论是《晶核》还是《星球:重启》数值都太过于重要,玩家不得不爆肝或爆氪来维持自己的游戏体验。这种设计在几年前是成立的——能在手机上玩端游。但现在玩家已经疲倦了。

身为运营的皮卡,经常会收到玩家对游戏“玩得太累”的反馈。手游,从在手上随时可以玩的游戏,变成了拿在手上时时要玩的游戏。

字节跳动在游戏板块的整体思路呈现出一种过时的状态,无论是对于游戏数值的设计,还是采取游戏结合流量的打法,似乎总在跟着此前成功的公司后亦步亦趋。

“朝夕光年的游戏在顶层设计上缺乏思考。目前手游市场的格局是,一个品类,赢家通吃,但有些品类根本是不能做的,或者你要结合手游模式进行很大的创新。”马一杰认为当时《晶核》碰瓷DNF营销像个笑话。“他就没有想过,腾讯为什么在吃过一次亏后(此前手游《阿拉德之怒》碰瓷DNF成功)还迟迟没有启动这个游戏的手游版吗?”

《晶核》找DNF知名主播旭旭宝宝作为代言人

字节跳动做游戏的“变扭”之处在于,作为国内最大的游戏买量渠道,他们太过容易获得短暂的胜利,但却无法真正成功。在疫情结束后,诸多精品游戏把玩家对游戏的期待阈值再度拔高,游戏真正成为了内容产业,但字节似乎一直没有把内容当做核心进行游戏创作。

《晶核》与《星球:重启》的案例相继证明了这一点,但目前朝夕光年已不再具备有重新来过的可能。在《晶核》上线没多久后,游戏内对于“氪”度设计过量的舆论纷至沓来,疑似存在有较大的变现压力,甚至被玩家吐槽:连背包的基本功能都需要收费。

字节没有游戏的后半场

字节游戏在快速裁撤。

在朝夕光年的官网上,下一部自研作品已没有了踪迹。与此同时,抖音内部对朝夕光年的游戏的扶持也在逐步缩减。

朝夕光年官网已没有新产品

“抖音的流量并不是免费资源,即使给内部业务,也是并不容易。”有从业者如此反馈,据了解目前字节跳动更多的重心在电商领域。

而被抛下的朝夕光年似乎仍不打算彻底转型为一家游戏内容公司,而是把目光放在了海外。早在2022年末就有消息传出,朝夕光年国内发行与海外发行两条业务线将合并,并成立新的全球化发行工作室,对准全球化战略。

这对于朝夕光年来说并非一件坏事。一直以来,过多的光环笼罩着字节这家公司,在即使还没有出成绩时,众多评论员已经断言“以字节的流量,它的只差一个游戏”。

这种成功论在此前或许可行,但偏偏大手笔砸进场后,国内游戏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采取“模仿竞品,用重金和流量超越”战术的字节跳动没有找到自己的道路。

而现在抛弃“游戏”这条小腿,专注于全球发行业务的字节游戏,或许能找真正适合自己在游戏板块的打法。

来源:原创

原标题:谁能拯救朝夕光年?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字节跳动

4k
  • 美国众议院推进涉“字节剥离TikTok”新法案,TikTok回应
  • 2024阿里巴巴全球数学竞赛开考,563支AI队伍首次参赛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谁能拯救朝夕光年?

字节跳动,差的不只是一个“游戏”。

文|眸娱

​11月16日,朝夕光年新游《星球:重启》即将上线。

这是朝夕光年继《晶核》后,今年唯二的另一个重磅大作,但这也是朝夕光年官网显示的最后一款大作了。

多项报道指出,字节跳动对游戏的投入期已过,接下来将把资源更多投入在直播电商等更具性价比,逻辑更顺畅的业务。

《星球:重启》代表的可能是字节游戏最后的成绩。

在已经大手笔投入十余家工作室、4大发行平台和29家游戏公司后,如今深陷囹圄的朝夕光年还有谁能来拯救?

扑街的《晶核》和大概率要扑的《星球》

字节的游戏在上线初期,曾有过无数次的“捷报”时刻。

例如《晶核》上线5天后,就立刻有战报发出“全平台流水达到4~5亿,预估单日流水超过3000万元”。而根据Sensor Tower统计,仅在半个月内,《晶核》的数据已经攀升至国内iOS手游畅销榜的第8名,收入仅次于《王者荣耀》《逆水寒》《和平精英》位居第四。

按照这份数据,只要能维持,《晶核》肯定能成为字节跳动的一款现金产品。

但相同的情况其实在两年前也上演过。2021年,《航海王:热血航线》上线,一度取得了与今天的《晶核》类似的战绩,当时也被认为字节跳动游戏板块的成功。

可事实上《航海王:热血航线》、《晶核》都经历了相似的曲线:高开之后迅速滑落。根据七麦数据显示,上线不到两个月的《晶核》在9月份的iPhone游戏免费榜榜单就掉出了百名开外。

来自于七麦数据

快速的火爆与难以持续的热度,说明了字节的游戏更多依赖于抖音给予的巨额流量扶持,单靠游戏内容本身难以取得优势。

这样悲观的态度,也无法避免的落在了下一款朝夕光年即将发布的游戏《星球:重启》上。

马一杰作为资深从业者外加游戏迷,他明确表示,《星球:重启》不太可能会创造出什么新奇迹。“一方面,游戏已经在港台地区面市,市场反响并没有给出多少惊喜;另一方面,国内远有网易的《明日之后》耕耘5年,近有腾讯的《黎明觉醒:升级》运营接近9个月,都是生存题材开放游戏,玩家已经没有多少新鲜感了。”

而从数据上看,同样大手笔投入在今年发行《黎明觉醒:生机》目前在营收上已陷入颓势,在玩法和质量上并没有形成差异的《星球:重启》即使完全抢占前者的市场份额,这份成绩单也远远不足以让字节跳动满意。

事实上,从种种宣发迹象来看,朝夕光年似乎也并没有对《星球:重启》抱有太大期望。相比于四个多月前《晶核》上线整个抖音的声势浩大,《星球:重启》并没有投入太多宣传资源。

字节做游戏的“变扭”

字节是想做好游戏的。

马一杰在试玩过《晶核》与《星球:重启》后坦言,他对这两个项目感觉到可惜。“你可以看出朝夕光年是有认真设计和下本钱投入这两款游戏的,一上手就能感受到游戏的新意,但再多玩一会,就又会知道游戏可能没法持久。”

他举例,《晶核》游戏的打击感很好,在手机有限的屏幕中,设计好了一套具备操作深度的技能按键,“这样的设计让游戏的操作上限和竞技性都保持在一个高水准。”

但游戏面市后,玩家吐槽最多的却是游戏的“肝”和“氪”。马一杰表示,这种设计,能感受到朝夕光年既要在游戏性上做深度,但又没放弃在数值上做文章。等同于把游戏特色抹杀了,你操作再好,扛不住氪佬一套。

主业是手游运营的皮卡给出了另一套解释,他同样试玩了朝夕光年的两款游戏,认为是游戏设计问题。“在《原神》重新定义手游后,各大厂几乎都把手游当做端游标准在制作,但同时似乎走进了一个误区,似乎忘了对于玩家而言这毕竟是一款手游。”

无论是《晶核》还是《星球:重启》数值都太过于重要,玩家不得不爆肝或爆氪来维持自己的游戏体验。这种设计在几年前是成立的——能在手机上玩端游。但现在玩家已经疲倦了。

身为运营的皮卡,经常会收到玩家对游戏“玩得太累”的反馈。手游,从在手上随时可以玩的游戏,变成了拿在手上时时要玩的游戏。

字节跳动在游戏板块的整体思路呈现出一种过时的状态,无论是对于游戏数值的设计,还是采取游戏结合流量的打法,似乎总在跟着此前成功的公司后亦步亦趋。

“朝夕光年的游戏在顶层设计上缺乏思考。目前手游市场的格局是,一个品类,赢家通吃,但有些品类根本是不能做的,或者你要结合手游模式进行很大的创新。”马一杰认为当时《晶核》碰瓷DNF营销像个笑话。“他就没有想过,腾讯为什么在吃过一次亏后(此前手游《阿拉德之怒》碰瓷DNF成功)还迟迟没有启动这个游戏的手游版吗?”

《晶核》找DNF知名主播旭旭宝宝作为代言人

字节跳动做游戏的“变扭”之处在于,作为国内最大的游戏买量渠道,他们太过容易获得短暂的胜利,但却无法真正成功。在疫情结束后,诸多精品游戏把玩家对游戏的期待阈值再度拔高,游戏真正成为了内容产业,但字节似乎一直没有把内容当做核心进行游戏创作。

《晶核》与《星球:重启》的案例相继证明了这一点,但目前朝夕光年已不再具备有重新来过的可能。在《晶核》上线没多久后,游戏内对于“氪”度设计过量的舆论纷至沓来,疑似存在有较大的变现压力,甚至被玩家吐槽:连背包的基本功能都需要收费。

字节没有游戏的后半场

字节游戏在快速裁撤。

在朝夕光年的官网上,下一部自研作品已没有了踪迹。与此同时,抖音内部对朝夕光年的游戏的扶持也在逐步缩减。

朝夕光年官网已没有新产品

“抖音的流量并不是免费资源,即使给内部业务,也是并不容易。”有从业者如此反馈,据了解目前字节跳动更多的重心在电商领域。

而被抛下的朝夕光年似乎仍不打算彻底转型为一家游戏内容公司,而是把目光放在了海外。早在2022年末就有消息传出,朝夕光年国内发行与海外发行两条业务线将合并,并成立新的全球化发行工作室,对准全球化战略。

这对于朝夕光年来说并非一件坏事。一直以来,过多的光环笼罩着字节这家公司,在即使还没有出成绩时,众多评论员已经断言“以字节的流量,它的只差一个游戏”。

这种成功论在此前或许可行,但偏偏大手笔砸进场后,国内游戏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采取“模仿竞品,用重金和流量超越”战术的字节跳动没有找到自己的道路。

而现在抛弃“游戏”这条小腿,专注于全球发行业务的字节游戏,或许能找真正适合自己在游戏板块的打法。

来源:原创

原标题:谁能拯救朝夕光年?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