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开发
2022了,在违法边缘试探的开发者还有这些骚操作?

很难想象,在2022年,还会出现如此骚的操作,而这还是在版号暂停期间,可见这个行业依然存在着一些问题。

国产乙女游戏四周年:第二个《恋与制作人》为什么还没出现?

经过了三年发展,国产乙女游戏已然从元年进入两超多强阶段。但离大家盼望的行业起飞还相距甚远。

在《金铲铲之战》身上看到三种价值

《金铲铲之战》是这个文化辐射的第一个爆款游戏,且绝不是最后一款。

游戏失去创造力

腾讯也捧不红游戏了。

游戏会是Netflix的新“利器”吗?

内容的尽头是游戏。

拿下IGN/GS双满分的神作,在空间、时间上给出了新思考

循环重复与随机性结合,是游戏上升发展的方向。

《原神》凭什么活在2021年

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大发展的第3个十年的开局之年,一个《原神》或许改变不了大环境,但却可能重新激发起一些游戏从业者不甘寂寞的雄心,足矣!

Supercell变了么?

上海工作室与本部企业文化、市场产品策略的契合度是关键。

还会有下一个《斗罗大陆》吗?

十多年运营培育出的招牌,能否复制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