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Sam Altman现身OpenAI总部,董事会成员或迎彻底换血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Sam Altman现身OpenAI总部,董事会成员或迎彻底换血

一个豪华的新董事会阵容已经呼之欲出。

摄影:范剑磊

界面新闻记者 | 李京亚

OpenAI的政变大戏又有新故事出现。

北京时间11月20日凌晨5点左右,OpenAI前首席执行官Sam Altman在社交平台X(原推特)发文称,“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戴这个。”配图是他佩戴着OpenAI的访客工牌,出现在旧金山总部,工牌上写着的却是“客人04”。

图源:X

OpenAI的首席战略官Jason Kwon也发了一条内容,证实Sam已经现身OpenAI总部。

与Sam Altman一同下台的前OpenAI总裁Greg Brockman也出现在OpenAI总部。

昨日,Sam在X上发了一条“我挚爱OpenAI团队”的推文,OpenAI临时CEO Mira Murati、OpenAI前总裁Greg Brockman与诸多OpenAI内部员工在推文下发起了爱心接龙。当时结合微软和Thrive Capital等主要外部投资者强势施压的信息,外界开始判断这位被“政变”下台的前CEO回归已成定局,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此前,微软CEO Satya Nadella一直在与OpenAI临时CEO讨论Altman复职事宜。

从目前情况看,对于是否要请回Sam和Greg,OpenAI上下已达成明显倾向,首席战略官Jason Kwon在周六发给员工的内部备忘录中表示,OpenAI对能够带回创始人、前总裁和其他关键员工感到“乐观”。而OpenAI首席运营官Brad Lightcap在此前分享的一份备忘录亦表示,董事会的决定不是为了应对渎职行为或与财务相关的任何事情,只是Sam与董事会的沟通出现了问题,他还称已经与董事会进行了多次对话。这份备忘录用“震惊”和“悲伤”描述了对于Sam离开的感受,与OpenAI开除Sam Altman时冷峻的公开声明迥异。

但是,Sam Altman本人对重新掌舵或要提出自己的条件。

目前,OpenAI使用了双重股权架构,非营利性机构OpenAI Inc.(OpenAI Nonprofit)是其母公司,Sam Altman并没有股份与更多话语权,这也是其本次被解雇的表层原因,而微软投资的是其子公司OpenAI Global,也不具备董事会席位。

据悉,临时CEO Mira Murati和其他OpenAI高层正在与现任董事会谈判,以达成协议让Sam Altman复职,代价是现任董事会辞职,由新的董事会取而代之。

跟据彭博的报道,数名OpenAI高管和投资者希望恢复Sam Altman的CEO职位,但在董事会的构成和角色问题上陷入了僵局。

当前,一个豪华的新董事会阵容已经呼之欲出:根据The information得到的消息,截至周日下午,接近OpenAI的人士已经讨论提议了一些候选人,其中包括Salesforce前联席首席执行官布Bret Taylor、雅虎前首席执行官Marisa Mayer、Airbnb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Brian Chesky、红杉管理合伙人Roelof Botha以及今年早些时候退出OpenAI董事会的领英创始人Reid Hoffman。按照常理,仅次于微软的OpenAI第二大股东Thrive Capital也会列席其间。

这一阵容几乎是硅谷明星独角兽的董事会标配,明显有别于OpenAI此前过于学术化的“怪异”董事会组合,甚至已经与Uber CEO当年被“酒店释兵权”时面对的投资人结构非常相似。另据The information援引知情人士称,作为OpenAI最大股东的微软也在考虑在董事会中占有一席之地,或至少作为没有投票权的董事会观察员出现。

本质上,OpenAI周五解职Sam Altman的原因不足以服众,马上遇到投资人强势反击也属必然。硅谷科技公司长期观察者郑峻告诉记者,目前都不知道OpenAI董事会具体解职Sam的原因,所谓严重安全问题和过度推动商业化都不具备真实说服力,“要在一家如此公司发展最好的时期进行这样巨大调整,董事会必须有非常有说服力的理由。”

OpenAI内部声誉很高的的研究科学家Andrej Karpathy周日在X上发帖称, 董事会有时间窗口解释其过激行为(解职Sam),但他们没有抓住机会。

其实,如果OpenAI董事会阵容因此次高层震荡而彻底换血,全部变更为更具权势的投资人,对这一规模体量的初创而言属实是最为合理的选择,但也的确违背了其创立初衷,且很难说会否走上Uber当年的老路。另一方面,如果Sam回归,主导了他离任的首席科学家IIya Sutskever将面临进退失据的窘局,他如果选择离职,对OpenAI的损失将不可估量。

不过,OpenAI董事会也没有应声倒下。根据彭博社最新报道,一位直接了解内情的人士称,就在临时CEO Mira Murati努力促成Sam Altman和Greg Brockman回归的同时,OpenAI董事会成员也在努力寻觅他们认可的首席执行官来接替Sam,以作出对微软和Thrive Capital等外部投资者的有力反击。目前,OpenAI董事会方面推出的谈判代表是Quora公司的首席执行官Adam D'Angelo。

前述人士表示,OpenAI董事会成员已经联系了至少两位科技行业知名高管,希望其中之一能接任CEO一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OpenAI

  • 英国《金融时报》与OpenAI达成协议,授权后者使用其资料库开发生成式AI技术
  • 因提供错误信息,ChatGPT在奥地利遭投诉

Uber

2.4k
  • Uber向澳大利亚出租车司机支付1.78亿美元和解金
  • Uber首席执行官呼吁加快电动汽车推广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Sam Altman现身OpenAI总部,董事会成员或迎彻底换血

一个豪华的新董事会阵容已经呼之欲出。

摄影:范剑磊

界面新闻记者 | 李京亚

OpenAI的政变大戏又有新故事出现。

北京时间11月20日凌晨5点左右,OpenAI前首席执行官Sam Altman在社交平台X(原推特)发文称,“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戴这个。”配图是他佩戴着OpenAI的访客工牌,出现在旧金山总部,工牌上写着的却是“客人04”。

图源:X

OpenAI的首席战略官Jason Kwon也发了一条内容,证实Sam已经现身OpenAI总部。

与Sam Altman一同下台的前OpenAI总裁Greg Brockman也出现在OpenAI总部。

昨日,Sam在X上发了一条“我挚爱OpenAI团队”的推文,OpenAI临时CEO Mira Murati、OpenAI前总裁Greg Brockman与诸多OpenAI内部员工在推文下发起了爱心接龙。当时结合微软和Thrive Capital等主要外部投资者强势施压的信息,外界开始判断这位被“政变”下台的前CEO回归已成定局,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此前,微软CEO Satya Nadella一直在与OpenAI临时CEO讨论Altman复职事宜。

从目前情况看,对于是否要请回Sam和Greg,OpenAI上下已达成明显倾向,首席战略官Jason Kwon在周六发给员工的内部备忘录中表示,OpenAI对能够带回创始人、前总裁和其他关键员工感到“乐观”。而OpenAI首席运营官Brad Lightcap在此前分享的一份备忘录亦表示,董事会的决定不是为了应对渎职行为或与财务相关的任何事情,只是Sam与董事会的沟通出现了问题,他还称已经与董事会进行了多次对话。这份备忘录用“震惊”和“悲伤”描述了对于Sam离开的感受,与OpenAI开除Sam Altman时冷峻的公开声明迥异。

但是,Sam Altman本人对重新掌舵或要提出自己的条件。

目前,OpenAI使用了双重股权架构,非营利性机构OpenAI Inc.(OpenAI Nonprofit)是其母公司,Sam Altman并没有股份与更多话语权,这也是其本次被解雇的表层原因,而微软投资的是其子公司OpenAI Global,也不具备董事会席位。

据悉,临时CEO Mira Murati和其他OpenAI高层正在与现任董事会谈判,以达成协议让Sam Altman复职,代价是现任董事会辞职,由新的董事会取而代之。

跟据彭博的报道,数名OpenAI高管和投资者希望恢复Sam Altman的CEO职位,但在董事会的构成和角色问题上陷入了僵局。

当前,一个豪华的新董事会阵容已经呼之欲出:根据The information得到的消息,截至周日下午,接近OpenAI的人士已经讨论提议了一些候选人,其中包括Salesforce前联席首席执行官布Bret Taylor、雅虎前首席执行官Marisa Mayer、Airbnb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Brian Chesky、红杉管理合伙人Roelof Botha以及今年早些时候退出OpenAI董事会的领英创始人Reid Hoffman。按照常理,仅次于微软的OpenAI第二大股东Thrive Capital也会列席其间。

这一阵容几乎是硅谷明星独角兽的董事会标配,明显有别于OpenAI此前过于学术化的“怪异”董事会组合,甚至已经与Uber CEO当年被“酒店释兵权”时面对的投资人结构非常相似。另据The information援引知情人士称,作为OpenAI最大股东的微软也在考虑在董事会中占有一席之地,或至少作为没有投票权的董事会观察员出现。

本质上,OpenAI周五解职Sam Altman的原因不足以服众,马上遇到投资人强势反击也属必然。硅谷科技公司长期观察者郑峻告诉记者,目前都不知道OpenAI董事会具体解职Sam的原因,所谓严重安全问题和过度推动商业化都不具备真实说服力,“要在一家如此公司发展最好的时期进行这样巨大调整,董事会必须有非常有说服力的理由。”

OpenAI内部声誉很高的的研究科学家Andrej Karpathy周日在X上发帖称, 董事会有时间窗口解释其过激行为(解职Sam),但他们没有抓住机会。

其实,如果OpenAI董事会阵容因此次高层震荡而彻底换血,全部变更为更具权势的投资人,对这一规模体量的初创而言属实是最为合理的选择,但也的确违背了其创立初衷,且很难说会否走上Uber当年的老路。另一方面,如果Sam回归,主导了他离任的首席科学家IIya Sutskever将面临进退失据的窘局,他如果选择离职,对OpenAI的损失将不可估量。

不过,OpenAI董事会也没有应声倒下。根据彭博社最新报道,一位直接了解内情的人士称,就在临时CEO Mira Murati努力促成Sam Altman和Greg Brockman回归的同时,OpenAI董事会成员也在努力寻觅他们认可的首席执行官来接替Sam,以作出对微软和Thrive Capital等外部投资者的有力反击。目前,OpenAI董事会方面推出的谈判代表是Quora公司的首席执行官Adam D'Angelo。

前述人士表示,OpenAI董事会成员已经联系了至少两位科技行业知名高管,希望其中之一能接任CEO一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