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博洛尼广佛经销商被指卷款千万跑路,公安和监管部门已介入调查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博洛尼广佛经销商被指卷款千万跑路,公安和监管部门已介入调查

被海尔有屋智能寄予厚望的博洛尼品牌,如今在珠三角重要市场丢失口碑。

博洛尼佛山居然之家D座4楼门店。界面新闻蓝丽琦摄

界面新闻记者 | 蓝丽琦

近期,一家全国性定制家居品牌“博洛尼”的广州、佛山经销商卷款跑路一事,引发行业关注。

据界面新闻走访了解,博洛尼此次经销商跑路涉及的门店共有4家,分别位于广州罗浮宫、广州天河居然之家、佛山居然之家,以及佛山顺德的一家街边店。

此次涉事经销商并非个体户,而是以公司(合创力家居)名义经营,广州居然之家门店的经营主体则是欧佩拉家居(合创力家居全资子公司)。

天眼查APP显示,合创力家居均由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大股东和法人均为陆宗勇。

11月17日,一名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陆宗勇最早是在10月中旬“处于半失联状态”,但人其实还在广州,目前原店面员工、工厂还能联系上这位经销商,但消费者、卖场方均无法联系上。

该人士还透露,由于博洛尼产品的平均单价较高,此次经销商卷款金额已经超过一千万元,“在罗浮宫还有一宗300万的大单。”

针对此次博洛尼门店经销商跑路事件,卖场方之一居然之家向界面新闻回应,已经以“诈骗”为由报警。罗浮宫则表示,卖场不止是报警,相关街道办、市场监督管理局均已介入。

居然之家方面表示,涉事经销商的公司账上已经没有资金,由于涉案人数众多、涉案金额较高,取证难度也较高,所需时间较长,目前仍在等待警方定性。

博洛尼佛山居然之家D座一楼门店。界面新闻蓝丽琦摄

多位人士向界面新闻证实,为了安抚消费者情绪,博洛尼(工厂方)已经从北京总部派人在广州驻点,专门负责此次事件的售后。但工厂方要求消费者,需要额外支付三折的货款才会接手订单,这引起已经支付全款、或者还未付尾款的消费者不满。

博洛尼作为高端定制家居品牌,此前被有屋智能(A21074.SZ)收购,后者在2021年冲击上市,博洛尼贡献的营收达到六成。

有屋智能的实控人为海尔集团,上市历程并不顺利。在经历三轮问询后,去年8月有屋智能选择主动撤回上市申请。

翻阅有屋智能当时的招股书,此次涉事经销商合创力家居与博洛尼创始人、有屋智能董事蔡明有重大关联,和公司构成关联交易。

罗浮宫已将涉事门店围蔽,有一宗三百万的大单

此次事件在定制家居行业受到关注,也有多个特殊关联性。首先,发生在以广佛为核心的定制家居产业重地;第二,牵涉到两家明星卖场,一家为业绩超过美凯龙的家居卖场巨头居然之家(000785.SZ),一家是以高端著称的罗浮宫家居(公司全称“广东罗浮宫国际家具博览中心有限公司”)。

11月17日,界面新闻记者走访了解,佛山居然之家的博洛尼门店已经空无一人,但还有亮灯。卖场方面表示,如果关灯会影响整体形象,对附近的商户不利。在佛山居然之家的公众号还能查询到这家博洛尼门店。

相比之下,广州罗浮宫则反应迅速,且进行果断切割。据广州罗浮宫多位商户透露,在博洛尼经销商失联后,罗浮宫立马将涉事门店围蔽起来,围蔽当天有数十名消费者到场。在官方公众号中,也已经无法查询到相关信息。

博洛尼广州罗浮宫C座门店,目前已是围蔽状态。

博洛尼此次涉事的经销商,所开门店均为上千平方米的大店。仅在佛山居然之家的门店,就占据一楼、四楼的两个铺位;在广州罗浮宫的门店,则是占据了正对电梯门的最佳位置。

而罗浮宫的租金价格是居然之家的数倍,对应的消费群体也更偏向中高端。

“我这里几百方面积的租金都要4、5万每月,博洛尼的门店估计要十几万一个月,还没算上之前装修的费用。”广州罗浮宫一商户表示。

涉事博洛尼门店起初在广州罗浮宫的B座三层,后来搬去C座。由于商场的围蔽,如今也看不出任何痕迹。

“其实这家门店刚装修好不久,才开门不到3个月就‘跑路’了,我们都觉得很意外。”附近商户感慨道。

一名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该经销商的佛山门店实则为盈利状态,很有可能是跑去广州罗浮宫开店之后,出现亏损。

由于博洛尼产品的平均单价较高,罗浮宫的定位也较高,知情人士还透露,“在罗浮宫还有一宗300万的大单。”

对于该经销商是否有大额订单,罗浮宫相关工作人员则不予回应,仅表示卖场不止是报警,相关政府部门街道办、市场监督管理局均已介入。

在小红书社交平台中,一名自称为在广州居然之家博洛尼门店下单的消费者,表示已经向广州天河市监局反馈。其截图的短信回复显示,由于无法与涉事门店取得联系,决定终止调解,建议投诉人通过其他司法途径解决消费纠纷。

欧佩拉家居为合创力家居全资子公司。(截图自小红书)

在以罗浮宫、红星美凯龙、居然之家等“明星卖场”们构建的生态里,消费者到门店下单,也需要通过卖场的途径进行付款。如果出现门店“跑路”事件,卖场也要根据合同要求进行赔付。

居然之家方面向界面新闻表示,目前在等待警方把案件定性,才会走下一步的赔付流程,“还是希望先把挪用的钱找回来。”

但定性的关键在于,需要证明该经销商是明知经营不善仍然收款,才能构成诈骗行为,否则仅为民事纠纷中的合同纠纷。

早在今年年中,位于北方的居然之家山西运城门店也同样出现了博洛尼经销商“跑路”事件,当时涉及客户10余户,涉案金额有百万元。

根据此前的媒体报道,6月24日居然之家运城店曾召开“启动先行赔付新闻发布会”,经过卖场的监督,原经销商已经对2位顾客办理退款,5位顾客下单制作,剩余2位顾客原经销商和工厂未能解决处理,居然之家则启动先行赔付机制,累计赔付金额42.9万元。

涉事经销商为博洛尼重要经销商,与品牌创始人蔡明有关联

此次在广佛地区涉及跑路的经销商合创力家居,曾在博洛尼的营销体系中占据着重要地位。

据有屋智能的招股书,截止2022年8月,有屋智能的控股股东为有屋家居,持股比例27.38%,实际控制人为海尔集团,共计拥有43.81%股份的表决权;博洛尼创始人蔡明间接持有有屋智能21.27%的股权。

博洛尼作为山东青岛的一个老品牌,整体股权结构、业务构成体系错综复杂,有屋智能当初只收购了博洛尼体系内的定制家居业务。

2017年11月、2019年1月,有屋智能在这两个时间段分别收购了博青岛(公司全称“博洛尼智能科技(青岛)有限公司”)、科宝博洛尼(全称“科宝博洛尼(北京)装饰装修工程有限公司”)。

这两次收购后,再加上已有的“有屋”、“海尔全屋家居”,有屋智能旗下一共有三个定制家居品牌。在2021年冲击深交所创业板上市时,有屋智能的主业除去定制家居板块外,还有相关的智能家居空间方案。

在2019年至2021年期间,有屋智能总营收分别为32.94亿元、37.07亿元、42.93亿元。其中,来自博洛尼的定制业务收入分别为21亿元、22亿元、28亿元,占公司总营收的六成,为有屋智能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

有屋智能披露,截止2021年12月,博洛尼门店数量达到633家,经销商共有394位。其中,经销商分布以华东、华北地区为主,华南地区的广东、福建、广西分别有15、16、6家。

需要注意的是,有屋智能曾披露,广州合创力家居有限公司、东莞市合创力家居有限公司(以下合称为“合创力家居”,相关数据均为合并计算)与公司构成关联交易。

上述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涉事经销商也有在东莞开大店。但截至目前,还未看到有东莞消费者在社交平台上反馈相关问题。

有屋智能表示,合创力家居为公司经销商,董事蔡明对该经销商具有重要影响。至于有何重要影响,有屋智能并没有进一步说明。

截图自有屋智能招股书

蔡明为博洛尼创始人,品牌从创立之初就主打意式高端定制家居,为业内较早进入高定板块的品牌之一,积累了一定口碑。目前博洛尼总部在北京,工厂在山东青岛。

在有屋智能冲刺IPO时,蔡明已经成为有屋智能的董事,他通过与6位股东成为一致行动人,间接持有有屋智能21.27%的股权。

此前有屋智能冲刺IPO的募资项目中,就有博洛尼在深圳增产8万套定制家具、湖北分公司年增产16万套全屋定制家具升级建设项目。

2019年,经销商合创力家居贡献收入1510.69万元;2020年至2021年,合创力家居跃升为第四大经销商,分别贡献收入1916.98万元、2073.53万元。

需要关注的是,在有屋智能披露的关联交易方的往来余额情况中,也是合创力家居的应收账款账面价值最高。

2019年至2021年,合创力家居对有屋智能产生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978.95万元、1177.33万元、673.61万元。

截图自有屋智能招股书

随着重要经销商合创力跑路,对有屋智能在华南的布局和营收都将造成负面影响,同时近700万的应收账款也有成为坏账的风险。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海尔

4.5k
  • 海尔集团与建发集团达成战略合作
  • 调研早知道| 这只明星家电股全球化布局显成效,但资本开支仍将维持高水平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博洛尼广佛经销商被指卷款千万跑路,公安和监管部门已介入调查

被海尔有屋智能寄予厚望的博洛尼品牌,如今在珠三角重要市场丢失口碑。

博洛尼佛山居然之家D座4楼门店。界面新闻蓝丽琦摄

界面新闻记者 | 蓝丽琦

近期,一家全国性定制家居品牌“博洛尼”的广州、佛山经销商卷款跑路一事,引发行业关注。

据界面新闻走访了解,博洛尼此次经销商跑路涉及的门店共有4家,分别位于广州罗浮宫、广州天河居然之家、佛山居然之家,以及佛山顺德的一家街边店。

此次涉事经销商并非个体户,而是以公司(合创力家居)名义经营,广州居然之家门店的经营主体则是欧佩拉家居(合创力家居全资子公司)。

天眼查APP显示,合创力家居均由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大股东和法人均为陆宗勇。

11月17日,一名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陆宗勇最早是在10月中旬“处于半失联状态”,但人其实还在广州,目前原店面员工、工厂还能联系上这位经销商,但消费者、卖场方均无法联系上。

该人士还透露,由于博洛尼产品的平均单价较高,此次经销商卷款金额已经超过一千万元,“在罗浮宫还有一宗300万的大单。”

针对此次博洛尼门店经销商跑路事件,卖场方之一居然之家向界面新闻回应,已经以“诈骗”为由报警。罗浮宫则表示,卖场不止是报警,相关街道办、市场监督管理局均已介入。

居然之家方面表示,涉事经销商的公司账上已经没有资金,由于涉案人数众多、涉案金额较高,取证难度也较高,所需时间较长,目前仍在等待警方定性。

博洛尼佛山居然之家D座一楼门店。界面新闻蓝丽琦摄

多位人士向界面新闻证实,为了安抚消费者情绪,博洛尼(工厂方)已经从北京总部派人在广州驻点,专门负责此次事件的售后。但工厂方要求消费者,需要额外支付三折的货款才会接手订单,这引起已经支付全款、或者还未付尾款的消费者不满。

博洛尼作为高端定制家居品牌,此前被有屋智能(A21074.SZ)收购,后者在2021年冲击上市,博洛尼贡献的营收达到六成。

有屋智能的实控人为海尔集团,上市历程并不顺利。在经历三轮问询后,去年8月有屋智能选择主动撤回上市申请。

翻阅有屋智能当时的招股书,此次涉事经销商合创力家居与博洛尼创始人、有屋智能董事蔡明有重大关联,和公司构成关联交易。

罗浮宫已将涉事门店围蔽,有一宗三百万的大单

此次事件在定制家居行业受到关注,也有多个特殊关联性。首先,发生在以广佛为核心的定制家居产业重地;第二,牵涉到两家明星卖场,一家为业绩超过美凯龙的家居卖场巨头居然之家(000785.SZ),一家是以高端著称的罗浮宫家居(公司全称“广东罗浮宫国际家具博览中心有限公司”)。

11月17日,界面新闻记者走访了解,佛山居然之家的博洛尼门店已经空无一人,但还有亮灯。卖场方面表示,如果关灯会影响整体形象,对附近的商户不利。在佛山居然之家的公众号还能查询到这家博洛尼门店。

相比之下,广州罗浮宫则反应迅速,且进行果断切割。据广州罗浮宫多位商户透露,在博洛尼经销商失联后,罗浮宫立马将涉事门店围蔽起来,围蔽当天有数十名消费者到场。在官方公众号中,也已经无法查询到相关信息。

博洛尼广州罗浮宫C座门店,目前已是围蔽状态。

博洛尼此次涉事的经销商,所开门店均为上千平方米的大店。仅在佛山居然之家的门店,就占据一楼、四楼的两个铺位;在广州罗浮宫的门店,则是占据了正对电梯门的最佳位置。

而罗浮宫的租金价格是居然之家的数倍,对应的消费群体也更偏向中高端。

“我这里几百方面积的租金都要4、5万每月,博洛尼的门店估计要十几万一个月,还没算上之前装修的费用。”广州罗浮宫一商户表示。

涉事博洛尼门店起初在广州罗浮宫的B座三层,后来搬去C座。由于商场的围蔽,如今也看不出任何痕迹。

“其实这家门店刚装修好不久,才开门不到3个月就‘跑路’了,我们都觉得很意外。”附近商户感慨道。

一名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该经销商的佛山门店实则为盈利状态,很有可能是跑去广州罗浮宫开店之后,出现亏损。

由于博洛尼产品的平均单价较高,罗浮宫的定位也较高,知情人士还透露,“在罗浮宫还有一宗300万的大单。”

对于该经销商是否有大额订单,罗浮宫相关工作人员则不予回应,仅表示卖场不止是报警,相关政府部门街道办、市场监督管理局均已介入。

在小红书社交平台中,一名自称为在广州居然之家博洛尼门店下单的消费者,表示已经向广州天河市监局反馈。其截图的短信回复显示,由于无法与涉事门店取得联系,决定终止调解,建议投诉人通过其他司法途径解决消费纠纷。

欧佩拉家居为合创力家居全资子公司。(截图自小红书)

在以罗浮宫、红星美凯龙、居然之家等“明星卖场”们构建的生态里,消费者到门店下单,也需要通过卖场的途径进行付款。如果出现门店“跑路”事件,卖场也要根据合同要求进行赔付。

居然之家方面向界面新闻表示,目前在等待警方把案件定性,才会走下一步的赔付流程,“还是希望先把挪用的钱找回来。”

但定性的关键在于,需要证明该经销商是明知经营不善仍然收款,才能构成诈骗行为,否则仅为民事纠纷中的合同纠纷。

早在今年年中,位于北方的居然之家山西运城门店也同样出现了博洛尼经销商“跑路”事件,当时涉及客户10余户,涉案金额有百万元。

根据此前的媒体报道,6月24日居然之家运城店曾召开“启动先行赔付新闻发布会”,经过卖场的监督,原经销商已经对2位顾客办理退款,5位顾客下单制作,剩余2位顾客原经销商和工厂未能解决处理,居然之家则启动先行赔付机制,累计赔付金额42.9万元。

涉事经销商为博洛尼重要经销商,与品牌创始人蔡明有关联

此次在广佛地区涉及跑路的经销商合创力家居,曾在博洛尼的营销体系中占据着重要地位。

据有屋智能的招股书,截止2022年8月,有屋智能的控股股东为有屋家居,持股比例27.38%,实际控制人为海尔集团,共计拥有43.81%股份的表决权;博洛尼创始人蔡明间接持有有屋智能21.27%的股权。

博洛尼作为山东青岛的一个老品牌,整体股权结构、业务构成体系错综复杂,有屋智能当初只收购了博洛尼体系内的定制家居业务。

2017年11月、2019年1月,有屋智能在这两个时间段分别收购了博青岛(公司全称“博洛尼智能科技(青岛)有限公司”)、科宝博洛尼(全称“科宝博洛尼(北京)装饰装修工程有限公司”)。

这两次收购后,再加上已有的“有屋”、“海尔全屋家居”,有屋智能旗下一共有三个定制家居品牌。在2021年冲击深交所创业板上市时,有屋智能的主业除去定制家居板块外,还有相关的智能家居空间方案。

在2019年至2021年期间,有屋智能总营收分别为32.94亿元、37.07亿元、42.93亿元。其中,来自博洛尼的定制业务收入分别为21亿元、22亿元、28亿元,占公司总营收的六成,为有屋智能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

有屋智能披露,截止2021年12月,博洛尼门店数量达到633家,经销商共有394位。其中,经销商分布以华东、华北地区为主,华南地区的广东、福建、广西分别有15、16、6家。

需要注意的是,有屋智能曾披露,广州合创力家居有限公司、东莞市合创力家居有限公司(以下合称为“合创力家居”,相关数据均为合并计算)与公司构成关联交易。

上述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涉事经销商也有在东莞开大店。但截至目前,还未看到有东莞消费者在社交平台上反馈相关问题。

有屋智能表示,合创力家居为公司经销商,董事蔡明对该经销商具有重要影响。至于有何重要影响,有屋智能并没有进一步说明。

截图自有屋智能招股书

蔡明为博洛尼创始人,品牌从创立之初就主打意式高端定制家居,为业内较早进入高定板块的品牌之一,积累了一定口碑。目前博洛尼总部在北京,工厂在山东青岛。

在有屋智能冲刺IPO时,蔡明已经成为有屋智能的董事,他通过与6位股东成为一致行动人,间接持有有屋智能21.27%的股权。

此前有屋智能冲刺IPO的募资项目中,就有博洛尼在深圳增产8万套定制家具、湖北分公司年增产16万套全屋定制家具升级建设项目。

2019年,经销商合创力家居贡献收入1510.69万元;2020年至2021年,合创力家居跃升为第四大经销商,分别贡献收入1916.98万元、2073.53万元。

需要关注的是,在有屋智能披露的关联交易方的往来余额情况中,也是合创力家居的应收账款账面价值最高。

2019年至2021年,合创力家居对有屋智能产生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978.95万元、1177.33万元、673.61万元。

截图自有屋智能招股书

随着重要经销商合创力跑路,对有屋智能在华南的布局和营收都将造成负面影响,同时近700万的应收账款也有成为坏账的风险。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