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喜茶下架“佛喜”联名,冤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喜茶下架“佛喜”联名,冤吗?

无论社交媒体的讨论有多火热,如果真的将与宗教相关的元素设置在品牌营销中,仍然有潜在风险。

图片来源:喜茶

界面新闻记者 | 马越

界面新闻编辑 | 牙韩翔

还没被打工人热捧超过一周的喜茶“佛喜”联名被下架。

根据澎湃新闻报道,12月4日,深圳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工作人员反馈称,该局于12月1日约谈了喜茶公司,该公司于12月3日将与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合作的“佛喜”系列联名产品做了下架处理,同时就相关情况作出检查。

上述工作人员表示,经过民宗部门和市场监管等部门会商研究,喜茶其实打的是个“擦边球”,“现在只能约谈他们,约谈也是法律手段之一,而且他们公司也很配合,认错态度很好,周五晚上就给我们发了整改报告,12月3日已经全部下架了”。

现在“喜茶GO”小程序上已经没有了“佛喜”茶拿铁产品。

截至目前喜茶并未对此次事件公开发声。深圳有关部门人员对界面新闻表示,“没有(被人)举报,应该是主动执法。”

此次争议中的联名事件,是喜茶和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在11月28日发布的联名款茶拿铁及包装、冰箱贴等周边产品,一共涉及这家博物馆中的3个形象,分别是“沉思罗汉”“伏虎罗汉”和“欢喜罗汉”。在它正式发布之前,社交网络上已经有了较高的讨论度,发布后#喜茶 我佛持杯#的话题则曾登上微博热搜第一,其产品也在某些地区一度断货。

喜茶“佛喜”系列联名产品

此次联名中的“沉思罗汉”是瓷器艺术大师曾龙升作品《釉下加彩十八罗汉塑像》的其中一件,现藏于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此尊罗汉因为生动的表情意外走红,低眉沉思的神态被网友解读成“无奈、无语、疲累、随便吧”的情绪表达,从而在社交网络中成为“年度表情包”式的存在,被戏称作“无语菩萨”。

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的沉思罗汉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无语菩萨”社交网络讨论度的攀升,也一度让它成为中国陶瓷博物馆中的热门展品,很多人专程来到景德镇参观打卡。同时,景德镇陶瓷官方旗舰店也以此作品为原型推出不少文创产品,在产品和宣传文案上不乏年轻人口吻的娱乐化表达。

小红书账户@景德镇陶瓷官方

喜茶此次的联名举动,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产生,但仍然带来了争议。

一个讨论点是,用罗汉形象的艺术品做营销宣传是否涉及宗教的因素?这或许也是深圳市民族宗教事务局与市场监管部门介入的原因。

“首先要明确‘宗教行为’和‘商业行为’以及‘宗教主体’和‘商业主体’。”北京今是律师事务所主任吴萌告诉界面新闻。

按照《宗教事务管理条例》等国家现行法规,宗教行为是受到严格限定的,而商业行为的管理相对宽泛。宗教行为基本上只有宗教主体可以从事,而商业行为则无太多限制——这也可以解释寺庙开发文创周边的行为。

在宗教与商业适用不同法律条款以及应当由哪个部门执法上,则显得尤其复杂。

在吴萌看来,本次联名活动的两个主体“喜茶”和“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都不是宗教主体,原则上应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进行监管,适用法律应该是《广告法》第9条第9项“广告不得含有民族、种族、宗教、性别歧视的内容”,而非《宗教事务条例》或《关于进一步治理佛教道教商业化问题的若干意见》。

但是,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按照《广告法》第9条第9项进行监管时,就涉及到喜茶的联名是否含有“宗教内容”。而只有宗教事务行政管理机关才能对“宗教内容”进行权威认定,因此这个责任又回到了宗教事务行政管理机关。

“从反应形式来看,喜茶的商品外观使用的是‘一定艺术手段体现的宗教形象’。”吴萌告诉界面新闻。

因此,应当从表面上认定为一种艺术品或设计,还是从内涵上认定为一种宗教形象,也同样需要界定。本次事件中无论是行政监管责任还是事实认定,可能都处于市场监管部门和宗教事务管理部门的管理分界之处。

“我个人的判断是,无论是从行为主体还是从营销意图上看,本次事件并非宗教活动,应当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进行监管。如果其中涉及对于‘宗教内容’的界定,可以由市场监管部门致函宗教管理部门给出意见。”吴萌对界面新闻表示。

喜茶主动下架的行为,或许是基于约谈内容尽可能地规避风险。

而无论法律如何界定,这次事件也提醒品牌们的一点是,在社会化营销中有着许多隐形的“红线”。

喜茶时令产品广告(图片拍摄:界面新闻 匡达)

除了宗教之外,早先不少品牌在社会化营销中触及的雷区是低俗话题。

例如2019年4月19日,避孕套品牌杜蕾斯与一众消费品品牌进行了联动,如喜茶、饿了么、淘票票、百威啤酒、气味图书馆和好时巧克力等。这次社交营销的主要背景是“419”的英文读音与“(一夜情)For One Night”相似,此前便有人戏谑称当天为“一夜情”之日,这也成了情趣用品品牌们乐于做文章的营销契机。

引发消费者不适之处在于它们所投放的文案。例如杜蕾斯发了一条与喜茶联动的微博:“Hi,还记得第二次约会,我对你说‘你的第一口最珍贵’?”配图上则写着:今夜一滴都不许剩。很快喜茶便转发回复:“Hi杜杜,我记得那次约会。说好了从那天起,你唇上始终有我的芝士。”这些文字性暗示意味极强,同时也在社交媒体引发了轩然大波,随后也被市场监督管理局处罚。

两性营销并不是新鲜事,也并非避孕套品牌才会打情色擦边球。这类话题虽然自带流量,但远远称不上是出色的营销创意。

无论如何设置,两性营销都是直白地与身体联想有关,远称不上有创意水准,更像是借低俗话题炒作流量;此外,这类营销背后还可能涉及物化女性和性别不平等议题触犯广告法,进一步影响到品牌的声誉。不过在品牌社交营销更为成熟的当下,品牌已经很少在营销中触碰两性这条线了。

但同时,眼下“寺庙热”“博物馆热”引发年轻人对传统文化的解构也成为一种文化现象,譬如戏称寺庙咖啡的规格是“中悲大悲超大悲”;表达年轻人对拜佛的热衷是“在上班和上进之间选择了上香”;以及各种菩萨、罗汉形象的表情包与玩梗。

喜茶此次联名事件带来的一个思考或许是,无论社交媒体的讨论有多火热,如果真的将与宗教相关的元素设置在品牌营销中,仍然有潜在风险——毕竟商品面向的不只是年轻人,还有更为复杂的大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喜茶

71
  • 联名焦虑笼罩新茶饮,又一个因“翻车”道歉的是乐乐茶
  • 霸王茶姬再次被传赴美上市,门店已超4000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喜茶下架“佛喜”联名,冤吗?

无论社交媒体的讨论有多火热,如果真的将与宗教相关的元素设置在品牌营销中,仍然有潜在风险。

图片来源:喜茶

界面新闻记者 | 马越

界面新闻编辑 | 牙韩翔

还没被打工人热捧超过一周的喜茶“佛喜”联名被下架。

根据澎湃新闻报道,12月4日,深圳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工作人员反馈称,该局于12月1日约谈了喜茶公司,该公司于12月3日将与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合作的“佛喜”系列联名产品做了下架处理,同时就相关情况作出检查。

上述工作人员表示,经过民宗部门和市场监管等部门会商研究,喜茶其实打的是个“擦边球”,“现在只能约谈他们,约谈也是法律手段之一,而且他们公司也很配合,认错态度很好,周五晚上就给我们发了整改报告,12月3日已经全部下架了”。

现在“喜茶GO”小程序上已经没有了“佛喜”茶拿铁产品。

截至目前喜茶并未对此次事件公开发声。深圳有关部门人员对界面新闻表示,“没有(被人)举报,应该是主动执法。”

此次争议中的联名事件,是喜茶和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在11月28日发布的联名款茶拿铁及包装、冰箱贴等周边产品,一共涉及这家博物馆中的3个形象,分别是“沉思罗汉”“伏虎罗汉”和“欢喜罗汉”。在它正式发布之前,社交网络上已经有了较高的讨论度,发布后#喜茶 我佛持杯#的话题则曾登上微博热搜第一,其产品也在某些地区一度断货。

喜茶“佛喜”系列联名产品

此次联名中的“沉思罗汉”是瓷器艺术大师曾龙升作品《釉下加彩十八罗汉塑像》的其中一件,现藏于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此尊罗汉因为生动的表情意外走红,低眉沉思的神态被网友解读成“无奈、无语、疲累、随便吧”的情绪表达,从而在社交网络中成为“年度表情包”式的存在,被戏称作“无语菩萨”。

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的沉思罗汉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无语菩萨”社交网络讨论度的攀升,也一度让它成为中国陶瓷博物馆中的热门展品,很多人专程来到景德镇参观打卡。同时,景德镇陶瓷官方旗舰店也以此作品为原型推出不少文创产品,在产品和宣传文案上不乏年轻人口吻的娱乐化表达。

小红书账户@景德镇陶瓷官方

喜茶此次的联名举动,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产生,但仍然带来了争议。

一个讨论点是,用罗汉形象的艺术品做营销宣传是否涉及宗教的因素?这或许也是深圳市民族宗教事务局与市场监管部门介入的原因。

“首先要明确‘宗教行为’和‘商业行为’以及‘宗教主体’和‘商业主体’。”北京今是律师事务所主任吴萌告诉界面新闻。

按照《宗教事务管理条例》等国家现行法规,宗教行为是受到严格限定的,而商业行为的管理相对宽泛。宗教行为基本上只有宗教主体可以从事,而商业行为则无太多限制——这也可以解释寺庙开发文创周边的行为。

在宗教与商业适用不同法律条款以及应当由哪个部门执法上,则显得尤其复杂。

在吴萌看来,本次联名活动的两个主体“喜茶”和“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都不是宗教主体,原则上应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进行监管,适用法律应该是《广告法》第9条第9项“广告不得含有民族、种族、宗教、性别歧视的内容”,而非《宗教事务条例》或《关于进一步治理佛教道教商业化问题的若干意见》。

但是,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按照《广告法》第9条第9项进行监管时,就涉及到喜茶的联名是否含有“宗教内容”。而只有宗教事务行政管理机关才能对“宗教内容”进行权威认定,因此这个责任又回到了宗教事务行政管理机关。

“从反应形式来看,喜茶的商品外观使用的是‘一定艺术手段体现的宗教形象’。”吴萌告诉界面新闻。

因此,应当从表面上认定为一种艺术品或设计,还是从内涵上认定为一种宗教形象,也同样需要界定。本次事件中无论是行政监管责任还是事实认定,可能都处于市场监管部门和宗教事务管理部门的管理分界之处。

“我个人的判断是,无论是从行为主体还是从营销意图上看,本次事件并非宗教活动,应当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进行监管。如果其中涉及对于‘宗教内容’的界定,可以由市场监管部门致函宗教管理部门给出意见。”吴萌对界面新闻表示。

喜茶主动下架的行为,或许是基于约谈内容尽可能地规避风险。

而无论法律如何界定,这次事件也提醒品牌们的一点是,在社会化营销中有着许多隐形的“红线”。

喜茶时令产品广告(图片拍摄:界面新闻 匡达)

除了宗教之外,早先不少品牌在社会化营销中触及的雷区是低俗话题。

例如2019年4月19日,避孕套品牌杜蕾斯与一众消费品品牌进行了联动,如喜茶、饿了么、淘票票、百威啤酒、气味图书馆和好时巧克力等。这次社交营销的主要背景是“419”的英文读音与“(一夜情)For One Night”相似,此前便有人戏谑称当天为“一夜情”之日,这也成了情趣用品品牌们乐于做文章的营销契机。

引发消费者不适之处在于它们所投放的文案。例如杜蕾斯发了一条与喜茶联动的微博:“Hi,还记得第二次约会,我对你说‘你的第一口最珍贵’?”配图上则写着:今夜一滴都不许剩。很快喜茶便转发回复:“Hi杜杜,我记得那次约会。说好了从那天起,你唇上始终有我的芝士。”这些文字性暗示意味极强,同时也在社交媒体引发了轩然大波,随后也被市场监督管理局处罚。

两性营销并不是新鲜事,也并非避孕套品牌才会打情色擦边球。这类话题虽然自带流量,但远远称不上是出色的营销创意。

无论如何设置,两性营销都是直白地与身体联想有关,远称不上有创意水准,更像是借低俗话题炒作流量;此外,这类营销背后还可能涉及物化女性和性别不平等议题触犯广告法,进一步影响到品牌的声誉。不过在品牌社交营销更为成熟的当下,品牌已经很少在营销中触碰两性这条线了。

但同时,眼下“寺庙热”“博物馆热”引发年轻人对传统文化的解构也成为一种文化现象,譬如戏称寺庙咖啡的规格是“中悲大悲超大悲”;表达年轻人对拜佛的热衷是“在上班和上进之间选择了上香”;以及各种菩萨、罗汉形象的表情包与玩梗。

喜茶此次联名事件带来的一个思考或许是,无论社交媒体的讨论有多火热,如果真的将与宗教相关的元素设置在品牌营销中,仍然有潜在风险——毕竟商品面向的不只是年轻人,还有更为复杂的大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