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良品铺子 VS 赵一鸣:百亿巨头与新玩家“争未来”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良品铺子 VS 赵一鸣:百亿巨头与新玩家“争未来”

零食赛道正在变得越来越热闹。

文|IT老友记

近期,良品铺子旗下全资子公司宁波广源聚亿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广源聚亿”)因被投企业宜春赵一鸣食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赵一鸣”)在双方合作期内,刻意隐瞒公司重大事项,损害小股东知情权,已于11月27日正式向法院提起诉讼。

目前,法院已受理此案。

诉讼案起因于11月10日,零食很忙与赵一鸣零食宣布战略合并,合计门店总数超过6500家,成为量贩零食赛道门店规模第一的企业。

对于这桩合并案,广源聚亿表示,在其持股期间,赵一鸣从未就与零食很忙的合并征询过广源聚亿意见。广源聚亿认为,赵一鸣的刻意隐瞒和引导直接导致广源聚亿基于错误或不实的交易背景和定价依据,出让了所持股权,严重损害了广源聚亿的合法权利。

一桩目前量贩零食行业最大的合并案,却牵扯出作为头部零食品牌的前股东,向零食新渠道发起的“诉讼战”,而这桩诉讼案究竟因何而起?又将对零食行业产生何种影响?

诉讼缘何而起?

诉讼案发生的九个月前,良品铺子跟投赵一鸣零食1.5亿元的A轮融资。彼时,良品铺子表示,“量贩零食迎合了消费者对零食丰富度、价格、体验感等方面新的追求,公司通过投资赵一鸣零食等多种模式快速拓展布局该业务。”

据公司公告显示,今年4月,广源聚亿约定向赵一鸣出资4500万元,占股3%。

六个月后,良品铺子公告称,广源聚亿拟以总计约1.05亿元的价格转让赵一鸣3%的股权。按照上述转让价,赵一鸣零食估值达到35亿元,而良品铺子通过此次股权转让,预计将获得约6000万元的投资收益。

关于退出的原因及后续在量贩零食赛道的发展,良品铺子曾表示:“公司将持续积极拓展布局量贩零食业务……未来将继续重点培育量贩零食品牌’零食顽家’。”

最新数据显示,零食顽家在湖北省的门店数超300家,月均开店超50家。

“良品铺子有自己的销售渠道,与赵一鸣零食的合作在一定阶段后实现了自身发展战略目标,继续合作不一定能达到最大效益,所以要适时作出调整。”一位消费行业投资人告诉作者。

但22天后,零食很忙与赵一鸣零食便官宣战略合并,并在同日完成工商变更登记,这也是促使良品铺子起诉赵一鸣的“导火索”。

“商业运作中,公司间的合并可能会涉及到大量的工作,包括但不限于尽职调查、协商谈判、合同拟定、投资方审批等,这些工作通常需要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一般而言,赵一鸣与零食很忙如果能够在22天完成合并,这种情况在实际中较为罕见。”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维维律师告诉作者。

据《中国新闻周刊》援引香颂资本董事沈萌的观点,除非某一方的情况比较简单,而且存在一股独大的控制人,合并案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

合并案官宣的11天后,广源聚亿向赵一鸣发送正式函件,请求提供在2023年4月11日至2023年10月16日持股期间,有关财务及重大事项决策的相关文件。但赵一鸣至今未向广源聚亿回复并提供相关文件。

“根据《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如果赵一鸣在没有通知广源聚亿仍担任公司股东的时候就私下与零食很忙就合并事宜进行谈判、且并未告知广源聚亿,则可能构成对广源聚亿知情权的侵犯。”王维维律师表示。

据《公司法》第四条规定,公司股东依法享有资产收益、参与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等权利。

同时,良品铺子方面还表示,从持股平台设立时间等线索来看,双方合并的启动与决策发生在广源聚亿出让赵一鸣股份之前。今年9月28日,赵一鸣高管用于参股零食很忙的持股平台之一“宜春一口鸟管理合伙企业”便在宜春市袁州区完成注册登记。

“究竟双方是否是在22天内完成合并程序,这也需要双方在诉讼过程中进一步举证来支持。”王维维律师告诉作者。

良品铺子方面认为,赵一鸣与其行业最大竞争对手完成合并一事,属于公司的经营方针和投资计划发生重大变化,根据《公司法》、公司章程及《股东协议》的规定(约定),广源聚亿作为股东之一,享有知情、决策、检查、优先购买等合法权利。广源聚亿作为小股东的法律权益,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因此,良品铺子根据《公司法》《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发起诉讼维权。

诉讼案的结果还需要双方举证和法院的进一步调查,但这桩诉讼案无疑给近两个月受到高度关注的零食赛道,再添一把“柴火”。

在量贩零食渠道快速崛起之下,新老零食品牌都在更为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求变,而这起良品铺子向赵一鸣发起的诉讼,也是零食企业之间比拼核心竞争力、争夺未来话语权的一场战役。

短期“卷”价格战、长期“卷”产品力

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消费的逻辑发生质变,品牌商及经销商积压大量尾货库存,而量贩零食门店作为大品牌“清库存”的主要渠道,在疫情期间快速崛起。

但主打“大牌低价尾货”的量贩零食渠道,本质上是基于疫情中及疫后消费疲弱的现状,加之下沉市场人群对价格的敏感度更高,形成一种投资驱动的业态扩张。

实际上,以零食很忙、赵一鸣零食为代表的量贩零食店能快速扩张,核心是在特殊的消费环境下找对了市场目标人群,吸引客群还是依靠产品低价与点位占领。

当下,零食折扣的市场竞争可以简单理解为“点位竞争”。

因此,“卷价格”成为量贩零食门店最重要的获客方式。比如赵一鸣零食曾推出端午折扣叠加日常满减,部分加盟商则推出6.5或5.5折活动;零食很忙在每月7号的“会员日”推出全场8.8折活动;

那么,量贩零食能“卷”得动产品力吗?

在供应链端,头部的量贩零食企业确实对零食供应链的中间环节进行革新。比如零食很忙直接采取“总仓对总仓”配送的工厂直供模式、对供应商采取现金结算。

但在供应链生产源头和末端定价方面,头部量贩零食企业还没有建立起商业护城河。一位休闲零食的资深从业者表示,当下的量贩零食新玩家,在品控方面很难做过良品铺子这类成熟品牌,“新兴的零食折扣业态还没有找到真正升级行业的创新点,但却扰乱了市场价格。”

供给逻辑和零供关系也在变化。一方面,今年以来,KA供应商更加重视库存管理,尽可能减少尾货,“进口品牌全面加强控价,通过维护价格体系以提升代理商的信心。”一些供应链管理的资深人士向媒体表示。

另一方面,一味向供应商“要低价”的模式已经不可取。“近两年国内大部分的折扣店为实现低价,首当其冲的要求生产厂家降价,把折扣转嫁给供应商,导致零供关系很难可持续发展。”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消费大数据研究院执行院⻓陈立平表示。

一位零食很忙的供应商也向地歌网作者表示,零食很忙虽然不收取供应商上架费、特别陈列费用等,但要求供应商必须给到最低价。

作者一直提到拼多多建立低价心智的路径,从最早引入白牌商品,到打造百亿补贴,再到深入产地及厂家打造源头直供链路,企业在发展的不同阶段采取不同策略,逐步夯实低价的产品力和消费心智。

对零售行业而言,零食赛道的变革同样如此,真正具备产品能力的零食企业应该基于供应链视角去做上下游整合、去做全链路的降本增效,最终实现商品的极致性价比。

海外的成功企业或许能带来更多借鉴。比如日本神户物产旗下的硬折扣零售店“业务超市”,其采取精简SKU的做法,同时基于全球化供应链以深耕源头供给和自有品牌,并且在门店运营中尽可能减少资源浪费和低效、高成本的环节,最终实现产品的高质低价。

业务超市的模式没有秘密,即零售商不断向传统的供应链、运营环节要效率。

零食行业同样如此。11月29日,良品铺子宣布各渠道300款产品同步实施降价,平均降价22%,最高降幅45%;其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杨银芬对此表示,改革的目的是在坚持“高品质产品”的基础上,把效率提上来,把价格降下去。

反观现阶段量贩零食的头部玩家,实现低价主要还是依靠硬补贴的模式。头部量贩零食企业迈出了革新流通环节的第一步,但之后对源头厂家的品控、对终端定价实现高性价比、对门店运营的效率提升等,都是重要且艰难的挑战。

显然,良品铺子与赵一鸣零食的诉讼案,只是零食行业“系统性战争”的其中一环,零食企业之间在供应链、门店运营、产品价格等诸多方面的竞争已经日趋白热化,零食行业被点燃的“硝烟”,不会轻易消散。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良品铺子

3.3k
  • 降价也拉不动良品铺子
  • 良品铺子(603719.SH):2024年前一季度实现净利润6248万元,同比下降57.98%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良品铺子 VS 赵一鸣:百亿巨头与新玩家“争未来”

零食赛道正在变得越来越热闹。

文|IT老友记

近期,良品铺子旗下全资子公司宁波广源聚亿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广源聚亿”)因被投企业宜春赵一鸣食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赵一鸣”)在双方合作期内,刻意隐瞒公司重大事项,损害小股东知情权,已于11月27日正式向法院提起诉讼。

目前,法院已受理此案。

诉讼案起因于11月10日,零食很忙与赵一鸣零食宣布战略合并,合计门店总数超过6500家,成为量贩零食赛道门店规模第一的企业。

对于这桩合并案,广源聚亿表示,在其持股期间,赵一鸣从未就与零食很忙的合并征询过广源聚亿意见。广源聚亿认为,赵一鸣的刻意隐瞒和引导直接导致广源聚亿基于错误或不实的交易背景和定价依据,出让了所持股权,严重损害了广源聚亿的合法权利。

一桩目前量贩零食行业最大的合并案,却牵扯出作为头部零食品牌的前股东,向零食新渠道发起的“诉讼战”,而这桩诉讼案究竟因何而起?又将对零食行业产生何种影响?

诉讼缘何而起?

诉讼案发生的九个月前,良品铺子跟投赵一鸣零食1.5亿元的A轮融资。彼时,良品铺子表示,“量贩零食迎合了消费者对零食丰富度、价格、体验感等方面新的追求,公司通过投资赵一鸣零食等多种模式快速拓展布局该业务。”

据公司公告显示,今年4月,广源聚亿约定向赵一鸣出资4500万元,占股3%。

六个月后,良品铺子公告称,广源聚亿拟以总计约1.05亿元的价格转让赵一鸣3%的股权。按照上述转让价,赵一鸣零食估值达到35亿元,而良品铺子通过此次股权转让,预计将获得约6000万元的投资收益。

关于退出的原因及后续在量贩零食赛道的发展,良品铺子曾表示:“公司将持续积极拓展布局量贩零食业务……未来将继续重点培育量贩零食品牌’零食顽家’。”

最新数据显示,零食顽家在湖北省的门店数超300家,月均开店超50家。

“良品铺子有自己的销售渠道,与赵一鸣零食的合作在一定阶段后实现了自身发展战略目标,继续合作不一定能达到最大效益,所以要适时作出调整。”一位消费行业投资人告诉作者。

但22天后,零食很忙与赵一鸣零食便官宣战略合并,并在同日完成工商变更登记,这也是促使良品铺子起诉赵一鸣的“导火索”。

“商业运作中,公司间的合并可能会涉及到大量的工作,包括但不限于尽职调查、协商谈判、合同拟定、投资方审批等,这些工作通常需要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一般而言,赵一鸣与零食很忙如果能够在22天完成合并,这种情况在实际中较为罕见。”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维维律师告诉作者。

据《中国新闻周刊》援引香颂资本董事沈萌的观点,除非某一方的情况比较简单,而且存在一股独大的控制人,合并案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

合并案官宣的11天后,广源聚亿向赵一鸣发送正式函件,请求提供在2023年4月11日至2023年10月16日持股期间,有关财务及重大事项决策的相关文件。但赵一鸣至今未向广源聚亿回复并提供相关文件。

“根据《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如果赵一鸣在没有通知广源聚亿仍担任公司股东的时候就私下与零食很忙就合并事宜进行谈判、且并未告知广源聚亿,则可能构成对广源聚亿知情权的侵犯。”王维维律师表示。

据《公司法》第四条规定,公司股东依法享有资产收益、参与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等权利。

同时,良品铺子方面还表示,从持股平台设立时间等线索来看,双方合并的启动与决策发生在广源聚亿出让赵一鸣股份之前。今年9月28日,赵一鸣高管用于参股零食很忙的持股平台之一“宜春一口鸟管理合伙企业”便在宜春市袁州区完成注册登记。

“究竟双方是否是在22天内完成合并程序,这也需要双方在诉讼过程中进一步举证来支持。”王维维律师告诉作者。

良品铺子方面认为,赵一鸣与其行业最大竞争对手完成合并一事,属于公司的经营方针和投资计划发生重大变化,根据《公司法》、公司章程及《股东协议》的规定(约定),广源聚亿作为股东之一,享有知情、决策、检查、优先购买等合法权利。广源聚亿作为小股东的法律权益,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因此,良品铺子根据《公司法》《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发起诉讼维权。

诉讼案的结果还需要双方举证和法院的进一步调查,但这桩诉讼案无疑给近两个月受到高度关注的零食赛道,再添一把“柴火”。

在量贩零食渠道快速崛起之下,新老零食品牌都在更为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求变,而这起良品铺子向赵一鸣发起的诉讼,也是零食企业之间比拼核心竞争力、争夺未来话语权的一场战役。

短期“卷”价格战、长期“卷”产品力

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消费的逻辑发生质变,品牌商及经销商积压大量尾货库存,而量贩零食门店作为大品牌“清库存”的主要渠道,在疫情期间快速崛起。

但主打“大牌低价尾货”的量贩零食渠道,本质上是基于疫情中及疫后消费疲弱的现状,加之下沉市场人群对价格的敏感度更高,形成一种投资驱动的业态扩张。

实际上,以零食很忙、赵一鸣零食为代表的量贩零食店能快速扩张,核心是在特殊的消费环境下找对了市场目标人群,吸引客群还是依靠产品低价与点位占领。

当下,零食折扣的市场竞争可以简单理解为“点位竞争”。

因此,“卷价格”成为量贩零食门店最重要的获客方式。比如赵一鸣零食曾推出端午折扣叠加日常满减,部分加盟商则推出6.5或5.5折活动;零食很忙在每月7号的“会员日”推出全场8.8折活动;

那么,量贩零食能“卷”得动产品力吗?

在供应链端,头部的量贩零食企业确实对零食供应链的中间环节进行革新。比如零食很忙直接采取“总仓对总仓”配送的工厂直供模式、对供应商采取现金结算。

但在供应链生产源头和末端定价方面,头部量贩零食企业还没有建立起商业护城河。一位休闲零食的资深从业者表示,当下的量贩零食新玩家,在品控方面很难做过良品铺子这类成熟品牌,“新兴的零食折扣业态还没有找到真正升级行业的创新点,但却扰乱了市场价格。”

供给逻辑和零供关系也在变化。一方面,今年以来,KA供应商更加重视库存管理,尽可能减少尾货,“进口品牌全面加强控价,通过维护价格体系以提升代理商的信心。”一些供应链管理的资深人士向媒体表示。

另一方面,一味向供应商“要低价”的模式已经不可取。“近两年国内大部分的折扣店为实现低价,首当其冲的要求生产厂家降价,把折扣转嫁给供应商,导致零供关系很难可持续发展。”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消费大数据研究院执行院⻓陈立平表示。

一位零食很忙的供应商也向地歌网作者表示,零食很忙虽然不收取供应商上架费、特别陈列费用等,但要求供应商必须给到最低价。

作者一直提到拼多多建立低价心智的路径,从最早引入白牌商品,到打造百亿补贴,再到深入产地及厂家打造源头直供链路,企业在发展的不同阶段采取不同策略,逐步夯实低价的产品力和消费心智。

对零售行业而言,零食赛道的变革同样如此,真正具备产品能力的零食企业应该基于供应链视角去做上下游整合、去做全链路的降本增效,最终实现商品的极致性价比。

海外的成功企业或许能带来更多借鉴。比如日本神户物产旗下的硬折扣零售店“业务超市”,其采取精简SKU的做法,同时基于全球化供应链以深耕源头供给和自有品牌,并且在门店运营中尽可能减少资源浪费和低效、高成本的环节,最终实现产品的高质低价。

业务超市的模式没有秘密,即零售商不断向传统的供应链、运营环节要效率。

零食行业同样如此。11月29日,良品铺子宣布各渠道300款产品同步实施降价,平均降价22%,最高降幅45%;其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杨银芬对此表示,改革的目的是在坚持“高品质产品”的基础上,把效率提上来,把价格降下去。

反观现阶段量贩零食的头部玩家,实现低价主要还是依靠硬补贴的模式。头部量贩零食企业迈出了革新流通环节的第一步,但之后对源头厂家的品控、对终端定价实现高性价比、对门店运营的效率提升等,都是重要且艰难的挑战。

显然,良品铺子与赵一鸣零食的诉讼案,只是零食行业“系统性战争”的其中一环,零食企业之间在供应链、门店运营、产品价格等诸多方面的竞争已经日趋白热化,零食行业被点燃的“硝烟”,不会轻易消散。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