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最早搞换电的美国企业早已倒下,这家欧洲巨头车企为何此时入局?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最早搞换电的美国企业早已倒下,这家欧洲巨头车企为何此时入局?

Stellantis表示,与Ample合作是其“始终探索不同方案”战略的一部分。

文|上海汽车报

据《汽车新闻》报道,12月7日,欧洲车企Stellantis与美国电动汽车换电企业Ample签订了合作协议。Stellantis将在其电动汽车上使用Ample的换电技术。从明年开始,Stellantis将在西班牙马德里的菲亚特500e共享车队使用Ample的换电技术。

模块化电池

换电被认为是解决续航里程焦虑和充电站等待时间过长的一种方式,它还能缓解充电高峰期对电网造成的压力。《福布斯》认为,只有当电池变得更加标准化时,换电这个方法才会变得可行。

而Ample在模块化方面颇有心得。据了解,Ample的模块化电池换电技术今后也可用于其他Stellantis车辆或车队。Stellantis专有电池可在5分钟内通过一个机器人系统进行更换,该系统可从汽车下方取出电池包,然后换上充满电的电池包。为了与Ample的换电系统兼容,菲亚特500e需要安装Ample的“模块化”电池。

一个Ample换电站大约有两个停车位,并提供免下车服务。准备换电时,司机可以把车开到换电站门口,大门会向上滑动,露出站内的平台。司机按照换电站内屏幕上的指示,将车辆开到指定位置后,点击手机应用程序中的按钮,就能更换电池。站内的平台会将车辆及车上乘客升高几英尺。随后,平台内部的机器开始工作,取出车辆中的旧电池并安装新电池。当电池更换完成后,平台会降低,司机就可以开着充好电的车上路了。

电量耗尽的电池可以在几个小时内充满电,然后安装在另一辆车上。Ample联合创始人兼总裁约翰·德·索萨表示,虽然他们可以更快速地给电池充电,但放慢速度有助于延迟电池老化。

搭载了Ample电池的车辆既支持充电,也支持换电,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进行选择。斯塔马蒂说:“当你需要更长续航里程时,你可以选择换电,这种补能方式为你提供了更多的灵活性。”斯塔马蒂表示,该服务将使车主在其汽车使用期内获得最新、最高效的电池,从而有可能提高续航里程。

斯塔马蒂与哈苏纳表示,他们并不认为换电站与充电站是竞争关系,而是一种可以加快电动汽车大规模普及的选择。斯塔马蒂说道:“我们希望所有人都可以使用电动汽车,这意味着我们需要提供不同的解决方案。我们认为,我们的竞争对手是燃油汽车。”

Stellantis表示,与Ample合作是其“始终探索不同方案”战略的一部分。当前,公司正在努力实现到2030年在欧洲售出的所有乘用车均为纯电动汽车,在美国售出的乘用车及轻型卡车中有50%是纯电动汽车。

12月7日,Stellantis充电和能源业务部高级副总裁里卡多·斯塔马蒂在电话会议上表示:“我们认为换电技术有助于填补电动汽车选择的空白。”

《华尔街日报》指出,建造换电站比建造超级充电站更贵。但是,Ample公司拒绝透露计划在每个换电站上花多少钱,只是说他们的换电站将比其他换电站更便宜。

值得一提的是,特斯拉当时评估建设一座超充站的成本为25万美元。建设一座换电站的成本在50万美元以上。同时,换电站还要配套一个超充站,因为换下来的电池同样需要补能。

Better Place“开创先河”

不过,最早成立的换电公司并不是Ample,也不是特斯拉及中国企业。世界上首家提出换电概念并将其投入运营的公司是Better Place,创立于2007年,总部坐落于美国加州。该公司联合雷诺提出换电解决方案,采用“车电分离+里程计费”方式,即用户从雷诺购买FLUENCE ZE换电车型,电池则由Better Place持有,向用户提供电池租赁、充电和更换电池服务,并以驾驶里程数为基础,向顾客收取月费。

值得一提的是,这家公司曾拉拢了中国的企业一起扩大换电“朋友圈”。2010年,Better Place与奇瑞联合开发量产版换电车型应用方案,并研究领先的电动汽车充电网络解决方案。2011年,Better Place与南方电网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在广州设立换电体验中心。

2007年下半年,Better Place获得A轮1.11亿美元融资。随后,经过数轮融资,Better Place累计获得通用电气、摩根士丹利等公司8.5亿美元风险投资,估值一度达到22.5亿美元。

2008年12月,Better Place在以色列特拉维夫开设首座换电站。随后,Better Place于2009年5月、2011年6月、2011年12月分别在日本、丹麦、澳大利亚开设换电站。其中,以色列和丹麦是其重点布局国家。

经过6年的运营,Better Place将业务拓展至4个国家。但是,高昂的成本,以及没有一家企业愿意为其埋单,最终导致这家公司破产。Better Place换电站预期建设成本为50万美元,实际建设成本却高达200万美元。此外,该公司曾向雷诺定制10万辆FLUENCE ZE电动车,最终销量仅为计划的1%。在建设与运营成本严重超标,以及换电车辆销量惨淡,远不及预期的双重因素叠加影响下,2013年5月,Better Place申请破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Stellantis

371
  • 双休改单休,三星集团据悉推行高管每周六天工作制
  • 文峰股份(601010.SH):拟以2500万元-5000万元回购股份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最早搞换电的美国企业早已倒下,这家欧洲巨头车企为何此时入局?

Stellantis表示,与Ample合作是其“始终探索不同方案”战略的一部分。

文|上海汽车报

据《汽车新闻》报道,12月7日,欧洲车企Stellantis与美国电动汽车换电企业Ample签订了合作协议。Stellantis将在其电动汽车上使用Ample的换电技术。从明年开始,Stellantis将在西班牙马德里的菲亚特500e共享车队使用Ample的换电技术。

模块化电池

换电被认为是解决续航里程焦虑和充电站等待时间过长的一种方式,它还能缓解充电高峰期对电网造成的压力。《福布斯》认为,只有当电池变得更加标准化时,换电这个方法才会变得可行。

而Ample在模块化方面颇有心得。据了解,Ample的模块化电池换电技术今后也可用于其他Stellantis车辆或车队。Stellantis专有电池可在5分钟内通过一个机器人系统进行更换,该系统可从汽车下方取出电池包,然后换上充满电的电池包。为了与Ample的换电系统兼容,菲亚特500e需要安装Ample的“模块化”电池。

一个Ample换电站大约有两个停车位,并提供免下车服务。准备换电时,司机可以把车开到换电站门口,大门会向上滑动,露出站内的平台。司机按照换电站内屏幕上的指示,将车辆开到指定位置后,点击手机应用程序中的按钮,就能更换电池。站内的平台会将车辆及车上乘客升高几英尺。随后,平台内部的机器开始工作,取出车辆中的旧电池并安装新电池。当电池更换完成后,平台会降低,司机就可以开着充好电的车上路了。

电量耗尽的电池可以在几个小时内充满电,然后安装在另一辆车上。Ample联合创始人兼总裁约翰·德·索萨表示,虽然他们可以更快速地给电池充电,但放慢速度有助于延迟电池老化。

搭载了Ample电池的车辆既支持充电,也支持换电,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进行选择。斯塔马蒂说:“当你需要更长续航里程时,你可以选择换电,这种补能方式为你提供了更多的灵活性。”斯塔马蒂表示,该服务将使车主在其汽车使用期内获得最新、最高效的电池,从而有可能提高续航里程。

斯塔马蒂与哈苏纳表示,他们并不认为换电站与充电站是竞争关系,而是一种可以加快电动汽车大规模普及的选择。斯塔马蒂说道:“我们希望所有人都可以使用电动汽车,这意味着我们需要提供不同的解决方案。我们认为,我们的竞争对手是燃油汽车。”

Stellantis表示,与Ample合作是其“始终探索不同方案”战略的一部分。当前,公司正在努力实现到2030年在欧洲售出的所有乘用车均为纯电动汽车,在美国售出的乘用车及轻型卡车中有50%是纯电动汽车。

12月7日,Stellantis充电和能源业务部高级副总裁里卡多·斯塔马蒂在电话会议上表示:“我们认为换电技术有助于填补电动汽车选择的空白。”

《华尔街日报》指出,建造换电站比建造超级充电站更贵。但是,Ample公司拒绝透露计划在每个换电站上花多少钱,只是说他们的换电站将比其他换电站更便宜。

值得一提的是,特斯拉当时评估建设一座超充站的成本为25万美元。建设一座换电站的成本在50万美元以上。同时,换电站还要配套一个超充站,因为换下来的电池同样需要补能。

Better Place“开创先河”

不过,最早成立的换电公司并不是Ample,也不是特斯拉及中国企业。世界上首家提出换电概念并将其投入运营的公司是Better Place,创立于2007年,总部坐落于美国加州。该公司联合雷诺提出换电解决方案,采用“车电分离+里程计费”方式,即用户从雷诺购买FLUENCE ZE换电车型,电池则由Better Place持有,向用户提供电池租赁、充电和更换电池服务,并以驾驶里程数为基础,向顾客收取月费。

值得一提的是,这家公司曾拉拢了中国的企业一起扩大换电“朋友圈”。2010年,Better Place与奇瑞联合开发量产版换电车型应用方案,并研究领先的电动汽车充电网络解决方案。2011年,Better Place与南方电网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在广州设立换电体验中心。

2007年下半年,Better Place获得A轮1.11亿美元融资。随后,经过数轮融资,Better Place累计获得通用电气、摩根士丹利等公司8.5亿美元风险投资,估值一度达到22.5亿美元。

2008年12月,Better Place在以色列特拉维夫开设首座换电站。随后,Better Place于2009年5月、2011年6月、2011年12月分别在日本、丹麦、澳大利亚开设换电站。其中,以色列和丹麦是其重点布局国家。

经过6年的运营,Better Place将业务拓展至4个国家。但是,高昂的成本,以及没有一家企业愿意为其埋单,最终导致这家公司破产。Better Place换电站预期建设成本为50万美元,实际建设成本却高达200万美元。此外,该公司曾向雷诺定制10万辆FLUENCE ZE电动车,最终销量仅为计划的1%。在建设与运营成本严重超标,以及换电车辆销量惨淡,远不及预期的双重因素叠加影响下,2013年5月,Better Place申请破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