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元梦之星大战蛋仔派对,结果受伤的又是元宇宙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元梦之星大战蛋仔派对,结果受伤的又是元宇宙

这些游戏的成功,都与它们利用元宇宙的概念来重新定义玩家互动和内容创造有着直接联系。 

文|Metaverse元宇宙

上周,《元梦之星》的上线掀起了鹅猪两厂继六年前“吃鸡”游戏大战后的又一次正面硬刚。

从腾讯系的饱和式推广轰炸与《元梦之星》开服当日,网易开启“蛋搭节”,推出一系列免费福利的正面对战,再到《蛋仔派对》推出“企鹅心心”新角色与元梦之星“易斑斑”的隔空输出,两款融入大量元宇宙要素游戏朴实无华的高端商战,着实为各自又增添了不少热度。

当然作为一直以来就被拿来与元宇宙比较的派对类游戏,不论这场“战争”最后结局如何,本应该躲在旁边安静过气的元宇宙又受到了一次伤害。

或许这个时候,去网易“企鹅美式吧”来一杯冰美式,才能让元宇宙的心情稍微平复一下。

1 蛋仔派对先行 探路新玩法

从最初的《糖豆人》到去年暑期推出的《蛋仔派对》,派对类游戏自去年开始一步步接过了大逃杀类游戏的交接棒,成为了最火的游戏类型。

不过相同的是,这两种类型游戏的火热都与较为自由的玩法,以及较高的玩家参与度有着直接联系:

《堡垒之夜》中多次举办的演唱会活动成为元宇宙发展中不断重复借鉴的案例,《蛋仔派对》中用户生成的大量原创地图也成为元宇宙自由创作的精神的体现。

而这些游戏的成功,都与它们利用元宇宙的概念来重新定义玩家互动和内容创造有着直接联系。 

今年8月,《蛋仔派对》宣布达成月活1亿的成绩,成为派对类游戏正式崛起的重要标志。

作为较《元梦之星》更早发布的派对类游戏,上线一年多的《蛋仔派对》充分展示了如何通过创新的方式激发用户参与和创造,从而构造出一个又一个独特且充满活力的虚拟世界——《蛋仔派对》的制作人 Kwan 曾在首届创作者大会上披露,游戏每周地图发布数量达到了百万量级,创作者数量千万级。

可以说,在《蛋仔派对》中,用户生成内容(UGC)已经不仅仅是游戏的一部分,而是成为了其核心驱动力——大量的UGC创作者通过贡献地图作品,实际上是在共同塑造这个元宇宙的形态,使之成为一个不断进化和扩展的世界。 

在国庆期间的非遗企划中,《蛋仔派对》联合优质创作者奔赴大江南北,与非遗传承人进行灵感对话,产出了苗银非遗锻造技艺《镂尘吹影,穷工极致》等文化内容,激发用户对于国风艺术、国潮文化的正向情感。

此外,《蛋仔派对》在构建元宇宙社交空间方面也做出了创新尝试。游戏中的庄园合作建造、店铺经营等玩法不仅仅是虚拟世界中的活动,更是一种社交和生活体验的延伸:

玩家在这个元宇宙空间中不仅能找到娱乐,还能体验现实社会生活的精彩。这种设计使得玩家之间不仅在游戏内发展关系,还能在现实生活中建立更深的情感联系。

比如在步行街功能板块,当一位玩家雇佣了其他玩家作为店员,当一位玩家成了这家店铺的回头客,彼此的关联和羁绊也应运而生,现实生活的社交情感与虚拟社会实现了叠加。

如此深度的社交互动可以说是元宇宙概念成功应用的一个明显标志。

同时随着元宇宙空间的进化,除了UGC外,AIGC逐渐渗透到《蛋仔派对》的元宇宙空间搭建中,技术和内容相互促进,共同推动游戏生态的发展。

可以说,《蛋仔派对》通过其UGC驱动模式和社交互动的深度融合,成功地创造了一个多元且充满活力的元宇宙空间——它不仅为用户提供了一个富有创造性和互动性的虚拟世界,还展示了在构建元宇宙时UGC的重要性。

2 元梦之星后进,放大现有体系

作为与《蛋仔派对》性质相同的游戏,《元梦之星》也提供许多虚拟空间创作体验。

其中的“造梦空间”功能,类似于一个元宇宙地图编辑器,使玩家能够轻松地完成场景制作,“造梦空间”包括“元件管理器”用于高效管理场景元素、“算法辅助智能配色”以及“元件镜像”等功能,极大地提高了创作效率。

此外,与《蛋仔派对》相比,《元梦之星》在视觉效果上也有所提升:得益于UE引擎的特性和新颖的特效,在“星世界”编辑器中,玩家能创造出涟漪、瀑布、水花、飞鸟等细腻的视觉效果,并利用“粒子特效编辑器”设计出富有创意的自制特效,如拖尾、烟花、爆炸等。

除了强大的UGC创作功能,《元梦之星》背靠腾讯系庞大的社交生态系统获得的流量加持更是不可小觑。

在其“星家园”功能中,玩家可以邀请好友共同观看腾讯视频和QQ音乐等内容,同时也为路人提供观看的机会。虽然类似功能在超级QQ秀中早已经实现,但在《元梦之星》当前的火热势头下,无疑算是得到了更大范围的推广。

作为同属一个类别的游戏,《元梦之星》的出现不管其最终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蛋仔派对》的地位,都印证了一个事实:

即便元宇宙概念的热度有所减退,基于UGC的创作者经济生态仍然有效。

凭借着易用的创作工具、丰富的素材库以及自由的发挥空间,元宇宙空间的创作门槛无疑在很大程度上被降低,从而能够吸引更广泛的玩家群体。同时,它也解决了日活跃用户数量(DAU)的提升和游戏内容生产的挑战。

另一方面,将UGC与手游相结合能够充分发挥游戏产品的特点。例如,手游在社交性方面具有天然的优势,这有利于UGC内容的传播和社交生态的建立。而且,由于手游拥有更大的用户基础,它能够吸引更多有消费能力的成年玩家。

这些因素共同作用,使得派对类游戏在促进元宇宙的发展上展现出强大的潜力,但久久难以迎来发展突破的元宇宙,真的能借此破局吗?

3 玩法成熟,但元宇宙难以复刻

观察元宇宙发展许久,我们当然希望看到两款游戏在竞争中不断推出更加有趣的玩法,以更好的创意来吸引用户,但是这些“类元宇宙”的玩法究竟能在多少程度上推动元宇宙元宇宙的发展,依然要画一个问号。

不仅是《蛋仔派对》、《元梦之星》,更早推出的《堡垒之夜》乃至Roblox,都已经展现出关于元宇宙发展的各种图景,但很显然,目前众多落地的元宇宙与这些优质游戏相比依然乏善可陈。在许多的分析中,都将当前元宇宙发展的停滞归因为技术问题:或是硬件尚未完全成熟,或是空间制作技术还在进步,但以现有的技术,既然能制作出众多拥有元宇宙要素、能同时容纳大量用户的爆款游戏,那就说明技术不是首要阻碍。

真正的原因,是开发者及用户对于元宇宙中出现游戏因素或主动或被动的排斥——似乎一旦游戏的元素出现在元宇宙空间中,就是对“元宇宙”这一乌托邦似的高大上词汇的玷污。

只要这种思路一直存在,即便技术取得进步,率先取得突破的依旧会是游戏而并不是元宇宙。

比起众多元宇宙空间自推出后的不温不火,不论是蛋仔派对已达5亿的用户体量,还是元梦之星上线首日即达到8750亿人次的注册用户数,都是一个元宇宙可望不可即的数字。

而《蛋仔派对》与《元梦之星》的接连爆火,更是佐证了元宇宙热度的退潮,并不是因为UGC生态的失效——这其实体现出当前元宇宙发展过程中一个很尴尬的矛盾点:

已经有不少成功的游戏展示出了元宇宙思路的正确性,但众多元宇宙拥趸又只把这些游戏当作游戏看待,一面借游戏来宣扬元宇宙充满未来,一面又不愿意吸纳游戏的要素到元宇宙中,但“游戏”一词就真的不足以囊括元宇宙想要的内在吗?

此前,《蛋仔派对》中的一张名为《北境之歌》的UGC地图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热烈讨论,这张地图通过虚拟空间的方式,生动地描绘了东北地区几代人的生活历程。

它从战争时期的严酷环境,到和平时期的农耕生活,再到现代化进程中高楼大厦的崛起,以及人们迁徙的场景,这一切不仅展示了时代的巨大变化,还深刻地表达了战争的残酷、发展的艰难,以及东北地区在历史变迁中遭受的误解和伤害——显然,这已经超出了单纯的游戏范畴。

不经过一步一步的渐进式发展,元宇宙就永远都只会停留在空中楼阁的状态,一步到位只是痴心妄想。

几年来,众多元宇宙空间在的游戏对比下都无聊得千篇一律,徒留下一个又一个只在偶尔有活动时才会有访客的“空”间,在一步步走向恶性循环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冷清。

固步自封的元宇宙,如果说真的能从这些游戏中学到些什么,那或许就是又有很多玩法不能出现在元宇宙空间中了——减少游戏性,无限趋近索然无味,已经成为刻在元宇宙发展过程中莫名其妙形成的不成文规定。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网易

4.4k
  • 网易Q1净利润85亿元,连续7个季度研发占比超15%
  • 网易一季度营收269亿元,同比增长7.2%

腾讯

6.4k
  • 腾讯控股今日在港交所斥资约10亿港元回购268万股
  • 腾讯控股:今日斥资10.03亿港元购回263万股公司股份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元梦之星大战蛋仔派对,结果受伤的又是元宇宙

这些游戏的成功,都与它们利用元宇宙的概念来重新定义玩家互动和内容创造有着直接联系。 

文|Metaverse元宇宙

上周,《元梦之星》的上线掀起了鹅猪两厂继六年前“吃鸡”游戏大战后的又一次正面硬刚。

从腾讯系的饱和式推广轰炸与《元梦之星》开服当日,网易开启“蛋搭节”,推出一系列免费福利的正面对战,再到《蛋仔派对》推出“企鹅心心”新角色与元梦之星“易斑斑”的隔空输出,两款融入大量元宇宙要素游戏朴实无华的高端商战,着实为各自又增添了不少热度。

当然作为一直以来就被拿来与元宇宙比较的派对类游戏,不论这场“战争”最后结局如何,本应该躲在旁边安静过气的元宇宙又受到了一次伤害。

或许这个时候,去网易“企鹅美式吧”来一杯冰美式,才能让元宇宙的心情稍微平复一下。

1 蛋仔派对先行 探路新玩法

从最初的《糖豆人》到去年暑期推出的《蛋仔派对》,派对类游戏自去年开始一步步接过了大逃杀类游戏的交接棒,成为了最火的游戏类型。

不过相同的是,这两种类型游戏的火热都与较为自由的玩法,以及较高的玩家参与度有着直接联系:

《堡垒之夜》中多次举办的演唱会活动成为元宇宙发展中不断重复借鉴的案例,《蛋仔派对》中用户生成的大量原创地图也成为元宇宙自由创作的精神的体现。

而这些游戏的成功,都与它们利用元宇宙的概念来重新定义玩家互动和内容创造有着直接联系。 

今年8月,《蛋仔派对》宣布达成月活1亿的成绩,成为派对类游戏正式崛起的重要标志。

作为较《元梦之星》更早发布的派对类游戏,上线一年多的《蛋仔派对》充分展示了如何通过创新的方式激发用户参与和创造,从而构造出一个又一个独特且充满活力的虚拟世界——《蛋仔派对》的制作人 Kwan 曾在首届创作者大会上披露,游戏每周地图发布数量达到了百万量级,创作者数量千万级。

可以说,在《蛋仔派对》中,用户生成内容(UGC)已经不仅仅是游戏的一部分,而是成为了其核心驱动力——大量的UGC创作者通过贡献地图作品,实际上是在共同塑造这个元宇宙的形态,使之成为一个不断进化和扩展的世界。 

在国庆期间的非遗企划中,《蛋仔派对》联合优质创作者奔赴大江南北,与非遗传承人进行灵感对话,产出了苗银非遗锻造技艺《镂尘吹影,穷工极致》等文化内容,激发用户对于国风艺术、国潮文化的正向情感。

此外,《蛋仔派对》在构建元宇宙社交空间方面也做出了创新尝试。游戏中的庄园合作建造、店铺经营等玩法不仅仅是虚拟世界中的活动,更是一种社交和生活体验的延伸:

玩家在这个元宇宙空间中不仅能找到娱乐,还能体验现实社会生活的精彩。这种设计使得玩家之间不仅在游戏内发展关系,还能在现实生活中建立更深的情感联系。

比如在步行街功能板块,当一位玩家雇佣了其他玩家作为店员,当一位玩家成了这家店铺的回头客,彼此的关联和羁绊也应运而生,现实生活的社交情感与虚拟社会实现了叠加。

如此深度的社交互动可以说是元宇宙概念成功应用的一个明显标志。

同时随着元宇宙空间的进化,除了UGC外,AIGC逐渐渗透到《蛋仔派对》的元宇宙空间搭建中,技术和内容相互促进,共同推动游戏生态的发展。

可以说,《蛋仔派对》通过其UGC驱动模式和社交互动的深度融合,成功地创造了一个多元且充满活力的元宇宙空间——它不仅为用户提供了一个富有创造性和互动性的虚拟世界,还展示了在构建元宇宙时UGC的重要性。

2 元梦之星后进,放大现有体系

作为与《蛋仔派对》性质相同的游戏,《元梦之星》也提供许多虚拟空间创作体验。

其中的“造梦空间”功能,类似于一个元宇宙地图编辑器,使玩家能够轻松地完成场景制作,“造梦空间”包括“元件管理器”用于高效管理场景元素、“算法辅助智能配色”以及“元件镜像”等功能,极大地提高了创作效率。

此外,与《蛋仔派对》相比,《元梦之星》在视觉效果上也有所提升:得益于UE引擎的特性和新颖的特效,在“星世界”编辑器中,玩家能创造出涟漪、瀑布、水花、飞鸟等细腻的视觉效果,并利用“粒子特效编辑器”设计出富有创意的自制特效,如拖尾、烟花、爆炸等。

除了强大的UGC创作功能,《元梦之星》背靠腾讯系庞大的社交生态系统获得的流量加持更是不可小觑。

在其“星家园”功能中,玩家可以邀请好友共同观看腾讯视频和QQ音乐等内容,同时也为路人提供观看的机会。虽然类似功能在超级QQ秀中早已经实现,但在《元梦之星》当前的火热势头下,无疑算是得到了更大范围的推广。

作为同属一个类别的游戏,《元梦之星》的出现不管其最终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蛋仔派对》的地位,都印证了一个事实:

即便元宇宙概念的热度有所减退,基于UGC的创作者经济生态仍然有效。

凭借着易用的创作工具、丰富的素材库以及自由的发挥空间,元宇宙空间的创作门槛无疑在很大程度上被降低,从而能够吸引更广泛的玩家群体。同时,它也解决了日活跃用户数量(DAU)的提升和游戏内容生产的挑战。

另一方面,将UGC与手游相结合能够充分发挥游戏产品的特点。例如,手游在社交性方面具有天然的优势,这有利于UGC内容的传播和社交生态的建立。而且,由于手游拥有更大的用户基础,它能够吸引更多有消费能力的成年玩家。

这些因素共同作用,使得派对类游戏在促进元宇宙的发展上展现出强大的潜力,但久久难以迎来发展突破的元宇宙,真的能借此破局吗?

3 玩法成熟,但元宇宙难以复刻

观察元宇宙发展许久,我们当然希望看到两款游戏在竞争中不断推出更加有趣的玩法,以更好的创意来吸引用户,但是这些“类元宇宙”的玩法究竟能在多少程度上推动元宇宙元宇宙的发展,依然要画一个问号。

不仅是《蛋仔派对》、《元梦之星》,更早推出的《堡垒之夜》乃至Roblox,都已经展现出关于元宇宙发展的各种图景,但很显然,目前众多落地的元宇宙与这些优质游戏相比依然乏善可陈。在许多的分析中,都将当前元宇宙发展的停滞归因为技术问题:或是硬件尚未完全成熟,或是空间制作技术还在进步,但以现有的技术,既然能制作出众多拥有元宇宙要素、能同时容纳大量用户的爆款游戏,那就说明技术不是首要阻碍。

真正的原因,是开发者及用户对于元宇宙中出现游戏因素或主动或被动的排斥——似乎一旦游戏的元素出现在元宇宙空间中,就是对“元宇宙”这一乌托邦似的高大上词汇的玷污。

只要这种思路一直存在,即便技术取得进步,率先取得突破的依旧会是游戏而并不是元宇宙。

比起众多元宇宙空间自推出后的不温不火,不论是蛋仔派对已达5亿的用户体量,还是元梦之星上线首日即达到8750亿人次的注册用户数,都是一个元宇宙可望不可即的数字。

而《蛋仔派对》与《元梦之星》的接连爆火,更是佐证了元宇宙热度的退潮,并不是因为UGC生态的失效——这其实体现出当前元宇宙发展过程中一个很尴尬的矛盾点:

已经有不少成功的游戏展示出了元宇宙思路的正确性,但众多元宇宙拥趸又只把这些游戏当作游戏看待,一面借游戏来宣扬元宇宙充满未来,一面又不愿意吸纳游戏的要素到元宇宙中,但“游戏”一词就真的不足以囊括元宇宙想要的内在吗?

此前,《蛋仔派对》中的一张名为《北境之歌》的UGC地图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热烈讨论,这张地图通过虚拟空间的方式,生动地描绘了东北地区几代人的生活历程。

它从战争时期的严酷环境,到和平时期的农耕生活,再到现代化进程中高楼大厦的崛起,以及人们迁徙的场景,这一切不仅展示了时代的巨大变化,还深刻地表达了战争的残酷、发展的艰难,以及东北地区在历史变迁中遭受的误解和伤害——显然,这已经超出了单纯的游戏范畴。

不经过一步一步的渐进式发展,元宇宙就永远都只会停留在空中楼阁的状态,一步到位只是痴心妄想。

几年来,众多元宇宙空间在的游戏对比下都无聊得千篇一律,徒留下一个又一个只在偶尔有活动时才会有访客的“空”间,在一步步走向恶性循环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冷清。

固步自封的元宇宙,如果说真的能从这些游戏中学到些什么,那或许就是又有很多玩法不能出现在元宇宙空间中了——减少游戏性,无限趋近索然无味,已经成为刻在元宇宙发展过程中莫名其妙形成的不成文规定。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