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华为回应停止懂车帝等平台投放:新价格谈拢前暂缓部分合作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华为回应停止懂车帝等平台投放:新价格谈拢前暂缓部分合作

过去半年间,强化自营是华为在汽车销售渠道上所做的最大变动之一。

图片来源:界面

界面新闻记者|陆柯言

华为与懂车帝之间的“评测摩擦”有了新进展,并影响到了更多同类平台。

1月3日有消息称,自1月起,华为鸿蒙智行旗下车型已停止与汽车之家、懂车帝、易车的合作。就在上个月,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董事长余承东曾炮轰懂车帝“冬测”是“坑人的测试”,由此引发了一众车企对该测试的质疑。

界面新闻记者在上述三平台上搜索“问界M9”发现,易车和懂车帝页面显示“暂无经销商报价”、“该车型经销商暂未入驻平台”,汽车之家也仅有一家门店报价。

对此,华为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回应称,由于鸿蒙智行与部分平台会员门店业务原合作协议到期,在新的商务洽谈达成一致前暂缓会员门店业务合作,其他合作业务仍正常进行。

据一位山东鸿蒙智行经销商透露,目前华为与平台的确在新一轮合作价格洽谈中,但不清楚具体谈判细节。“我们肯定还是需要线上引流,但依赖程度并没有那么深。无论是否合作,结果我们都可以接受。”

汽车之家、懂车帝、易车等垂直媒体平台与汽车厂商一直关系密切。除坚持广告“零投放”策略的特斯拉之外,绝大多数汽车品牌都将其作为重要的营销投放阵地。这类平台也是品牌或经销商重要的销售线索来源。

目前除鸿蒙智行外,比亚迪、特斯拉等品牌或经销商仍与上述平台有线索合作,但其不断增加的会员价格也让各地经销商开始犯难。

2023年年初,湖南、四川等多地的汽车经销商商会在报告中表示,各汽车网络平台在制定2023年与汽车经销商合作方案时,出现大幅涨价的现象,极大地提高了经销商的运营成本。 

据湖南省汽车商会提供的文件,三大平台在2023年的会员价格均有不同程度涨幅,其中懂车帝涨幅折算后高达93%。该商会在调查了湖南省内长沙等9个市州79家4S店后发现,这些店面2023年需向三家汽车网络引流平台支付的会员费用将超过2500万元,平均每家店需支付30万元,最高的是64万元。 

新能源汽车厂商试图打破这种对线上平台的依赖,例如将门店开在人员流动量大的商场,而不是城市远郊,或采取以自营为主的销售体系。过去半年间,强化自营也是华为在汽车销售渠道上所做的最大变动之一。

一位鸿蒙智行广州销售人员说,他所在的门店中,靠线上线索来买车的人不到一成,目前合作暂缓的影响不大。另一方面,销售也在引导消费者直接到鸿蒙智行APP里下单咨询。在该APP中,用户可以询价、看车、预约试驾、寻找充电服务等。

眼下鸿蒙智行仍在持续提升产能,加快交付步伐。华为在去年底发布了售价超50万元的问界M9,两天后该车型累计大定(预定且不退定金)突破2万台。而AITO问界系列在上个月交付新车24468辆,比去年11月增长了29.96%。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华为

7.1k
  • 引望密集成立子公司,华为车BU加速走向独立
  • 华为哈勃增资至79.8亿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华为回应停止懂车帝等平台投放:新价格谈拢前暂缓部分合作

过去半年间,强化自营是华为在汽车销售渠道上所做的最大变动之一。

图片来源:界面

界面新闻记者|陆柯言

华为与懂车帝之间的“评测摩擦”有了新进展,并影响到了更多同类平台。

1月3日有消息称,自1月起,华为鸿蒙智行旗下车型已停止与汽车之家、懂车帝、易车的合作。就在上个月,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董事长余承东曾炮轰懂车帝“冬测”是“坑人的测试”,由此引发了一众车企对该测试的质疑。

界面新闻记者在上述三平台上搜索“问界M9”发现,易车和懂车帝页面显示“暂无经销商报价”、“该车型经销商暂未入驻平台”,汽车之家也仅有一家门店报价。

对此,华为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回应称,由于鸿蒙智行与部分平台会员门店业务原合作协议到期,在新的商务洽谈达成一致前暂缓会员门店业务合作,其他合作业务仍正常进行。

据一位山东鸿蒙智行经销商透露,目前华为与平台的确在新一轮合作价格洽谈中,但不清楚具体谈判细节。“我们肯定还是需要线上引流,但依赖程度并没有那么深。无论是否合作,结果我们都可以接受。”

汽车之家、懂车帝、易车等垂直媒体平台与汽车厂商一直关系密切。除坚持广告“零投放”策略的特斯拉之外,绝大多数汽车品牌都将其作为重要的营销投放阵地。这类平台也是品牌或经销商重要的销售线索来源。

目前除鸿蒙智行外,比亚迪、特斯拉等品牌或经销商仍与上述平台有线索合作,但其不断增加的会员价格也让各地经销商开始犯难。

2023年年初,湖南、四川等多地的汽车经销商商会在报告中表示,各汽车网络平台在制定2023年与汽车经销商合作方案时,出现大幅涨价的现象,极大地提高了经销商的运营成本。 

据湖南省汽车商会提供的文件,三大平台在2023年的会员价格均有不同程度涨幅,其中懂车帝涨幅折算后高达93%。该商会在调查了湖南省内长沙等9个市州79家4S店后发现,这些店面2023年需向三家汽车网络引流平台支付的会员费用将超过2500万元,平均每家店需支付30万元,最高的是64万元。 

新能源汽车厂商试图打破这种对线上平台的依赖,例如将门店开在人员流动量大的商场,而不是城市远郊,或采取以自营为主的销售体系。过去半年间,强化自营也是华为在汽车销售渠道上所做的最大变动之一。

一位鸿蒙智行广州销售人员说,他所在的门店中,靠线上线索来买车的人不到一成,目前合作暂缓的影响不大。另一方面,销售也在引导消费者直接到鸿蒙智行APP里下单咨询。在该APP中,用户可以询价、看车、预约试驾、寻找充电服务等。

眼下鸿蒙智行仍在持续提升产能,加快交付步伐。华为在去年底发布了售价超50万元的问界M9,两天后该车型累计大定(预定且不退定金)突破2万台。而AITO问界系列在上个月交付新车24468辆,比去年11月增长了29.96%。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