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陆挺:2024年中国经济面临四大挑战,房地产市场或迎来出清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陆挺:2024年中国经济面临四大挑战,房地产市场或迎来出清

野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陆挺提到的四个挑战包括消费增速回落、房地产继续下行、海外经济增长放缓拖累出口、新兴产业产能过剩。

2024年1月6日,北京,野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陆挺在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上发言。图片来源:清华大学ACCEPT研究院

记者 王珍

野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陆挺周六在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上表示,2024年中国经济将面临消费增速回落、房地产继续下行、海外经济增长放缓拖累出口、新兴产业产能过剩等挑战。

不过,他同时指出,房地产市场今年或迎来出清机会,此外,新兴产业的投资和创新也有助于中国经济取得一个新的平衡。

陆挺认为,今年中国经济面临的第一个挑战可能是消费会有明显减速,原因有三。一是2023年消费数据表现亮眼,会给今年带来高基数效应;同时,去年的高增长有一部分是报复性消费反弹所致,这会使得今年消费面临一些向下的压力;其次,从房价、股价表现来看,居民财富效应减退。

对于市场广泛呼吁的发放消费券刺激消费的做法,他表示,发放消费券或现金的有效时机已经过去,在特殊时期,采取适当的政策措施是必要的,但如果高度依赖于消费券或现金的发放,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反而会导致财政悬崖和经济骤然减速。

“如果要发钱,就要先发给农民等弱势人群,这样消费边际倾向才会更高。”陆挺说,政府应该兼顾效率和公平,优先考虑社会弱势群体,特别是农村老人,“几乎没有养老金的、占中国老龄人口约三分之二的广大农村老人”。

第二个挑战来自房地产。陆挺指出,目前房地产处于底部徘徊状态,不过,今年房地产市场或迎来出清机会,随着关键问题的解决,市场有望触底反弹。

他表示,推动房地产市场出清,关键在于做好保交楼工作。他指出,中国房地产市场是期房市场,期房占比可能在85%以上。在保交楼方面,建议央行再次祭出抵押补充贷款(PSL)工具,调动政策性银行的积极性,通过财政加货币的方式推进保交楼工作。

第三个挑战在外贸。陆挺说,2024年可能是全球经济真正减速的一年,尤其是发达国家经济增速会明显下降。根据野村证券的预测,美国GDP增速将放缓至1.3%,大约是2023年的一半;日本从2023年的1.7%左右放缓到0.6%,欧洲将下降0.4%。

“所以,当全球购买力最强的地区经济增速减半或者陷入衰退,对全球贸易会有影响,这会对我国出口造成一定的向下压力。”他说。

第四个挑战来自新能源汽车、电池、太阳能光伏等新兴行业。“(2023年)中国企业无论是在产出还是投资方面都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就,但有些领域出现了产能过剩的现象,导致部分原材料和终端产品的价格快速下跌,可能会影响(今年)的投资增速。”陆挺说。

不过,他同时指出,中国企业在新兴产业领域的不断创新,调整产品布局和供给结构,这也有助于国内经济取得一个新的平衡。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野村

127
  • 野村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房地产出现企稳迹象,风险有望渐渐出清
  • 野村辜朝明:应对“资产负债表衰退”,央行应做最后借贷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陆挺:2024年中国经济面临四大挑战,房地产市场或迎来出清

野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陆挺提到的四个挑战包括消费增速回落、房地产继续下行、海外经济增长放缓拖累出口、新兴产业产能过剩。

2024年1月6日,北京,野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陆挺在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上发言。图片来源:清华大学ACCEPT研究院

记者 王珍

野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陆挺周六在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上表示,2024年中国经济将面临消费增速回落、房地产继续下行、海外经济增长放缓拖累出口、新兴产业产能过剩等挑战。

不过,他同时指出,房地产市场今年或迎来出清机会,此外,新兴产业的投资和创新也有助于中国经济取得一个新的平衡。

陆挺认为,今年中国经济面临的第一个挑战可能是消费会有明显减速,原因有三。一是2023年消费数据表现亮眼,会给今年带来高基数效应;同时,去年的高增长有一部分是报复性消费反弹所致,这会使得今年消费面临一些向下的压力;其次,从房价、股价表现来看,居民财富效应减退。

对于市场广泛呼吁的发放消费券刺激消费的做法,他表示,发放消费券或现金的有效时机已经过去,在特殊时期,采取适当的政策措施是必要的,但如果高度依赖于消费券或现金的发放,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反而会导致财政悬崖和经济骤然减速。

“如果要发钱,就要先发给农民等弱势人群,这样消费边际倾向才会更高。”陆挺说,政府应该兼顾效率和公平,优先考虑社会弱势群体,特别是农村老人,“几乎没有养老金的、占中国老龄人口约三分之二的广大农村老人”。

第二个挑战来自房地产。陆挺指出,目前房地产处于底部徘徊状态,不过,今年房地产市场或迎来出清机会,随着关键问题的解决,市场有望触底反弹。

他表示,推动房地产市场出清,关键在于做好保交楼工作。他指出,中国房地产市场是期房市场,期房占比可能在85%以上。在保交楼方面,建议央行再次祭出抵押补充贷款(PSL)工具,调动政策性银行的积极性,通过财政加货币的方式推进保交楼工作。

第三个挑战在外贸。陆挺说,2024年可能是全球经济真正减速的一年,尤其是发达国家经济增速会明显下降。根据野村证券的预测,美国GDP增速将放缓至1.3%,大约是2023年的一半;日本从2023年的1.7%左右放缓到0.6%,欧洲将下降0.4%。

“所以,当全球购买力最强的地区经济增速减半或者陷入衰退,对全球贸易会有影响,这会对我国出口造成一定的向下压力。”他说。

第四个挑战来自新能源汽车、电池、太阳能光伏等新兴行业。“(2023年)中国企业无论是在产出还是投资方面都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就,但有些领域出现了产能过剩的现象,导致部分原材料和终端产品的价格快速下跌,可能会影响(今年)的投资增速。”陆挺说。

不过,他同时指出,中国企业在新兴产业领域的不断创新,调整产品布局和供给结构,这也有助于国内经济取得一个新的平衡。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