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曾年销售超千亿的科兴新冠疫苗被曝停产,此前已有多款国产新冠疫苗停产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曾年销售超千亿的科兴新冠疫苗被曝停产,此前已有多款国产新冠疫苗停产

不仅是科兴生物,一众曾靠新冠疫苗创造业绩神话的企业在疫情红利消退后,业绩都逐渐回归常态。

图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唐卓雅

界面新闻编辑 | 谢欣

1月10日,极目新闻报道称,一份名为“停发新冠项目绩效工资方案”的文件在网上传播,落款为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公司,其中提到公司新冠疫苗已全部停产且公司目前也无新冠疫苗产品销售。

上述方案的落款时间为1月9日,并盖有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公司的公章,其中提到,现阶段,公司新冠疫苗已全部停产且公司目前也无新冠疫苗产品销售,公司决定自2024年1月起停止发放现有员工的新冠项目绩效工资。

图源:极目新闻

截止发稿,科兴方面并未对此消息做出回应。

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公司(下称“科兴中维”)是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旗下子公司,新冠疫苗克尔来福(CoronaVac)便是科兴中维旗下产品,由北京、大连两大基地生产,对应的生产厂商分别为科兴中维、北京科兴(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和大连科兴(科兴疫苗技术有限公司)。上述三家科兴系公司均为上市公司科兴生物(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孙公司。

克尔来福是国内最早获批使用的新冠疫苗之一。科兴生物的业绩也随着这款新冠疫苗的获批使用暴增。2020年6月,新冠疫苗克尔来福在国内获批紧急使用。尽管年中才获批,却毫不影响克尔来福给科兴生物贡献业绩。2020年,科兴生物的营收达到5.1亿美元。但在前一年,科兴生物的营收仅2.46亿美元。可以说,克尔来福让科兴生物的业绩翻了一番。

2021年2月,克尔来福在国内附条件上市,国家药监局有条件批准克尔来福用于18岁及以上的个人,同时在2021年6月获得了3-17岁儿童的紧急使用。2021年,科兴生物销售额达193.75亿美元(约合1280.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691.6%,毛利达183.03亿美元(约合1209.4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031.6%。

但是,科兴生物业绩增长极度依赖克尔来福,这也意味着,一旦新冠疫情消退,克尔来福销量下降,公司业绩也将回归正轨。2022年,科兴生物全年销售额为15亿美元(约合107.56亿元人民币),比2021年下降92%。科兴生物称2022年全年销售额的锐减源自新冠疫苗的销售减少。单2021年,新冠疫苗出口就为科兴生物带来84.74亿美元(约合607.64亿元人民币)的销售收入,高于科兴生物2022年全年销售额。但是科兴生物并未披露公司2022年的出口销售额及新冠疫苗的销售额。

2023年中报显示,科兴生物上半年的销售额为1.404亿美元(约合10.07亿元人民币),而去年同期为12亿美元(约合86.05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88%。科兴生物称,主要原因是新冠疫苗克尔来福的销售减少。

可以看出,从2022年开始,克尔来福的销量就走上了下坡路,科兴生物的业绩辉煌也已是“昨日黄花”。

实际上,不仅是科兴生物,一众曾靠新冠疫苗创造业绩神话的企业在疫情红利消退后,业绩都逐渐回归常态。2023年10月,康希诺发布三季报,该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76亿元,同比下降75.17%,归母净利润亏损扩大至9.85亿元。对于2023年前三季度的收入变化,康希诺解释称,主要系新冠疫苗产品销售收入无法复刻去年(2022年)规模。

2023年,康希诺宣布将分配更多资源用于非新冠疫苗产品管线的研发,其新冠疫苗生产基地上海上药康希诺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也进入停产状态。同年,万泰生物也发布公告称,公司拟终止募资投资项目“鼻喷疫苗产业基地建设项目”,而该鼻喷疫苗是万泰生物此前获国家药监局紧急使用授权的鼻喷新冠疫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科兴中维

243
  • 拿回北京科兴股权后未名医药获得超2亿分红,原实控人案件仍在上诉中
  • 科兴制药: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通过欧盟GMP认证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曾年销售超千亿的科兴新冠疫苗被曝停产,此前已有多款国产新冠疫苗停产

不仅是科兴生物,一众曾靠新冠疫苗创造业绩神话的企业在疫情红利消退后,业绩都逐渐回归常态。

图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唐卓雅

界面新闻编辑 | 谢欣

1月10日,极目新闻报道称,一份名为“停发新冠项目绩效工资方案”的文件在网上传播,落款为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公司,其中提到公司新冠疫苗已全部停产且公司目前也无新冠疫苗产品销售。

上述方案的落款时间为1月9日,并盖有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公司的公章,其中提到,现阶段,公司新冠疫苗已全部停产且公司目前也无新冠疫苗产品销售,公司决定自2024年1月起停止发放现有员工的新冠项目绩效工资。

图源:极目新闻

截止发稿,科兴方面并未对此消息做出回应。

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公司(下称“科兴中维”)是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旗下子公司,新冠疫苗克尔来福(CoronaVac)便是科兴中维旗下产品,由北京、大连两大基地生产,对应的生产厂商分别为科兴中维、北京科兴(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和大连科兴(科兴疫苗技术有限公司)。上述三家科兴系公司均为上市公司科兴生物(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孙公司。

克尔来福是国内最早获批使用的新冠疫苗之一。科兴生物的业绩也随着这款新冠疫苗的获批使用暴增。2020年6月,新冠疫苗克尔来福在国内获批紧急使用。尽管年中才获批,却毫不影响克尔来福给科兴生物贡献业绩。2020年,科兴生物的营收达到5.1亿美元。但在前一年,科兴生物的营收仅2.46亿美元。可以说,克尔来福让科兴生物的业绩翻了一番。

2021年2月,克尔来福在国内附条件上市,国家药监局有条件批准克尔来福用于18岁及以上的个人,同时在2021年6月获得了3-17岁儿童的紧急使用。2021年,科兴生物销售额达193.75亿美元(约合1280.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691.6%,毛利达183.03亿美元(约合1209.4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031.6%。

但是,科兴生物业绩增长极度依赖克尔来福,这也意味着,一旦新冠疫情消退,克尔来福销量下降,公司业绩也将回归正轨。2022年,科兴生物全年销售额为15亿美元(约合107.56亿元人民币),比2021年下降92%。科兴生物称2022年全年销售额的锐减源自新冠疫苗的销售减少。单2021年,新冠疫苗出口就为科兴生物带来84.74亿美元(约合607.64亿元人民币)的销售收入,高于科兴生物2022年全年销售额。但是科兴生物并未披露公司2022年的出口销售额及新冠疫苗的销售额。

2023年中报显示,科兴生物上半年的销售额为1.404亿美元(约合10.07亿元人民币),而去年同期为12亿美元(约合86.05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88%。科兴生物称,主要原因是新冠疫苗克尔来福的销售减少。

可以看出,从2022年开始,克尔来福的销量就走上了下坡路,科兴生物的业绩辉煌也已是“昨日黄花”。

实际上,不仅是科兴生物,一众曾靠新冠疫苗创造业绩神话的企业在疫情红利消退后,业绩都逐渐回归常态。2023年10月,康希诺发布三季报,该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76亿元,同比下降75.17%,归母净利润亏损扩大至9.85亿元。对于2023年前三季度的收入变化,康希诺解释称,主要系新冠疫苗产品销售收入无法复刻去年(2022年)规模。

2023年,康希诺宣布将分配更多资源用于非新冠疫苗产品管线的研发,其新冠疫苗生产基地上海上药康希诺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也进入停产状态。同年,万泰生物也发布公告称,公司拟终止募资投资项目“鼻喷疫苗产业基地建设项目”,而该鼻喷疫苗是万泰生物此前获国家药监局紧急使用授权的鼻喷新冠疫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