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如果要写一本《繁花》商战教科书,会怎样?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如果要写一本《繁花》商战教科书,会怎样?

过去30年间,餐饮业的变化不大;贸易行业则面目全非。至于股票和资本市场,《繁花》的教科书还管用吗?

2024年1月13日,上海,随着《繁花》剧集的热播,进贤路迎众多游客。沿街一家小饭店贴着“宝总泡饭”的标语,引人注目。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黄锫坚

电视剧《繁花》的主题,当然是男男女女、若即若离、来来往往之事,不过,里面的商战情节更让观众心跳加速。原作小说并没有太多商业内容,编剧和导演团队在经济史和生意实操方面,显然下足了调研和考证功夫。毕竟,30年前的中国,如何从计划经济转轨到市场经济,老人们或许已经淡忘,年青人大多懵懂不知。细数剧中从餐饮、贸易到股市里的机会和教训,后来者会眼红,过来人会扼腕。

如果要写一本《繁花》商战教科书,我来列个提纲。

一、餐饮

黄河路的灯红酒绿、觥筹交错、人来人往,是许许多多人情碰撞的舞台。简单总结,餐饮业的基础竞争在于菜品、服务,而高级竞争则在为生意人搭建桥梁,甚至是贩卖情报。

李李之所以能比金美林等老板娘厉害,就在于她会制造话题,吸引眼球,让至真园成为名副其实的名利场:无钱无势者被冷落,有钱有势者成为座上宾。她几次给宝总透露关键信息,更是扮演着商业间谍的角色。

而夜东京则通过玲子那脱胎换骨的装修,完成了漂亮的蝶变。此前的夜东京,只是狐朋狗友打发时间的居酒屋,蜕变后的夜东京,除了本帮日本料理这样的精致菜品夺人口目,更是改变定位,成了日本和其他海外游客、商人在上海的聚会地,一座难求。

当然,餐饮业背后的无形之手仍然是资本。卢美琳的老公因为欠债,把金美林抵押给台商林太,最后卢美琳只能黯然放手,就是这样的惨痛教训。任你在前台拼命拉客,努力服务,也抵不过背后的一纸欠条。

而李李的资本玩法则堪称经典。在宝总和强总为股票价格斗得最激烈的时刻,李李将至真园一女二嫁,给两人都抛出了意向书。强总因杀红了眼而失去理性,接受了加价百分之十五的条件买下至真园,李李将此资产变现后潇洒走人。

二、贸易

之所以没有写外贸 ,是因为当时之外贸,似乎并不限于对外贸易,也包括内贸。外滩27号上写着金光闪闪的“外贸大楼”四字,但从宝总运作“三羊”丝光棉T恤在沪联商厦上市,以及诸暨麻老板的高仿货上架服饰公司来看,当时的国内贸易也需要中间商撮合,也就是外贸公司和宝总的公司。

汪小姐出场时,只是27号的一名外贸业务员,看起来是给科长跑腿的小徒弟,但却是宝总在外贸领域的贵人。与今日不同,在90年代前期,贸易环节必须由国企承担,凭“指标”“批示”才能开展工作。汪小姐后来从27号出来,自己开公司,相当于从国企转到民企,自己独立来做贸易。

跟日后的互联网消除中间商相比,当时的贸易需有经过更多环节。厂家生产了衣服,如果要送到消费者手里,中间还隔着外贸大楼的“指标”、贸易公司、南京路的百货商店等多个环节。厂家要找到销售渠道,需要跑客户,做营销。除了人脉积累、媒体报道等手段,最原始的方式自然是在黄河路和各大酒局饭桌上发名片。

90年代末,随着互联网和阿里巴巴等企业的崛起,B2B、搜索引擎排名、平台营销开始暂露头角。有了互联网,外贸人不需要出门,也会机会接触国外客户,这也是阿里巴巴的黄金年代。到了现在,各平台信息越来越透明,各商家压价比价,竞争激烈。这时候更需要拓宽受众渠道,接轨跨境电商,做人工智能等社媒营销。

对比来看,人们应该更怀念那个靠酒局饭桌做业务的年代。因为信息没有那么透明,也就少了无下限的价格战。

三、股票

商业游戏的最高境界是资本运作。宝总很早就在爷叔的带领下入了股票之门。爷叔说过的金句太多,比如:纽约的帝国大厦,从一楼爬上去要一个钟头,从顶楼到一楼,只需要8.8秒。

除了宁波帮、麒麟会、南国投、603等上市公司代码的史诗考据,我更感兴趣的是最后几集里,强慕杰与宝总的股市搏杀。如果需要写一个教训,那就是,警惕高杠杆。

大概94年左右,上交所修改新的交易规则,允许机构入市,上海也从地区性市场迈向了全国性市场。强慕杰是深圳南国投派到上海的负责人。为引宝总入局,强慕杰首先让自己的律师住在宝总常驻的和平饭店,故意留下粉碎过的文件,让宝总识别出652这个数字,对应的股票即申北电器。但宝总识破了这个伎俩,没有上钩。

两人最后的殊死较量是服饰公司的股票。抛开前面几轮的开盘价争夺、扶老太太下楼梯、洗盘、托市等过于细节的操作,宝总真正致命的要害是杠杆。强总查到了他的资金来源,除了西国投的配资,还有两方面:一是宁波老板,一是台商林太。两者的操盘方式都是资金放在金主的账户上,由宝总代理操作。强总的策略很凶悍,他计划砍掉宝总的这两个左膀右臂,再釜底抽薪。

他首先找到宁波老板,让他把账户转到南国投的营业部,承诺做高股价,提高宁波老板收益。宁波老板连本带利撤掉资金3000多万,只剩下十几万给宝总一点小费。而林太这边的资金,则是以至真园做的担保,宝总此前已承诺买下李李的至真园。即便李李趁人之危加价15%,杀红了眼的强总仍然买下了至真园。抵押物换人了,林太只能从宝总那里撤资。就这样,强总成功地斩掉了宝总的左膀右臂。

由于两个金主的撤资,宝总只能割肉一部分股票应对。宝总当时的总资产是5000多万,其中有3000万是西国投的融资,杠杆超过1倍。他于是解散了蔡司令的舰队,其实是不想连累大家,他要跟强总来一次决战。

在利空消息和强总的打压下,服饰公司的股价持续下跌,跌到了12块多。这时阿宝的净资产只有300多万,融资3000万,杠杆太高。10.88元就是强平线,跌到这个位置,宝总的资金就清零了。通俗的说,宝总从西国投的融资是以股票为抵押物的,随着股价跌到10块钱。西国投就必须强制平仓,卖出所有股票,才能不受损失。而宝总的本金将会亏光。

关键变数来自麒麟会,即上海本地股票圈大佬的组织。他们在服饰公司的股票上也是重仓。如果阿宝被强平,股价将会急转直下,麒麟会也会损失惨重。到时候,强总会在合适的位置低吸,成为收尸队。这正是阿宝当年对A先生做的事,强总想要完成复仇。

最后关头,麒麟会的巫医生提出,如果接过宝总的股票,可以给他两个选择,要么两百万现金走人,要么300万股未上市的齐山煤电法人股。结果宝总都不选,而选择了浦东的土地,即麒麟会放弃收购宝总和他朋友的那片土地。

服饰公司一战的结果是两败俱伤,强总被抓,而宝总则净身出户。他放弃了股票,转行到了地产,这应该是《繁花》续集可以发挥的地方了。

如果说餐饮、贸易行业的背后是资本运作,那么,金融游戏的背后是什么?是政策和制度的边界。在与爷叔的白热化竞争中,汪小姐以不可能赚钱的价格抢到了沃尔玛的牛仔裤订单。最后让她扭亏为盈的因素,正是外汇价格。1994年元旦,国家宣布外汇并轨,人民币汇价从1美元兑5.8元人民币调整为1美元兑8.7元人民币。所以,要在商战上获胜,除了掌握资本,更关键是了解政策,至少你有获取政策消息的捷径。

时移世易,刻舟求剑式的教科书在现实面前会变得理屈词穷。过去30年间,餐饮业的变化不大,人们或许能从《繁花》里学到一些技巧。而贸易行业则面目全非,不要说“指标”、找关系,即便是费翔的冬天里的一把火式的营销,在今天也没有太多用武之地了。

那么股票和资本市场,《繁花》的教科书还管用吗?宝总曾踌躇满志地说,老八股时代的股市只是一个洗脸盆,随着全国的资金和公司都来上海,股市就会变成黄浦江和太平洋。借用这个比方,只是人们不知道今天的中国股市,是变成了太平洋?还是退回到泾渭分明的苏州河与黄浦江了?各位看客自有判断。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国投集团

585
  • 融创中国:国投中电同意受让四川三岔湖长岛国际旅游度假中心有限公司70%权益及债权
  • 国投证券:呼吸道检测行业进入高速发展期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如果要写一本《繁花》商战教科书,会怎样?

过去30年间,餐饮业的变化不大;贸易行业则面目全非。至于股票和资本市场,《繁花》的教科书还管用吗?

2024年1月13日,上海,随着《繁花》剧集的热播,进贤路迎众多游客。沿街一家小饭店贴着“宝总泡饭”的标语,引人注目。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黄锫坚

电视剧《繁花》的主题,当然是男男女女、若即若离、来来往往之事,不过,里面的商战情节更让观众心跳加速。原作小说并没有太多商业内容,编剧和导演团队在经济史和生意实操方面,显然下足了调研和考证功夫。毕竟,30年前的中国,如何从计划经济转轨到市场经济,老人们或许已经淡忘,年青人大多懵懂不知。细数剧中从餐饮、贸易到股市里的机会和教训,后来者会眼红,过来人会扼腕。

如果要写一本《繁花》商战教科书,我来列个提纲。

一、餐饮

黄河路的灯红酒绿、觥筹交错、人来人往,是许许多多人情碰撞的舞台。简单总结,餐饮业的基础竞争在于菜品、服务,而高级竞争则在为生意人搭建桥梁,甚至是贩卖情报。

李李之所以能比金美林等老板娘厉害,就在于她会制造话题,吸引眼球,让至真园成为名副其实的名利场:无钱无势者被冷落,有钱有势者成为座上宾。她几次给宝总透露关键信息,更是扮演着商业间谍的角色。

而夜东京则通过玲子那脱胎换骨的装修,完成了漂亮的蝶变。此前的夜东京,只是狐朋狗友打发时间的居酒屋,蜕变后的夜东京,除了本帮日本料理这样的精致菜品夺人口目,更是改变定位,成了日本和其他海外游客、商人在上海的聚会地,一座难求。

当然,餐饮业背后的无形之手仍然是资本。卢美琳的老公因为欠债,把金美林抵押给台商林太,最后卢美琳只能黯然放手,就是这样的惨痛教训。任你在前台拼命拉客,努力服务,也抵不过背后的一纸欠条。

而李李的资本玩法则堪称经典。在宝总和强总为股票价格斗得最激烈的时刻,李李将至真园一女二嫁,给两人都抛出了意向书。强总因杀红了眼而失去理性,接受了加价百分之十五的条件买下至真园,李李将此资产变现后潇洒走人。

二、贸易

之所以没有写外贸 ,是因为当时之外贸,似乎并不限于对外贸易,也包括内贸。外滩27号上写着金光闪闪的“外贸大楼”四字,但从宝总运作“三羊”丝光棉T恤在沪联商厦上市,以及诸暨麻老板的高仿货上架服饰公司来看,当时的国内贸易也需要中间商撮合,也就是外贸公司和宝总的公司。

汪小姐出场时,只是27号的一名外贸业务员,看起来是给科长跑腿的小徒弟,但却是宝总在外贸领域的贵人。与今日不同,在90年代前期,贸易环节必须由国企承担,凭“指标”“批示”才能开展工作。汪小姐后来从27号出来,自己开公司,相当于从国企转到民企,自己独立来做贸易。

跟日后的互联网消除中间商相比,当时的贸易需有经过更多环节。厂家生产了衣服,如果要送到消费者手里,中间还隔着外贸大楼的“指标”、贸易公司、南京路的百货商店等多个环节。厂家要找到销售渠道,需要跑客户,做营销。除了人脉积累、媒体报道等手段,最原始的方式自然是在黄河路和各大酒局饭桌上发名片。

90年代末,随着互联网和阿里巴巴等企业的崛起,B2B、搜索引擎排名、平台营销开始暂露头角。有了互联网,外贸人不需要出门,也会机会接触国外客户,这也是阿里巴巴的黄金年代。到了现在,各平台信息越来越透明,各商家压价比价,竞争激烈。这时候更需要拓宽受众渠道,接轨跨境电商,做人工智能等社媒营销。

对比来看,人们应该更怀念那个靠酒局饭桌做业务的年代。因为信息没有那么透明,也就少了无下限的价格战。

三、股票

商业游戏的最高境界是资本运作。宝总很早就在爷叔的带领下入了股票之门。爷叔说过的金句太多,比如:纽约的帝国大厦,从一楼爬上去要一个钟头,从顶楼到一楼,只需要8.8秒。

除了宁波帮、麒麟会、南国投、603等上市公司代码的史诗考据,我更感兴趣的是最后几集里,强慕杰与宝总的股市搏杀。如果需要写一个教训,那就是,警惕高杠杆。

大概94年左右,上交所修改新的交易规则,允许机构入市,上海也从地区性市场迈向了全国性市场。强慕杰是深圳南国投派到上海的负责人。为引宝总入局,强慕杰首先让自己的律师住在宝总常驻的和平饭店,故意留下粉碎过的文件,让宝总识别出652这个数字,对应的股票即申北电器。但宝总识破了这个伎俩,没有上钩。

两人最后的殊死较量是服饰公司的股票。抛开前面几轮的开盘价争夺、扶老太太下楼梯、洗盘、托市等过于细节的操作,宝总真正致命的要害是杠杆。强总查到了他的资金来源,除了西国投的配资,还有两方面:一是宁波老板,一是台商林太。两者的操盘方式都是资金放在金主的账户上,由宝总代理操作。强总的策略很凶悍,他计划砍掉宝总的这两个左膀右臂,再釜底抽薪。

他首先找到宁波老板,让他把账户转到南国投的营业部,承诺做高股价,提高宁波老板收益。宁波老板连本带利撤掉资金3000多万,只剩下十几万给宝总一点小费。而林太这边的资金,则是以至真园做的担保,宝总此前已承诺买下李李的至真园。即便李李趁人之危加价15%,杀红了眼的强总仍然买下了至真园。抵押物换人了,林太只能从宝总那里撤资。就这样,强总成功地斩掉了宝总的左膀右臂。

由于两个金主的撤资,宝总只能割肉一部分股票应对。宝总当时的总资产是5000多万,其中有3000万是西国投的融资,杠杆超过1倍。他于是解散了蔡司令的舰队,其实是不想连累大家,他要跟强总来一次决战。

在利空消息和强总的打压下,服饰公司的股价持续下跌,跌到了12块多。这时阿宝的净资产只有300多万,融资3000万,杠杆太高。10.88元就是强平线,跌到这个位置,宝总的资金就清零了。通俗的说,宝总从西国投的融资是以股票为抵押物的,随着股价跌到10块钱。西国投就必须强制平仓,卖出所有股票,才能不受损失。而宝总的本金将会亏光。

关键变数来自麒麟会,即上海本地股票圈大佬的组织。他们在服饰公司的股票上也是重仓。如果阿宝被强平,股价将会急转直下,麒麟会也会损失惨重。到时候,强总会在合适的位置低吸,成为收尸队。这正是阿宝当年对A先生做的事,强总想要完成复仇。

最后关头,麒麟会的巫医生提出,如果接过宝总的股票,可以给他两个选择,要么两百万现金走人,要么300万股未上市的齐山煤电法人股。结果宝总都不选,而选择了浦东的土地,即麒麟会放弃收购宝总和他朋友的那片土地。

服饰公司一战的结果是两败俱伤,强总被抓,而宝总则净身出户。他放弃了股票,转行到了地产,这应该是《繁花》续集可以发挥的地方了。

如果说餐饮、贸易行业的背后是资本运作,那么,金融游戏的背后是什么?是政策和制度的边界。在与爷叔的白热化竞争中,汪小姐以不可能赚钱的价格抢到了沃尔玛的牛仔裤订单。最后让她扭亏为盈的因素,正是外汇价格。1994年元旦,国家宣布外汇并轨,人民币汇价从1美元兑5.8元人民币调整为1美元兑8.7元人民币。所以,要在商战上获胜,除了掌握资本,更关键是了解政策,至少你有获取政策消息的捷径。

时移世易,刻舟求剑式的教科书在现实面前会变得理屈词穷。过去30年间,餐饮业的变化不大,人们或许能从《繁花》里学到一些技巧。而贸易行业则面目全非,不要说“指标”、找关系,即便是费翔的冬天里的一把火式的营销,在今天也没有太多用武之地了。

那么股票和资本市场,《繁花》的教科书还管用吗?宝总曾踌躇满志地说,老八股时代的股市只是一个洗脸盆,随着全国的资金和公司都来上海,股市就会变成黄浦江和太平洋。借用这个比方,只是人们不知道今天的中国股市,是变成了太平洋?还是退回到泾渭分明的苏州河与黄浦江了?各位看客自有判断。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