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最新报道
  • 卡片
  • 列表
张春霖:国有资本的定位应以不挤出民营资本为原则

当前最关键的改革,是一部分国有资本要变成收益性的国有资本,在企业中重新定位为参股,而企业则变成混合所有制,逐步摘去所有制标签。

张春霖:民企所占经济资源,取决于国家向国企投入的多少

张春霖认为,国家应该要求,国有资本所带来的回报率和市场水平的回报率相当,这也是最近热议的竞争中性原则的要求之一。而朱恒鹏则针锋相对地提出,如果真对国企回报率做出...

【评论】个税专项扣除的下一步期待“就业激励”

2019年,中国经济要逆流而上,必须解决痛点。减贫和缩小收入差距将是促进消费增长和经济转型的关键。

胡翌霖:写字机器人来了,该砸碎还是举手投降?

家长和老师始终有责任去审视和控制智能手机或写字机器人之类的新技术对教学过程的冲击和破坏,但在此之前,更需要审视的是教育本身。

徐忠:很多政策文件不提改革难点,因为是处长们起草的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徐忠说,我国已经出台的一些政策文件往往不提改革难点和需要解决的具体实际问题,原因在于大部分政策文件是由处长们负责起草的,而各部门出于认识差...

刘世锦:“半拉子”市场经济无法适应高质量发展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表示,下一步中国经济可能是“中速平台上的高质量发展”,低效率部门的改进、低收入阶层的收入增长和人力资本提升、消费结构和产业结构的...

胡翌霖:从三聚氰胺到论文查重,毫无意义的检测攻防战

正是因为这种对造假者普遍宽容的风气和制度,使得人们可以毫无顾忌地钻研蒙混手段。在这种环境中,检测技术再高明又有什么用呢?

陶然:让集体土地进入住宅用地市场,一石多鸟的城镇化破解之道

在人口净流入的城市,如果贸然允许集体土地进入到住宅土地市场,房地产泡沫就会立刻破裂。目前唯一能够取得突破的地方,就是允许集体土地上建设的住房进入租赁市场。而且,...

郭强:黄金投资的“黄金期”来了?

在全球主要央行货币政策再次出现转松苗头的背景下,美元可能会出现阶段性走弱,或能带动金价上涨;但宽货币一般都会导致风险资产价格的走高,而风险资产价格上涨一般表现为...

【专访】阿里安娜·赫芬顿:如何超越权力和金钱,寻找你的第三种成功

真正在生命中收获成功的,是那些为健康、智慧、好奇心和给予留出空间的人。

我们需要反思:为何深圳房价和人均收入被北京反超?

深圳作为一个改革开放走在最前面、市场化程度最高的城市,创造了许多奇迹,功德无量,但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在过去10多年中竟然增速放缓、最终却低于北京和上海了,这是需...

欧洲为何会成为互联网公司的洼地?

“当中国人在地铁上玩手机的时候,欧洲人却在阅读书籍。”

关于春节消费数据的几点观察:能力潜力仍在,行为趋于理性

在对未来经济预期偏悲观的情况下,居民的消费行为趋于理性,表现是节衣缩食,主动收缩消费支出,避免不必要的消费。从春节档观影人次上看,今年春节档少了1300万人次,...

利率并轨箭在弦上,央行降息空间有多大?

就货币金融环境而言,今年与去年最大区别就在于,各国央行的政策在边际上是同向宽松的,这意味着中国央行可以使用更多的政策工具,政策空间也相对拓宽了一些。理论上伴随利...

徐忠评周小川新书:市场化取向、激励相容与系统论视角

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指出,坚持经济学基本分析框架不仅适用于人民银行的工作,适用于一般的经济工作,也适用于国家治理等各个方面。

朱鸣岐:日本产业政策做对了什么又做错了什么

日本政府在设计产业政策之初的设想,其实是限制竞争;然而,历史的巧合之处在于,日本当时的政治经济环境赋予了市场和私营企业相当强大的力量来抵制政府的反竞争冲动。正是...

若去除房价上涨因素,中国第三产业究竟增长了多少

如果将这些年围绕着地价和房价上涨带来的一系列变化剔除,或者仅仅把地价和房价的上涨因素简单剔除掉,剩余的其他第三产业变化究竟又如何呢?是否我们依然还能得出第三产业...

【专访】白重恩:降税费政策最紧迫的痛点,应该是社保降费

解决社保历史欠账,还是需要全国统筹,这样不会出现增加地方政府负债的问题。

朱鸣岐:产业政策讨论应该重点关注的三个问题

当前真正有争论的问题在于政府是否应该,以及何时,在非公共领域选择性地直接干预资源配置。

2019年债券牛市还会继续吗?

预计2019年10年期国债收益率将呈现L型或V型,央行政策工具不断创新,将成为今年10年国债收益率加速或转向的主要驱动因素。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