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两百岁的球星卡,当代“男人的爱马仕”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两百岁的球星卡,当代“男人的爱马仕”

在19世纪末期,球星卡就已面世。但球星卡公司真的赚得盆满钵满还得看最近这些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覃思悦

界面新闻编辑 | 楼婍沁

119NBA球星勒布朗·詹姆斯与美国在线体育用品零售商Fanatics合作发布的球星卡就将正式上架据Fanatics介绍这将是双方合作发布的第一张球星卡球星卡上有詹姆斯和其儿子布朗尼的共同签名。

另外据FrontOffice以及Sportspro等多家体育财经媒体靠着球星卡赚得盆满钵满的Fanatics或于2024年上市该公司的创始人迈克尔·鲁宾(Michael Rubin)近一年来已与近百名潜在投资者会面商讨公开募股的事宜

Fanatics的确有上市的底气。Fanatics最新公布的销售额数据来自2021年:Fanatics在该年总销售额超过了30亿美元,同比大涨30%。而Fanatics的主要对手、球星卡老牌公司Panini于俄罗斯世界杯期间曾公布大赚了10亿欧元。

事实上19世纪末期球星卡就已面世。但球星卡公司真的赚得盆满钵满还得看最近这些年。

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的美国,球星卡是最早以贴在糖果盒或烟盒上的商业广告形式存在进入到20世纪中期棒球篮球足球运动开始在北美流行伴随着电视广播的普及,运动员俱乐部和体育联盟开始把球星卡生意列入管理范围,大规模生产和分销球星卡

广播电视让实体球星卡崛起而互联网的出现则加速了实体球星卡市场的衰落得益于各大社交媒体平台和网络转播商的出现球迷们可以通过多种途径获得球员的信息和赛况实体球星卡的收藏价值减弱。

以此番与Fanatics合作的詹姆斯为例早在2002年皇帝就曾另一家球星收藏卡平台Upper Deck签一份为期5年、价值数百万美元的球星卡和签名合同。由于自己授权的NBA签名球星卡销量不如预期,詹姆斯后来为Upper Deck签牌推新的次数越来越少。

Fanatics与大部分顶级体育联赛都建立了合作。(图片来源:Fanactis官网)

球星卡再度走红的商业模式其实并不让人陌生。

无论是Panini还是Fanatics,他们在一级市场的产品都和泡泡玛特的盲盒类似。销售未开箱的卡盒是它们的主要营收来源。而二级市场则为这些公司的生意不断拱火:炒作已开盒的明卡——一张价格几美元的卡片可以被炒到几百甚至几万美元。

泡泡玛特用12只娃娃吸引Z世代消费者,Fanatics就能用一盒6包的官方授权球星卡激发球迷们的“集邮”心理。另外,抽卡的不确定性让球迷们会放大对商品的期待,增强了消费时的惊喜感。这样的模式也加重了球迷的“赌徒心理”,让产品的复购率大大提升。

球星卡乘着“盲盒”的东风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关注。而看到球星卡身价水涨船高的公司们也纷纷出招,为自家产品的收藏价值加码。

公司们对其发行的每张球星卡都进行了认证,并为其分配唯一的串号。再加上球星卡的发行量并不多,就让部分球星卡产品变得稀缺。在设计上,球星卡发行商还会联合球星本人或相关俱乐部推出签名版球星卡或者是限量纪念版(纪念进球数量里程碑、出场比赛数里程碑等)球星卡,在材质和版式上与普通球星卡区别开来。

Fanatics的则将球星卡产品更多地和NFT结合。这样。消费者可以通过数字平台在线收集、交易和出售虚拟球星卡产品比起需要精心保存的实体球星卡数字球星卡的生产成本、保养成本更低,流通性明显更强。当然,区块链的技术特性,也让球星卡收藏属性更强。

2023年初,MLB新秀球员麦克·特劳特签名的新秀卡被拍成了92.25万美元的高价。而即将推出的詹姆斯球星卡上带有皇帝和儿子的共同签名,也是Fanatics加码球星卡收藏价值的一种体现。

有意思的是,尽管Panini、Fanatics的产品在中国市场还未有官方渠道销售,但中国已经出现了一大批球星卡玩家。

(图片来源:新抖)

针对国内消费者无法直接购买球星卡产品的难题专门的“球星卡拼团”博主在B站小红书等平台上出现他们在平台上召集球迷合资购买球星卡购买后直播拆卡这样的方式,既分摊了球迷购买球星卡的成本博主们也能通过直播拆卡过程获得另一份收入

新抖数据显示,抖音头部拆卡博主九欧拆卡现在已拥有超过140万的粉丝,近一个月销售额超250万。该账号的运营人黄梓颀此前正是通过拆NBA球星卡直播走入大众的视线。

除了抖音,小红书、闲鱼、百度贴吧等平台上如今都遍布了拆卡交易。一位95后球星卡收藏爱好者告诉界面新闻:“现在国内卖卡的比产卡的多多了。”

(图片来源:卡淘)

如此大的流水只靠球迷的盘子显然撑不起来。这其中有相当一部分要归功于炒卡者。像Panini、Fanatics推出的球星卡大多以卡盒的形式出现。卡盒的配置类似盲盒,有可能抽出“好人卡”(人气球星的签名卡),也有可能拆出普通卡片。

抽出“好人卡”,不仅能“回盒”(回本),还可能以超出原价几百倍甚至几千倍的价格将卡片转售。卡塔尔世界杯期间,一张梅西亲签的球星卡就以29万的高价被卖出。可见的高利润驱使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加入炒卡行列中。由于需求持续上涨,一些球星卡代购还对人气卡盒实行“配货”规则,让不少人感慨球星卡盲盒已经成为男人的“爱马仕”。

球星卡评级机构PSA于2023年6月入驻小红书。(图片来源:小红书@PSA官方账号)

与此同时,位于市场中游评级机构也已经在国内出现这些机构会通过球星卡的年份边角材质瑕疵等给出球星卡的价值供第三方参考,提升球星卡的金融资产属性。这进一步帮助球星卡生意在中国市场从小众交易转变为具有一定规模的生意。

根据eBay平台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eBay平台售卖的足球球星卡数量涨幅达1586%,篮球卡则达373%。分地区看,中国地区销量涨幅为205%,幅度仅次于美国,位列全球第二。

其实,这些美国球星卡发行商并不是对中国毫无想法。Fanatics就曾于20213与中国私募股权高瓴资本合作,创办合资企业Fanatics China。

然而界面新闻注意到Fanatics China成立近3年来还未在天猫京东等主流电商平台上开设官方旗舰店也未公布线下门店信息

Fanatics迟迟未在中国市场落下下一子,版权是一方面原因。包括詹姆斯在内的球星与Fanatics签署的合同只适用于美国市场。球星卡产品分销到中国,公司需要花费额外的成本解决版权问题。

另一方面,中国球星卡市场的需求还不太充足

在国内中国观众对于体育明星的崇拜和追捧程度不及西方国家,更关注赛事本身。而且国内大部分球员个人IP由俱乐部球队管理,也进一步增加了球星卡制造商获得版权、推出热门单品的难度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全日空航空

203
  • Loro Piana秋冬系列,LOEWE和昂跑第五次联名|是日美好事物
  • 加拿大鹅最新财年收入创新高,大中华区增长47%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两百岁的球星卡,当代“男人的爱马仕”

在19世纪末期,球星卡就已面世。但球星卡公司真的赚得盆满钵满还得看最近这些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覃思悦

界面新闻编辑 | 楼婍沁

119NBA球星勒布朗·詹姆斯与美国在线体育用品零售商Fanatics合作发布的球星卡就将正式上架据Fanatics介绍这将是双方合作发布的第一张球星卡球星卡上有詹姆斯和其儿子布朗尼的共同签名。

另外据FrontOffice以及Sportspro等多家体育财经媒体靠着球星卡赚得盆满钵满的Fanatics或于2024年上市该公司的创始人迈克尔·鲁宾(Michael Rubin)近一年来已与近百名潜在投资者会面商讨公开募股的事宜

Fanatics的确有上市的底气。Fanatics最新公布的销售额数据来自2021年:Fanatics在该年总销售额超过了30亿美元,同比大涨30%。而Fanatics的主要对手、球星卡老牌公司Panini于俄罗斯世界杯期间曾公布大赚了10亿欧元。

事实上19世纪末期球星卡就已面世。但球星卡公司真的赚得盆满钵满还得看最近这些年。

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的美国,球星卡是最早以贴在糖果盒或烟盒上的商业广告形式存在进入到20世纪中期棒球篮球足球运动开始在北美流行伴随着电视广播的普及,运动员俱乐部和体育联盟开始把球星卡生意列入管理范围,大规模生产和分销球星卡

广播电视让实体球星卡崛起而互联网的出现则加速了实体球星卡市场的衰落得益于各大社交媒体平台和网络转播商的出现球迷们可以通过多种途径获得球员的信息和赛况实体球星卡的收藏价值减弱。

以此番与Fanatics合作的詹姆斯为例早在2002年皇帝就曾另一家球星收藏卡平台Upper Deck签一份为期5年、价值数百万美元的球星卡和签名合同。由于自己授权的NBA签名球星卡销量不如预期,詹姆斯后来为Upper Deck签牌推新的次数越来越少。

Fanatics与大部分顶级体育联赛都建立了合作。(图片来源:Fanactis官网)

球星卡再度走红的商业模式其实并不让人陌生。

无论是Panini还是Fanatics,他们在一级市场的产品都和泡泡玛特的盲盒类似。销售未开箱的卡盒是它们的主要营收来源。而二级市场则为这些公司的生意不断拱火:炒作已开盒的明卡——一张价格几美元的卡片可以被炒到几百甚至几万美元。

泡泡玛特用12只娃娃吸引Z世代消费者,Fanatics就能用一盒6包的官方授权球星卡激发球迷们的“集邮”心理。另外,抽卡的不确定性让球迷们会放大对商品的期待,增强了消费时的惊喜感。这样的模式也加重了球迷的“赌徒心理”,让产品的复购率大大提升。

球星卡乘着“盲盒”的东风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关注。而看到球星卡身价水涨船高的公司们也纷纷出招,为自家产品的收藏价值加码。

公司们对其发行的每张球星卡都进行了认证,并为其分配唯一的串号。再加上球星卡的发行量并不多,就让部分球星卡产品变得稀缺。在设计上,球星卡发行商还会联合球星本人或相关俱乐部推出签名版球星卡或者是限量纪念版(纪念进球数量里程碑、出场比赛数里程碑等)球星卡,在材质和版式上与普通球星卡区别开来。

Fanatics的则将球星卡产品更多地和NFT结合。这样。消费者可以通过数字平台在线收集、交易和出售虚拟球星卡产品比起需要精心保存的实体球星卡数字球星卡的生产成本、保养成本更低,流通性明显更强。当然,区块链的技术特性,也让球星卡收藏属性更强。

2023年初,MLB新秀球员麦克·特劳特签名的新秀卡被拍成了92.25万美元的高价。而即将推出的詹姆斯球星卡上带有皇帝和儿子的共同签名,也是Fanatics加码球星卡收藏价值的一种体现。

有意思的是,尽管Panini、Fanatics的产品在中国市场还未有官方渠道销售,但中国已经出现了一大批球星卡玩家。

(图片来源:新抖)

针对国内消费者无法直接购买球星卡产品的难题专门的“球星卡拼团”博主在B站小红书等平台上出现他们在平台上召集球迷合资购买球星卡购买后直播拆卡这样的方式,既分摊了球迷购买球星卡的成本博主们也能通过直播拆卡过程获得另一份收入

新抖数据显示,抖音头部拆卡博主九欧拆卡现在已拥有超过140万的粉丝,近一个月销售额超250万。该账号的运营人黄梓颀此前正是通过拆NBA球星卡直播走入大众的视线。

除了抖音,小红书、闲鱼、百度贴吧等平台上如今都遍布了拆卡交易。一位95后球星卡收藏爱好者告诉界面新闻:“现在国内卖卡的比产卡的多多了。”

(图片来源:卡淘)

如此大的流水只靠球迷的盘子显然撑不起来。这其中有相当一部分要归功于炒卡者。像Panini、Fanatics推出的球星卡大多以卡盒的形式出现。卡盒的配置类似盲盒,有可能抽出“好人卡”(人气球星的签名卡),也有可能拆出普通卡片。

抽出“好人卡”,不仅能“回盒”(回本),还可能以超出原价几百倍甚至几千倍的价格将卡片转售。卡塔尔世界杯期间,一张梅西亲签的球星卡就以29万的高价被卖出。可见的高利润驱使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加入炒卡行列中。由于需求持续上涨,一些球星卡代购还对人气卡盒实行“配货”规则,让不少人感慨球星卡盲盒已经成为男人的“爱马仕”。

球星卡评级机构PSA于2023年6月入驻小红书。(图片来源:小红书@PSA官方账号)

与此同时,位于市场中游评级机构也已经在国内出现这些机构会通过球星卡的年份边角材质瑕疵等给出球星卡的价值供第三方参考,提升球星卡的金融资产属性。这进一步帮助球星卡生意在中国市场从小众交易转变为具有一定规模的生意。

根据eBay平台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eBay平台售卖的足球球星卡数量涨幅达1586%,篮球卡则达373%。分地区看,中国地区销量涨幅为205%,幅度仅次于美国,位列全球第二。

其实,这些美国球星卡发行商并不是对中国毫无想法。Fanatics就曾于20213与中国私募股权高瓴资本合作,创办合资企业Fanatics China。

然而界面新闻注意到Fanatics China成立近3年来还未在天猫京东等主流电商平台上开设官方旗舰店也未公布线下门店信息

Fanatics迟迟未在中国市场落下下一子,版权是一方面原因。包括詹姆斯在内的球星与Fanatics签署的合同只适用于美国市场。球星卡产品分销到中国,公司需要花费额外的成本解决版权问题。

另一方面,中国球星卡市场的需求还不太充足

在国内中国观众对于体育明星的崇拜和追捧程度不及西方国家,更关注赛事本身。而且国内大部分球员个人IP由俱乐部球队管理,也进一步增加了球星卡制造商获得版权、推出热门单品的难度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