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天水有轨电车盲目举债被通报批评,年亏损近4000万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天水有轨电车盲目举债被通报批评,年亏损近4000万

中央有关部门的通报显示,天水有轨电车一期工程运营以来,年运营成本约4000万元,收入仅160万元,运营亏空主要来自财政补贴和运营主体自筹。

2020年5月1日,无人机拍摄的正在行进中的甘肃省天水市有轨电车。图片说明:人民视觉

记者 王珍

西北地区首条有轨电车项目最近被中央通报批评为盲目举债搞建设的典型之一。

据新华社1月15日报道,中央有关部门周一通报了三起整治形式主义为基层减负的典型问题,其中就包括甘肃省天水市盲目举债建设有轨电车项目。

通报显示,2018年以来,天水市通过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规划投融资90亿元建设有轨电车一期和二期工程。2020年5月1日,一期工程建成并正式运营,同年11月,二期工程正式开工。一期工程运营以来,年运载乘客仅约80万人次,收入160万元,年运营成本约4000万元,运营亏空主要来自财政补贴和运营主体自筹。

2020年开通的天水有轨电车是西北地区首条有轨电车项目,一期工程西起秦州区五里铺,东至天水火车站,线路全长约12.928公里,沿途设有12个站点,满载乘客250人,票价每人每次2元。

当地政府曾对有轨电车项目寄予厚望,认为该项目能有效解决天水市城市东西交通问题,加快促进秦州、麦积两区相向对接发展。但事与愿违,项目运营至今,使用效率低下。

交通运输部数据显示,2023年,天水有轨电车年总客运量仅为95.5万人次,按365天计算,每天客运量不到2700人次。中央的通报也显示,不考虑建设成本,天水有轨电车一年亏损就达到3840万元。

另外,原计划于2023年12月完工的二期项目由于融资资金无法到位,通车时间遥遥无期,引起当地居民不满。2023年7月,有网友通过人民网“领导留言板”反映,自从有轨电车二期项目建设以来,麦积区羲皇大道就成了脏乱差的道路代表了,“基本就处于停工状态,工地上一个人也没有,而恰恰这一段正是通往麦积山风景区的必经之路,道路中央被施工铁皮围挡,仅留下两边供车辆通行,遇到早晚高峰,可以说是堵到水泄不通。”

长久以来,中国的小城市将修建轨道交通作为撬动投资、拉动经济发展的抓手之一。然而,不顾自己的经济实力、人口状况盲目建设,并不会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只会加重地方政府的债务负担。

中国国土经济学会理事长肖金成对界面新闻表示,天水有轨列车最大的问题在于没有进行科学预测和决策失误。“城市人口不到300万的城市,乘坐轨道交通的人数十分有限,投入运营肯定收不抵支。轨道交通投资比较大,形不成网络,甚至没有公交车方便,经济效益不好是必然的,投资很难回收。”

“而且,有轨电车运营成本高,自然就出现了运营成本远远高于收入的情况,将给财政带来沉重的负担。这给常住人口较少的城市修建轨道交通敲响了警钟。”肖金成说。

根据天水市人民政府网站,截至2022年末,天水市常住人口295.44万人,比2019年减少41.45万人。其中,城镇人口140.81万人,占常住人口比重的47.7%。2022年,天水市地区生产总值(GDP)达813.88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仅45.38亿元。

长城证券宏观分析师蒋飞对界面新闻指出,天水市有轨电车项目除了完善城市服务功能与承载能力,也在一定程度肩负着“稳增长、扩投资”的重任。“近年来天水市GDP在甘肃省内排名略有退步,从2017年的第二到2018年的第三、再到2021年的第四,天水市先后被庆阳市、酒泉市赶超。天水市‘稳增长’需求有所抬升。”他说。

与此同时,蒋飞指出,天水市近年来人口外流问题凸显,从2019年到2022年,人口流出超40万人,市内轨道交通需求也相应回落,一定程度导致天水市有轨电车项目运营收入不及预期。

另外,天水市财力近年来也有所下降,根据长城证券的测算,天水市财政自给率(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占支出的比例)从2017年的16.01%、甘肃省内第七,下降至2022年的14.13%、省内第九。从偿债能力看,天水市债务相对于综合财力增长更快。天水市宽口径债务率——地方债务余额与城投平台有息债务余额之和占综合财力(包括地方政府转移性收入)的比重——从2017年的99.45%,升至2022年的427.11%;同期,甘肃平均水平分别为95.67%和251.63%。

地方政府盲目举债搞建设屡见不鲜,仅甘肃省,2023年8月,央视《焦点访谈》节目就曝光了兰州市榆中县投资超9亿、背负20年高额债务建设“中看不中用”的市民公园。《天水市2023年上半年财政预算执行情况报告》指出,当前财政面临较多问题,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短收较多;平台公司到期还本付息无资金保障,逾期违约风险极高。

天水市曝露的问题是全国不少地方政府的缩影,未来一段时间,地方债务风险化解是中国经济的重点工作之一。去年11月,财政部部长蓝佛安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要加强财政资金管理,严肃财经纪律,提高资金使用效能。进一步强化各级政府责任,兜牢兜实基层“三保”底线。抓好一揽子化债方案落实,积极稳妥推动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

蒋飞表示,长期看,地方政府应该转变债务驱动型、重投资轻消费的经济发展方式。对于投资项目而言,项目投前及时关注市内经济发展、人口流动、财政收入等各项指标,灵活调整项目规划;投后应做好项目运营跟踪与评估,提高项目盈利能力、减轻项目对财政补贴的依赖。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长城证券

3k
  • 长城证券:看好高速铜互联产业链长期发展机会
  • 长城证券(002939.SZ):2023年全年实现净利润14.38亿元,同比增长60.00%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天水有轨电车盲目举债被通报批评,年亏损近4000万

中央有关部门的通报显示,天水有轨电车一期工程运营以来,年运营成本约4000万元,收入仅160万元,运营亏空主要来自财政补贴和运营主体自筹。

2020年5月1日,无人机拍摄的正在行进中的甘肃省天水市有轨电车。图片说明:人民视觉

记者 王珍

西北地区首条有轨电车项目最近被中央通报批评为盲目举债搞建设的典型之一。

据新华社1月15日报道,中央有关部门周一通报了三起整治形式主义为基层减负的典型问题,其中就包括甘肃省天水市盲目举债建设有轨电车项目。

通报显示,2018年以来,天水市通过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规划投融资90亿元建设有轨电车一期和二期工程。2020年5月1日,一期工程建成并正式运营,同年11月,二期工程正式开工。一期工程运营以来,年运载乘客仅约80万人次,收入160万元,年运营成本约4000万元,运营亏空主要来自财政补贴和运营主体自筹。

2020年开通的天水有轨电车是西北地区首条有轨电车项目,一期工程西起秦州区五里铺,东至天水火车站,线路全长约12.928公里,沿途设有12个站点,满载乘客250人,票价每人每次2元。

当地政府曾对有轨电车项目寄予厚望,认为该项目能有效解决天水市城市东西交通问题,加快促进秦州、麦积两区相向对接发展。但事与愿违,项目运营至今,使用效率低下。

交通运输部数据显示,2023年,天水有轨电车年总客运量仅为95.5万人次,按365天计算,每天客运量不到2700人次。中央的通报也显示,不考虑建设成本,天水有轨电车一年亏损就达到3840万元。

另外,原计划于2023年12月完工的二期项目由于融资资金无法到位,通车时间遥遥无期,引起当地居民不满。2023年7月,有网友通过人民网“领导留言板”反映,自从有轨电车二期项目建设以来,麦积区羲皇大道就成了脏乱差的道路代表了,“基本就处于停工状态,工地上一个人也没有,而恰恰这一段正是通往麦积山风景区的必经之路,道路中央被施工铁皮围挡,仅留下两边供车辆通行,遇到早晚高峰,可以说是堵到水泄不通。”

长久以来,中国的小城市将修建轨道交通作为撬动投资、拉动经济发展的抓手之一。然而,不顾自己的经济实力、人口状况盲目建设,并不会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只会加重地方政府的债务负担。

中国国土经济学会理事长肖金成对界面新闻表示,天水有轨列车最大的问题在于没有进行科学预测和决策失误。“城市人口不到300万的城市,乘坐轨道交通的人数十分有限,投入运营肯定收不抵支。轨道交通投资比较大,形不成网络,甚至没有公交车方便,经济效益不好是必然的,投资很难回收。”

“而且,有轨电车运营成本高,自然就出现了运营成本远远高于收入的情况,将给财政带来沉重的负担。这给常住人口较少的城市修建轨道交通敲响了警钟。”肖金成说。

根据天水市人民政府网站,截至2022年末,天水市常住人口295.44万人,比2019年减少41.45万人。其中,城镇人口140.81万人,占常住人口比重的47.7%。2022年,天水市地区生产总值(GDP)达813.88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仅45.38亿元。

长城证券宏观分析师蒋飞对界面新闻指出,天水市有轨电车项目除了完善城市服务功能与承载能力,也在一定程度肩负着“稳增长、扩投资”的重任。“近年来天水市GDP在甘肃省内排名略有退步,从2017年的第二到2018年的第三、再到2021年的第四,天水市先后被庆阳市、酒泉市赶超。天水市‘稳增长’需求有所抬升。”他说。

与此同时,蒋飞指出,天水市近年来人口外流问题凸显,从2019年到2022年,人口流出超40万人,市内轨道交通需求也相应回落,一定程度导致天水市有轨电车项目运营收入不及预期。

另外,天水市财力近年来也有所下降,根据长城证券的测算,天水市财政自给率(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占支出的比例)从2017年的16.01%、甘肃省内第七,下降至2022年的14.13%、省内第九。从偿债能力看,天水市债务相对于综合财力增长更快。天水市宽口径债务率——地方债务余额与城投平台有息债务余额之和占综合财力(包括地方政府转移性收入)的比重——从2017年的99.45%,升至2022年的427.11%;同期,甘肃平均水平分别为95.67%和251.63%。

地方政府盲目举债搞建设屡见不鲜,仅甘肃省,2023年8月,央视《焦点访谈》节目就曝光了兰州市榆中县投资超9亿、背负20年高额债务建设“中看不中用”的市民公园。《天水市2023年上半年财政预算执行情况报告》指出,当前财政面临较多问题,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短收较多;平台公司到期还本付息无资金保障,逾期违约风险极高。

天水市曝露的问题是全国不少地方政府的缩影,未来一段时间,地方债务风险化解是中国经济的重点工作之一。去年11月,财政部部长蓝佛安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要加强财政资金管理,严肃财经纪律,提高资金使用效能。进一步强化各级政府责任,兜牢兜实基层“三保”底线。抓好一揽子化债方案落实,积极稳妥推动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

蒋飞表示,长期看,地方政府应该转变债务驱动型、重投资轻消费的经济发展方式。对于投资项目而言,项目投前及时关注市内经济发展、人口流动、财政收入等各项指标,灵活调整项目规划;投后应做好项目运营跟踪与评估,提高项目盈利能力、减轻项目对财政补贴的依赖。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