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瑞幸+茅台,龙年没火起来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瑞幸+茅台,龙年没火起来

瑞幸爆款,压力很大。

文 | 价值星球Planet 丹木

编辑 | 麻吉

“龙年第一杯茅台”,似乎没能复刻酱香拿铁的奇迹。

1月22日,瑞幸再次与贵州茅台携手,推出了全新联名产品“酱香巧克力”,这款新品在小程序上的标价为38元/杯,但优惠后实际支付只需18元。

商品详情页显示,这款新品融合了纯牛奶、白酒风味厚奶和香浓可可风味固体饮料,每杯都融入了贵州茅台酒的独特风味。

去年9月,瑞幸与茅台首次联名推出的酱香拿铁大火,“一杯难求”创下日销售额破亿的纪录。相比之下,同样添加了茅台产品的酱香巧克力,在推出市场后反应就显得冷淡许多。

据价值星球观察,酱香巧克力推出当天,不仅瑞幸线下门店没有出现产品售罄情况,甚至在社交媒体上,产品的讨论度也不算高,许多人甚至不知道瑞幸又一次推出了与茅台联名的新品。

有消费者表示,自己查询了公司附近的8家瑞幸门店,酱香巧克力直到22日晚上都还能买到。

近几年,瑞幸成了咖啡界的“爆品制造机”。从生椰拿铁、SOE花魁“小黑杯”,到酱香拿铁,不少新品一经推出就迅速出圈成为爆款,但当推出相似新品或将已下架爆品重新上架时,似乎很难收到同样的效果。

曾经靠创意“起死回生”并“屡创爆款”的瑞幸,需要给消费者更多的新鲜感。

图源:瑞幸咖啡官方微博

卖不动的酱香新品

从销售首日的情况来看,酱香巧克力并未能复刻此前酱香拿铁的奇迹。

去年9月4日,瑞幸咖啡与贵州茅台酒联名推出的“酱香拿铁”上市,当天即成为爆品。在无数瑞幸门店,酱香拿铁极速售罄,还有一些门店由于出杯量过多,雪顶奶油等原材料早早耗尽。

在微博和朋友圈,买到覆盖奶油的酱香拿铁的消费者晒出照片,没有买到的消费者则在群组里调侃:“每人3元拼单买一杯酱香拿铁,打卡拍照,拍完之前不许喝”。

消费者的热情让酱香拿铁销量刷新了瑞幸的历史单品销售记录。上市首日,瑞幸酱香拿铁单品销量突破542万杯,销售额突破亿元。

几天后的9月7日,瑞幸发布了《酱香拿铁断货及补货通知》,表示酱香拿铁销售火爆,“远远超出我们的预期”。

由于原料供应不足,多数瑞幸门店的产品在一周内陆续售罄,并向贵州茅台紧急采购新一批53度飞天茅台,承诺在10日和19日进行两次补货。

同时,瑞幸还宣布,酱香拿铁是瑞幸和贵州茅台共同推出的战略级长线单品,将长期售卖。

对消费者来说,酱香拿铁最大的吸引力,来自于昂贵的贵州茅台酒。

在瑞幸的酱香拿铁配料中,使用了加入茅台的白酒风味厚奶。根据媒体报道,一杯480毫升的咖啡,含有约1.8至2.7毫升茅台酒。

瑞幸的主要消费群体是20至35岁的学生、白领,并不属于茅台的传统消费群体。对他们来说,仅用19元就能喝到加入了茅台的酱香拿铁,价格远比此前茅台和蒙牛联名推出的68元茅台冰淇淋便宜。因此,许多人把酱香拿铁称为“人生中第一杯茅台”。

强烈的好奇心引发了消费热情,但并非所有消费者都能接受酱香拿铁的口味。一些消费者喜欢咖啡的酒香,觉得酱香拿铁味道浓郁;但另一些消费者吐槽,喝酱香拿铁之前,以为是“美酒+咖啡”,喝了之后发现酒味和咖啡混合后味道十分怪异,“如同醉酒后的呕吐物”。

在北京工作生活的陈蕾,直到2023年10月才第一次买到酱香拿铁。她认为说酱香拿铁“醉酒呕吐物”太夸张了,但和其他的酒味咖啡比起来,酱香拿铁实在不算好喝:尽管酒的辣味没有了,但酱香白酒和咖啡两种饮品的味道都过于刺激,融合在一起后,“比加低度甜酒的特调咖啡差远了”。

在去年瑞幸和茅台的联名活动中,消费者的好奇心已经得到满足,而许多消费者在尝鲜后并没有复购意愿。这或许也能解释,为何最近这次的酱香巧克力产品反响平平。

同样在北京工作的艾米在1月22日去了瑞幸,她发现酱香巧克力几乎无人问津,最终,她买了一杯咖啡,因为自己“需要喝咖啡”。另外,她发现,这一次酱香巧克力的包装也沿用了之前酱香拿铁的包装。

咖啡界的“爆款制造机”

2020年初,做空机构浑水发表报告称瑞幸咖啡伪造销售额。随后,瑞幸咖啡承认造假,并从纳斯达克退市,进入粉单市场。

造假风波严重影响了瑞幸的声誉,并导致瑞幸管理层大换血。董事长陆正耀和瑞幸咖啡创始人、CEO钱治亚被逐出管理层,公司董事兼副总裁郭瑾一担任代理CEO。2020年7月14日,郭瑾一担任瑞幸咖啡董事长兼CEO。

一年后,瑞幸以另一种姿态重回大众视野:2021年夏季,其推出的新品“生椰拿铁”爆火。加上之前的爆款陨石拿铁和厚乳拿铁,瑞幸成功引领了中国市场咖啡消费的潮流。

在咖啡里加入椰奶,是一种全新的创意,淡淡的椰香和咖啡完美融合在一起,不仅味道甜美,还适合因乳糖不耐而不能喝奶咖的群体。

生椰拿铁不仅创下销量“神话”,也即时登上微博热搜。各大社交媒体被打卡、种草生椰拿铁的用户占据,有人长期“蹲守”断货的生椰拿铁,也有人因所在城市没有瑞幸门店而选择自制。

同时,瑞幸开始利用明星和社交媒体进行营销,邀请新晋网红利路修代言,并用一系列贴近年轻人的“梗”作为海报文案。例如“听说椰子已经在摘了”“生椰拿铁,YYDS”等。其中,微博话题“瑞幸冰咖啡推荐官利路修”阅读量在20天内达到1.3亿。

生椰拿铁之后,瑞幸就频频通过推出新品或联名产品,并邀请明星代言等方式制造爆款。

2022年冬奥会前,瑞幸早早签下夺冠潜力巨大的谷爱凌作为代言人,并在冬奥会开幕之际推出了为谷爱凌定制的“瑞幸冰雪系列”——用奶油、奶泡和蓝色食用色素制成的蓝丝绒飒雪拿铁、瓦尔登滑雪拿铁。加上谷爱凌杯套、带有“谷爱凌加油”字样的吸管等周边产品,以及在各个城市推出的谷爱凌快闪店,瑞幸人气大增,两款咖啡全部卖到断货。

2022年初,瑞幸推出了“小黑杯”SOE花魁系列。这是一款精品咖啡,拥有浓烈的热带水果香气,包括美式、Dirty等产品。上市后仅10天,瑞幸首批采购的90多吨咖啡豆就被喝掉了一半。加购40吨以后,仍然有消费者反映“不够喝”。

2022年4月,瑞幸与国民品牌椰树椰汁推出联名产品“椰云拿铁”,这款新品和之前的生椰拿铁既有相同点又有差异:不是把椰浆加在咖啡杯底部,而是搅打成浮在咖啡顶部的奶泡。这一次的广告也极有创意,借用椰树椰汁“从小喝到大”的广告词和椰云拿铁奶泡绵密轻柔的特性,设计了“从小喝到大气层”的文案。此外,椰树椰汁富有辨识度的黑底彩字设计,也被在沿用至联名产品的杯套和纸袋上,吸引不少消费者专门购买收集。

尽管有类似的生椰拿铁在前,但椰云拿铁的战绩仍然耀眼。2022年4月17日,瑞幸发布了椰云拿铁销售一周战报,单品销量达到495万杯,销售总额超过8100万元。

瑞幸最近的一款爆品,则是去年9月推出的酱香拿铁,创下了单日破亿的销售额,刷新单品销售记录。

从2021年到现在,瑞幸称得上是中国咖啡市场的“爆款制造机”——几乎没有一个咖啡连锁品牌,制造爆款的能力可以比得过瑞幸。

持续创新的压力

2023年8月,瑞幸终于第一次实现了它创始之初的目标:与星巴克正面竞争。

根据瑞幸披露的2023年第二季度(4月1日至6月30日)财报,瑞幸总净收入62.014亿元人民币,而星巴克2023财年第三季度(4月3日至7月2日)的净收入则是8.219亿美元,约合59.05亿人民币。

比起星巴克,瑞幸的价格更为低廉,也更了解中国消费者的口味:凭借低廉价格迅速打开市场后,瑞幸开始潜心钻研爆品,通过在咖啡里加入黑糖晶球、椰乳、西梅等类似奶茶的原料,制作出口感更丰富、新奇的花式咖啡。

而瑞幸的数字化管理,在控制成本和推出新品方面也起了很大作用。瑞幸采取小面积门店、高坪效的策略,利用全自动化设备减少人工因素对出品品质的影响,同时通过数字化追踪饮品的流行趋势,并让进货决策、门店选址实现标准化。

不过,瑞幸能做到的,其他品牌同样能够做到。

与其说瑞幸的竞争对手是星巴克,不如说是中国各式各样的本土新咖啡和新茶饮——它们和瑞幸一样了解中国消费者的口味,价格与瑞幸接近,同样在布局下沉市场,并进行数字化管理。

目前,高端新茶饮品牌奈雪的茶已经完成了系统替换,数字化覆盖门店管理、供应链管理、开店选址等所有业务,部分产品价格降到了10至20元区间,开始争夺下沉市场;主营下沉市场的蜜雪冰城也已经建立了标准的加盟管理机制,对门店实行数字化管理,实现门店产品标准化。

仅在国产咖啡行业内部,瑞幸同样对手林立。

中国的新茶饮和咖啡本就有着互相渗透的趋势,瑞幸的生椰拿铁爆火后,许多新茶饮品牌推出了椰子产品;瑞幸推出的陨石拿铁、西梅拿铁,也在配料方面借鉴了新茶饮的思路。而2021年开始,为了提高利润空间,许多新茶饮开始投入咖啡赛道,抢占咖啡的市场份额。

在试水咖啡的新茶饮品牌中,最成功的仍然是蜜雪冰城。2017年,蜜雪冰城开始孵化子品牌“幸运咖”,并在近几年迅速扩张,目前已经拥有近3000家门店。幸运咖同样聚焦下沉市场,淡化咖啡的苦味,加入柠檬、芝士、椰浆等配料,大多数产品价格在10元以内,比瑞幸更低。

另一家10元价位的品牌库迪咖啡,则是套用从前瑞幸的思路,去“卷”现在的瑞幸——库迪咖啡由离开瑞幸的陆正耀和钱治亚共同创立,沿袭用低价占领市场的思路,在2023年对瑞幸发起了价格战。

2023年2月,库迪开启“百城千店咖啡狂欢节”,包括发放新人8.8元福利,还有热销产品9.9元起售等,两周内销量超过153万元。

库迪活动结束后,瑞幸对库迪进行了定向反击——库迪咖啡门店附近的瑞幸门店开始发放9.9元优惠券。此后,库迪重启9.9元优惠活动,瑞幸也继续推出每周发放9.9元优惠券的活动,并宣称该活动将至少持续两年。

这场价格战最终无人能够置身事外。现在,大多数连锁咖啡和新茶饮门店已经把美式价格压到了个位数:Coco都可的美式咖啡售价每杯5.9元,喜茶每杯8元;肯德基、麦当劳把部分咖啡产品的价格压到了10元以下;罗森、全家、711、便利蜂等便利店也开始销售快捷而低价的咖啡。

另外,咖啡行业同样缺乏产品壁垒:一种爆款很容易被竞争对手模仿,并利用咖啡机实现标准化生产。

瑞幸推出的爆品,除了酱香拿铁这种与茅台独家联名的产品不易被效仿,大多数也成了“为他人作嫁衣裳”——现在,大部分街头连锁咖啡店和经营咖啡的新茶饮门店里,都出现了生椰拿铁等产品。

在咖啡这条内卷激烈的赛道上,已然驶入快车道的瑞幸无法停下。面对环伺的对手,无论是在不断开发新爆款,还是强化数字化管理、提高门店效率降低成本,或是创造更高利润方面,瑞幸都容不得一丝松懈。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贵州茅台

7.6k
  • 茅台集团张德芹:要贴近市场与消费者,洞察需求与变化
  • 贵州茅台今日大宗交易成交1500股,成交额224.85万元

瑞幸咖啡

3k
  • 瑞幸咖啡在上海成立食品科技公司
  • 大钲资本据悉考虑为瑞幸咖啡引入新的投资者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瑞幸+茅台,龙年没火起来

瑞幸爆款,压力很大。

文 | 价值星球Planet 丹木

编辑 | 麻吉

“龙年第一杯茅台”,似乎没能复刻酱香拿铁的奇迹。

1月22日,瑞幸再次与贵州茅台携手,推出了全新联名产品“酱香巧克力”,这款新品在小程序上的标价为38元/杯,但优惠后实际支付只需18元。

商品详情页显示,这款新品融合了纯牛奶、白酒风味厚奶和香浓可可风味固体饮料,每杯都融入了贵州茅台酒的独特风味。

去年9月,瑞幸与茅台首次联名推出的酱香拿铁大火,“一杯难求”创下日销售额破亿的纪录。相比之下,同样添加了茅台产品的酱香巧克力,在推出市场后反应就显得冷淡许多。

据价值星球观察,酱香巧克力推出当天,不仅瑞幸线下门店没有出现产品售罄情况,甚至在社交媒体上,产品的讨论度也不算高,许多人甚至不知道瑞幸又一次推出了与茅台联名的新品。

有消费者表示,自己查询了公司附近的8家瑞幸门店,酱香巧克力直到22日晚上都还能买到。

近几年,瑞幸成了咖啡界的“爆品制造机”。从生椰拿铁、SOE花魁“小黑杯”,到酱香拿铁,不少新品一经推出就迅速出圈成为爆款,但当推出相似新品或将已下架爆品重新上架时,似乎很难收到同样的效果。

曾经靠创意“起死回生”并“屡创爆款”的瑞幸,需要给消费者更多的新鲜感。

图源:瑞幸咖啡官方微博

卖不动的酱香新品

从销售首日的情况来看,酱香巧克力并未能复刻此前酱香拿铁的奇迹。

去年9月4日,瑞幸咖啡与贵州茅台酒联名推出的“酱香拿铁”上市,当天即成为爆品。在无数瑞幸门店,酱香拿铁极速售罄,还有一些门店由于出杯量过多,雪顶奶油等原材料早早耗尽。

在微博和朋友圈,买到覆盖奶油的酱香拿铁的消费者晒出照片,没有买到的消费者则在群组里调侃:“每人3元拼单买一杯酱香拿铁,打卡拍照,拍完之前不许喝”。

消费者的热情让酱香拿铁销量刷新了瑞幸的历史单品销售记录。上市首日,瑞幸酱香拿铁单品销量突破542万杯,销售额突破亿元。

几天后的9月7日,瑞幸发布了《酱香拿铁断货及补货通知》,表示酱香拿铁销售火爆,“远远超出我们的预期”。

由于原料供应不足,多数瑞幸门店的产品在一周内陆续售罄,并向贵州茅台紧急采购新一批53度飞天茅台,承诺在10日和19日进行两次补货。

同时,瑞幸还宣布,酱香拿铁是瑞幸和贵州茅台共同推出的战略级长线单品,将长期售卖。

对消费者来说,酱香拿铁最大的吸引力,来自于昂贵的贵州茅台酒。

在瑞幸的酱香拿铁配料中,使用了加入茅台的白酒风味厚奶。根据媒体报道,一杯480毫升的咖啡,含有约1.8至2.7毫升茅台酒。

瑞幸的主要消费群体是20至35岁的学生、白领,并不属于茅台的传统消费群体。对他们来说,仅用19元就能喝到加入了茅台的酱香拿铁,价格远比此前茅台和蒙牛联名推出的68元茅台冰淇淋便宜。因此,许多人把酱香拿铁称为“人生中第一杯茅台”。

强烈的好奇心引发了消费热情,但并非所有消费者都能接受酱香拿铁的口味。一些消费者喜欢咖啡的酒香,觉得酱香拿铁味道浓郁;但另一些消费者吐槽,喝酱香拿铁之前,以为是“美酒+咖啡”,喝了之后发现酒味和咖啡混合后味道十分怪异,“如同醉酒后的呕吐物”。

在北京工作生活的陈蕾,直到2023年10月才第一次买到酱香拿铁。她认为说酱香拿铁“醉酒呕吐物”太夸张了,但和其他的酒味咖啡比起来,酱香拿铁实在不算好喝:尽管酒的辣味没有了,但酱香白酒和咖啡两种饮品的味道都过于刺激,融合在一起后,“比加低度甜酒的特调咖啡差远了”。

在去年瑞幸和茅台的联名活动中,消费者的好奇心已经得到满足,而许多消费者在尝鲜后并没有复购意愿。这或许也能解释,为何最近这次的酱香巧克力产品反响平平。

同样在北京工作的艾米在1月22日去了瑞幸,她发现酱香巧克力几乎无人问津,最终,她买了一杯咖啡,因为自己“需要喝咖啡”。另外,她发现,这一次酱香巧克力的包装也沿用了之前酱香拿铁的包装。

咖啡界的“爆款制造机”

2020年初,做空机构浑水发表报告称瑞幸咖啡伪造销售额。随后,瑞幸咖啡承认造假,并从纳斯达克退市,进入粉单市场。

造假风波严重影响了瑞幸的声誉,并导致瑞幸管理层大换血。董事长陆正耀和瑞幸咖啡创始人、CEO钱治亚被逐出管理层,公司董事兼副总裁郭瑾一担任代理CEO。2020年7月14日,郭瑾一担任瑞幸咖啡董事长兼CEO。

一年后,瑞幸以另一种姿态重回大众视野:2021年夏季,其推出的新品“生椰拿铁”爆火。加上之前的爆款陨石拿铁和厚乳拿铁,瑞幸成功引领了中国市场咖啡消费的潮流。

在咖啡里加入椰奶,是一种全新的创意,淡淡的椰香和咖啡完美融合在一起,不仅味道甜美,还适合因乳糖不耐而不能喝奶咖的群体。

生椰拿铁不仅创下销量“神话”,也即时登上微博热搜。各大社交媒体被打卡、种草生椰拿铁的用户占据,有人长期“蹲守”断货的生椰拿铁,也有人因所在城市没有瑞幸门店而选择自制。

同时,瑞幸开始利用明星和社交媒体进行营销,邀请新晋网红利路修代言,并用一系列贴近年轻人的“梗”作为海报文案。例如“听说椰子已经在摘了”“生椰拿铁,YYDS”等。其中,微博话题“瑞幸冰咖啡推荐官利路修”阅读量在20天内达到1.3亿。

生椰拿铁之后,瑞幸就频频通过推出新品或联名产品,并邀请明星代言等方式制造爆款。

2022年冬奥会前,瑞幸早早签下夺冠潜力巨大的谷爱凌作为代言人,并在冬奥会开幕之际推出了为谷爱凌定制的“瑞幸冰雪系列”——用奶油、奶泡和蓝色食用色素制成的蓝丝绒飒雪拿铁、瓦尔登滑雪拿铁。加上谷爱凌杯套、带有“谷爱凌加油”字样的吸管等周边产品,以及在各个城市推出的谷爱凌快闪店,瑞幸人气大增,两款咖啡全部卖到断货。

2022年初,瑞幸推出了“小黑杯”SOE花魁系列。这是一款精品咖啡,拥有浓烈的热带水果香气,包括美式、Dirty等产品。上市后仅10天,瑞幸首批采购的90多吨咖啡豆就被喝掉了一半。加购40吨以后,仍然有消费者反映“不够喝”。

2022年4月,瑞幸与国民品牌椰树椰汁推出联名产品“椰云拿铁”,这款新品和之前的生椰拿铁既有相同点又有差异:不是把椰浆加在咖啡杯底部,而是搅打成浮在咖啡顶部的奶泡。这一次的广告也极有创意,借用椰树椰汁“从小喝到大”的广告词和椰云拿铁奶泡绵密轻柔的特性,设计了“从小喝到大气层”的文案。此外,椰树椰汁富有辨识度的黑底彩字设计,也被在沿用至联名产品的杯套和纸袋上,吸引不少消费者专门购买收集。

尽管有类似的生椰拿铁在前,但椰云拿铁的战绩仍然耀眼。2022年4月17日,瑞幸发布了椰云拿铁销售一周战报,单品销量达到495万杯,销售总额超过8100万元。

瑞幸最近的一款爆品,则是去年9月推出的酱香拿铁,创下了单日破亿的销售额,刷新单品销售记录。

从2021年到现在,瑞幸称得上是中国咖啡市场的“爆款制造机”——几乎没有一个咖啡连锁品牌,制造爆款的能力可以比得过瑞幸。

持续创新的压力

2023年8月,瑞幸终于第一次实现了它创始之初的目标:与星巴克正面竞争。

根据瑞幸披露的2023年第二季度(4月1日至6月30日)财报,瑞幸总净收入62.014亿元人民币,而星巴克2023财年第三季度(4月3日至7月2日)的净收入则是8.219亿美元,约合59.05亿人民币。

比起星巴克,瑞幸的价格更为低廉,也更了解中国消费者的口味:凭借低廉价格迅速打开市场后,瑞幸开始潜心钻研爆品,通过在咖啡里加入黑糖晶球、椰乳、西梅等类似奶茶的原料,制作出口感更丰富、新奇的花式咖啡。

而瑞幸的数字化管理,在控制成本和推出新品方面也起了很大作用。瑞幸采取小面积门店、高坪效的策略,利用全自动化设备减少人工因素对出品品质的影响,同时通过数字化追踪饮品的流行趋势,并让进货决策、门店选址实现标准化。

不过,瑞幸能做到的,其他品牌同样能够做到。

与其说瑞幸的竞争对手是星巴克,不如说是中国各式各样的本土新咖啡和新茶饮——它们和瑞幸一样了解中国消费者的口味,价格与瑞幸接近,同样在布局下沉市场,并进行数字化管理。

目前,高端新茶饮品牌奈雪的茶已经完成了系统替换,数字化覆盖门店管理、供应链管理、开店选址等所有业务,部分产品价格降到了10至20元区间,开始争夺下沉市场;主营下沉市场的蜜雪冰城也已经建立了标准的加盟管理机制,对门店实行数字化管理,实现门店产品标准化。

仅在国产咖啡行业内部,瑞幸同样对手林立。

中国的新茶饮和咖啡本就有着互相渗透的趋势,瑞幸的生椰拿铁爆火后,许多新茶饮品牌推出了椰子产品;瑞幸推出的陨石拿铁、西梅拿铁,也在配料方面借鉴了新茶饮的思路。而2021年开始,为了提高利润空间,许多新茶饮开始投入咖啡赛道,抢占咖啡的市场份额。

在试水咖啡的新茶饮品牌中,最成功的仍然是蜜雪冰城。2017年,蜜雪冰城开始孵化子品牌“幸运咖”,并在近几年迅速扩张,目前已经拥有近3000家门店。幸运咖同样聚焦下沉市场,淡化咖啡的苦味,加入柠檬、芝士、椰浆等配料,大多数产品价格在10元以内,比瑞幸更低。

另一家10元价位的品牌库迪咖啡,则是套用从前瑞幸的思路,去“卷”现在的瑞幸——库迪咖啡由离开瑞幸的陆正耀和钱治亚共同创立,沿袭用低价占领市场的思路,在2023年对瑞幸发起了价格战。

2023年2月,库迪开启“百城千店咖啡狂欢节”,包括发放新人8.8元福利,还有热销产品9.9元起售等,两周内销量超过153万元。

库迪活动结束后,瑞幸对库迪进行了定向反击——库迪咖啡门店附近的瑞幸门店开始发放9.9元优惠券。此后,库迪重启9.9元优惠活动,瑞幸也继续推出每周发放9.9元优惠券的活动,并宣称该活动将至少持续两年。

这场价格战最终无人能够置身事外。现在,大多数连锁咖啡和新茶饮门店已经把美式价格压到了个位数:Coco都可的美式咖啡售价每杯5.9元,喜茶每杯8元;肯德基、麦当劳把部分咖啡产品的价格压到了10元以下;罗森、全家、711、便利蜂等便利店也开始销售快捷而低价的咖啡。

另外,咖啡行业同样缺乏产品壁垒:一种爆款很容易被竞争对手模仿,并利用咖啡机实现标准化生产。

瑞幸推出的爆品,除了酱香拿铁这种与茅台独家联名的产品不易被效仿,大多数也成了“为他人作嫁衣裳”——现在,大部分街头连锁咖啡店和经营咖啡的新茶饮门店里,都出现了生椰拿铁等产品。

在咖啡这条内卷激烈的赛道上,已然驶入快车道的瑞幸无法停下。面对环伺的对手,无论是在不断开发新爆款,还是强化数字化管理、提高门店效率降低成本,或是创造更高利润方面,瑞幸都容不得一丝松懈。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