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库迪咖啡被指“逼”加盟商卖白酒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库迪咖啡被指“逼”加盟商卖白酒

这种危险的游戏结果就是,当供应链能力无法覆盖目前的扩张规模,或者有大量加盟商开始退出时,则会让资金链变紧,甚至崩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赵晓娟

界面新闻编辑 | 许悦

库迪最近出圈的话题,都来自加盟商的“自爆”。

在小红书平台,库迪加盟商的一篇小作文被多次转发,加盟商控诉库迪全国联营商会议的新政策,包括修改门店订货权,新政策要求门店必须订系统推送的物料“以保证销售统一性”。但引发争议最大的是要求加盟商在销售“茅坛酒”——库迪要求每个门店必须进货两箱,一箱6瓶,并从门店账户直接扣款3360元。

该小作文下方评论多有共鸣,也有最新评论称该政策已经取消,库迪调整了强行要求门店买酒的政策。

界面新闻向库迪官方求证此事,尚未得到回应。

两名库迪加盟商向界面新闻证实,由于遭到加盟商强烈反对,库迪确实取消了上述“骚操作”,在库迪小程序也能看到,多数门店均上架了两款茅台公益基金项目白酒产品,分别是茅台不老酒和茅坛酒,售价599元,但大部分门店显示售罄。

库迪小程序的白酒产品已经显示售罄。

从创立就对标瑞幸咖啡的库迪,总想制造与瑞幸相似的话题,包括售卖茅台联名产品。

去年9月,瑞幸首次与茅台推出酱香拿铁后一周,库迪就在海报上写上“酱香?还是米香?”推出了与五常大米联名的“米乳拿铁”,尤其是“深夜的酒伤您的肝,清晨的粥养您的胃”的宣传语更是将矛头直指瑞幸。

而今年1月,瑞幸再次联名茅台推出酱香巧克力产品,库迪则开始让加盟商直接卖“茅台酒”——同样蹭茅台的热度,但这与消费者所理解的飞天茅台并非同一个概念。

公开报道显示,茅台不老酒(花之久)和茅坛酒(谷之欢)由茅台集团旗下贵州茅台保健酒业公司生产,并授权库迪咖啡独家渠道销售。

对此,有加盟商调侃库迪,“瑞幸让你喝茅台,库迪让你喝茅坛”;也有加盟商预判,库迪最近不论是让加盟商压货白酒,还是更改订货权利,以及更早之前发布的茶猫加盟动作,背后原因是库迪的资金链可能到了紧绷的程度。

借着加盟低成本快速启动的库迪,在一年多的时间开了7000家门店。可以参照的是,瑞幸咖啡恰恰是在接近7000家门店时达到整体盈利水平,而库迪自去年年底以来因打价格战,已有加盟商开始逃离,在小红书、抖音等社交平台,部分希望快速出手的加盟商开始以免中介费的价格转让加盟门店。

一名库迪加盟商在抖音平台称,加盟库迪是看中陆正耀的个人IP,有过成功的案例,所以加盟了3家门店,做好了陪跑的准备,杯量比较好的门店有300多杯,但竞争激烈的位置就比较惨,目前整体经营状况压力比较大,“不建议新进入者再加盟了”。

库迪被诟病较多的是热卖产品的供应不足、新品创新能力不够、加盟商的盈利周期变长等方面。在2023年12月24日,有加盟商还通过小红书平台发布了两封给库迪管理层的信,提到的困难包括毛利低、回本难、运营团队素质低、研发水平低下等问题。

甚至有评论者称“老陆本来只想圈一波钱跑路的,结果你们天天逼他做产品。”

实际上,库迪咖啡目前所承受的压力,来自其过去半年疯狂扩张的后果。窄门餐眼显示,库迪在2013年7月开设了1694家新店,8月和10月分别新增1469家、763家,在11月和12月才慢放速度到300家。

库迪新增门店月度变化图。(截图来自窄门餐眼)

根据自媒体连线Insight的报道,2023年1-6月,库迪咖啡闭店数量高居咖啡连锁品牌榜首,高达318家。极海品牌监测官网近90天监测到库迪咖啡闭店数量高达137家。

一名咖啡行业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库迪的情况不容乐观。咖啡品牌连锁的常规操作是,扩张有一定规模时开始建设供应链,确保主要原物料的供应能力,但库迪在7月扩张最凶猛的时间,才宣布投资2亿美元的首个供应链基地落户安徽马鞍山当涂。

这相当于用加盟商的钱为其铺路,同时通过价格战做高杯量、扩大规模,吸引新一轮加盟商,这种危险的游戏结果就是,当供应链能力无法覆盖目前的扩张规模,或者有大量加盟商开始退出时,则会让资金链变紧,甚至崩盘。

而眼下,库迪已经启动了的新项目“茶猫”,为了与普通茶饮项目有所区别,库迪在1月初还宣布,将在门店内规模化推行商业机器人应用,希望通过门店员工和机器人的协作,优化客户体验和成本结构。

茶猫门店业绩测算表。

界面新闻自大众点评网站看到,茶猫项目自1月起已经在多个城市筹备开业,北京、天津、南京、武汉等地的茶猫都进入围挡装修状态,其中北京售店将于合生汇B1层开业,从该项目流出的成本测算图显示,茶猫单杯价格被定在12元,按照日均300杯的销量看,一个茶猫店的毛利水平在6.75万元,月经营现金流可达到3.26万元。如果杯量能到800杯,这一数字可达到10万元。

这些看上去很诱人的数字,还能被陆正耀割到多少新“韭菜”?至少在茶猫的宣传手册中,陆正耀顶着瑞幸创始人的光环再次被重点强调,加盟者却忽略了陆正耀同样有做失败了的趣小面、预制菜舌尖英雄等餐饮故事。

陆正耀本人的信用也随之覆灭。天眼查App显示,1月8日,陆正耀新增一则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781.78万元,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目前,陆正耀共关联3则被执行人信息,被执行总金额超10.9亿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贵州茅台

5.6k
  • 贵州茅台今日大宗交易成交12.8万股,成交额2.18亿元
  • 贵州茅台:丁雄军辞去公司董事长等职务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库迪咖啡被指“逼”加盟商卖白酒

这种危险的游戏结果就是,当供应链能力无法覆盖目前的扩张规模,或者有大量加盟商开始退出时,则会让资金链变紧,甚至崩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赵晓娟

界面新闻编辑 | 许悦

库迪最近出圈的话题,都来自加盟商的“自爆”。

在小红书平台,库迪加盟商的一篇小作文被多次转发,加盟商控诉库迪全国联营商会议的新政策,包括修改门店订货权,新政策要求门店必须订系统推送的物料“以保证销售统一性”。但引发争议最大的是要求加盟商在销售“茅坛酒”——库迪要求每个门店必须进货两箱,一箱6瓶,并从门店账户直接扣款3360元。

该小作文下方评论多有共鸣,也有最新评论称该政策已经取消,库迪调整了强行要求门店买酒的政策。

界面新闻向库迪官方求证此事,尚未得到回应。

两名库迪加盟商向界面新闻证实,由于遭到加盟商强烈反对,库迪确实取消了上述“骚操作”,在库迪小程序也能看到,多数门店均上架了两款茅台公益基金项目白酒产品,分别是茅台不老酒和茅坛酒,售价599元,但大部分门店显示售罄。

库迪小程序的白酒产品已经显示售罄。

从创立就对标瑞幸咖啡的库迪,总想制造与瑞幸相似的话题,包括售卖茅台联名产品。

去年9月,瑞幸首次与茅台推出酱香拿铁后一周,库迪就在海报上写上“酱香?还是米香?”推出了与五常大米联名的“米乳拿铁”,尤其是“深夜的酒伤您的肝,清晨的粥养您的胃”的宣传语更是将矛头直指瑞幸。

而今年1月,瑞幸再次联名茅台推出酱香巧克力产品,库迪则开始让加盟商直接卖“茅台酒”——同样蹭茅台的热度,但这与消费者所理解的飞天茅台并非同一个概念。

公开报道显示,茅台不老酒(花之久)和茅坛酒(谷之欢)由茅台集团旗下贵州茅台保健酒业公司生产,并授权库迪咖啡独家渠道销售。

对此,有加盟商调侃库迪,“瑞幸让你喝茅台,库迪让你喝茅坛”;也有加盟商预判,库迪最近不论是让加盟商压货白酒,还是更改订货权利,以及更早之前发布的茶猫加盟动作,背后原因是库迪的资金链可能到了紧绷的程度。

借着加盟低成本快速启动的库迪,在一年多的时间开了7000家门店。可以参照的是,瑞幸咖啡恰恰是在接近7000家门店时达到整体盈利水平,而库迪自去年年底以来因打价格战,已有加盟商开始逃离,在小红书、抖音等社交平台,部分希望快速出手的加盟商开始以免中介费的价格转让加盟门店。

一名库迪加盟商在抖音平台称,加盟库迪是看中陆正耀的个人IP,有过成功的案例,所以加盟了3家门店,做好了陪跑的准备,杯量比较好的门店有300多杯,但竞争激烈的位置就比较惨,目前整体经营状况压力比较大,“不建议新进入者再加盟了”。

库迪被诟病较多的是热卖产品的供应不足、新品创新能力不够、加盟商的盈利周期变长等方面。在2023年12月24日,有加盟商还通过小红书平台发布了两封给库迪管理层的信,提到的困难包括毛利低、回本难、运营团队素质低、研发水平低下等问题。

甚至有评论者称“老陆本来只想圈一波钱跑路的,结果你们天天逼他做产品。”

实际上,库迪咖啡目前所承受的压力,来自其过去半年疯狂扩张的后果。窄门餐眼显示,库迪在2013年7月开设了1694家新店,8月和10月分别新增1469家、763家,在11月和12月才慢放速度到300家。

库迪新增门店月度变化图。(截图来自窄门餐眼)

根据自媒体连线Insight的报道,2023年1-6月,库迪咖啡闭店数量高居咖啡连锁品牌榜首,高达318家。极海品牌监测官网近90天监测到库迪咖啡闭店数量高达137家。

一名咖啡行业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库迪的情况不容乐观。咖啡品牌连锁的常规操作是,扩张有一定规模时开始建设供应链,确保主要原物料的供应能力,但库迪在7月扩张最凶猛的时间,才宣布投资2亿美元的首个供应链基地落户安徽马鞍山当涂。

这相当于用加盟商的钱为其铺路,同时通过价格战做高杯量、扩大规模,吸引新一轮加盟商,这种危险的游戏结果就是,当供应链能力无法覆盖目前的扩张规模,或者有大量加盟商开始退出时,则会让资金链变紧,甚至崩盘。

而眼下,库迪已经启动了的新项目“茶猫”,为了与普通茶饮项目有所区别,库迪在1月初还宣布,将在门店内规模化推行商业机器人应用,希望通过门店员工和机器人的协作,优化客户体验和成本结构。

茶猫门店业绩测算表。

界面新闻自大众点评网站看到,茶猫项目自1月起已经在多个城市筹备开业,北京、天津、南京、武汉等地的茶猫都进入围挡装修状态,其中北京售店将于合生汇B1层开业,从该项目流出的成本测算图显示,茶猫单杯价格被定在12元,按照日均300杯的销量看,一个茶猫店的毛利水平在6.75万元,月经营现金流可达到3.26万元。如果杯量能到800杯,这一数字可达到10万元。

这些看上去很诱人的数字,还能被陆正耀割到多少新“韭菜”?至少在茶猫的宣传手册中,陆正耀顶着瑞幸创始人的光环再次被重点强调,加盟者却忽略了陆正耀同样有做失败了的趣小面、预制菜舌尖英雄等餐饮故事。

陆正耀本人的信用也随之覆灭。天眼查App显示,1月8日,陆正耀新增一则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781.78万元,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目前,陆正耀共关联3则被执行人信息,被执行总金额超10.9亿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