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LVMH“夺嫡之战”初见格局,谁能成为下一位掌权者?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LVMH“夺嫡之战”初见格局,谁能成为下一位掌权者?

美妆板块显露增长潜力,CEO打响继承之战目的为何?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文| 未来迹FutureBeauty 巫婉卿

编辑|吴思馨

本月,全球头号奢侈品集团LVMH的董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Bernard Arnault的第四个孩子Frédéric Arnault,正式升任LVMH集团钟表部门CEO,统管宇舶表、泰格豪雅和真力时三个专业腕表品牌。

据最新消息,Bernard Arnault 还有意提名儿子Alexandre 和Frédéric加入集团董事会,以进一步扩大家族在董事会的占比,该投票将在今年(2024年)4月的年度股东大会上完成。

至此,75岁的Bernard Arnault的五个子女已全部在牌桌上,这个庞大的奢侈品帝国继承人之战已初见格局。

01 设置重重机制确保家族控制权,LVMH起码三十年内不会改姓

2023年对Bernard Arnault而言是不平凡的一年,上半年登顶福布斯全球首富,7月促成LVMH签约2024巴黎奥运会,下半年却迎来LVMH股价跳水、卷入洗钱案件被调查等一系列风波之中。去年10月20日,彭博发布的最新亿万富豪指数显示,Bernard Arnault已跌至世界第三富豪的位置。

但没人会质疑Bernard Arnault的商业才能,出生于1949年的他,25岁时就前瞻性地预见到了美国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房地产热潮,帮助其家族从建筑生意成功转型为房地产,完成重要资本积累;

1984年,Bernard回到法国进军时尚行业,收购了当时处在低谷期的迪奥品牌,并以此为基础,趁着1989年的股灾,成功“抄底”LVMH,成为其最大股东;

掌管LVMH以来,Bernard大胆革新,开创现代化奢侈品运营模式,将LVMH一举打造成如今旗下拥有约75个品牌、近20万员工,市值高达4000亿美元左右的奢侈品商业帝国。

Bernard儒雅冷静的外表,精准高超、杀伐果决的商业手段,也被外界戏称为“穿着开司米衫的狼”。这样一位年近75岁的商业奇才,不可能对其一手打造的商业帝国的继承之位没有计划,多年来,Bernard已设置重重机制来确保家族对于LVMH的控制权。

2022年7月,Bernard的家族控股公司Agache宣布,已将公司的法律结构更改为股份合作制,以确保家族对LVMH集团的长期控制。基于新的法律架构,家族控股公司将由Agache Commandité SAS控股,后者由Bernard的五个孩子平均持有。

法国市场管理局的一份备案文件显示,通过多家法人实体,Arnault家族共计拥有LVMH集团47.99%的股份,以及63.5%的投票权。根据最新的股权结构,除非Bernard的五个子女达成一致同意,否则在起码三十年内LVMH都是不可能改姓的。

此前,在2022年4月的LVMH 年度股东大会上,股东们以81.6%的票数通过了将Bernard Arnault任职期延长至80岁的决议,此前LVMH集团章程规定担任首席执行官的年龄上限为75岁。也就是说,离继承人的正式揭晓还有5年左右的时间。

不过,如同Bernard Arnault在商业上的表现,作为一名父亲,Bernard的家教也十分严格。

据了解,Bernard Arnault有5个孩子,其中长女Delphine和长子Antoine为其前任妻子所生,三个较为年轻的儿子Alexandre、Frédéric和Jean则由第二任妻子所生。

“我不想让他们去参加派对。”Bernard Arnault曾在《纽约时报》的采访中表示,“我让他们去工作。”

有媒体报道称,Bernard每个月都会召集他的5个孩子共进午餐,他们还需要在90分钟的午餐时间中对集团的各个业务进行讨论,回答父亲提出的问题。在Bernard的严格教育之下,他的5个子女几乎都养成了低调务实、勤勤恳恳为家族卖命的性格。

如同他的小儿子Jean所说:“父亲正在衡量我们每个人的能力。”这场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涌动的“继承之战”已经打响。

02 “继承之战”格局初现,谁的筹码最多?

现在来看这5位“继承者”,可以说在Bernard Arnault以身作则的教育下,他们均毕业于法国顶尖名校,如今也都在集团分别担任不同的重要职位。

Bernard的大女儿Delphine Arnault被外界称为“长公主”,她毕业于法国商管名校北方高等商学院和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毕业后她先是在著名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工作了两年,学到了不少管理知识之后才进入集团,和LVMH当时最优秀的两位管理人Toledano和l Burke学习,职位也从迪奥鞋履部门普通职员慢慢晋升为副总经理。

这个“长公主”不论资历还是能力都非常不一般,不仅时尚眼光十分毒辣,在管理上也继承了其父亲杀伐果决的手段。

如她看准知名设计师“海盗爷”John Galliano的才华,邀请其担任迪奥首席设计师,为迪奥设计出不少精彩的作品。但在其酒后失言、被法院判处种族歧视的罪名之后,因影响集团声誉,Delphine十分果决地将其踢出集团。

著名女星Rihanna的美妆品牌Fenty Beauty,就是因获得LVMH的1000万美元投资而逐渐名声大噪。据了解,这笔投资是在Delphine的主导下完成。早期Fenty Beauty不错的市场表现也让Delphine提供了不少人力物力来支持。但后期因疫情,Fenty Beauty销量下滑,Delphine也在媒体上公开叫停了Fenty Beauty的时装品牌。

Rihanna(左)、Delphine Arnault(右)

Delphine为LVMH所做出的贡献不仅如此,还包括挖掘当时还没有名气的Loewe、三顾茅庐邀请“极简女王”Phoebe Philo出山执掌Celine等等。不过,要说Delphine为集团做出的长久贡献,还属这两件事:第一,提拔更多女性成为品牌的管理高层。她曾表示,我们71%员工和80%客户都是女性,她们才是LVMH成功的关键。

第二,创办LVMH Prize青年设计师大赛,帮助那些有才华却没钱、不懂经营的年轻设计师站稳脚跟,为集团及时尚圈培养新鲜血液。事实也证明,LVMH现在直至未来都将持续不断地从Delphine的举措中受益。

Delphine的表现得到了许多人的支持和认可,2023年年初,LVMH集团宣布了一项重大的人事变动,Delphine将担任LVMH旗下第二大品牌迪奥DIOR的CEO兼董事长。该消息一出,集团股价立马上涨2.4%,与其他二代“空降”所获得的反响完全不同。

Delphine(左),Bernard(中),Antoine(右)

Bernard也十分认可这个大女儿,他曾表示Delphine拥有敏锐的眼光和无与伦比的经验。如今,Delphine已在集团担任DIOR迪奥CEO兼董事长、LVMH董事及执行副总裁,职位的重要性远远高于四个弟弟,可以说在继承之战中拥有绝对的竞争力。

Delphine同父同母的弟弟Antoine Arnault想必很多人知道,因为他的妻子是俄罗斯超模“水果娜”Natalia Vodianova。老爷子Bernard毕业于巴黎综合理工学院,其个人十分推崇理工教育,而儒雅随和的Antoine像是这个理工家族里唯一的文科生。

Antoine Arnault与妻子Natalia Vodianova

25岁时被父亲抓到集团上班之后,Antoine先是在广告部门积累了两年经验、升任Louis Vuitton的传播总监。之后主动请缨接管集团中唯一一个纯男装品牌Berluti,并在3年内使这个表现平淡的老牌实现了近两倍的销量增长。此外他还被任命为Loro Piana的总裁。

值得一提的是,2022年Antoine夫妇还参投了一家德国功效型护肤品牌Augustinus Bader。相较于其他跨国集团,LVMH在美妆领域并没有绝对性的优势,尤其是在当下功效护肤风潮大热的情况下,LVMH的娇兰、Fresh馥蕾诗等护肤品牌都不主打功效,此前推出的CHA LING 茶灵也市场反响平平,可见LVMH在这一块还有极大的提升空间。

“大公子”此举也被外界更多地解读为帮助集团扩充美妆品牌矩阵,同时也为自身增加“夺嫡”筹码。

2022年12月,Antoine被正式任命为Christian Dior SE(迪奥控股公司)的新任CEO官兼董事会副主席,鉴于这家公司拥有LVMH的大部分股权,业界一度猜测这是Bernard选定Antoine作为接班人的信号。

去年11月,Antoine Arnault卸任Berluti首席执行官一职,这表示他将有更多的时间去专注于控股公司,因为该公司不仅控制着 Arnault家族的资产,某种程度上控制着上市集团LVMH。很明显Antoine正在担任一个Arnault家族财富监管者的核心角色。

Alexandre是家中老三,也是Bernard第二任妻子的第一个孩子,他似乎是迎合父亲的喜好考上了巴黎综合理工学院的硕士,在纽约麦肯锡和KKR短暂实习后也进入了LVMH集团,从事数字创新工作。

作为一名90后,Alexandre展现出了更具年轻化的目光与野心,2016年他说服父亲在以6.4亿欧元收购德国奢侈箱包Rimowa,随后全权打理,利用一系列营销手段成功带领品牌实现年轻化转型。LVMH于2021年收购Tiffany &Co后,Alexandre出任品牌高管职务,这是他获取父亲信任的另一个重要信号。

但要说最得老爷子私宠的还属老四Frédéric Arnault,他本科考上巴黎综合理工学院,2017年加入集团旗下品牌TAG Heuer泰格豪雅,负责管理该品牌智能手表的开发,成为当时五个兄弟姐妹中唯一一个在集团硬奢品牌任职的人。

Frédéric可以说是表现非常优秀,今年1月正式成为LVMH集团内部全新“钟表王国”的一把手,具体分管泰格豪雅、真力时和宇舶表这三个钟表品牌。

据了解,原本这三个品牌属于LVMH集团的“钟表与珠宝”业务板块,长期以来相对独立经营,并没有一个专门的分管领导。此番集团内部重组,且有企业控股家族后代接手管理,可视为LVMH集团加码布局钟表业的又一信号。

不过,他最近与韩国女团BLACKPINK的成员LISA的绯闻也颇受外界关注,但很多人认为这是一种营销手段。

Frédéric在钟表领域的发展直接影响了他的弟弟Jean Arnault,这个Bernard最小的孩子不仅是学霸一枚,拥有麻省理工学院金融数学硕士学位和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机械工程硕士学位,还十分热爱钟表工艺。毕业后进入Louis Vuitton,担任腕表市场与发展总监。

外界传言Bernard交给他的任务十分艰巨:把2002年才推出首款腕表的Louis Vuitton,发展成为一个完全集成的垂直腕表制造商。Jean的表现也没有让他失望,在他的领导下LV腕表不仅拿下了GPHG大奖获得业内权威认可,还主导了“LVMH钟表奖”来吸纳业内人才和扩大品牌在业内影响力。

去年Bernard的中国之行,亲自前往北京和成都的Louis Vuitton门店巡视,同行者便是大姐和Jean。可见Jean尽管年龄最小,但表现也毫不逊色。

03 美妆板块显露增长潜力,Bernard打响继承之战目的为何?

可以看到,Bernard的5个子女似乎都是“别人家的孩子”,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成为接任者的潜力。

不过,相较于其他家族的夺嫡之争,Arnault家族则显得体面许多,这还是源于Bernard严格的家规。他曾表示,未来某一天的继承者可以是家族内部,或者是外面的人,只要他是最棒的那个。这几个兄弟姐妹也否认了外界不合的传闻。

近年来,LVMH这艘庞大的巨轮正在面临一些挑战。LVMH2023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截至9月30日的三个月内,销售额同比增长1%至199.6亿欧元(约1561亿人民币),有机收入同比增长9%,这个数字低于分析师们11.2%的增速预期,且与今年前两个季度17%的同比增速相比,明显放缓。

作为集团核心的时尚与皮革制品业务在三季度实现97.5亿欧元的营收,同比增长9%,出现了明显的增速跳水。葡萄酒和烈酒业务营收同比下降14%,成为集团唯一下滑业务。

可以看见,在全球经济发展放缓的情况下,这个奢侈品巨头正在面临奢侈品消费“退烧”所带来的冲击。LVMH也正在深化重组高管领导层,今年年初除了任命Frédéric Arnault担任 LVMH集团腕表事业部首席执行官外,LVMH还宣布任命Michael Burke接替Sidney Toledano 成为LVMH时尚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该变更于2月1日正式生效。

正如瑞士信贷集团的信息显示,在2011年至2012年经济衰退时期,家族企业的收益能力优于其他对手。当下行业持续动荡,长期主义下稳定连续的发展战略几乎是抵御市场风险的唯一答案。

而传承之下的品牌历史文化,也是奢侈品明显高于其他商品的品牌溢价的关键因素。在奢侈品行业,家族企业的经营模式十分常见,如Pinault家族拥有奢侈品巨头开云集团41%的股份,而爱马仕67%的股份在一阵博弈后最终也回到爱马仕家族手中,Prada家族更是掌控着集团80%的股份。

这便是Bernard不断加强其家族对LVMH集团控制权,以及不断培养自己的5个子女成为继任者背后的重要原因。

未来,或许谁能帮助LVMH走出增速放缓,实现新一轮的增长,谁就有机率掌握继承之位的主动权。就目前来看,Bernard第二任妻子所生的三个儿子都是在珠宝、手表这一类硬奢行业任职,这与LVMH未来几年的营收将押注在珠宝、腕表等硬奢产品上有关。

但“长公主”Delphine与“大公子”Antoine在集团任职的多元及深入程度与现在所居的核心职位,不是其他三个儿子可以比拟的。

目前,LVMH旗下拥有约16个美妆品牌,美妆业务也在LVMH的总体业务板块中释放出独有的增长潜力。LVMH的香水美妆业务在2023年前9个月的有机收入增长12%至60.2亿欧元(约合人民币471亿元),DFS和丝芙兰所在的精选零售部门前三季度有机收入增长26%至124.3亿欧元(约合人民币972亿元),成为集团增长最强劲的部门。

在LVMH核心的时尚与皮革制品业务增速放缓,珠宝和硬奢业务还未取得明显增长收益的情况下,美妆业务或许在当下会成为LVMH的关键性板块,去年的高层大换血就是LVMH集团加码美妆业务的信号。

与此同时,集团还调任了深刻了解中国市场的斯铂涵领导美妆部门,这也映射出集团对于中国化妆品市场的重视程度。近期LVMH旗下基金L Catterton连投三家中国企业blankme半分一、创建医疗、海龟爸爸就是体现。Bernard Arnault也曾在去年财报发布会上表示对中国市场的看好。

未来,在LVMH的“继承之战”中,这5位继承者又是否会在美妆板块上“施展拳脚”,也是件值得期待的事。不过,不论5年后的最终继承者是谁,5个子女都能发挥才干、各司其职,在良性竞争中帮助家族企业实现进一步发展,想必老爷子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LVMH集团

1.6k
  • TOPBRAND | 叹茶观色获融资;茶百道登陆港交所;LVMH集团将举办艺术活动;雀巢任命新首席执行官
  • TOPBRAND | 斗禾科技获融资;零售巨头JD Sports收购Hibbett;Ganni任命首席执行官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LVMH“夺嫡之战”初见格局,谁能成为下一位掌权者?

美妆板块显露增长潜力,CEO打响继承之战目的为何?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文| 未来迹FutureBeauty 巫婉卿

编辑|吴思馨

本月,全球头号奢侈品集团LVMH的董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Bernard Arnault的第四个孩子Frédéric Arnault,正式升任LVMH集团钟表部门CEO,统管宇舶表、泰格豪雅和真力时三个专业腕表品牌。

据最新消息,Bernard Arnault 还有意提名儿子Alexandre 和Frédéric加入集团董事会,以进一步扩大家族在董事会的占比,该投票将在今年(2024年)4月的年度股东大会上完成。

至此,75岁的Bernard Arnault的五个子女已全部在牌桌上,这个庞大的奢侈品帝国继承人之战已初见格局。

01 设置重重机制确保家族控制权,LVMH起码三十年内不会改姓

2023年对Bernard Arnault而言是不平凡的一年,上半年登顶福布斯全球首富,7月促成LVMH签约2024巴黎奥运会,下半年却迎来LVMH股价跳水、卷入洗钱案件被调查等一系列风波之中。去年10月20日,彭博发布的最新亿万富豪指数显示,Bernard Arnault已跌至世界第三富豪的位置。

但没人会质疑Bernard Arnault的商业才能,出生于1949年的他,25岁时就前瞻性地预见到了美国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房地产热潮,帮助其家族从建筑生意成功转型为房地产,完成重要资本积累;

1984年,Bernard回到法国进军时尚行业,收购了当时处在低谷期的迪奥品牌,并以此为基础,趁着1989年的股灾,成功“抄底”LVMH,成为其最大股东;

掌管LVMH以来,Bernard大胆革新,开创现代化奢侈品运营模式,将LVMH一举打造成如今旗下拥有约75个品牌、近20万员工,市值高达4000亿美元左右的奢侈品商业帝国。

Bernard儒雅冷静的外表,精准高超、杀伐果决的商业手段,也被外界戏称为“穿着开司米衫的狼”。这样一位年近75岁的商业奇才,不可能对其一手打造的商业帝国的继承之位没有计划,多年来,Bernard已设置重重机制来确保家族对于LVMH的控制权。

2022年7月,Bernard的家族控股公司Agache宣布,已将公司的法律结构更改为股份合作制,以确保家族对LVMH集团的长期控制。基于新的法律架构,家族控股公司将由Agache Commandité SAS控股,后者由Bernard的五个孩子平均持有。

法国市场管理局的一份备案文件显示,通过多家法人实体,Arnault家族共计拥有LVMH集团47.99%的股份,以及63.5%的投票权。根据最新的股权结构,除非Bernard的五个子女达成一致同意,否则在起码三十年内LVMH都是不可能改姓的。

此前,在2022年4月的LVMH 年度股东大会上,股东们以81.6%的票数通过了将Bernard Arnault任职期延长至80岁的决议,此前LVMH集团章程规定担任首席执行官的年龄上限为75岁。也就是说,离继承人的正式揭晓还有5年左右的时间。

不过,如同Bernard Arnault在商业上的表现,作为一名父亲,Bernard的家教也十分严格。

据了解,Bernard Arnault有5个孩子,其中长女Delphine和长子Antoine为其前任妻子所生,三个较为年轻的儿子Alexandre、Frédéric和Jean则由第二任妻子所生。

“我不想让他们去参加派对。”Bernard Arnault曾在《纽约时报》的采访中表示,“我让他们去工作。”

有媒体报道称,Bernard每个月都会召集他的5个孩子共进午餐,他们还需要在90分钟的午餐时间中对集团的各个业务进行讨论,回答父亲提出的问题。在Bernard的严格教育之下,他的5个子女几乎都养成了低调务实、勤勤恳恳为家族卖命的性格。

如同他的小儿子Jean所说:“父亲正在衡量我们每个人的能力。”这场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涌动的“继承之战”已经打响。

02 “继承之战”格局初现,谁的筹码最多?

现在来看这5位“继承者”,可以说在Bernard Arnault以身作则的教育下,他们均毕业于法国顶尖名校,如今也都在集团分别担任不同的重要职位。

Bernard的大女儿Delphine Arnault被外界称为“长公主”,她毕业于法国商管名校北方高等商学院和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毕业后她先是在著名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工作了两年,学到了不少管理知识之后才进入集团,和LVMH当时最优秀的两位管理人Toledano和l Burke学习,职位也从迪奥鞋履部门普通职员慢慢晋升为副总经理。

这个“长公主”不论资历还是能力都非常不一般,不仅时尚眼光十分毒辣,在管理上也继承了其父亲杀伐果决的手段。

如她看准知名设计师“海盗爷”John Galliano的才华,邀请其担任迪奥首席设计师,为迪奥设计出不少精彩的作品。但在其酒后失言、被法院判处种族歧视的罪名之后,因影响集团声誉,Delphine十分果决地将其踢出集团。

著名女星Rihanna的美妆品牌Fenty Beauty,就是因获得LVMH的1000万美元投资而逐渐名声大噪。据了解,这笔投资是在Delphine的主导下完成。早期Fenty Beauty不错的市场表现也让Delphine提供了不少人力物力来支持。但后期因疫情,Fenty Beauty销量下滑,Delphine也在媒体上公开叫停了Fenty Beauty的时装品牌。

Rihanna(左)、Delphine Arnault(右)

Delphine为LVMH所做出的贡献不仅如此,还包括挖掘当时还没有名气的Loewe、三顾茅庐邀请“极简女王”Phoebe Philo出山执掌Celine等等。不过,要说Delphine为集团做出的长久贡献,还属这两件事:第一,提拔更多女性成为品牌的管理高层。她曾表示,我们71%员工和80%客户都是女性,她们才是LVMH成功的关键。

第二,创办LVMH Prize青年设计师大赛,帮助那些有才华却没钱、不懂经营的年轻设计师站稳脚跟,为集团及时尚圈培养新鲜血液。事实也证明,LVMH现在直至未来都将持续不断地从Delphine的举措中受益。

Delphine的表现得到了许多人的支持和认可,2023年年初,LVMH集团宣布了一项重大的人事变动,Delphine将担任LVMH旗下第二大品牌迪奥DIOR的CEO兼董事长。该消息一出,集团股价立马上涨2.4%,与其他二代“空降”所获得的反响完全不同。

Delphine(左),Bernard(中),Antoine(右)

Bernard也十分认可这个大女儿,他曾表示Delphine拥有敏锐的眼光和无与伦比的经验。如今,Delphine已在集团担任DIOR迪奥CEO兼董事长、LVMH董事及执行副总裁,职位的重要性远远高于四个弟弟,可以说在继承之战中拥有绝对的竞争力。

Delphine同父同母的弟弟Antoine Arnault想必很多人知道,因为他的妻子是俄罗斯超模“水果娜”Natalia Vodianova。老爷子Bernard毕业于巴黎综合理工学院,其个人十分推崇理工教育,而儒雅随和的Antoine像是这个理工家族里唯一的文科生。

Antoine Arnault与妻子Natalia Vodianova

25岁时被父亲抓到集团上班之后,Antoine先是在广告部门积累了两年经验、升任Louis Vuitton的传播总监。之后主动请缨接管集团中唯一一个纯男装品牌Berluti,并在3年内使这个表现平淡的老牌实现了近两倍的销量增长。此外他还被任命为Loro Piana的总裁。

值得一提的是,2022年Antoine夫妇还参投了一家德国功效型护肤品牌Augustinus Bader。相较于其他跨国集团,LVMH在美妆领域并没有绝对性的优势,尤其是在当下功效护肤风潮大热的情况下,LVMH的娇兰、Fresh馥蕾诗等护肤品牌都不主打功效,此前推出的CHA LING 茶灵也市场反响平平,可见LVMH在这一块还有极大的提升空间。

“大公子”此举也被外界更多地解读为帮助集团扩充美妆品牌矩阵,同时也为自身增加“夺嫡”筹码。

2022年12月,Antoine被正式任命为Christian Dior SE(迪奥控股公司)的新任CEO官兼董事会副主席,鉴于这家公司拥有LVMH的大部分股权,业界一度猜测这是Bernard选定Antoine作为接班人的信号。

去年11月,Antoine Arnault卸任Berluti首席执行官一职,这表示他将有更多的时间去专注于控股公司,因为该公司不仅控制着 Arnault家族的资产,某种程度上控制着上市集团LVMH。很明显Antoine正在担任一个Arnault家族财富监管者的核心角色。

Alexandre是家中老三,也是Bernard第二任妻子的第一个孩子,他似乎是迎合父亲的喜好考上了巴黎综合理工学院的硕士,在纽约麦肯锡和KKR短暂实习后也进入了LVMH集团,从事数字创新工作。

作为一名90后,Alexandre展现出了更具年轻化的目光与野心,2016年他说服父亲在以6.4亿欧元收购德国奢侈箱包Rimowa,随后全权打理,利用一系列营销手段成功带领品牌实现年轻化转型。LVMH于2021年收购Tiffany &Co后,Alexandre出任品牌高管职务,这是他获取父亲信任的另一个重要信号。

但要说最得老爷子私宠的还属老四Frédéric Arnault,他本科考上巴黎综合理工学院,2017年加入集团旗下品牌TAG Heuer泰格豪雅,负责管理该品牌智能手表的开发,成为当时五个兄弟姐妹中唯一一个在集团硬奢品牌任职的人。

Frédéric可以说是表现非常优秀,今年1月正式成为LVMH集团内部全新“钟表王国”的一把手,具体分管泰格豪雅、真力时和宇舶表这三个钟表品牌。

据了解,原本这三个品牌属于LVMH集团的“钟表与珠宝”业务板块,长期以来相对独立经营,并没有一个专门的分管领导。此番集团内部重组,且有企业控股家族后代接手管理,可视为LVMH集团加码布局钟表业的又一信号。

不过,他最近与韩国女团BLACKPINK的成员LISA的绯闻也颇受外界关注,但很多人认为这是一种营销手段。

Frédéric在钟表领域的发展直接影响了他的弟弟Jean Arnault,这个Bernard最小的孩子不仅是学霸一枚,拥有麻省理工学院金融数学硕士学位和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机械工程硕士学位,还十分热爱钟表工艺。毕业后进入Louis Vuitton,担任腕表市场与发展总监。

外界传言Bernard交给他的任务十分艰巨:把2002年才推出首款腕表的Louis Vuitton,发展成为一个完全集成的垂直腕表制造商。Jean的表现也没有让他失望,在他的领导下LV腕表不仅拿下了GPHG大奖获得业内权威认可,还主导了“LVMH钟表奖”来吸纳业内人才和扩大品牌在业内影响力。

去年Bernard的中国之行,亲自前往北京和成都的Louis Vuitton门店巡视,同行者便是大姐和Jean。可见Jean尽管年龄最小,但表现也毫不逊色。

03 美妆板块显露增长潜力,Bernard打响继承之战目的为何?

可以看到,Bernard的5个子女似乎都是“别人家的孩子”,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成为接任者的潜力。

不过,相较于其他家族的夺嫡之争,Arnault家族则显得体面许多,这还是源于Bernard严格的家规。他曾表示,未来某一天的继承者可以是家族内部,或者是外面的人,只要他是最棒的那个。这几个兄弟姐妹也否认了外界不合的传闻。

近年来,LVMH这艘庞大的巨轮正在面临一些挑战。LVMH2023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截至9月30日的三个月内,销售额同比增长1%至199.6亿欧元(约1561亿人民币),有机收入同比增长9%,这个数字低于分析师们11.2%的增速预期,且与今年前两个季度17%的同比增速相比,明显放缓。

作为集团核心的时尚与皮革制品业务在三季度实现97.5亿欧元的营收,同比增长9%,出现了明显的增速跳水。葡萄酒和烈酒业务营收同比下降14%,成为集团唯一下滑业务。

可以看见,在全球经济发展放缓的情况下,这个奢侈品巨头正在面临奢侈品消费“退烧”所带来的冲击。LVMH也正在深化重组高管领导层,今年年初除了任命Frédéric Arnault担任 LVMH集团腕表事业部首席执行官外,LVMH还宣布任命Michael Burke接替Sidney Toledano 成为LVMH时尚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该变更于2月1日正式生效。

正如瑞士信贷集团的信息显示,在2011年至2012年经济衰退时期,家族企业的收益能力优于其他对手。当下行业持续动荡,长期主义下稳定连续的发展战略几乎是抵御市场风险的唯一答案。

而传承之下的品牌历史文化,也是奢侈品明显高于其他商品的品牌溢价的关键因素。在奢侈品行业,家族企业的经营模式十分常见,如Pinault家族拥有奢侈品巨头开云集团41%的股份,而爱马仕67%的股份在一阵博弈后最终也回到爱马仕家族手中,Prada家族更是掌控着集团80%的股份。

这便是Bernard不断加强其家族对LVMH集团控制权,以及不断培养自己的5个子女成为继任者背后的重要原因。

未来,或许谁能帮助LVMH走出增速放缓,实现新一轮的增长,谁就有机率掌握继承之位的主动权。就目前来看,Bernard第二任妻子所生的三个儿子都是在珠宝、手表这一类硬奢行业任职,这与LVMH未来几年的营收将押注在珠宝、腕表等硬奢产品上有关。

但“长公主”Delphine与“大公子”Antoine在集团任职的多元及深入程度与现在所居的核心职位,不是其他三个儿子可以比拟的。

目前,LVMH旗下拥有约16个美妆品牌,美妆业务也在LVMH的总体业务板块中释放出独有的增长潜力。LVMH的香水美妆业务在2023年前9个月的有机收入增长12%至60.2亿欧元(约合人民币471亿元),DFS和丝芙兰所在的精选零售部门前三季度有机收入增长26%至124.3亿欧元(约合人民币972亿元),成为集团增长最强劲的部门。

在LVMH核心的时尚与皮革制品业务增速放缓,珠宝和硬奢业务还未取得明显增长收益的情况下,美妆业务或许在当下会成为LVMH的关键性板块,去年的高层大换血就是LVMH集团加码美妆业务的信号。

与此同时,集团还调任了深刻了解中国市场的斯铂涵领导美妆部门,这也映射出集团对于中国化妆品市场的重视程度。近期LVMH旗下基金L Catterton连投三家中国企业blankme半分一、创建医疗、海龟爸爸就是体现。Bernard Arnault也曾在去年财报发布会上表示对中国市场的看好。

未来,在LVMH的“继承之战”中,这5位继承者又是否会在美妆板块上“施展拳脚”,也是件值得期待的事。不过,不论5年后的最终继承者是谁,5个子女都能发挥才干、各司其职,在良性竞争中帮助家族企业实现进一步发展,想必老爷子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