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能源转型逆流:埃克森美孚起诉ESG股东获“初步胜利”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能源转型逆流:埃克森美孚起诉ESG股东获“初步胜利”

相较三年前,埃克森美孚当下处在一个更有利于自身的时机。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见习记者 | 郁娟

在能源市场不确定性下,全球油气企业正力排多方压力,维持或提高油气产量。

根据《中国石油石化》杂志报道,1月21日,美国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将两家倡导ESG(环境、社会、治理)的投资机构告上了法庭,以阻止后者发起的减排提案进入股东大会的投票流程。

根据多家媒体,2月2日,两家机构撤回了要求埃克森美孚加快中期减排的股东提案。 

埃克森美孚此次诉讼,被视为向气候倡导者及ESG投资界发起的一次“反击”。 

2021年5月,埃克森美孚曾在董事会选举中遭遇“气候政变”,在ESG投资机构Engine No.1的推动下,三个董事会席位被迫替换为对能源转型更有经验的人士。《纽约时报》称,彼时ESG倡导者获得胜利的关键是,贝莱德、道富银行等大型投资机构都予以支持。 

但三年后,埃克森美孚的“保守派”做法获得了大多数油气公司的追随。资本市场也展现出赞扬的态度。

英国《金融时报》于1月22日最先报道了该事件。消息披露当日,埃克森美孚的股价略微下探,但在随后一周以6.3%的涨幅收尾。 

尽管两家ESG投资机构撤回了提案,埃克森美孚仍表示将继续推进诉讼。

“一旦埃克森美孚胜诉,很可能会对投资者请愿产生寒蝉效应,可能有更多美国公司仿效,通过法律途径来排除气候相关的提案,这是可能预想到的最差情况。”绿色和平东亚分部气候投融资项目负责人鲍琼对界面新闻表示。

埃克森美孚的罕见起诉

埃克森美孚此次起诉的Arjuna Capital和Follow This,是专门从事ESG投资运动的机构。

“欧美国家有一些非政府组织是股东所有权的积极倡导者,他们代表着相当数量的机构投资者和散户投资者,希望与被投公司展开对话,敦促其为社会创造更大的价值做出改变。” 鲍琼向界面新闻介绍,如近期美国一家名为As You Sow的基金会成功促使星巴克为顾客提供自带杯的选项。

Follow This是专门敦促五大国际石油巨头减排的草根非营利机构,总部位于荷兰,鼓励公众“一人一股”购买油气公司股票、由Follow This作为集体代表向油气公司递交股东提案,目前有1万多名“会员”。

Arjuna Capital是美国一家资产管理和投资咨询公司,2021年曾以股东身份迫使微软发布对公司内部性骚扰的调查报告。 

两家机构从2022年起,将埃克森美孚作为重点游说对象。根据Follow This公布的提案内容,今年两家机构要求埃克森美孚“超越当前规划”,加快2030年前的减排步伐。

《华尔街日报》报道显示,埃克森美孚对此发起起诉,称上述提案试图“限制和微观管理”公司的运营,违反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规定。

“被告要求埃克森美孚通过改变甚至完全取消产品组合,来变更日常经营业务。” 埃克森美孚称。 

Follow This的创始人Mark van Baal则在该机构网站回应道:“埃克森美孚似乎将‘减排’诠释为‘缩减业务’......对于如何实现减排,提案(其实)将决定权完全交给了董事会。” 。 

两方的焦点在石油企业的范围三减排上。范围三排放是指企业在上、下游涉及的碳排放,如石油产品燃烧时排放的二氧化碳,属于油气公司的范围三排放。 

由于减少油气产量、转向低碳产品制造是降低范围三排放的最有效方式之一,埃克森美孚的起诉本质上是希望守住油气产量和油气市场。

相较欧洲油气同行,埃克森美孚对于能源转型素以保守著称。2023年10月,埃克森美孚还以高达595亿美元(约合4343亿元人民币)的总价收购了本土页岩油气生产商,巩固其生产地位。

根据埃克森美孚公开披露,2022-2023年,该公司股东对Follow This提案的支持率从27.1%下降到10.5%。Arjuna Capital在2022年委托提交的一项要求埃克森美孚建立低碳商业模式的提案,也仅获得了10.5%的股东支持率。 

施压埃克森美孚受挫后,ESG投资者们继续施压其同行。

1月中旬,Follow This宣布已与其他26家投资机构一起,向壳牌2024年度股东大会递交了类似的减排投票提案。Follow This称,欧洲最大资产管理公司东方汇理(Amundi)也在呼吁之列。27家投资机构共拥有壳牌5%的股票。 

鲍琼向界面新闻介绍,通常股东提案获得过半数的投票支持后,公司董事会有义务将提案正式纳入公司的行动议程,或公司在股东大会前向投资者承诺令其满意的行动方案后,投资者撤回提案。 

“但在一些监管法律下,即使20%的投票支持率也足够促使公司采取行动,比如英国的企业治理准则要求,如果公司的管理层在股东年度大会上收到超过20%的支持投票,管理层必须在六个月内报告‘已采取的行动’。” 鲍琼称。

截至发稿前,埃克森美孚新闻发言人未就诉讼事宜回应界面新闻的书面采访请求。 

全球油气企业转型为何进展甚微?

相较三年前,埃克森美孚当下处在一个更有利于自己的时机。

2022年俄乌冲突爆发后,欧洲能源危机加剧,国际油价随着天然气、电力价格一同飙升。油气公司普遍赚得盆满钵满。

这一趋势还在延续。最新财报显示,埃克森美孚与雪佛龙、壳牌2023年全年的净利润均远超历史平均水平。埃克森美孚2023年录得净利润360亿美元。《华尔街日报》在报道中评论道,在全球经济疲软周期下,该盈利能力仅次于苹果、微软等顶尖科技公司。

受此影响,bp、壳牌等欧洲油气企业“调转车头”,将清洁转型的目标降低,使全球油气企业本就缓慢的转型进展进一步搁置。

根据政府间能源机构国际能源署(IEA)统计,截至2023年底,全球石油和天然气企业所作的清洁能源投资仅占全世界的1%,其中绝大部分都来自挪威国家石油公司(Equinor)、道达尔、壳牌和bp这三家私营油气公司。

“人们的注意力常常集中在私营巨头的作用上,但私营油气公司所拥有的全球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和储量不到13%。”

2023年底,IEA在《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净零转型》报告新闻稿中,呼吁关注中石油、沙特阿美等大型国家石油公司的转型步伐。 

制表:界面新闻见习记者 郁娟

据界面新闻对代表性油气企业的统计,埃克森美孚、中国“两桶油”在低碳业务上的投资水平较低,对范围三排放也未设立绝对减排的目标。道达尔的低碳投资比例较高,但未规划明确的长期减产目标。

全球能源系统变革缓慢、化石能源需求量仍在高位,是大型石油企业不愿大幅转型的根本原因之一。 

此外,化石能源企业在低碳业务上投资、盈利不理想,或是拖累企业转型的另一因素。

全球石油企业普遍将碳捕获、利用与封存(CCUS)技术作为范围三减排的方法。但IEA在上述报告中批评称,按油气行业当前发展,到2050年将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1.5°C内,需要捕获 320 亿吨的二氧化碳(用于利用或储存)。

"这是完全难以想象的......为这些技术提供动力所需的电量将大于当今全世界的电力需求。” IEA表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埃克森美孚

299
  • 壳牌、埃克森美孚据悉接近达成向Viaro Energy出售北海资产的协议
  • 赫斯股东表决支持雪佛龙以530亿美元收购该公司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能源转型逆流:埃克森美孚起诉ESG股东获“初步胜利”

相较三年前,埃克森美孚当下处在一个更有利于自身的时机。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见习记者 | 郁娟

在能源市场不确定性下,全球油气企业正力排多方压力,维持或提高油气产量。

根据《中国石油石化》杂志报道,1月21日,美国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将两家倡导ESG(环境、社会、治理)的投资机构告上了法庭,以阻止后者发起的减排提案进入股东大会的投票流程。

根据多家媒体,2月2日,两家机构撤回了要求埃克森美孚加快中期减排的股东提案。 

埃克森美孚此次诉讼,被视为向气候倡导者及ESG投资界发起的一次“反击”。 

2021年5月,埃克森美孚曾在董事会选举中遭遇“气候政变”,在ESG投资机构Engine No.1的推动下,三个董事会席位被迫替换为对能源转型更有经验的人士。《纽约时报》称,彼时ESG倡导者获得胜利的关键是,贝莱德、道富银行等大型投资机构都予以支持。 

但三年后,埃克森美孚的“保守派”做法获得了大多数油气公司的追随。资本市场也展现出赞扬的态度。

英国《金融时报》于1月22日最先报道了该事件。消息披露当日,埃克森美孚的股价略微下探,但在随后一周以6.3%的涨幅收尾。 

尽管两家ESG投资机构撤回了提案,埃克森美孚仍表示将继续推进诉讼。

“一旦埃克森美孚胜诉,很可能会对投资者请愿产生寒蝉效应,可能有更多美国公司仿效,通过法律途径来排除气候相关的提案,这是可能预想到的最差情况。”绿色和平东亚分部气候投融资项目负责人鲍琼对界面新闻表示。

埃克森美孚的罕见起诉

埃克森美孚此次起诉的Arjuna Capital和Follow This,是专门从事ESG投资运动的机构。

“欧美国家有一些非政府组织是股东所有权的积极倡导者,他们代表着相当数量的机构投资者和散户投资者,希望与被投公司展开对话,敦促其为社会创造更大的价值做出改变。” 鲍琼向界面新闻介绍,如近期美国一家名为As You Sow的基金会成功促使星巴克为顾客提供自带杯的选项。

Follow This是专门敦促五大国际石油巨头减排的草根非营利机构,总部位于荷兰,鼓励公众“一人一股”购买油气公司股票、由Follow This作为集体代表向油气公司递交股东提案,目前有1万多名“会员”。

Arjuna Capital是美国一家资产管理和投资咨询公司,2021年曾以股东身份迫使微软发布对公司内部性骚扰的调查报告。 

两家机构从2022年起,将埃克森美孚作为重点游说对象。根据Follow This公布的提案内容,今年两家机构要求埃克森美孚“超越当前规划”,加快2030年前的减排步伐。

《华尔街日报》报道显示,埃克森美孚对此发起起诉,称上述提案试图“限制和微观管理”公司的运营,违反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规定。

“被告要求埃克森美孚通过改变甚至完全取消产品组合,来变更日常经营业务。” 埃克森美孚称。 

Follow This的创始人Mark van Baal则在该机构网站回应道:“埃克森美孚似乎将‘减排’诠释为‘缩减业务’......对于如何实现减排,提案(其实)将决定权完全交给了董事会。” 。 

两方的焦点在石油企业的范围三减排上。范围三排放是指企业在上、下游涉及的碳排放,如石油产品燃烧时排放的二氧化碳,属于油气公司的范围三排放。 

由于减少油气产量、转向低碳产品制造是降低范围三排放的最有效方式之一,埃克森美孚的起诉本质上是希望守住油气产量和油气市场。

相较欧洲油气同行,埃克森美孚对于能源转型素以保守著称。2023年10月,埃克森美孚还以高达595亿美元(约合4343亿元人民币)的总价收购了本土页岩油气生产商,巩固其生产地位。

根据埃克森美孚公开披露,2022-2023年,该公司股东对Follow This提案的支持率从27.1%下降到10.5%。Arjuna Capital在2022年委托提交的一项要求埃克森美孚建立低碳商业模式的提案,也仅获得了10.5%的股东支持率。 

施压埃克森美孚受挫后,ESG投资者们继续施压其同行。

1月中旬,Follow This宣布已与其他26家投资机构一起,向壳牌2024年度股东大会递交了类似的减排投票提案。Follow This称,欧洲最大资产管理公司东方汇理(Amundi)也在呼吁之列。27家投资机构共拥有壳牌5%的股票。 

鲍琼向界面新闻介绍,通常股东提案获得过半数的投票支持后,公司董事会有义务将提案正式纳入公司的行动议程,或公司在股东大会前向投资者承诺令其满意的行动方案后,投资者撤回提案。 

“但在一些监管法律下,即使20%的投票支持率也足够促使公司采取行动,比如英国的企业治理准则要求,如果公司的管理层在股东年度大会上收到超过20%的支持投票,管理层必须在六个月内报告‘已采取的行动’。” 鲍琼称。

截至发稿前,埃克森美孚新闻发言人未就诉讼事宜回应界面新闻的书面采访请求。 

全球油气企业转型为何进展甚微?

相较三年前,埃克森美孚当下处在一个更有利于自己的时机。

2022年俄乌冲突爆发后,欧洲能源危机加剧,国际油价随着天然气、电力价格一同飙升。油气公司普遍赚得盆满钵满。

这一趋势还在延续。最新财报显示,埃克森美孚与雪佛龙、壳牌2023年全年的净利润均远超历史平均水平。埃克森美孚2023年录得净利润360亿美元。《华尔街日报》在报道中评论道,在全球经济疲软周期下,该盈利能力仅次于苹果、微软等顶尖科技公司。

受此影响,bp、壳牌等欧洲油气企业“调转车头”,将清洁转型的目标降低,使全球油气企业本就缓慢的转型进展进一步搁置。

根据政府间能源机构国际能源署(IEA)统计,截至2023年底,全球石油和天然气企业所作的清洁能源投资仅占全世界的1%,其中绝大部分都来自挪威国家石油公司(Equinor)、道达尔、壳牌和bp这三家私营油气公司。

“人们的注意力常常集中在私营巨头的作用上,但私营油气公司所拥有的全球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和储量不到13%。”

2023年底,IEA在《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净零转型》报告新闻稿中,呼吁关注中石油、沙特阿美等大型国家石油公司的转型步伐。 

制表:界面新闻见习记者 郁娟

据界面新闻对代表性油气企业的统计,埃克森美孚、中国“两桶油”在低碳业务上的投资水平较低,对范围三排放也未设立绝对减排的目标。道达尔的低碳投资比例较高,但未规划明确的长期减产目标。

全球能源系统变革缓慢、化石能源需求量仍在高位,是大型石油企业不愿大幅转型的根本原因之一。 

此外,化石能源企业在低碳业务上投资、盈利不理想,或是拖累企业转型的另一因素。

全球石油企业普遍将碳捕获、利用与封存(CCUS)技术作为范围三减排的方法。但IEA在上述报告中批评称,按油气行业当前发展,到2050年将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1.5°C内,需要捕获 320 亿吨的二氧化碳(用于利用或储存)。

"这是完全难以想象的......为这些技术提供动力所需的电量将大于当今全世界的电力需求。” IEA表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