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大佬的2023:余承东涅槃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大佬的2023:余承东涅槃

“起死回生,真不容易。”

文 | 蓝媒汇 陶然

编辑 | 魏晓

过去一年,没有人比余承东更得意。

当然,也没有人比手持Mate 60,握着问界M9方向盘的他更有资本去得意。

自从余大嘴把遥遥领先喊成个人符号,关于这位华为话事人的争议不断:有人说他吹牛、装X,说他表演型人格;也有人翻着余承东的履历,感叹他真是华为手机业务和汽车业务的功臣。

若是能让这样一个习惯招摇、习惯激进、习惯成为赢家的人略显低沉,那绝对是遇到了什么从未有过的极端困境。

四年前9月10日的开发者大会,时任公司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站在台上,面前是上百位开发者。背后屏幕打出一行字:每一位开发者,都是华为要汇聚的星星之火。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余承东说,没有人能够熄灭满天星光。但喊话归喊话,再顶尖的设计没有供应链也做不出来。

此后几年业绩倾颓,外界听见余承东说“遥遥领先”的次数越来越少;后来央视有段采访,主持人提到很多人说Mate50肯定失败、铁定失败,很容易动摇,余承东没有否认:“我内心痛苦的时候,一个人夜里在外面走,走到天快亮就回来,到公司上班去了。”

2023年,天亮了。

轻舟已过万重山

自Mate50发布会结尾说出那句“跨越山海,终见曙光”之后,余承东在手机圈子的发言大多集中在鸿蒙系统相关生态,不再过多提及硬件,高呼领先。

去年6月的上海世界移动通信大会,华为高层演讲时引用了《时间之书》中的一句话:“做三四月的事,八九月自有答案”。

8月4日下午的鸿蒙4.0发布会,华为先带来了数据层面的好消息:二季度华为在中国高端市场份额第二,增幅高达76.1%。余承东并未回应有关5G手机的猜测,只是说鸿蒙生态经历了艰难的四年,但轻舟已过万重山。

华为旗舰手机,正在回归的路上。

余承东确实留了一手,避开所有人的预判:新手机何时发布?不发了,直接卖吧:

25天之后,8月29日中午12点,《致华为用户的一封信》空降华为终端官微:我们推出了HUAWEI Mate 60 Pro先锋计划,Mate 60 Pro直接上架华为官方商城销售。

万人空巷的抢购之后,网友翻出了余承东当年说过的那句“能打败华为Mate的只有华为Mate”,翻看回复,清一色的“遥遥领先”。

等到正式的秋季新品发布会,在余承东开始演讲之前,台下遥遥领先的呼喊已然此起彼伏。据粗略计数,余承东当天个人只说了五次遥遥领先,还有二十多次其他各种领先。

Mate60系列的热潮一并拉升了华为P系列以及折叠屏产品线的销量。2023年第四季度,华为手机业务市场份额为13.9%,相比2022年第四季度的10.3%同比增长36.2%,成为中国手机市场前五厂商中唯一正增长的厂商。这也是华为时隔多年首次重返市场前五。

旗舰机、折叠屏、平板电脑、手表耳机等产品接连推陈出新,华为收复失地的进程从2023年正式开始。

那个习惯将遥遥领先挂在嘴边的余承东,果然回来了。

重启的车轮

华为手机业务重回正轨,让余承东有精力抽出手来,捞起自己的另一个身份——那个身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董事长的余承东。

比起5G芯片单方面受到的外部承压,“不造车”的华为在造车方面出现的问题多少显得有些“自扰”。

至少,在上半年接到那封《关于华为不造车的决议》内部信的一刻,余承东内心想必是五味杂陈。

2023年伊始,问界并未能够延续前一年单月过万的月销量,从2022年12月的单月10134台暴跌至单月4475台。而后大半年时间里,问界月销先是跌至三千,然后慢慢爬升到5000、6000,却再未能重现此前月销过万的盛况。

余承东当然想救问界,他给出的解决办法是在宣发中是将问界和华为绑定,靠华为的品牌力拉拢市场,甚至在部分海报中已经出现了“HUAWEI 问界”的字样。

无奈任正非亲自下场,以内部信的形式重申华为不造车是死命令,余大嘴也只得作罢。

如何在不带华为标的前提下,让华为二字渗透潜在车主的心智?解法,还是用“华为”。

Mate 60系列争气机的平地惊雷,让2023下半年的消费者对余承东和华为两个IP的认可程度空前高涨,以至于和二者有关的一切都自然划归“遥遥领先”级别。所以,那场华为秋季新品发布会,余承东给问界品牌,特别是新款M7留了不少时间。

对,就是那个曾经把理想“打残了”的车型——它更新换代了,还跟着Mate 60的热度先后发布了。

上市仅25之后,M7收获了超过50000台大定客户。余承东在朋友圈庆祝之余写下一行感慨:

起死回生,真不容易。

但国内新能源车本就是红海一片,余承东开着问界在圈内狂飙,友商的利益被冲撞就不可避免。

第一个翻车的,是小鹏。

彼时,余承东正借着华为黑科技的春风大秀问界智驾系统,何小鹏突然在朋友圈阴阳了一句“友商讲AEB,我认为99%都是假的……根本不能开,路上误刹车的情况太多了”,直接撞在余承东的枪口。

一句“连AEB是什么,居然有车企的一把手还根本没有搞懂”就差指名道姓,“要么让手下忽悠了,要么是对汽车行业的发展缺乏最基本的认知”把问题上升到质疑对方是否真的懂车,余承东显然不打算给何小鹏留什么没必要的面子。

第三方机构的测试进一步帮余承东撑腰:在包含问界M5、小鹏G6、阿维塔11等几款车型,的30km/h—80km/h AEB测试中,问界M5在业界通过了30—80km/h各个速度的AEB测试,小鹏G6则在30km/h时速下AEB都没能发挥作用,直接撞上测试假车。

就像是何小鹏自己撞上余承东那样,突然且完败。

若不是前者随即上门求和,还配文称“和老余一起讨论了一下技术路线,感谢老余的建议和大度”,估计余承东的炮火还会一波接着一波。

逆风局都能翻盘,何况2023年这般属于华为、属于余承东的顺风。

大年初三,余大嘴切换到了余疯子的账号,换个角度鼓吹自家的智能驾驶:2月12日,余承东在朋友圈分享自己驾驶问界 M9 回深圳的经历,表示路程全程 1314 公里,靠智能驾驶已经开了 400 公里,中途却因为方向盘长时间离手而被系统处罚禁用。

法规好烦啊,想取消,余承东是这么说的。

手机业务起死回生,汽车业务回到正轨,过去一年的余承东,赢了,也飘了。对于他本人和手中经管的业务来说,无疑像是一次走过绝境的涅槃,好在余承东不认命,华为也不认输。

因为不易,所以难得。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华为

6.9k
  • 华为教育优惠活动开启:买平板送手写笔
  • 调研早知道 | 和华为的合作还在进程中,赛力斯股价又接近历史新高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大佬的2023:余承东涅槃

“起死回生,真不容易。”

文 | 蓝媒汇 陶然

编辑 | 魏晓

过去一年,没有人比余承东更得意。

当然,也没有人比手持Mate 60,握着问界M9方向盘的他更有资本去得意。

自从余大嘴把遥遥领先喊成个人符号,关于这位华为话事人的争议不断:有人说他吹牛、装X,说他表演型人格;也有人翻着余承东的履历,感叹他真是华为手机业务和汽车业务的功臣。

若是能让这样一个习惯招摇、习惯激进、习惯成为赢家的人略显低沉,那绝对是遇到了什么从未有过的极端困境。

四年前9月10日的开发者大会,时任公司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站在台上,面前是上百位开发者。背后屏幕打出一行字:每一位开发者,都是华为要汇聚的星星之火。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余承东说,没有人能够熄灭满天星光。但喊话归喊话,再顶尖的设计没有供应链也做不出来。

此后几年业绩倾颓,外界听见余承东说“遥遥领先”的次数越来越少;后来央视有段采访,主持人提到很多人说Mate50肯定失败、铁定失败,很容易动摇,余承东没有否认:“我内心痛苦的时候,一个人夜里在外面走,走到天快亮就回来,到公司上班去了。”

2023年,天亮了。

轻舟已过万重山

自Mate50发布会结尾说出那句“跨越山海,终见曙光”之后,余承东在手机圈子的发言大多集中在鸿蒙系统相关生态,不再过多提及硬件,高呼领先。

去年6月的上海世界移动通信大会,华为高层演讲时引用了《时间之书》中的一句话:“做三四月的事,八九月自有答案”。

8月4日下午的鸿蒙4.0发布会,华为先带来了数据层面的好消息:二季度华为在中国高端市场份额第二,增幅高达76.1%。余承东并未回应有关5G手机的猜测,只是说鸿蒙生态经历了艰难的四年,但轻舟已过万重山。

华为旗舰手机,正在回归的路上。

余承东确实留了一手,避开所有人的预判:新手机何时发布?不发了,直接卖吧:

25天之后,8月29日中午12点,《致华为用户的一封信》空降华为终端官微:我们推出了HUAWEI Mate 60 Pro先锋计划,Mate 60 Pro直接上架华为官方商城销售。

万人空巷的抢购之后,网友翻出了余承东当年说过的那句“能打败华为Mate的只有华为Mate”,翻看回复,清一色的“遥遥领先”。

等到正式的秋季新品发布会,在余承东开始演讲之前,台下遥遥领先的呼喊已然此起彼伏。据粗略计数,余承东当天个人只说了五次遥遥领先,还有二十多次其他各种领先。

Mate60系列的热潮一并拉升了华为P系列以及折叠屏产品线的销量。2023年第四季度,华为手机业务市场份额为13.9%,相比2022年第四季度的10.3%同比增长36.2%,成为中国手机市场前五厂商中唯一正增长的厂商。这也是华为时隔多年首次重返市场前五。

旗舰机、折叠屏、平板电脑、手表耳机等产品接连推陈出新,华为收复失地的进程从2023年正式开始。

那个习惯将遥遥领先挂在嘴边的余承东,果然回来了。

重启的车轮

华为手机业务重回正轨,让余承东有精力抽出手来,捞起自己的另一个身份——那个身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董事长的余承东。

比起5G芯片单方面受到的外部承压,“不造车”的华为在造车方面出现的问题多少显得有些“自扰”。

至少,在上半年接到那封《关于华为不造车的决议》内部信的一刻,余承东内心想必是五味杂陈。

2023年伊始,问界并未能够延续前一年单月过万的月销量,从2022年12月的单月10134台暴跌至单月4475台。而后大半年时间里,问界月销先是跌至三千,然后慢慢爬升到5000、6000,却再未能重现此前月销过万的盛况。

余承东当然想救问界,他给出的解决办法是在宣发中是将问界和华为绑定,靠华为的品牌力拉拢市场,甚至在部分海报中已经出现了“HUAWEI 问界”的字样。

无奈任正非亲自下场,以内部信的形式重申华为不造车是死命令,余大嘴也只得作罢。

如何在不带华为标的前提下,让华为二字渗透潜在车主的心智?解法,还是用“华为”。

Mate 60系列争气机的平地惊雷,让2023下半年的消费者对余承东和华为两个IP的认可程度空前高涨,以至于和二者有关的一切都自然划归“遥遥领先”级别。所以,那场华为秋季新品发布会,余承东给问界品牌,特别是新款M7留了不少时间。

对,就是那个曾经把理想“打残了”的车型——它更新换代了,还跟着Mate 60的热度先后发布了。

上市仅25之后,M7收获了超过50000台大定客户。余承东在朋友圈庆祝之余写下一行感慨:

起死回生,真不容易。

但国内新能源车本就是红海一片,余承东开着问界在圈内狂飙,友商的利益被冲撞就不可避免。

第一个翻车的,是小鹏。

彼时,余承东正借着华为黑科技的春风大秀问界智驾系统,何小鹏突然在朋友圈阴阳了一句“友商讲AEB,我认为99%都是假的……根本不能开,路上误刹车的情况太多了”,直接撞在余承东的枪口。

一句“连AEB是什么,居然有车企的一把手还根本没有搞懂”就差指名道姓,“要么让手下忽悠了,要么是对汽车行业的发展缺乏最基本的认知”把问题上升到质疑对方是否真的懂车,余承东显然不打算给何小鹏留什么没必要的面子。

第三方机构的测试进一步帮余承东撑腰:在包含问界M5、小鹏G6、阿维塔11等几款车型,的30km/h—80km/h AEB测试中,问界M5在业界通过了30—80km/h各个速度的AEB测试,小鹏G6则在30km/h时速下AEB都没能发挥作用,直接撞上测试假车。

就像是何小鹏自己撞上余承东那样,突然且完败。

若不是前者随即上门求和,还配文称“和老余一起讨论了一下技术路线,感谢老余的建议和大度”,估计余承东的炮火还会一波接着一波。

逆风局都能翻盘,何况2023年这般属于华为、属于余承东的顺风。

大年初三,余大嘴切换到了余疯子的账号,换个角度鼓吹自家的智能驾驶:2月12日,余承东在朋友圈分享自己驾驶问界 M9 回深圳的经历,表示路程全程 1314 公里,靠智能驾驶已经开了 400 公里,中途却因为方向盘长时间离手而被系统处罚禁用。

法规好烦啊,想取消,余承东是这么说的。

手机业务起死回生,汽车业务回到正轨,过去一年的余承东,赢了,也飘了。对于他本人和手中经管的业务来说,无疑像是一次走过绝境的涅槃,好在余承东不认命,华为也不认输。

因为不易,所以难得。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