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不要低估宗馥莉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不要低估宗馥莉

娃哈哈的突破口在哪里?

文|斑马消费 陈晓京

2月25日上午,娃哈哈官微发布,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宗庆后先生因病去世的消息。

两年前就已成为公司“二把手”的宗馥莉,再次走进聚光灯下。

媒体对这位“娃哈哈女王”的追逐,不单是她身上的多重标签,更多的是娃哈哈千亿商业帝国权力更迭的悬念。

在宗庆后手里,娃哈哈从一家校办工厂发展壮大成为一家大型食品饮料集团,他也多次蝉联中国首富,成为中国工商界的传奇。

随着宗庆后的去世,年轻的宗馥莉将如何守住这份家业,带领娃哈哈走向另一个高度?

变化

2018年,宗馥莉自告奋勇地当上娃哈哈集团公关部长,当时,公司依然困于低谷。

当年,娃哈哈集团营业收入录得468.9亿元,虽然止住了连续5年下滑趋势,但比起2013年营收巅峰的782.78亿元,少了超过300亿元。

后来,宗馥莉曾对此有过深度分析。她直言,移动互联时代到来,打破了传统零售业边界,传统消费品企业竞争加剧,同时面临创新的挑战,而公司对市场变化的调整相对迟滞。

那时的她,虽以娃哈哈公主的身份兼任集团管理层,但企业大小事务的拍板,仍由父亲宗庆后一人说了算。她能做的,就是在品宣方面动刀。

换掉产品代言人王力宏,是她上任后烧的第一把火。按照她的原话——娃哈哈的消费群体是小孩和年轻人,王力宏年纪大了,不再是年轻人的偶像。尽管,王力宏代言娃哈哈已长达20年。

随后,被宗馥莉迎进门的是1990年出生的演员、歌手、模特许光汉,咖位与王力宏不可同日而语。

面对换代言人产生的汹涌争议,宗馥莉直接开怼:“从20岁看到40岁,你们觉得不腻吗?”。

从另一角度来说,宗馥莉的举动,让娃哈哈侥幸得福。3年后,王力宏人设崩塌,娃哈哈成功逃过一劫。

宗家千金从幕后走上前台,不仅在事业上杀伐果断,个人审美亦愈发成熟。

多年前,她出现在公众活动上,乃是标志性的厚齐刘海和黑长直发,随着无限接近权力中心,如今,她的形象大蜕变,发不过胸、衣不紧身,优雅气质中透露出几分干练。

在宗馥莉的影响下,人们渐渐看到正在走向年轻化的娃哈哈。营养快线彩妆、AD钙奶月饼和冰淇淋等产品纷至沓来。

2021年底,宗馥莉就任娃哈哈集团副董事长兼总经理,个人管理风格进一步显露出来。

相较于父亲万事亲力亲为,宗馥莉更会依赖团队协同,严格按照规定办事。这种变化,宗庆后生前曾感慨——企业未来的发展方向,可能会不一样。

破圈

宗庆后曾说过,在中国众多民营企二代中,有一半不愿意接班,很重要的原因是,不喜欢父辈所从事的行业。

宗馥莉并没有这种想法。在《至少一小时》栏目访谈里,她认为,饮料是一个非常好的朝阳行业。

20年前,宗馥莉从国外学成回国参与娃哈哈集团内部事务,一开始如新人一样下基层车间锻炼。后来,宗庆后支助她1000万美元创业资金,成立宏胜饮料集团,试着跑通饮料上下游。宏胜与娃哈哈集团同时在全国扩张,在各地投建工厂。

完全由宗馥莉说了算的宏胜,起初只有一条饮料灌装线,如今在国内已拥有104条生产线、44多家子公司和16个生产基地。2012年,营业收入108.74亿元,为娃哈哈集团的五分之一。2014年,跻身全国民营企业500强行列。

在娃哈哈和宏胜之间,宗氏父女始终保持着某种默契:宗庆后不过问,宗馥莉不求助。

宏胜饮料集团既是娃哈哈的下游企业,承接产品代工业务,也拓展自己的上下游产业链,成为一家综合性饮料集团。

2016年,宗馥莉还推出以自己英文名命名的果蔬汁品牌,这被看做是其在饮料行业的试水。

2021年底,宗馥莉获得更大的舞台,得以在产品、营销上大展身手,并频频出圈。

营养快线彩妆、AD钙奶月饼的跨界,与哔哩哔哩和英雄联盟职业联赛的合作,顺利将娃哈哈品牌导入二次元、电竞和潮玩等细分领域。这是40后的宗庆后,想都不敢想的。

在产品方面,娃哈哈先后推出的无糖版非常可乐、入茶里低糖饮料、电敬苏打水等新产品,均来自宗馥莉的手笔。

她还试图打破“老三样”大单品的品类格局,她曾计划做一款蛋黄酸奶,介入酸奶品类等等。

不过,这些动作近年才启动,在新老品牌的冲击之下,还有待时间和市场的双重检验。

宗馥莉有着十足的耐心,她毫不掩饰对同城竞争对手农夫山泉的“喜欢”。在她看来,这个对手身上,有太多值得学习的地方。农夫山泉十多年坚持不懈地培育纯茶饮料市场,终于在去年迎来爆发。

宗馥莉未真正掌舵,可施展的空间、大破大立的机会不太多,只是如同《福布斯》文章里说所说的,“与父亲并行”。

宗馥莉要做的,其实还是想以创业式的状态,平稳接过父亲的权杖。

所以,她的步子尽管迈开了,速度并不快。可能有两大因素无形之中牵绊着她:一方面在于说服宗庆后,一旦有关公司重大利益冲突,自己得“先妥协”;另一方面还要摸准消费市场的脉搏。

融合

2017年,35岁的宗馥莉干了一件大事,要约收购中国糖果,一家位于福建、在联交所上市的糖果制造商。

尽管这宗收购最终以失利告终,宗馥莉对资本的态度,一度被外界解读于宗庆后对企业上市的态度。

这个解读或许一厢情愿。

娃哈哈集团此后表示,上述收购系宗馥莉的个人行为。而宗馥莉随后在其个人声明中称,这次收购尽管未成功,但为公司在将来的布局提供了宝贵经验。她坚信,只有和资本市场相结合企业才会走的更远,这是每一家企业都要做的。

长期以来,宗庆后对上市的态度坚如磐石,企业不缺钱,坚决不上市。不过,在2017年企业30周年庆活动上,宗庆后的口气开始有所松动:“在适当时候上市”。

父女之间,对企业资本化态度的不同,既是两代企业家之间的碰撞,也是两代人对资本市场的认知差异。

在一次网络节目访谈中,宗馥莉坦诚,保障娃哈哈基业长青的唯一方式就是上市。通过上市规范企业运作,确保企业不犯和少犯错误。这样一来,企业老板不再拘泥于细节,着眼于远景发展战略。

不管上市与否,娃哈哈现在面临的老问题繁多。当前饮料行业竞争加剧,再也难以出现类似营养快线、AD钙奶的大单品,娃哈哈亟需更具产品力的产品,跟上快消市场年轻化进程。

随着宗庆后的去世,属于宗馥莉的时代已经到来。而娃哈哈的突破口,最终也在她身上。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娃哈哈

4.7k
  • 娃哈哈部分电商渠道涨价?回应:集团层面近期没有调整产品价格
  • 娃哈哈正全力投放线下冰柜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不要低估宗馥莉

娃哈哈的突破口在哪里?

文|斑马消费 陈晓京

2月25日上午,娃哈哈官微发布,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宗庆后先生因病去世的消息。

两年前就已成为公司“二把手”的宗馥莉,再次走进聚光灯下。

媒体对这位“娃哈哈女王”的追逐,不单是她身上的多重标签,更多的是娃哈哈千亿商业帝国权力更迭的悬念。

在宗庆后手里,娃哈哈从一家校办工厂发展壮大成为一家大型食品饮料集团,他也多次蝉联中国首富,成为中国工商界的传奇。

随着宗庆后的去世,年轻的宗馥莉将如何守住这份家业,带领娃哈哈走向另一个高度?

变化

2018年,宗馥莉自告奋勇地当上娃哈哈集团公关部长,当时,公司依然困于低谷。

当年,娃哈哈集团营业收入录得468.9亿元,虽然止住了连续5年下滑趋势,但比起2013年营收巅峰的782.78亿元,少了超过300亿元。

后来,宗馥莉曾对此有过深度分析。她直言,移动互联时代到来,打破了传统零售业边界,传统消费品企业竞争加剧,同时面临创新的挑战,而公司对市场变化的调整相对迟滞。

那时的她,虽以娃哈哈公主的身份兼任集团管理层,但企业大小事务的拍板,仍由父亲宗庆后一人说了算。她能做的,就是在品宣方面动刀。

换掉产品代言人王力宏,是她上任后烧的第一把火。按照她的原话——娃哈哈的消费群体是小孩和年轻人,王力宏年纪大了,不再是年轻人的偶像。尽管,王力宏代言娃哈哈已长达20年。

随后,被宗馥莉迎进门的是1990年出生的演员、歌手、模特许光汉,咖位与王力宏不可同日而语。

面对换代言人产生的汹涌争议,宗馥莉直接开怼:“从20岁看到40岁,你们觉得不腻吗?”。

从另一角度来说,宗馥莉的举动,让娃哈哈侥幸得福。3年后,王力宏人设崩塌,娃哈哈成功逃过一劫。

宗家千金从幕后走上前台,不仅在事业上杀伐果断,个人审美亦愈发成熟。

多年前,她出现在公众活动上,乃是标志性的厚齐刘海和黑长直发,随着无限接近权力中心,如今,她的形象大蜕变,发不过胸、衣不紧身,优雅气质中透露出几分干练。

在宗馥莉的影响下,人们渐渐看到正在走向年轻化的娃哈哈。营养快线彩妆、AD钙奶月饼和冰淇淋等产品纷至沓来。

2021年底,宗馥莉就任娃哈哈集团副董事长兼总经理,个人管理风格进一步显露出来。

相较于父亲万事亲力亲为,宗馥莉更会依赖团队协同,严格按照规定办事。这种变化,宗庆后生前曾感慨——企业未来的发展方向,可能会不一样。

破圈

宗庆后曾说过,在中国众多民营企二代中,有一半不愿意接班,很重要的原因是,不喜欢父辈所从事的行业。

宗馥莉并没有这种想法。在《至少一小时》栏目访谈里,她认为,饮料是一个非常好的朝阳行业。

20年前,宗馥莉从国外学成回国参与娃哈哈集团内部事务,一开始如新人一样下基层车间锻炼。后来,宗庆后支助她1000万美元创业资金,成立宏胜饮料集团,试着跑通饮料上下游。宏胜与娃哈哈集团同时在全国扩张,在各地投建工厂。

完全由宗馥莉说了算的宏胜,起初只有一条饮料灌装线,如今在国内已拥有104条生产线、44多家子公司和16个生产基地。2012年,营业收入108.74亿元,为娃哈哈集团的五分之一。2014年,跻身全国民营企业500强行列。

在娃哈哈和宏胜之间,宗氏父女始终保持着某种默契:宗庆后不过问,宗馥莉不求助。

宏胜饮料集团既是娃哈哈的下游企业,承接产品代工业务,也拓展自己的上下游产业链,成为一家综合性饮料集团。

2016年,宗馥莉还推出以自己英文名命名的果蔬汁品牌,这被看做是其在饮料行业的试水。

2021年底,宗馥莉获得更大的舞台,得以在产品、营销上大展身手,并频频出圈。

营养快线彩妆、AD钙奶月饼的跨界,与哔哩哔哩和英雄联盟职业联赛的合作,顺利将娃哈哈品牌导入二次元、电竞和潮玩等细分领域。这是40后的宗庆后,想都不敢想的。

在产品方面,娃哈哈先后推出的无糖版非常可乐、入茶里低糖饮料、电敬苏打水等新产品,均来自宗馥莉的手笔。

她还试图打破“老三样”大单品的品类格局,她曾计划做一款蛋黄酸奶,介入酸奶品类等等。

不过,这些动作近年才启动,在新老品牌的冲击之下,还有待时间和市场的双重检验。

宗馥莉有着十足的耐心,她毫不掩饰对同城竞争对手农夫山泉的“喜欢”。在她看来,这个对手身上,有太多值得学习的地方。农夫山泉十多年坚持不懈地培育纯茶饮料市场,终于在去年迎来爆发。

宗馥莉未真正掌舵,可施展的空间、大破大立的机会不太多,只是如同《福布斯》文章里说所说的,“与父亲并行”。

宗馥莉要做的,其实还是想以创业式的状态,平稳接过父亲的权杖。

所以,她的步子尽管迈开了,速度并不快。可能有两大因素无形之中牵绊着她:一方面在于说服宗庆后,一旦有关公司重大利益冲突,自己得“先妥协”;另一方面还要摸准消费市场的脉搏。

融合

2017年,35岁的宗馥莉干了一件大事,要约收购中国糖果,一家位于福建、在联交所上市的糖果制造商。

尽管这宗收购最终以失利告终,宗馥莉对资本的态度,一度被外界解读于宗庆后对企业上市的态度。

这个解读或许一厢情愿。

娃哈哈集团此后表示,上述收购系宗馥莉的个人行为。而宗馥莉随后在其个人声明中称,这次收购尽管未成功,但为公司在将来的布局提供了宝贵经验。她坚信,只有和资本市场相结合企业才会走的更远,这是每一家企业都要做的。

长期以来,宗庆后对上市的态度坚如磐石,企业不缺钱,坚决不上市。不过,在2017年企业30周年庆活动上,宗庆后的口气开始有所松动:“在适当时候上市”。

父女之间,对企业资本化态度的不同,既是两代企业家之间的碰撞,也是两代人对资本市场的认知差异。

在一次网络节目访谈中,宗馥莉坦诚,保障娃哈哈基业长青的唯一方式就是上市。通过上市规范企业运作,确保企业不犯和少犯错误。这样一来,企业老板不再拘泥于细节,着眼于远景发展战略。

不管上市与否,娃哈哈现在面临的老问题繁多。当前饮料行业竞争加剧,再也难以出现类似营养快线、AD钙奶的大单品,娃哈哈亟需更具产品力的产品,跟上快消市场年轻化进程。

随着宗庆后的去世,属于宗馥莉的时代已经到来。而娃哈哈的突破口,最终也在她身上。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