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爱蹭热点的百花医药新增实控人,“米二代”米在齐能带来改变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爱蹭热点的百花医药新增实控人,“米二代”米在齐能带来改变吗?

二代接班是近期商业领域的热门话题。3月2日,百花医药公告称,在公司控股股东增资后,公司又新增米恩华、杨小玲夫妇之子米在齐作为公司实控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黄华

界面新闻编辑 | 谢欣

3月2日,百花医药公告称,在公司控股股东增资后,公司又新增了实控人米在齐。

具体而言,由米在齐100%控股的华凌控股向百花医药控股股东华凌工贸增资,成为了华凌工贸的控股股东,持有华凌工贸54.5454%的股份。

通过增资,百花医药控股股东华凌工贸的注册资本由人民币5亿元增加至人民币11亿元,米在齐通过控股华凌工贸,成为了百花医药的新一位实控人。事实上,米在齐不仅是华凌控股的唯一股东,也是百花实控人米恩华、杨小玲夫妇之子。

百花医药身上的标签和故事都不少。在近年,它是CXO(指医药研发服务外包)公司,也是减肥药概念股。

官网资料显示,百花医药从事着医药研发、临床试验、检测分析等领域的生意,具体业务由旗下12家子分公司操持,包括以药学研发为主的华威医药、以临床试验为主的礼华生物、以分析检测业务为主的西默思博以及商业物业管理等。这是百花医药目前的业务形态。

但在更早,百花医药甚至不是一家药企。并且,它可能是主营业务变化最多的企业之一。

百花医药原名“百花村”,历史可追溯至上世纪50年代,于1996年6月在上交所上市,上市初期,公司经营的是百货零售、餐饮、贸易等小规模商贸业务,2002 年,公司收购广州新拓公司科技发展有限公司51%的股份,向IT行业转型。

2006年起,结合股改,百花医药开始实施产业结构的重大调整和战略转型,成为了煤矿公司——以豫新煤业公司、天然物产公司、一零一煤矿、鸿基焦化公司为主体的"三矿一厂"。那时,在集焦煤采选和煤化工产业链,该公司的产能可观,年产原煤可达160万吨,焦炭80万吨,尿素21万吨,发电量可达1.82 亿千瓦时。

随后,2016年,百花医药实施重大资产重组。这一次,公司把当时亏损严重、发展前景不佳的煤炭、煤化工业务抛除,正式转型医药研发服务业,也是成为新疆兵团首家以医药研发为主业的上市公司。

但是,初入医药研发服务的百花医药在一开始就遭遇了重大挫折。收购华威医药之后,华威医药没有完成业绩承诺。由此,在2017年、2018年,百花医药连续两年进行了商誉减值,2017年减值6.23亿,2018年减值9.08亿,两年累计减值15亿元。

这一时期,百花医药的业绩也跌到谷底。2017年和2018年,该公司的净利润均是大额亏损状态,扣非净利润分别为-5.7亿元和-8.19亿元。2019年4月29日,百花医药停牌,4月30日,公司更名“*ST百花”。当然,这也不是这家公司第一次因为业绩太差而被挂上风险警示标识。

在2022年5月5日,公司撤销了退市风险警示,由“*ST百花”改回“百花村”。 2022年6月6日起,因为希望进一步突出医药主营业务,“百花村”正式更名为“百花医药”。

也是在华威医药业绩爆雷之后,百花医药的原控股股东第六师国资公司心生退意,决心转让上市公司控股权,这也就有了后来的华凌工贸入主一事。也就是,“新疆富豪”米恩华接盘百花医药的故事。

2019年4月23日晚,百花医药公告(当时还是“百花村”)称,经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六师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内部评审,确定华凌工贸为百花村19.86%股权受让方,此次转让将导致百花村控股权发生变更。在当时,行业就对华凌工贸在医药产业的经营经营表示了质疑。

果不其然,在华凌工贸接手之后,百花医药的经营业绩难言乐观,不仅营收规模缩水严重,盈利情况也在亏损和小额盈利之间“横跳”。

具体而言,2019年-2022年,百花医药的营收为2.62亿元、0.85亿元、2.81亿元、3.5亿元,扣非净利润为0.07亿元、-3.69亿元、0.09亿元、-0.37亿元。同时,企业的2023年业绩预告显示,当期扣非净利润在1050万元至1450万元之间。

眼下,CXO行业已经寒冬将至,头部公司的业绩增速已经明显放缓,显示了行业发展的不确定性。这也进一步增加了百花医药在CXO行业生存的难度。

2023年上半年,行业龙头药明康德的营收为188.71亿元,同比增长6.3%;归母净利润53亿元,同比增长14.61%。这是药明康德自上市以来首次出现的营收的个位数增速。在二级市场上,药明康德的股价自去年三季度至今出现剧烈下跌,市值也已腰斩。市值方面,百花医药也存在这一趋势。

目前,和CXO的头部公司相比,百花医药可能连第二梯队都排不上,在规模优势、成本优势的竞赛中,业绩风险进一步放大。同时,一直变化的主营业务和以收并购为基石的商业模式也已经让这家公司经历了诸多生死时刻,而作为药企发展至今,企业的行业积淀、产业影响力都很欠缺。前述种种都意味着,“二代”米在齐面对着的一切,都不容易。

另外,不仅业务很一般,百花医药还给市场留下了蹭热点的印象。其中,在2023年10月,因为“蹭”减肥药的热点,也就是在明明没有任何客户向百花医药委托利拉鲁肽、司美格鲁肽项目研发的情况下,向投资者抛出“可以为客户提供利拉鲁肽注射液及司美格鲁肽注射液的相关药品研发服务”的表述,可能导致投资者误解,百花医药收到了新疆证监局警示函。

而不知道这次“米二代”的出场,又会给这家公司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百花医药

  • CRO板块高开,药明康德高开超8%
  • 百花医药(600721.SH):2024年前一季度实现净利润2066万元,同比增长超2.09倍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爱蹭热点的百花医药新增实控人,“米二代”米在齐能带来改变吗?

二代接班是近期商业领域的热门话题。3月2日,百花医药公告称,在公司控股股东增资后,公司又新增米恩华、杨小玲夫妇之子米在齐作为公司实控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黄华

界面新闻编辑 | 谢欣

3月2日,百花医药公告称,在公司控股股东增资后,公司又新增了实控人米在齐。

具体而言,由米在齐100%控股的华凌控股向百花医药控股股东华凌工贸增资,成为了华凌工贸的控股股东,持有华凌工贸54.5454%的股份。

通过增资,百花医药控股股东华凌工贸的注册资本由人民币5亿元增加至人民币11亿元,米在齐通过控股华凌工贸,成为了百花医药的新一位实控人。事实上,米在齐不仅是华凌控股的唯一股东,也是百花实控人米恩华、杨小玲夫妇之子。

百花医药身上的标签和故事都不少。在近年,它是CXO(指医药研发服务外包)公司,也是减肥药概念股。

官网资料显示,百花医药从事着医药研发、临床试验、检测分析等领域的生意,具体业务由旗下12家子分公司操持,包括以药学研发为主的华威医药、以临床试验为主的礼华生物、以分析检测业务为主的西默思博以及商业物业管理等。这是百花医药目前的业务形态。

但在更早,百花医药甚至不是一家药企。并且,它可能是主营业务变化最多的企业之一。

百花医药原名“百花村”,历史可追溯至上世纪50年代,于1996年6月在上交所上市,上市初期,公司经营的是百货零售、餐饮、贸易等小规模商贸业务,2002 年,公司收购广州新拓公司科技发展有限公司51%的股份,向IT行业转型。

2006年起,结合股改,百花医药开始实施产业结构的重大调整和战略转型,成为了煤矿公司——以豫新煤业公司、天然物产公司、一零一煤矿、鸿基焦化公司为主体的"三矿一厂"。那时,在集焦煤采选和煤化工产业链,该公司的产能可观,年产原煤可达160万吨,焦炭80万吨,尿素21万吨,发电量可达1.82 亿千瓦时。

随后,2016年,百花医药实施重大资产重组。这一次,公司把当时亏损严重、发展前景不佳的煤炭、煤化工业务抛除,正式转型医药研发服务业,也是成为新疆兵团首家以医药研发为主业的上市公司。

但是,初入医药研发服务的百花医药在一开始就遭遇了重大挫折。收购华威医药之后,华威医药没有完成业绩承诺。由此,在2017年、2018年,百花医药连续两年进行了商誉减值,2017年减值6.23亿,2018年减值9.08亿,两年累计减值15亿元。

这一时期,百花医药的业绩也跌到谷底。2017年和2018年,该公司的净利润均是大额亏损状态,扣非净利润分别为-5.7亿元和-8.19亿元。2019年4月29日,百花医药停牌,4月30日,公司更名“*ST百花”。当然,这也不是这家公司第一次因为业绩太差而被挂上风险警示标识。

在2022年5月5日,公司撤销了退市风险警示,由“*ST百花”改回“百花村”。 2022年6月6日起,因为希望进一步突出医药主营业务,“百花村”正式更名为“百花医药”。

也是在华威医药业绩爆雷之后,百花医药的原控股股东第六师国资公司心生退意,决心转让上市公司控股权,这也就有了后来的华凌工贸入主一事。也就是,“新疆富豪”米恩华接盘百花医药的故事。

2019年4月23日晚,百花医药公告(当时还是“百花村”)称,经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六师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内部评审,确定华凌工贸为百花村19.86%股权受让方,此次转让将导致百花村控股权发生变更。在当时,行业就对华凌工贸在医药产业的经营经营表示了质疑。

果不其然,在华凌工贸接手之后,百花医药的经营业绩难言乐观,不仅营收规模缩水严重,盈利情况也在亏损和小额盈利之间“横跳”。

具体而言,2019年-2022年,百花医药的营收为2.62亿元、0.85亿元、2.81亿元、3.5亿元,扣非净利润为0.07亿元、-3.69亿元、0.09亿元、-0.37亿元。同时,企业的2023年业绩预告显示,当期扣非净利润在1050万元至1450万元之间。

眼下,CXO行业已经寒冬将至,头部公司的业绩增速已经明显放缓,显示了行业发展的不确定性。这也进一步增加了百花医药在CXO行业生存的难度。

2023年上半年,行业龙头药明康德的营收为188.71亿元,同比增长6.3%;归母净利润53亿元,同比增长14.61%。这是药明康德自上市以来首次出现的营收的个位数增速。在二级市场上,药明康德的股价自去年三季度至今出现剧烈下跌,市值也已腰斩。市值方面,百花医药也存在这一趋势。

目前,和CXO的头部公司相比,百花医药可能连第二梯队都排不上,在规模优势、成本优势的竞赛中,业绩风险进一步放大。同时,一直变化的主营业务和以收并购为基石的商业模式也已经让这家公司经历了诸多生死时刻,而作为药企发展至今,企业的行业积淀、产业影响力都很欠缺。前述种种都意味着,“二代”米在齐面对着的一切,都不容易。

另外,不仅业务很一般,百花医药还给市场留下了蹭热点的印象。其中,在2023年10月,因为“蹭”减肥药的热点,也就是在明明没有任何客户向百花医药委托利拉鲁肽、司美格鲁肽项目研发的情况下,向投资者抛出“可以为客户提供利拉鲁肽注射液及司美格鲁肽注射液的相关药品研发服务”的表述,可能导致投资者误解,百花医药收到了新疆证监局警示函。

而不知道这次“米二代”的出场,又会给这家公司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