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蔚来卖出1700亿却亏866亿,投行还会相信李斌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蔚来卖出1700亿却亏866亿,投行还会相信李斌吗?

​​​​​留给李斌的时间不多了。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范剑磊

文|野马财经 赵 普

编辑|高远山

蔚来汽车(9866.HK)前不久刚刚发了2023年业绩报,211.47亿元的净亏损稳坐历史第二。

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3年,6年内蔚来汽车营收总额超过1700亿元,但净利润亏损总额也高达866.31亿元。蔚来每年的营收都在同比上涨,但每年都在亏损,说明蔚来的市场认可度没问题,亏就亏在成本太高,车圈都很关心的是,蔚来的钱还能烧多久?

几乎同时,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和摩根士丹利、德意志银行、汇丰银行、瑞银、中金公司、高盛等7家投行进行了一场公开的说明会,这些投行没有一家去质询蔚来的亏损问题,而是更关心李斌在2024年乃至2025年有哪些具体措施和规划。毕竟亏损已经是过去式,能否稳住现金流要看以后怎么干。

李斌的目标是,2024年公司毛利率提升到15%~18%,蔚来品牌车型不降价,子品牌“阿尔卑斯”四季度交付,并且会给阿尔卑斯新建不少于200家销售门店,3月份之后,单月销量目标2万辆。

相比亏损,投行会不会相信李斌的回答,可能更重要。

单月1万辆就合格?

面对越来越激烈的价格战,投行最关心的是蔚来会不会降价促销。

对此,李斌明确表示,蔚来品牌的汽车不会“以价换量”。蔚来此前制定了一个比较务实的年度目标:全年销量23万辆。对比埃安、理想、问界、深蓝、小鹏、极氪、腾势、岚图等新能源品牌,蔚来是唯一下调年度销量目标的。

由于2023年蔚来实际交付量仅约16万辆,目标达成率还不到七成,今年23万辆的目标能否达成,也有待市场检验。

而且从李斌的表述看,其预估销量和全年目标还是“对不上账”。

李斌预计,“2024年1季度约3.1万辆~3.3万辆,3月份以后销量预计有所提升,有信心单月销量回到2万辆。”

对比理想汽车,可以看出两家新势力车企的差距,单月2万辆只是理想汽车的最低指标。数据显示,理想汽车1月份交付超过3万辆,2月份2万辆,并预计3月份恢复到单月交付5万辆的水平。

对冲击销量,李斌表示,子品牌“阿尔卑斯”会以销量为优先目标。此前有媒体报道称,阿尔卑斯计划的月销量规模是5万辆/月。

按上述预算目标,只计算蔚来品牌的车型,其全年销量还达不到23万辆;但如果加入“阿尔卑斯”单月5万辆的交付目标,又会大大超出23万辆的年度目标。

“阿尔卑斯”的价格在30万元以内,而从懂车帝近半年数据显示,20万元~30万元的价格区间内,5万辆/月的交付量已经是最高成绩。

数据显示,20万元~30万元之间,包括纯电、增程、插混等技术的所有新能源车型,只有Model Y曾达到过单月销量5万辆以上,问界M7的最高单月销量接近3万辆,其他品牌车型的单月销量则在1万辆左右的水平。

来源:懂车帝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李斌在和同行的沟通会上并没有再提“阿尔卑斯单月交付5万辆”的目标,而是给出了“国内造车工厂单月造一万辆就合理”的说法。

在回答瑞银提出的关于“阿尔卑斯成本低于Model Y成本10%”的问题时,李斌提到了上述说法。

2023年,Model Y全球销量超110万辆,国内不同版本的售价在25.89万元~36.39万元之间。在2022年下半年至2023年,Model Y曾多次下调价格,这得益于成本下降和销量提升,带来规模成本下降。

因此,瑞银对阿尔卑斯品牌的成本低于特斯拉Model Y10%的说法进行了询问。

但李斌表示,我们不需要特别大的产量去冲抵成本,阿尔卑斯的低成本优势来自于国内成熟的供应链体系,以及蔚来对研发进行巨额投入后形成的技术优势。

李斌说,“我们不需要达到一百万辆的规模才能做到比Model Y成本低,在中国,一个工厂一个月生产一万辆,就是一个合理的生产水平。”

所以,李斌对阿尔卑斯的销量有多少信心呢?

蔚来拿什么保证利润?

蔚来2024年的毛利率目标是15%~18%,其管理层甚至说,长期来看,蔚来品牌的车型毛利率能达到20%。

“从二季度开始,我们的毛利率会有提升,这得益于我们的2024款新版车型的销售,以及进一步的成本优化。”蔚来管理层表示。

从交付进度上看,蔚来3月份交付ES8、EC7、ES6、EC6、ET5T;4月份交付2024款ET5,同时发布2024款ET7并开启锁单;5月份交付2024款ES7。而子品牌“阿尔卑斯”将于4季度才开始交付。

李斌表示,与阿尔卑斯不同,蔚来品牌不会降价换取销量,而是以提升毛利率为优先目标。

他认为,蔚来2024款市场竞争力很强,这来自于其智能算力的提升,包括智能驾驶技术、大型视觉和语言模型技术等等,而且这些智能体验会很快覆盖到第二代车主。

3月8日,蔚来表示,蔚来全域领航辅助NOP+已覆盖中国大陆99%的地级市和县级市,总数达到726城。相较2月,蔚来智能驾驶汇路成网新增120个城市,并在3月底开放近四百家门店体验。

但从竞争对手来看,目前在智能驾驶方面,小鹏汽车、特斯拉、蔚来、问界等品牌都在提升智驾平台技术,当然还有跃跃欲试的小米汽车,李斌的对手实力不俗。

目前,蔚来的NIO Pilot除了基础功能外,还包括领航辅助NOP、高速/拥堵自动辅助驾驶Pilot、转向灯控制变道ALC、道路标识识别TSR、前侧来车预警CTA-F、驾驶员疲劳监测AMP、车辆近距召唤NBS等辅助驾驶功能。但要想碾轧对手,蔚来恐怕还要继续提升。

除了智驾领域的竞争,李斌面临的挑战还在于门店销售效率和充换电业务。

由于没有新款车支撑和优惠活动,蔚来的销售人员将面临比其他车企更大的销售阻力。但为了提升销量,李斌还将销售门店下沉到二三四线城市,“这既是机会也是挑战”。

其挑战主要在于,三四线城市的充换电网络目前还不能很好的满足用车需求,蔚来需要在三、四线城市安装更多的充换电设备。

但问题是,在充换电领域,李斌顶着巨大成本布局多年,如今却面临被“超车”的危险。

目前,理想汽车的5C超级充电站正在加速布局,已有349座投入使用,主要分布在京津冀、长三角、大湾区和成渝四大经济带核心城市;2024年理想汽车预计上线2000+座超级充电站,2025年预计上线5000+座超级充电站,实现国家高速主线90%和四线及以上城市核心城区90%覆盖。

李斌表示,蔚来80%的充电业务都是服务其他品牌车型,蔚来充电业务本身已经实现了收支平衡,而且也在研发超充技术,同时在升级换电技术,包括推出150KWH的电池等等。

同时还有汽车博主透露,李斌表示“不排除NIO Power单独融资的可能性,已经在接触。”面对投入成本和对手加速,李斌也不得不寻求伙伴分担压力。

财报显示,截至2023年底,蔚来汽车的各类资金合计约573亿元。与之相比,蔚来的流动负债总额已超过577.98亿元。

此外,2023年销售、一般及行政费用这些硬性成本约121.17亿元,研发费用119.14亿元,合计经营成本超240亿元。

对比来看,蔚来573亿元的资金储备可不算充裕。

面对同行的竞争,留给蔚来和李斌的时间和空间越来越少,不论是销量还是利润,李斌都得再提提速。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蔚来汽车

6.3k
  • 汽车早报丨马斯克560亿美元薪酬方案获批准 贾跃亭称FF正考虑推出第二品牌
  • 蔚来首批第四代换电站正式上线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蔚来卖出1700亿却亏866亿,投行还会相信李斌吗?

​​​​​留给李斌的时间不多了。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范剑磊

文|野马财经 赵 普

编辑|高远山

蔚来汽车(9866.HK)前不久刚刚发了2023年业绩报,211.47亿元的净亏损稳坐历史第二。

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3年,6年内蔚来汽车营收总额超过1700亿元,但净利润亏损总额也高达866.31亿元。蔚来每年的营收都在同比上涨,但每年都在亏损,说明蔚来的市场认可度没问题,亏就亏在成本太高,车圈都很关心的是,蔚来的钱还能烧多久?

几乎同时,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和摩根士丹利、德意志银行、汇丰银行、瑞银、中金公司、高盛等7家投行进行了一场公开的说明会,这些投行没有一家去质询蔚来的亏损问题,而是更关心李斌在2024年乃至2025年有哪些具体措施和规划。毕竟亏损已经是过去式,能否稳住现金流要看以后怎么干。

李斌的目标是,2024年公司毛利率提升到15%~18%,蔚来品牌车型不降价,子品牌“阿尔卑斯”四季度交付,并且会给阿尔卑斯新建不少于200家销售门店,3月份之后,单月销量目标2万辆。

相比亏损,投行会不会相信李斌的回答,可能更重要。

单月1万辆就合格?

面对越来越激烈的价格战,投行最关心的是蔚来会不会降价促销。

对此,李斌明确表示,蔚来品牌的汽车不会“以价换量”。蔚来此前制定了一个比较务实的年度目标:全年销量23万辆。对比埃安、理想、问界、深蓝、小鹏、极氪、腾势、岚图等新能源品牌,蔚来是唯一下调年度销量目标的。

由于2023年蔚来实际交付量仅约16万辆,目标达成率还不到七成,今年23万辆的目标能否达成,也有待市场检验。

而且从李斌的表述看,其预估销量和全年目标还是“对不上账”。

李斌预计,“2024年1季度约3.1万辆~3.3万辆,3月份以后销量预计有所提升,有信心单月销量回到2万辆。”

对比理想汽车,可以看出两家新势力车企的差距,单月2万辆只是理想汽车的最低指标。数据显示,理想汽车1月份交付超过3万辆,2月份2万辆,并预计3月份恢复到单月交付5万辆的水平。

对冲击销量,李斌表示,子品牌“阿尔卑斯”会以销量为优先目标。此前有媒体报道称,阿尔卑斯计划的月销量规模是5万辆/月。

按上述预算目标,只计算蔚来品牌的车型,其全年销量还达不到23万辆;但如果加入“阿尔卑斯”单月5万辆的交付目标,又会大大超出23万辆的年度目标。

“阿尔卑斯”的价格在30万元以内,而从懂车帝近半年数据显示,20万元~30万元的价格区间内,5万辆/月的交付量已经是最高成绩。

数据显示,20万元~30万元之间,包括纯电、增程、插混等技术的所有新能源车型,只有Model Y曾达到过单月销量5万辆以上,问界M7的最高单月销量接近3万辆,其他品牌车型的单月销量则在1万辆左右的水平。

来源:懂车帝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李斌在和同行的沟通会上并没有再提“阿尔卑斯单月交付5万辆”的目标,而是给出了“国内造车工厂单月造一万辆就合理”的说法。

在回答瑞银提出的关于“阿尔卑斯成本低于Model Y成本10%”的问题时,李斌提到了上述说法。

2023年,Model Y全球销量超110万辆,国内不同版本的售价在25.89万元~36.39万元之间。在2022年下半年至2023年,Model Y曾多次下调价格,这得益于成本下降和销量提升,带来规模成本下降。

因此,瑞银对阿尔卑斯品牌的成本低于特斯拉Model Y10%的说法进行了询问。

但李斌表示,我们不需要特别大的产量去冲抵成本,阿尔卑斯的低成本优势来自于国内成熟的供应链体系,以及蔚来对研发进行巨额投入后形成的技术优势。

李斌说,“我们不需要达到一百万辆的规模才能做到比Model Y成本低,在中国,一个工厂一个月生产一万辆,就是一个合理的生产水平。”

所以,李斌对阿尔卑斯的销量有多少信心呢?

蔚来拿什么保证利润?

蔚来2024年的毛利率目标是15%~18%,其管理层甚至说,长期来看,蔚来品牌的车型毛利率能达到20%。

“从二季度开始,我们的毛利率会有提升,这得益于我们的2024款新版车型的销售,以及进一步的成本优化。”蔚来管理层表示。

从交付进度上看,蔚来3月份交付ES8、EC7、ES6、EC6、ET5T;4月份交付2024款ET5,同时发布2024款ET7并开启锁单;5月份交付2024款ES7。而子品牌“阿尔卑斯”将于4季度才开始交付。

李斌表示,与阿尔卑斯不同,蔚来品牌不会降价换取销量,而是以提升毛利率为优先目标。

他认为,蔚来2024款市场竞争力很强,这来自于其智能算力的提升,包括智能驾驶技术、大型视觉和语言模型技术等等,而且这些智能体验会很快覆盖到第二代车主。

3月8日,蔚来表示,蔚来全域领航辅助NOP+已覆盖中国大陆99%的地级市和县级市,总数达到726城。相较2月,蔚来智能驾驶汇路成网新增120个城市,并在3月底开放近四百家门店体验。

但从竞争对手来看,目前在智能驾驶方面,小鹏汽车、特斯拉、蔚来、问界等品牌都在提升智驾平台技术,当然还有跃跃欲试的小米汽车,李斌的对手实力不俗。

目前,蔚来的NIO Pilot除了基础功能外,还包括领航辅助NOP、高速/拥堵自动辅助驾驶Pilot、转向灯控制变道ALC、道路标识识别TSR、前侧来车预警CTA-F、驾驶员疲劳监测AMP、车辆近距召唤NBS等辅助驾驶功能。但要想碾轧对手,蔚来恐怕还要继续提升。

除了智驾领域的竞争,李斌面临的挑战还在于门店销售效率和充换电业务。

由于没有新款车支撑和优惠活动,蔚来的销售人员将面临比其他车企更大的销售阻力。但为了提升销量,李斌还将销售门店下沉到二三四线城市,“这既是机会也是挑战”。

其挑战主要在于,三四线城市的充换电网络目前还不能很好的满足用车需求,蔚来需要在三、四线城市安装更多的充换电设备。

但问题是,在充换电领域,李斌顶着巨大成本布局多年,如今却面临被“超车”的危险。

目前,理想汽车的5C超级充电站正在加速布局,已有349座投入使用,主要分布在京津冀、长三角、大湾区和成渝四大经济带核心城市;2024年理想汽车预计上线2000+座超级充电站,2025年预计上线5000+座超级充电站,实现国家高速主线90%和四线及以上城市核心城区90%覆盖。

李斌表示,蔚来80%的充电业务都是服务其他品牌车型,蔚来充电业务本身已经实现了收支平衡,而且也在研发超充技术,同时在升级换电技术,包括推出150KWH的电池等等。

同时还有汽车博主透露,李斌表示“不排除NIO Power单独融资的可能性,已经在接触。”面对投入成本和对手加速,李斌也不得不寻求伙伴分担压力。

财报显示,截至2023年底,蔚来汽车的各类资金合计约573亿元。与之相比,蔚来的流动负债总额已超过577.98亿元。

此外,2023年销售、一般及行政费用这些硬性成本约121.17亿元,研发费用119.14亿元,合计经营成本超240亿元。

对比来看,蔚来573亿元的资金储备可不算充裕。

面对同行的竞争,留给蔚来和李斌的时间和空间越来越少,不论是销量还是利润,李斌都得再提提速。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