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区域经济观察 | 全国首个ESG区域行动方案,为何在上海?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区域经济观察 | 全国首个ESG区域行动方案,为何在上海?

加强ESG能力建设,是上海吸引外商投资和优化贸易结构的必然要求,也是上海打造国际金融中心的必经之路。

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郑萃颖

界面新闻编辑 | 崔宇

3月1日,上海市商务委印发了《加快提升本市涉外企业环境、社会和治理(ESG)能力三年行动方案(2024-2026年)》(下称“三年行动方案”),是全国首个ESG区域行动方案。

方案设定的目标是在2026年形成涉外企业ESG生态体系,初步建立企业ESG报告编制及评价标准体系,提升涉外企业ESG能力——“力争具有涉外业务的国有控股上市公司ESG信息披露实现全覆盖,民营上市企业ESG信息披露率明显提高”。 

界面智库将就以下5个相关问题进行针对性解读。

1、我国提升企业ESG能力的政策路径是什么?

我国ESG政策体系的特点是从上到下、从中央到地方,央企国企发挥带头作用,以金融业的绿色金融发展带动其他行业。界面智库梳理过去三年多来我国加强企业ESG信息披露、提升ESG能力的政策发现,自2020年“双碳”目标确立以来,中央加快出台ESG相关政策,并且相关政策呈现出逐渐聚焦、相继落地的趋势。

比如,国资委在2022年5月发布《提高央企控股上市公司质量工作方案》,提出力争到2023年央企控股公司ESG报告“全覆盖”,并在2023年7月发布了央企控股上市公司ESG报告的参考指标体系;随后在2024年2月,上交所、深交所、北交所发布了面向所有上市公司的可持续发展报告(ESG报告)披露指引。

3月1日上海商务委发布的三年行动方案,则是全国首个ESG区域行动方案,并重点聚焦了涉外企业。三年行动方案中还提到,将由上海市发展改革委、市经济信息化委、市商务委牵头,支持本市专业服务机构积极拓展ESG服务范围;大力引进一批国内外知名ESG相关专业服务机构落户;并加强ESG专业服务机构管理,引导专业服务机构规范发展等。相比国内以往ESG相关政策,三年行动方案更为聚焦和务实。

3月15日,北京市发展改革委会同相关部门研究起草了《北京市促进环境社会治理(ESG)体系高质量发展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该方案聚焦强化ESG信息披露、加强ESG生态体系建设、支持ESG评级体系高水平特色化发展、丰富和深化ESG实践、试点示范和构建科学有效监管六个方面,提出20条具体举措。设定的目标之一是,2027年,在京上市公司ESG信息披露率力争达到70%左右。

2、为什么重点聚焦的是涉外企业?

上海三年行动方案中的核心之一,是激发涉外企业提升ESG能力。提升涉外企业ESG水平的目的则是支持企业参与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分工合作。

研究国际商务与战略的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企业管理系副教授吴哲颖告诉界面智库,涉外企业一方面面临供应链终端买方企业的压力,另一方面ESG表现好的涉外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优势更加明显。

德勤中国可持续发展与气候变化研究院院长谢安也对界面智库表示,ESG建设将增加涉外企业入围国际项目的机会,同时帮助企业规避合规风险。谢安还指出,中国企业“走出去”面临的核心ESG议题包括气候变化、劳工权益、环境保护、自然和生物多样性等。

气候变化议题是全球最主要的挑战。截至2022年底,全球已有超过28个国家、地区或城市建立了碳市场,如欧盟、冰岛、英国、韩国、瑞士、墨西哥、美国、日本、中国。欧盟及英国已经逐步推进对进口产品碳足迹的要求,美国也在研究。

劳工权益议题则容易带来法律诉讼和声誉风险,涉外企业需要了解不同国家当地的劳动法律和标准,保障员工的合法权益。例如,2019年苹果、谷歌、戴尔、微软等美国科技公司曾被国际组织提起诉讼,称这些企业供应链上游在刚果(金)开采锂离子电池所需的钴矿时利用了未成年劳工,该事件对企业声誉造成负面影响,同时影响了电子产品采购供应链。

环境保护议题上,企业出海尤其要关注对当地社区的环境影响,否则可能遭遇当地社区抗议和政府审查。日益受到国际社会关注的生物多样性议题则包括,海外投资和项目建设时的采矿和基础设施,是否对自然和生物多样性产生影响等。

3、上海为何更重视涉外企业ESG能力?

来自上海口岸监管和商务主管部门的统计显示,2021年到2023年,上海口岸进出口连续三年超10万亿元人民币,分别达10.09万亿元、10.4万亿元、10.66万亿元。在2023年上海口岸10.66万亿元进出口中,约四成来自上海市企业,其余为国内其他省区市企业的进出口。目前,上海口岸占全球贸易的比重为3.6%左右,作为“全球最大贸易口岸城市”的地位不断巩固。

其中,“新三样”电动汽车、太阳能电池、锂电池已经在上海口岸出口产品中占据主要位置,而这些行业正面临出海过程中的ESG相关法规压力。

据上海海关统计,2023年1-6月,上海口岸电动载人汽车、太阳能电池、锂电池产品出口2478亿元,同比增长74.7%,出口值占全国46.4%。2023年,上海市出口电动载人汽车56.5万辆,比2022年增加43.8%,价值1208.9亿元,增长43.9%。主要出口地分别是欧盟、英国、澳大利亚、东盟。

根据德勤中国可持续发展与气候变化研究院的整理,钢铁、水泥和铝等行业在向欧洲出口时需要遵守欧盟碳边境调节机制(CBAM);电池出口则需注意欧盟新电池法案,该法案要求电池具有低碳足迹、使用最少的有害物质、支持循环经济等;另外很多国家对于光伏组件的碳足迹提出了要求,欧盟也正在考虑引入光伏模块的碳足迹标准。电池行业可能需要改进生产流程,减少有害物质的使用,以符合欧盟新电池法案的要求;而钢铁、水泥等则需要更关注碳排放问题。

三年行动方案发布之际,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龚正在市政府常务会议中说,要求加快建立产品碳足迹管理体系,打造绿色低碳供应链;着力提升本市涉外企业环境、社会和治理(ESG)能力。这两点都是帮助重点外贸企业走出去,尤其是“推动钢铁、化工、汽车、电子等重点行业先行开展碳足迹核算管理”。

4、加强ESG建设对上海意味着什么?

加强ESG能力建设,是上海吸引外商投资和优化贸易结构的必然要求,也是上海打造国际金融中心的必经之路。

截至2023年5月的数据显示,上海市累计实际使用外资超过3300亿美元,在沪外资企业数量7万家,贡献了上海市约1/4的GDP,约1/3的税收,1/2以上的规上工业总产值,近2/3的外贸进出口总额。

上海外商投资促进服务平台官网在2016年至2023年连续发布《上海外商投资指南》,在2023年指南中首次纳入“绿色低碳转型”内容,要培育绿色低碳产业发展。

图:《2023上海外商投资指南》目录

上海在2021年10月还发布了《上海加快打造国际绿色金融枢纽服务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实施意见》,提出建立绿色贸易体系。持续优化贸易结构,大力发展高质量、高附加值的绿色产品贸易,严格控制高污染、高耗能产品出口。这与上海三年行动方案中“鼓励和支持涉外企业践行ESG理念,积极在国际市场上开展绿色贸易、绿色投资,承接绿色工程”的要求相一致。

此外,上海的目标是到2025年要形成国际一流绿色金融发展环境,基本建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碳交易、定价、创新中心,基本确立国际绿色金融枢纽地位——这就需要在金融领域完善ESG信息披露和ESG投资体系。而在这些方面,新加坡和中国香港更为领先。

上海三年行动方案中也提到,要“借鉴新加坡、中国香港在ESG能力建设方面的经验”。目前,港交所和新加坡交易所对上市企业ESG的信息披露要求,都已经从鼓励披露、强制披露(不披露就解释),向气候相关信息披露要求过渡。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最新的可持续发展信息披露指引,则是要求部分上市公司到2026年强制披露。

此外,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发布的《气候相关披露新规》,欧盟的《企业可持续发展报告指令》(CSRD),这些新规要求企业提供更加透明和全面的ESG信息披露。因此,上海完善ESG体系建设将有助于和国际接轨。

5、如何制定与国际接轨的本土ESG标准?

从上海三年行动方案可以看出,上海想推动制定与国际接轨、又适应本土的ESG标准,提升在国际标准中的话语权,如“支持本市行业协会、社会组织等牵头制定ESG标准体系及规则指引,参与ESG国际标准制定和规则推广,引导行业内企业规范编制ESG报告,加强ESG能力建设”,“鼓励外资企业积极参与本市ESG标准编制及评价规则制定、实施和应用”。

吴哲颖向界面智库分析了今年2月8日中国三大证券交易所发布的可持续发展报告指引(征求意见稿),发现了其中与国际接轨、适应本土的尝试性思路。

一方面,三大交易所的可持续发展报告指引与现行的国际标准【如国际可持续发展准则理事会(ISSB)、欧盟《企业可持续性发展报告指令》(CSRD)、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TCFD)】框架保持了一致,并遵循了全球可持续发展报告倡议组织(GRI)标准的一项核心原则——双重实质性,即企业应当结合自身所处行业和经营业务的特点,识别每个议题是否对企业价值产生重大影响,以及企业在这些议题的表现是否会对经济社会和环境产生重大影响。比如化工企业较为重要的实质性议题是环境安全和产品安全,互联网平台较为重要的实质性议题可能是信息安全、数据伦理、与平台上中小企业的关系。

其次,可持续发展报告指引对企业环境信息披露的要求也与国际要求接轨。除了我国以往要求的企业社会责任信息披露,披露环境污染等信息,新的指引也谈到企业应披露节能减排措施。在应对气候变化的章节,新的指引提出企业应披露温室气体排放的数据,这与国际披露标准的要求一致,也与我国双碳目标一致。

另外,新指引在融合国际披露框架中也融入了中国特色的维度,比如企业社会信息披露将乡村振兴列为第一项披露要求,充分展现了中国追求共同富裕的社会共识。第二项所要求的创新驱动,反映了中国投资市场对企业科技进步创新的期待。这些都是极具中国特色的披露要求。

“我们的国企不太善于表达,ESG披露让企业用大家都接受的方式提高信息透明度,与利益相关者沟通,这对企业在国际上获得更好的评级有帮助。”吴哲颖对此评价道。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区域经济观察 | 全国首个ESG区域行动方案,为何在上海?

加强ESG能力建设,是上海吸引外商投资和优化贸易结构的必然要求,也是上海打造国际金融中心的必经之路。

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郑萃颖

界面新闻编辑 | 崔宇

3月1日,上海市商务委印发了《加快提升本市涉外企业环境、社会和治理(ESG)能力三年行动方案(2024-2026年)》(下称“三年行动方案”),是全国首个ESG区域行动方案。

方案设定的目标是在2026年形成涉外企业ESG生态体系,初步建立企业ESG报告编制及评价标准体系,提升涉外企业ESG能力——“力争具有涉外业务的国有控股上市公司ESG信息披露实现全覆盖,民营上市企业ESG信息披露率明显提高”。 

界面智库将就以下5个相关问题进行针对性解读。

1、我国提升企业ESG能力的政策路径是什么?

我国ESG政策体系的特点是从上到下、从中央到地方,央企国企发挥带头作用,以金融业的绿色金融发展带动其他行业。界面智库梳理过去三年多来我国加强企业ESG信息披露、提升ESG能力的政策发现,自2020年“双碳”目标确立以来,中央加快出台ESG相关政策,并且相关政策呈现出逐渐聚焦、相继落地的趋势。

比如,国资委在2022年5月发布《提高央企控股上市公司质量工作方案》,提出力争到2023年央企控股公司ESG报告“全覆盖”,并在2023年7月发布了央企控股上市公司ESG报告的参考指标体系;随后在2024年2月,上交所、深交所、北交所发布了面向所有上市公司的可持续发展报告(ESG报告)披露指引。

3月1日上海商务委发布的三年行动方案,则是全国首个ESG区域行动方案,并重点聚焦了涉外企业。三年行动方案中还提到,将由上海市发展改革委、市经济信息化委、市商务委牵头,支持本市专业服务机构积极拓展ESG服务范围;大力引进一批国内外知名ESG相关专业服务机构落户;并加强ESG专业服务机构管理,引导专业服务机构规范发展等。相比国内以往ESG相关政策,三年行动方案更为聚焦和务实。

3月15日,北京市发展改革委会同相关部门研究起草了《北京市促进环境社会治理(ESG)体系高质量发展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该方案聚焦强化ESG信息披露、加强ESG生态体系建设、支持ESG评级体系高水平特色化发展、丰富和深化ESG实践、试点示范和构建科学有效监管六个方面,提出20条具体举措。设定的目标之一是,2027年,在京上市公司ESG信息披露率力争达到70%左右。

2、为什么重点聚焦的是涉外企业?

上海三年行动方案中的核心之一,是激发涉外企业提升ESG能力。提升涉外企业ESG水平的目的则是支持企业参与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分工合作。

研究国际商务与战略的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企业管理系副教授吴哲颖告诉界面智库,涉外企业一方面面临供应链终端买方企业的压力,另一方面ESG表现好的涉外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优势更加明显。

德勤中国可持续发展与气候变化研究院院长谢安也对界面智库表示,ESG建设将增加涉外企业入围国际项目的机会,同时帮助企业规避合规风险。谢安还指出,中国企业“走出去”面临的核心ESG议题包括气候变化、劳工权益、环境保护、自然和生物多样性等。

气候变化议题是全球最主要的挑战。截至2022年底,全球已有超过28个国家、地区或城市建立了碳市场,如欧盟、冰岛、英国、韩国、瑞士、墨西哥、美国、日本、中国。欧盟及英国已经逐步推进对进口产品碳足迹的要求,美国也在研究。

劳工权益议题则容易带来法律诉讼和声誉风险,涉外企业需要了解不同国家当地的劳动法律和标准,保障员工的合法权益。例如,2019年苹果、谷歌、戴尔、微软等美国科技公司曾被国际组织提起诉讼,称这些企业供应链上游在刚果(金)开采锂离子电池所需的钴矿时利用了未成年劳工,该事件对企业声誉造成负面影响,同时影响了电子产品采购供应链。

环境保护议题上,企业出海尤其要关注对当地社区的环境影响,否则可能遭遇当地社区抗议和政府审查。日益受到国际社会关注的生物多样性议题则包括,海外投资和项目建设时的采矿和基础设施,是否对自然和生物多样性产生影响等。

3、上海为何更重视涉外企业ESG能力?

来自上海口岸监管和商务主管部门的统计显示,2021年到2023年,上海口岸进出口连续三年超10万亿元人民币,分别达10.09万亿元、10.4万亿元、10.66万亿元。在2023年上海口岸10.66万亿元进出口中,约四成来自上海市企业,其余为国内其他省区市企业的进出口。目前,上海口岸占全球贸易的比重为3.6%左右,作为“全球最大贸易口岸城市”的地位不断巩固。

其中,“新三样”电动汽车、太阳能电池、锂电池已经在上海口岸出口产品中占据主要位置,而这些行业正面临出海过程中的ESG相关法规压力。

据上海海关统计,2023年1-6月,上海口岸电动载人汽车、太阳能电池、锂电池产品出口2478亿元,同比增长74.7%,出口值占全国46.4%。2023年,上海市出口电动载人汽车56.5万辆,比2022年增加43.8%,价值1208.9亿元,增长43.9%。主要出口地分别是欧盟、英国、澳大利亚、东盟。

根据德勤中国可持续发展与气候变化研究院的整理,钢铁、水泥和铝等行业在向欧洲出口时需要遵守欧盟碳边境调节机制(CBAM);电池出口则需注意欧盟新电池法案,该法案要求电池具有低碳足迹、使用最少的有害物质、支持循环经济等;另外很多国家对于光伏组件的碳足迹提出了要求,欧盟也正在考虑引入光伏模块的碳足迹标准。电池行业可能需要改进生产流程,减少有害物质的使用,以符合欧盟新电池法案的要求;而钢铁、水泥等则需要更关注碳排放问题。

三年行动方案发布之际,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龚正在市政府常务会议中说,要求加快建立产品碳足迹管理体系,打造绿色低碳供应链;着力提升本市涉外企业环境、社会和治理(ESG)能力。这两点都是帮助重点外贸企业走出去,尤其是“推动钢铁、化工、汽车、电子等重点行业先行开展碳足迹核算管理”。

4、加强ESG建设对上海意味着什么?

加强ESG能力建设,是上海吸引外商投资和优化贸易结构的必然要求,也是上海打造国际金融中心的必经之路。

截至2023年5月的数据显示,上海市累计实际使用外资超过3300亿美元,在沪外资企业数量7万家,贡献了上海市约1/4的GDP,约1/3的税收,1/2以上的规上工业总产值,近2/3的外贸进出口总额。

上海外商投资促进服务平台官网在2016年至2023年连续发布《上海外商投资指南》,在2023年指南中首次纳入“绿色低碳转型”内容,要培育绿色低碳产业发展。

图:《2023上海外商投资指南》目录

上海在2021年10月还发布了《上海加快打造国际绿色金融枢纽服务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实施意见》,提出建立绿色贸易体系。持续优化贸易结构,大力发展高质量、高附加值的绿色产品贸易,严格控制高污染、高耗能产品出口。这与上海三年行动方案中“鼓励和支持涉外企业践行ESG理念,积极在国际市场上开展绿色贸易、绿色投资,承接绿色工程”的要求相一致。

此外,上海的目标是到2025年要形成国际一流绿色金融发展环境,基本建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碳交易、定价、创新中心,基本确立国际绿色金融枢纽地位——这就需要在金融领域完善ESG信息披露和ESG投资体系。而在这些方面,新加坡和中国香港更为领先。

上海三年行动方案中也提到,要“借鉴新加坡、中国香港在ESG能力建设方面的经验”。目前,港交所和新加坡交易所对上市企业ESG的信息披露要求,都已经从鼓励披露、强制披露(不披露就解释),向气候相关信息披露要求过渡。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最新的可持续发展信息披露指引,则是要求部分上市公司到2026年强制披露。

此外,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发布的《气候相关披露新规》,欧盟的《企业可持续发展报告指令》(CSRD),这些新规要求企业提供更加透明和全面的ESG信息披露。因此,上海完善ESG体系建设将有助于和国际接轨。

5、如何制定与国际接轨的本土ESG标准?

从上海三年行动方案可以看出,上海想推动制定与国际接轨、又适应本土的ESG标准,提升在国际标准中的话语权,如“支持本市行业协会、社会组织等牵头制定ESG标准体系及规则指引,参与ESG国际标准制定和规则推广,引导行业内企业规范编制ESG报告,加强ESG能力建设”,“鼓励外资企业积极参与本市ESG标准编制及评价规则制定、实施和应用”。

吴哲颖向界面智库分析了今年2月8日中国三大证券交易所发布的可持续发展报告指引(征求意见稿),发现了其中与国际接轨、适应本土的尝试性思路。

一方面,三大交易所的可持续发展报告指引与现行的国际标准【如国际可持续发展准则理事会(ISSB)、欧盟《企业可持续性发展报告指令》(CSRD)、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TCFD)】框架保持了一致,并遵循了全球可持续发展报告倡议组织(GRI)标准的一项核心原则——双重实质性,即企业应当结合自身所处行业和经营业务的特点,识别每个议题是否对企业价值产生重大影响,以及企业在这些议题的表现是否会对经济社会和环境产生重大影响。比如化工企业较为重要的实质性议题是环境安全和产品安全,互联网平台较为重要的实质性议题可能是信息安全、数据伦理、与平台上中小企业的关系。

其次,可持续发展报告指引对企业环境信息披露的要求也与国际要求接轨。除了我国以往要求的企业社会责任信息披露,披露环境污染等信息,新的指引也谈到企业应披露节能减排措施。在应对气候变化的章节,新的指引提出企业应披露温室气体排放的数据,这与国际披露标准的要求一致,也与我国双碳目标一致。

另外,新指引在融合国际披露框架中也融入了中国特色的维度,比如企业社会信息披露将乡村振兴列为第一项披露要求,充分展现了中国追求共同富裕的社会共识。第二项所要求的创新驱动,反映了中国投资市场对企业科技进步创新的期待。这些都是极具中国特色的披露要求。

“我们的国企不太善于表达,ESG披露让企业用大家都接受的方式提高信息透明度,与利益相关者沟通,这对企业在国际上获得更好的评级有帮助。”吴哲颖对此评价道。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