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余承东:华为车BU预计四月扭亏为盈,同期智界S7恢复正常状态 |2024电动汽车百人会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余承东:华为车BU预计四月扭亏为盈,同期智界S7恢复正常状态 |2024电动汽车百人会

今年前三月,华为智选车业务已经扭亏为盈。

图片来源:电动汽车百人会

界面新闻记者 | 杨诗涵

界面新闻编辑 | 陈小同

3月16日,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董事长余承东在2024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上表示,受到与合作汽车制造商打造的中高端车型推动,今年华为车BU预计实现扭亏为盈,四月能够开始良性正向发展。今年前三月,华为智选车业务已经扭亏为盈。

公开信息显示,华为车BU成立于2019年5月成立,这也意味着其即将在五年内实现扭亏目标。余承东表示,华为车BU的年亏损一度高达100亿元,去年已经减少至亏损60亿元。

华为在汽车领域有三种合作模式,包括零部件模式、提供技术支持的HI模式和智选车模式,参与程度依次递增。

目前华为HI模式的合作伙伴是长安汽车的阿维塔品牌,余承东在活动中表示,长安旗下的另一新能源品牌深蓝汽车未来也将采用HI模式,东风旗下的岚图和猛士也将采用类似合作。

华为智选车模式的合作方则有赛力斯、奇瑞、北汽、江淮四家汽车公司,其中与前二者分别打造的品牌问界、智界已有车型上市。余承东透露称,与江淮合作的车型售价将达到百万级别。

更早时候,智界S7曾因迟迟无法交付引发预定车主投诉。大部分车主下定时被告知很快可以提车,但随后交付日期被延长为4至6周,订单交付顺序也出现混乱。

余承东对此回应称,智界S7主要是因为芯片缺货和工厂搬迁耽误了上市和量产,预计从四月份开始可以恢复到正常状态。

相比智界,目前问界品牌在销量上风头更劲。问界新M7上市首月累计大定超6万辆,余承东表示这一订单量远超预期。据他介绍,均价超过50万元的问界M9到目前为止销量也已经接近6万辆,在高端车型中具备竞争力。

余承东表示,由于供应链受制裁等多方面因素,目前华为技术方案的成本偏高,售价30万元以上的车型才能够使用并获利。不过,30万元以上的车型需要品牌作为支撑才能拉动销量,华为携手合作伙伴能够助力品牌的价值向上。

在他看来,华为数十年来在C端积累的产品定义能力、高端营销渠道以及质量管理体系流程能够作为汽车公司在新能源时代的支撑。一个具体的例子是问界M9的智能车灯,余承东认为这是华为在光领域的技术积累运用于汽车领域的示范。

据余承东透露,不少业内人士表达了对华为模式的兴趣,但是目前人手资源非常紧。“很多国内汽车制造商拥有强大的自身实力,相信我们打造的范本也可以给他们作为参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华为

6.7k
  • 西测测试(301306.SZ):公司与华为合作不包含电磁屏蔽的内容
  • 盘前机会前瞻|华为超充联盟正式成立,这几家公司已抢先布局,其中1股在液冷超充领域已与华为达成全方位合作(附概念股)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余承东:华为车BU预计四月扭亏为盈,同期智界S7恢复正常状态 |2024电动汽车百人会

今年前三月,华为智选车业务已经扭亏为盈。

图片来源:电动汽车百人会

界面新闻记者 | 杨诗涵

界面新闻编辑 | 陈小同

3月16日,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董事长余承东在2024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上表示,受到与合作汽车制造商打造的中高端车型推动,今年华为车BU预计实现扭亏为盈,四月能够开始良性正向发展。今年前三月,华为智选车业务已经扭亏为盈。

公开信息显示,华为车BU成立于2019年5月成立,这也意味着其即将在五年内实现扭亏目标。余承东表示,华为车BU的年亏损一度高达100亿元,去年已经减少至亏损60亿元。

华为在汽车领域有三种合作模式,包括零部件模式、提供技术支持的HI模式和智选车模式,参与程度依次递增。

目前华为HI模式的合作伙伴是长安汽车的阿维塔品牌,余承东在活动中表示,长安旗下的另一新能源品牌深蓝汽车未来也将采用HI模式,东风旗下的岚图和猛士也将采用类似合作。

华为智选车模式的合作方则有赛力斯、奇瑞、北汽、江淮四家汽车公司,其中与前二者分别打造的品牌问界、智界已有车型上市。余承东透露称,与江淮合作的车型售价将达到百万级别。

更早时候,智界S7曾因迟迟无法交付引发预定车主投诉。大部分车主下定时被告知很快可以提车,但随后交付日期被延长为4至6周,订单交付顺序也出现混乱。

余承东对此回应称,智界S7主要是因为芯片缺货和工厂搬迁耽误了上市和量产,预计从四月份开始可以恢复到正常状态。

相比智界,目前问界品牌在销量上风头更劲。问界新M7上市首月累计大定超6万辆,余承东表示这一订单量远超预期。据他介绍,均价超过50万元的问界M9到目前为止销量也已经接近6万辆,在高端车型中具备竞争力。

余承东表示,由于供应链受制裁等多方面因素,目前华为技术方案的成本偏高,售价30万元以上的车型才能够使用并获利。不过,30万元以上的车型需要品牌作为支撑才能拉动销量,华为携手合作伙伴能够助力品牌的价值向上。

在他看来,华为数十年来在C端积累的产品定义能力、高端营销渠道以及质量管理体系流程能够作为汽车公司在新能源时代的支撑。一个具体的例子是问界M9的智能车灯,余承东认为这是华为在光领域的技术积累运用于汽车领域的示范。

据余承东透露,不少业内人士表达了对华为模式的兴趣,但是目前人手资源非常紧。“很多国内汽车制造商拥有强大的自身实力,相信我们打造的范本也可以给他们作为参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