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白酒保健?听花酒“翻车”后,劲酒毛铺、竹叶青们何去何从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白酒保健?听花酒“翻车”后,劲酒毛铺、竹叶青们何去何从

600亿保健酒市场,没出一个“茅台”

文|琥珀食酒社 宏一

“塌房”的风,终于还是吹向了保健酒行业。

号称能“抗肿瘤、改善睡眠、提高免疫力、保障男性勃起功能”,精品装售价高达58600元的听花酒终于在今年315翻车了。

其不仅存在违反广告法相关规定,公开宣传功效,还有专利未经认定等问题,在被央视曝光后,听花酒在电商平台很快被下架,由西藏春天酒业有限公司认证的公众号“听花酒”也被平台封禁。

(图源:淘宝)

类似听花酒“翻车”的案例,其实在保健酒行业并不少见。

2020年7月,河南省驻马店市警方打掉一处制售假酒窝点,查获疑似假冒某品牌“保健酒”(125ml成品)696瓶,空酒瓶4000个、正面商标45000枚;

国家食药监局也曾通告,共有51家企业在69种保健酒、配制酒中违法添加了西地那非(俗称“伟哥”的药品成分)等化学物质,并在产品名称、标识、标签上明示或暗示壮阳、性保健等功能......

一再被重创的保健酒行业,还有机会孕育出下一个“茅台”吗?

600亿保健酒市场,没出一个“茅台”

保健酒品牌们在宣传的时候,都喜欢扣一些高大上的“帽子”,但其实没那么玄乎,从制作工艺和原料来看,保健酒也就是白酒的一种。

不过,保健酒通常以可用动植物为保健功效成分来源,这些成分往往会赋予产品一定的功效。

比如,劲牌旗下的毛铺苦荞酒,选用四川凉山高寒山区苦荞麦为原料,运用中药现代化技术提取苦荞、葛根、枸杞、山楂、木瓜等有益成分,某种程度上具有降低血糖、血脂和血压,减少肝损伤的功效。

又比如这次翻车的听花酒,配料就包含了玉竹、葛根、淡竹叶、莲子、薄荷、荷叶、菊花、可食桂花、重瓣红玫瑰、罗汉果、菊芋、花椒、葡萄、梨、橘皮......

也正是靠着这些功效,保健酒也逐渐发展成了一个稳健增长的赛道。

根据中国保健品行业协会的统计数据,2024年中国保健酒市场规模将达到600亿元,同比增长约15%。

可就是这样一个潜力不断释放的赛道,却至今也没能孕育出一个像茅台、五粮液一样的品牌。

在保健酒行业里,目前知名度较高的头部品牌主要是拥有劲酒和毛铺的劲牌、以鹿龟酒为代表的海南椰岛和山西汾酒旗下的竹叶青酒,其中,劲牌可以说是牢牢占据着行业领导的地位,据“酒业内参”报道,2020年劲酒在国内保健酒市场的份额占比甚至达到了88.72%。

然而,2022年劲牌的营收只有106.19亿元,这个数字虽然在保健酒市场不算小,但是茅台2023年的营收高达1644.8亿元,利润总额1083.5亿元;五粮液Q3也有625.36亿的营收,哪怕是劲牌这样身处第一梯队的保健酒品牌,和茅台、五粮液之间仍有不短的距离。

至于听花酒背后的操盘手青海春天,甚至还没能摆脱亏损。

2020年与2021年,青海春天净亏损额分别为3.20亿元和2.49亿元,2022年,青海春天营收为1.60亿元,净利润为-2.88亿元。

近日,青海春天业绩预告称,预计2023年实现营业收入为2.32亿元至2.48亿元;归母净利润为-2.22亿元至-2.87亿元,扣非归母净利润为-2.05亿元至-2.7亿元,等于说截止2023年,青海春天净利润已经连续亏损4年,共亏损约11亿元。

保健酒行业没能出现像茅台、五粮液这样的品牌,一方面主要是因为高端保健酒氛围难形成,这也与劲牌、海南椰岛这类头部企业的主力产品价格有关,以劲酒为例,其最畅销的产品还是12元左右125ml小瓶装。

作为保健酒赛道影响力最大的品牌,劲酒的定价难免会起到定位行业与产品的作用,一定程度上也会影响行业的整体高端化。

更何况还有大量的中小酒企以低价扰乱用户认知,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4月,我国注册“保健酒”相关企业的数量已超33万家,注册时间在五年以内的接近24万家,加码保健养生酒的玩家中,虽然不乏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等一些一线名酒企业,但更多的还是一些中小型酒企,鱼龙混杂。

此外,像听花酒这样违规宣传、违规添加违法物质甚至是假冒保健酒的负面事件,近几年依然时有发生,无疑也使得消费者对于保健酒的认知产生偏差,阻碍了行业的发展。

另一方面,保健酒的消费场景也存在局限性,目前,白酒的主流三大需求,即宴请、送礼、自饮,其中,宴请与送礼以40%、34%的占比居于前两位,为主要的消费场景。

而保健酒消费场景的宽度,显然无法与普通白酒相提并论。

从宴请的角度来看,或许是因为含有中草药的成分,不少保健酒品牌会在说明中标注每天不能过饮多少毫升,比如劲酒在投放广告时也强调“劲酒虽好,不要贪杯”,所以保健酒并不适合在聚会中畅饮。

从送礼的角度来看,男性作为白酒的主力消费人群,却大多忌讳公开场合喝保健酒,再加上现在市场上大多保健酒的包装和单价也不如茅台、五粮液拿得出手,所以保健酒也很难成为送礼的首选。

如此一来,消费场景还局限在自饮中的保健酒,自然难以迎来突破式的发展。

新一轮“排位赛”开启,谁在超越,谁在降级?

进入2024年,像小周这样的人越来越多,保健酒行业或许将迎来历史性的发展机会。

毕竟近几年人口的老龄化以及亚健康人群一直在不断增加,据机构数据测算,中国符合世界卫生组织关于健康定义的人群只占总人口数的15%,越来越庞大的“亚健康”群体,自然催生了更为庞大的保健市场需求。

再者,根据“健康中国”的国家战略,保健酒消费税由20%降为10%,这也为保健酒行业转型升级注入了强劲动力。

政策层面和市场方面的双重利好下,为了守住“蛋糕”,保健酒的头部品牌们也早就开始了新一轮的排兵布阵。

竹叶青选择从口感下手,试图驯化年轻人的唇舌。其推出的青享版竹叶青酒,就在传统老工艺的基础上,采用木糖醇等替代糖源复配使用,使得口感更符合当下年轻人的需求。

《2020年轻人群酒水消费报告》显示,90/95后年轻人的酒水消费增长极具潜力,从消费人数和人均消费水平来看均呈现增长趋势,如果能抓住这部分群体,几乎就等于是找准了“财富密码”。

区别于竹叶青从消费人群下手,劲牌则开始发力“副牌”毛铺。

和中低端定位的劲酒不同,毛铺年份匠荞等产品在300-600元价位段,瞄准的是次高端市场,是毛铺专注于商务宴请消费场景推出的核心战略产品。

为了打动消费者,毛铺一方面打出“真年份”的口号,表示绝不使用“加权年份”,即产品中含有一部分高年份酒和一部分低年份勾调,会按照较高年份进行标注,毛铺草本年份酒实际酒体的年份往往高于瓶身标注年份,以12年草本为例,14年陈酿的原酒高达71.84%。

另一方面,通过科学提取技术,提取草本有效成分入酒,毛铺草本年份酒在减少肝损伤,辅助降血脂、降血糖方面的功能,已经经受过日本大阪大学、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等专业机构的科研检验与美国查尔斯河实验室的安全性验证,扭转了消费者对“喝酒伤身”的刻板印象。

不管是讨好年轻人,还是追逐高端,对市场及消费群体的培育工作仍然是一个长期且需要持续积累的过程。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还有不少发力保健酒的一线酒企也在做同样的事,比如泸州老窖养生酒业推出了三大健康酒品类系列组合,其产品阵营涵盖三大品类十款产品;五粮液保健酒公司也培育出了龙虎酒蛹虫草酒、歪嘴竹荪酒、“上选”金荞酒等核心产品,其中还有不少亿元级品牌......

总而言之,在双重挤压之下,以劲牌为代表的头部保健酒企业们仍需加强危机感,并根据市场和消费者的需求,及时做出改变,而在新一轮的角逐之后,中长期的市场排位是否会出现新的变化,值得期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贵州茅台

8.8k
  • 金股挖掘 | 极致的轻资产,中标合同金额爆发式增长,这家公司真实盈利能力被隐藏了
  • 调研早知道 | 盘中股价再创年内新低,贵州茅台保价手段失灵了?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白酒保健?听花酒“翻车”后,劲酒毛铺、竹叶青们何去何从

600亿保健酒市场,没出一个“茅台”

文|琥珀食酒社 宏一

“塌房”的风,终于还是吹向了保健酒行业。

号称能“抗肿瘤、改善睡眠、提高免疫力、保障男性勃起功能”,精品装售价高达58600元的听花酒终于在今年315翻车了。

其不仅存在违反广告法相关规定,公开宣传功效,还有专利未经认定等问题,在被央视曝光后,听花酒在电商平台很快被下架,由西藏春天酒业有限公司认证的公众号“听花酒”也被平台封禁。

(图源:淘宝)

类似听花酒“翻车”的案例,其实在保健酒行业并不少见。

2020年7月,河南省驻马店市警方打掉一处制售假酒窝点,查获疑似假冒某品牌“保健酒”(125ml成品)696瓶,空酒瓶4000个、正面商标45000枚;

国家食药监局也曾通告,共有51家企业在69种保健酒、配制酒中违法添加了西地那非(俗称“伟哥”的药品成分)等化学物质,并在产品名称、标识、标签上明示或暗示壮阳、性保健等功能......

一再被重创的保健酒行业,还有机会孕育出下一个“茅台”吗?

600亿保健酒市场,没出一个“茅台”

保健酒品牌们在宣传的时候,都喜欢扣一些高大上的“帽子”,但其实没那么玄乎,从制作工艺和原料来看,保健酒也就是白酒的一种。

不过,保健酒通常以可用动植物为保健功效成分来源,这些成分往往会赋予产品一定的功效。

比如,劲牌旗下的毛铺苦荞酒,选用四川凉山高寒山区苦荞麦为原料,运用中药现代化技术提取苦荞、葛根、枸杞、山楂、木瓜等有益成分,某种程度上具有降低血糖、血脂和血压,减少肝损伤的功效。

又比如这次翻车的听花酒,配料就包含了玉竹、葛根、淡竹叶、莲子、薄荷、荷叶、菊花、可食桂花、重瓣红玫瑰、罗汉果、菊芋、花椒、葡萄、梨、橘皮......

也正是靠着这些功效,保健酒也逐渐发展成了一个稳健增长的赛道。

根据中国保健品行业协会的统计数据,2024年中国保健酒市场规模将达到600亿元,同比增长约15%。

可就是这样一个潜力不断释放的赛道,却至今也没能孕育出一个像茅台、五粮液一样的品牌。

在保健酒行业里,目前知名度较高的头部品牌主要是拥有劲酒和毛铺的劲牌、以鹿龟酒为代表的海南椰岛和山西汾酒旗下的竹叶青酒,其中,劲牌可以说是牢牢占据着行业领导的地位,据“酒业内参”报道,2020年劲酒在国内保健酒市场的份额占比甚至达到了88.72%。

然而,2022年劲牌的营收只有106.19亿元,这个数字虽然在保健酒市场不算小,但是茅台2023年的营收高达1644.8亿元,利润总额1083.5亿元;五粮液Q3也有625.36亿的营收,哪怕是劲牌这样身处第一梯队的保健酒品牌,和茅台、五粮液之间仍有不短的距离。

至于听花酒背后的操盘手青海春天,甚至还没能摆脱亏损。

2020年与2021年,青海春天净亏损额分别为3.20亿元和2.49亿元,2022年,青海春天营收为1.60亿元,净利润为-2.88亿元。

近日,青海春天业绩预告称,预计2023年实现营业收入为2.32亿元至2.48亿元;归母净利润为-2.22亿元至-2.87亿元,扣非归母净利润为-2.05亿元至-2.7亿元,等于说截止2023年,青海春天净利润已经连续亏损4年,共亏损约11亿元。

保健酒行业没能出现像茅台、五粮液这样的品牌,一方面主要是因为高端保健酒氛围难形成,这也与劲牌、海南椰岛这类头部企业的主力产品价格有关,以劲酒为例,其最畅销的产品还是12元左右125ml小瓶装。

作为保健酒赛道影响力最大的品牌,劲酒的定价难免会起到定位行业与产品的作用,一定程度上也会影响行业的整体高端化。

更何况还有大量的中小酒企以低价扰乱用户认知,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4月,我国注册“保健酒”相关企业的数量已超33万家,注册时间在五年以内的接近24万家,加码保健养生酒的玩家中,虽然不乏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等一些一线名酒企业,但更多的还是一些中小型酒企,鱼龙混杂。

此外,像听花酒这样违规宣传、违规添加违法物质甚至是假冒保健酒的负面事件,近几年依然时有发生,无疑也使得消费者对于保健酒的认知产生偏差,阻碍了行业的发展。

另一方面,保健酒的消费场景也存在局限性,目前,白酒的主流三大需求,即宴请、送礼、自饮,其中,宴请与送礼以40%、34%的占比居于前两位,为主要的消费场景。

而保健酒消费场景的宽度,显然无法与普通白酒相提并论。

从宴请的角度来看,或许是因为含有中草药的成分,不少保健酒品牌会在说明中标注每天不能过饮多少毫升,比如劲酒在投放广告时也强调“劲酒虽好,不要贪杯”,所以保健酒并不适合在聚会中畅饮。

从送礼的角度来看,男性作为白酒的主力消费人群,却大多忌讳公开场合喝保健酒,再加上现在市场上大多保健酒的包装和单价也不如茅台、五粮液拿得出手,所以保健酒也很难成为送礼的首选。

如此一来,消费场景还局限在自饮中的保健酒,自然难以迎来突破式的发展。

新一轮“排位赛”开启,谁在超越,谁在降级?

进入2024年,像小周这样的人越来越多,保健酒行业或许将迎来历史性的发展机会。

毕竟近几年人口的老龄化以及亚健康人群一直在不断增加,据机构数据测算,中国符合世界卫生组织关于健康定义的人群只占总人口数的15%,越来越庞大的“亚健康”群体,自然催生了更为庞大的保健市场需求。

再者,根据“健康中国”的国家战略,保健酒消费税由20%降为10%,这也为保健酒行业转型升级注入了强劲动力。

政策层面和市场方面的双重利好下,为了守住“蛋糕”,保健酒的头部品牌们也早就开始了新一轮的排兵布阵。

竹叶青选择从口感下手,试图驯化年轻人的唇舌。其推出的青享版竹叶青酒,就在传统老工艺的基础上,采用木糖醇等替代糖源复配使用,使得口感更符合当下年轻人的需求。

《2020年轻人群酒水消费报告》显示,90/95后年轻人的酒水消费增长极具潜力,从消费人数和人均消费水平来看均呈现增长趋势,如果能抓住这部分群体,几乎就等于是找准了“财富密码”。

区别于竹叶青从消费人群下手,劲牌则开始发力“副牌”毛铺。

和中低端定位的劲酒不同,毛铺年份匠荞等产品在300-600元价位段,瞄准的是次高端市场,是毛铺专注于商务宴请消费场景推出的核心战略产品。

为了打动消费者,毛铺一方面打出“真年份”的口号,表示绝不使用“加权年份”,即产品中含有一部分高年份酒和一部分低年份勾调,会按照较高年份进行标注,毛铺草本年份酒实际酒体的年份往往高于瓶身标注年份,以12年草本为例,14年陈酿的原酒高达71.84%。

另一方面,通过科学提取技术,提取草本有效成分入酒,毛铺草本年份酒在减少肝损伤,辅助降血脂、降血糖方面的功能,已经经受过日本大阪大学、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等专业机构的科研检验与美国查尔斯河实验室的安全性验证,扭转了消费者对“喝酒伤身”的刻板印象。

不管是讨好年轻人,还是追逐高端,对市场及消费群体的培育工作仍然是一个长期且需要持续积累的过程。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还有不少发力保健酒的一线酒企也在做同样的事,比如泸州老窖养生酒业推出了三大健康酒品类系列组合,其产品阵营涵盖三大品类十款产品;五粮液保健酒公司也培育出了龙虎酒蛹虫草酒、歪嘴竹荪酒、“上选”金荞酒等核心产品,其中还有不少亿元级品牌......

总而言之,在双重挤压之下,以劲牌为代表的头部保健酒企业们仍需加强危机感,并根据市场和消费者的需求,及时做出改变,而在新一轮的角逐之后,中长期的市场排位是否会出现新的变化,值得期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