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企
重启贴牌业务的舍得酒业能否改善低周转高库存困境

由于舍得酒业此前聚焦高端舍得酒,而沱牌酒的销量连年下降,导致庞大的基酒库存,舍得酒业只能通过选择重启贴牌业务来试图消化产能。

对外投资不利,劲牌终究还是错付了

在青青稞酒资本市场乏力的背后,难掩劲牌投资失利的窘境。而这,也侧面印证了这一场保健酒牵手青稞酒的“姻缘”,终究还是错付了。

金枫酒业:一季度净亏,黄酒全国化效果欠佳,副董事长、监事长同时请辞

根据主要黄酒上市公司公开数据显示,浙江市场出现一定程度的萎缩,上海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剧。

又见标王陨落?曾1亿冠名《舌尖3》的法国柏阁“凉凉”

一封中文解雇信,会否成了压在这座700年历史的酒庄上“最后的稻草”?

金种子酒持续净亏、暂无回暖迹象,二股东大幅减持

由于2019年金种子酒首次出现了亏损,如何通过改革扭转业绩颓势,则成为了金种子酒的当务之急。

仁怀又一酒企欲冲关A股,国台酒业或难造

国台酒业能否以贵州第二名酱香型白酒的身份冲A?

上市23年,古越龙山困局待解

或许比低价格、区域限制等问题更应该关注的,是让黄酒跟上时代潮流。

中国白酒首富的野心

郎酒IPO,是一个屡战屡败的故事。

请回答1990:三十年前那场“超级分化”,对今天的酒业有何启示?

1990年如此,2020年亦然,又一个“超级分化”周期的到来,创新将再次决定酒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