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又一光伏跨界者深陷危局,产能淘汰赛仍在上演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又一光伏跨界者深陷危局,产能淘汰赛仍在上演

聆达股份停产、终止项目、延期披露业绩。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YXX

文|华夏能源网

光伏行业的洗牌仍在加剧,众多的跨界光伏企业面临生死考验。最近又有一家典型跨界企业聆达股份陷入了危机。

华夏能源网(公众号hxny3060)获悉,3月19日,光伏电池片生产商聆达股份发布公告,终止建设铜陵年产20GW高效光伏电池片产业基地项目。该项目原计划投资91.50亿元,包括15GW的TOPCon电池片产线和5GW的HJT电池片产线。

同日,聆达股份还公告称,原定于3月26日披露的年度报告,延期至4月23日。

雪上加霜的是,这家企业几日前刚刚卷入停产风波中,据称,占公司业务收入超过90%的电池片生产线目前已停产。可以说,这家跨界厂商已身处被行业淘汰的边缘。

在行业周期下的淘汰赛中,聆达股份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跨界三年,持续亏损

聆达股份成立于2005年12月,公司曾用名“连易世达新能源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从事余热发电相关业务。2010年10月13日,公司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2020年4月,易事达更名为聆达股份。

2020年之后,光伏行业日渐景气。聆达股份看准时机,进军光伏产业链。2020年11月以2.87亿元收购了金寨嘉悦新能源(下称“嘉悦新能源”)70%股权,并于2021年7月实现了对嘉悦新能源100% 控股。

据财报数据,聆达股份2023年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约为7.7亿元。其中,来自嘉悦新能源贡献的营收就有7亿元,占比超过90%,已经成为聆达股份绝对的业务支柱。

但是,光伏并没有成为聆达股份的“摇钱树”,反而导致了持续亏损。

在收购嘉悦新能源之前的2019年,聆达股份尚能实现1613.96万元的归母净利润。但2020年、2021年、2022年,聆达股份分别亏损5601.67万元、7102.94万元和1692.80万元。聆达股份日前披露的业绩预告显示其亏损继续扩大,2023年度预计亏损1900万元至3800万元。

进入2024年,情况更加糟糕。先是媒体报道,生产PERC电池片的嘉悦新能源已于2023年底停产。不过在3月15日聆达股份发布的公告中,说法为“临时停产”。上述公告称,“受技术迭代、近期光伏产业链价格整体呈波动下行态势等多种因素影响,金寨嘉悦为减少损失及整体经营风险的角度考虑,于近日对其高效光伏太阳能电池片生产线实施临时停产,停产时间至2024年4月15日。”

紧接着,3月18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出关注函,要求聆达股份说明停产的主要原因等事项。至今,聆达股份尚未对此进行回复。

光伏行业技术迭代之际,旧有PERC产能停产已是普遍问题,但聆达股份的“先进产能”——N型电池片产线的建设也遭遇困境,令人唏嘘。聆达股份在公告中坦言,嘉悦新能源新建TOPCon生产项目进展缓慢;此后,其又在19日公告中披露了另一N型项目——即铜陵的20GW N型电池片产线建设项目被迫终止的消息。

华夏能源网梳理发现,铜陵项目一期原计划2023年6月开工建设,12月建设完成。但据聆达股份3月初披露的进展,该项目一期仍在建设中。一期原本计划总投资41亿元,恐已有大半资金投入进去。

规划产能迟迟无法落实为实际产能,已令聆达股份深陷危局,货款收不回更让其雪上加霜。3月9日,聆达股份发布的关于债务重组的公告显示,其销售给客户隆辉光电的电池片,金额约为835万元。但由于迟迟收不到货款,最终双方协定进行债务重组,聆达股份只收回了货款的一半,约为418万元。

业内人士认为,光伏产业链价格下跌和行业内卷加剧,令拖欠货款等现象增加,加重了企业的财务负担。

重重压力下,聆达股份已经一只脚踩在了悬崖边缘,或离淘汰出局不远了。

“淘汰赛”也是“晋级赛”

近期,除聆达股份外,还有多家光伏企业宣布终止正在建设中的项目。

3月19日,海源复材发布公告称,公司经与全椒政府友好协商后签订《解除协议书》,决定终止项目合作;并将滁州能源全部股权以38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浙江爱旭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该项目始于2023年1月,预估总投资约为80.2亿元。

2月8日,沐邦高科发布公告,公司年产5GW N型高效电池片、5GW切片生产基地项目(一期)因项目投资金额远高于公司账面货币资金水平,目前公司尚未明确具体资金来源安排,项目的实施存在因国家或地方有关政策、环评、项目审批、融资环境等实施条件发生变化,出现顺延、变更、中止或终止的风险,能否顺利推进不确定性较大。

2月2日,向日葵发布公告,公司与项目合作人拟签订《<投资合作协议>之终止协议》,决定终止10GW TOPCon电池线建设项目,并对项目公司予以解散和清算,以及注销项目公司。按照向日葵此前的规划,该项目首期拟投建5GW TOPCon电池生产线,计划投资额约为15亿元。

此前曾有业内人士向华夏能源网透露,“去年以来,光伏项目延期的实际情况比预期的要严峻的多。” 另据行业媒体统计,去年至今,已有超过1200亿元的规划项目终止或延期。

这其中包括大批跨界者,多数是在光伏行业的景气上行期蜂拥而至。上述企业中,海源复材本是复合材料生产商,2020年开始进入光伏行业;沐帮高科本是玩具生产企业,2022年进入光伏行业;向日葵来自医药行业,此前曾多次跨界光伏,但均未有所斩获,2023年又再次回归光伏。

随着行业淘汰赛加速,跨界者恐怕是最先顶不住的。

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去年就曾在行业大会中表示,“客观说,跨界跨行,现在挑战还是比较大的。因为要从一些领先企业挖一些团队或者一些技术,重新开始。但现在的行业竞争是高强度竞争,一些跨界跨行企业的综合竞争能力,可能还没有来得及完全构建起来,就要面对挑战。”

每年的3月行业本该进入“回暖期”,4月行业将进入旺季。但今年情况大不相同,行业至今也没有“回暖”迹象。业内普遍预计,行业淘汰赛还将持续下去,“聆达股份”的故事还将陆续重演。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经历了残酷的淘汰赛,光伏行业才能不断进步和成熟。随着优质产能对落后产能的淘汰,经营实力更强的企业有望获得“晋级”,一些拥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能够脱颖而出,行业的市场份额将向此类企业集中,行业良性发展秩序也才能真正建立起来。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聆达股份

  • ST聆达:现有PERC型电池片产线经营性现金流紧张,子公司金寨嘉悦主要生产装置继续停产
  • ST聆达(300125.SZ)子公司金寨嘉悦尚不具备5月15日复工复产条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又一光伏跨界者深陷危局,产能淘汰赛仍在上演

聆达股份停产、终止项目、延期披露业绩。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YXX

文|华夏能源网

光伏行业的洗牌仍在加剧,众多的跨界光伏企业面临生死考验。最近又有一家典型跨界企业聆达股份陷入了危机。

华夏能源网(公众号hxny3060)获悉,3月19日,光伏电池片生产商聆达股份发布公告,终止建设铜陵年产20GW高效光伏电池片产业基地项目。该项目原计划投资91.50亿元,包括15GW的TOPCon电池片产线和5GW的HJT电池片产线。

同日,聆达股份还公告称,原定于3月26日披露的年度报告,延期至4月23日。

雪上加霜的是,这家企业几日前刚刚卷入停产风波中,据称,占公司业务收入超过90%的电池片生产线目前已停产。可以说,这家跨界厂商已身处被行业淘汰的边缘。

在行业周期下的淘汰赛中,聆达股份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跨界三年,持续亏损

聆达股份成立于2005年12月,公司曾用名“连易世达新能源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从事余热发电相关业务。2010年10月13日,公司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2020年4月,易事达更名为聆达股份。

2020年之后,光伏行业日渐景气。聆达股份看准时机,进军光伏产业链。2020年11月以2.87亿元收购了金寨嘉悦新能源(下称“嘉悦新能源”)70%股权,并于2021年7月实现了对嘉悦新能源100% 控股。

据财报数据,聆达股份2023年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约为7.7亿元。其中,来自嘉悦新能源贡献的营收就有7亿元,占比超过90%,已经成为聆达股份绝对的业务支柱。

但是,光伏并没有成为聆达股份的“摇钱树”,反而导致了持续亏损。

在收购嘉悦新能源之前的2019年,聆达股份尚能实现1613.96万元的归母净利润。但2020年、2021年、2022年,聆达股份分别亏损5601.67万元、7102.94万元和1692.80万元。聆达股份日前披露的业绩预告显示其亏损继续扩大,2023年度预计亏损1900万元至3800万元。

进入2024年,情况更加糟糕。先是媒体报道,生产PERC电池片的嘉悦新能源已于2023年底停产。不过在3月15日聆达股份发布的公告中,说法为“临时停产”。上述公告称,“受技术迭代、近期光伏产业链价格整体呈波动下行态势等多种因素影响,金寨嘉悦为减少损失及整体经营风险的角度考虑,于近日对其高效光伏太阳能电池片生产线实施临时停产,停产时间至2024年4月15日。”

紧接着,3月18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出关注函,要求聆达股份说明停产的主要原因等事项。至今,聆达股份尚未对此进行回复。

光伏行业技术迭代之际,旧有PERC产能停产已是普遍问题,但聆达股份的“先进产能”——N型电池片产线的建设也遭遇困境,令人唏嘘。聆达股份在公告中坦言,嘉悦新能源新建TOPCon生产项目进展缓慢;此后,其又在19日公告中披露了另一N型项目——即铜陵的20GW N型电池片产线建设项目被迫终止的消息。

华夏能源网梳理发现,铜陵项目一期原计划2023年6月开工建设,12月建设完成。但据聆达股份3月初披露的进展,该项目一期仍在建设中。一期原本计划总投资41亿元,恐已有大半资金投入进去。

规划产能迟迟无法落实为实际产能,已令聆达股份深陷危局,货款收不回更让其雪上加霜。3月9日,聆达股份发布的关于债务重组的公告显示,其销售给客户隆辉光电的电池片,金额约为835万元。但由于迟迟收不到货款,最终双方协定进行债务重组,聆达股份只收回了货款的一半,约为418万元。

业内人士认为,光伏产业链价格下跌和行业内卷加剧,令拖欠货款等现象增加,加重了企业的财务负担。

重重压力下,聆达股份已经一只脚踩在了悬崖边缘,或离淘汰出局不远了。

“淘汰赛”也是“晋级赛”

近期,除聆达股份外,还有多家光伏企业宣布终止正在建设中的项目。

3月19日,海源复材发布公告称,公司经与全椒政府友好协商后签订《解除协议书》,决定终止项目合作;并将滁州能源全部股权以38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浙江爱旭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该项目始于2023年1月,预估总投资约为80.2亿元。

2月8日,沐邦高科发布公告,公司年产5GW N型高效电池片、5GW切片生产基地项目(一期)因项目投资金额远高于公司账面货币资金水平,目前公司尚未明确具体资金来源安排,项目的实施存在因国家或地方有关政策、环评、项目审批、融资环境等实施条件发生变化,出现顺延、变更、中止或终止的风险,能否顺利推进不确定性较大。

2月2日,向日葵发布公告,公司与项目合作人拟签订《<投资合作协议>之终止协议》,决定终止10GW TOPCon电池线建设项目,并对项目公司予以解散和清算,以及注销项目公司。按照向日葵此前的规划,该项目首期拟投建5GW TOPCon电池生产线,计划投资额约为15亿元。

此前曾有业内人士向华夏能源网透露,“去年以来,光伏项目延期的实际情况比预期的要严峻的多。” 另据行业媒体统计,去年至今,已有超过1200亿元的规划项目终止或延期。

这其中包括大批跨界者,多数是在光伏行业的景气上行期蜂拥而至。上述企业中,海源复材本是复合材料生产商,2020年开始进入光伏行业;沐帮高科本是玩具生产企业,2022年进入光伏行业;向日葵来自医药行业,此前曾多次跨界光伏,但均未有所斩获,2023年又再次回归光伏。

随着行业淘汰赛加速,跨界者恐怕是最先顶不住的。

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去年就曾在行业大会中表示,“客观说,跨界跨行,现在挑战还是比较大的。因为要从一些领先企业挖一些团队或者一些技术,重新开始。但现在的行业竞争是高强度竞争,一些跨界跨行企业的综合竞争能力,可能还没有来得及完全构建起来,就要面对挑战。”

每年的3月行业本该进入“回暖期”,4月行业将进入旺季。但今年情况大不相同,行业至今也没有“回暖”迹象。业内普遍预计,行业淘汰赛还将持续下去,“聆达股份”的故事还将陆续重演。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经历了残酷的淘汰赛,光伏行业才能不断进步和成熟。随着优质产能对落后产能的淘汰,经营实力更强的企业有望获得“晋级”,一些拥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能够脱颖而出,行业的市场份额将向此类企业集中,行业良性发展秩序也才能真正建立起来。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