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净赚超440亿,押注海外市场,“宁王”又一场豪赌,开始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净赚超440亿,押注海外市场,“宁王”又一场豪赌,开始了

宁德时代已经开启了第三次“豪赌”——将筹码押注在海外市场。

文|侃见财经

宁德时代“交卷”。

根据财报显示,2023年宁德时代实现营收4009亿,同比增长22.01%;实现净利润441.2亿,同比增长43.58%。

在上游动力电池极度“内卷”的市场环境下,宁德时代在去年还能实现营收和净利润双增已经非常不容易,而市场对于这份财报也是相当的满意。

作为动力电池巨头,“宁王”在交出这份财报后,或许可以长吁一口气。过去两年里,受到新能源汽车市场增速放缓、动力电池供过于求等利空影响,宁德时代的股价一路向下。

目前,宁德时代也用业绩来证明,虽然行业竞争在加剧,但其依旧稳健。

不过,从宁德时代的财报中还发现,其之所以能实现业绩增长,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在于海外市场的驱动。从当下来看,在豪赌三元锂电池和储能之后,宁德时代已经开启了第三次“豪赌”——将筹码押注在海外市场。

业绩的“AB”面

2023年营收、净利润双双增长,尤其是净利润大增43.58%,对于“宁王”而言实属不易。

不过,拉长周期来看,宁德时代的业绩增速也在放缓。2021—2023年,宁德时代的营收增速分别为159.06%、152.07%和22.01%,净利润增速则分别为185.34%、92.89%和43.58%,很显然,2023年宁德时代的业绩增速是明显放缓了。

此外,如果从单季度业绩来看,宁德时代的四季度业绩也远不及前几个季度亮眼。

根据财报显示,去年四季度宁德时代实现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1062亿和129.8亿,增速分别为-10.16%和-1.23%。据悉,去年的前三个季度,宁德时代净利润增速分别为557.97%、63.22%和10.66%,净利润增速也呈现逐步下滑的态势。

如果抛开营收和净利润不谈,从负债等数据来看,目前宁德时代也背负着巨大的压力。根据财报显示,截至去年四季度,宁德时代的资产负债总额为4973亿,资产负债率为69.34%。其中,流动性负债为2870亿,仅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一项就高达1946亿,而同期宁德时代的账上资金为2643亿,虽然足够覆盖这一笔债务,但宁德时代显然也是背负着巨大的压力。

当然,宁德时代的这份财报也并非没有亮点。

从盈利指标来看,2023年宁德时代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较上年增加316.17亿元,增长51.65%;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由2022年的净流出641.40亿元,变成2023年的291.88亿元。此外,宁德时代的2023年净资产收益率平均为18.84%,营业利润率平均为13.24%,赚钱能力依旧强劲。

再看应付账款方面,应付账款往往代表着企业的竞争力——应付账款越高,表示企业在合作中占据主导地位,产品的竞争力也越强。截至去年四季度,宁德时代的应付账款已经1170亿,而去年同期应付账款为945.3亿,2021年更是只有487.8亿,很显然,虽车企纷纷开始走自研电池这一条路,但目前宁德时代的市场地位却依然是稳定的。

其实,这一份财报已经能充分体现出目前宁德时代的状态——在经历了几年的高速增长后,宁德时代的增长不可避免地出现放缓,且债务压力不小,但好在其产品竞争力突出,市场地位依旧稳健。

而为了继续找到新的增长点,宁德时代也开启了第三次“豪赌”,大力布局海外市场。

开启第三次“豪赌”

从各项数据来看,海外市场营收的提升无疑是宁德时代这份财报中最大的亮点。

具体数据方面,2023年宁德时代的境外收入为1310亿,占收入的比例为32.67%;而在2022年,宁德时代的境外收入为769.2亿,占收入的比例为23.41%。可以发现,无论是营收还是营收的占比,2023年都有了明显的提升。

实际上,随着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的加剧,虽然作为动力电池巨头,但宁德时代在国内的处境并不乐观。

此前,侃见财经就曾经从车企层面分析过宁德时代的处境——车企在发展到一定阶段后,为了降低成本必然会走向电池自研,像蔚来、极氪这些合作伙伴都已经走向了自研的道路。据媒体统计的数据,2022年宁德时代在国内动力市场的市场份额首次跌破50%;2023年宁德时代虽然仍保持43.1%的市场占有率,但与2022年相比已下降5.1个百分点。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加快开拓海外市场成了宁德时代的必然选择。根据媒体统计,目前宁德时代已经成为宝马、戴姆勒、斯特兰蒂斯、大众、现代、本田等多家海外主流车企的指定电池配套供应商。此外,还与 Stellantis签署战略谅解备忘录,在欧洲市场向其供应磷酸铁锂电池;与 Daimler、沃尔沃等头部重卡企业达成战略合作。

根据SNE Research统计,2023年宁德时代海外动力电池使用量市占率为 27.5%,比去年同期提升 4.7个百分点。

宁德时代将重心放到海外市场可以理解,但这样做也并非没有风险。

更早之前,宁德时代和福特汽车合作建电池厂的事情也是不太顺利。虽然这一次合作是福特100%股权,宁德时代只是负责运营工厂和提供电池技术服务等,但即使是这样,这一次合作还是一度被反对者逼到停工。实际上,汽车工业对于每一个国家都非常重要,而动力电池又关乎着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可以预见——未来宁德时代在海外发展中必然会出现阻力。

毫无疑问,在三元锂电池和储能之后,宁德时代已经开启了第三次“豪赌”——将筹码押注在海外市场,不过面对充满不确定性的海外市场,宁德时代最终能否成功,显然还存在着很多的不确定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宁德时代

6.3k
  • 锂电产业链周记 | 宁德时代计划2027年小批量生产全固态电池 搭载中创新航电池的全球最大电船首航
  • 调研早知道| 宁德时代2024年一季报业绩会透露哪些关键信息?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净赚超440亿,押注海外市场,“宁王”又一场豪赌,开始了

宁德时代已经开启了第三次“豪赌”——将筹码押注在海外市场。

文|侃见财经

宁德时代“交卷”。

根据财报显示,2023年宁德时代实现营收4009亿,同比增长22.01%;实现净利润441.2亿,同比增长43.58%。

在上游动力电池极度“内卷”的市场环境下,宁德时代在去年还能实现营收和净利润双增已经非常不容易,而市场对于这份财报也是相当的满意。

作为动力电池巨头,“宁王”在交出这份财报后,或许可以长吁一口气。过去两年里,受到新能源汽车市场增速放缓、动力电池供过于求等利空影响,宁德时代的股价一路向下。

目前,宁德时代也用业绩来证明,虽然行业竞争在加剧,但其依旧稳健。

不过,从宁德时代的财报中还发现,其之所以能实现业绩增长,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在于海外市场的驱动。从当下来看,在豪赌三元锂电池和储能之后,宁德时代已经开启了第三次“豪赌”——将筹码押注在海外市场。

业绩的“AB”面

2023年营收、净利润双双增长,尤其是净利润大增43.58%,对于“宁王”而言实属不易。

不过,拉长周期来看,宁德时代的业绩增速也在放缓。2021—2023年,宁德时代的营收增速分别为159.06%、152.07%和22.01%,净利润增速则分别为185.34%、92.89%和43.58%,很显然,2023年宁德时代的业绩增速是明显放缓了。

此外,如果从单季度业绩来看,宁德时代的四季度业绩也远不及前几个季度亮眼。

根据财报显示,去年四季度宁德时代实现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1062亿和129.8亿,增速分别为-10.16%和-1.23%。据悉,去年的前三个季度,宁德时代净利润增速分别为557.97%、63.22%和10.66%,净利润增速也呈现逐步下滑的态势。

如果抛开营收和净利润不谈,从负债等数据来看,目前宁德时代也背负着巨大的压力。根据财报显示,截至去年四季度,宁德时代的资产负债总额为4973亿,资产负债率为69.34%。其中,流动性负债为2870亿,仅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一项就高达1946亿,而同期宁德时代的账上资金为2643亿,虽然足够覆盖这一笔债务,但宁德时代显然也是背负着巨大的压力。

当然,宁德时代的这份财报也并非没有亮点。

从盈利指标来看,2023年宁德时代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较上年增加316.17亿元,增长51.65%;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由2022年的净流出641.40亿元,变成2023年的291.88亿元。此外,宁德时代的2023年净资产收益率平均为18.84%,营业利润率平均为13.24%,赚钱能力依旧强劲。

再看应付账款方面,应付账款往往代表着企业的竞争力——应付账款越高,表示企业在合作中占据主导地位,产品的竞争力也越强。截至去年四季度,宁德时代的应付账款已经1170亿,而去年同期应付账款为945.3亿,2021年更是只有487.8亿,很显然,虽车企纷纷开始走自研电池这一条路,但目前宁德时代的市场地位却依然是稳定的。

其实,这一份财报已经能充分体现出目前宁德时代的状态——在经历了几年的高速增长后,宁德时代的增长不可避免地出现放缓,且债务压力不小,但好在其产品竞争力突出,市场地位依旧稳健。

而为了继续找到新的增长点,宁德时代也开启了第三次“豪赌”,大力布局海外市场。

开启第三次“豪赌”

从各项数据来看,海外市场营收的提升无疑是宁德时代这份财报中最大的亮点。

具体数据方面,2023年宁德时代的境外收入为1310亿,占收入的比例为32.67%;而在2022年,宁德时代的境外收入为769.2亿,占收入的比例为23.41%。可以发现,无论是营收还是营收的占比,2023年都有了明显的提升。

实际上,随着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的加剧,虽然作为动力电池巨头,但宁德时代在国内的处境并不乐观。

此前,侃见财经就曾经从车企层面分析过宁德时代的处境——车企在发展到一定阶段后,为了降低成本必然会走向电池自研,像蔚来、极氪这些合作伙伴都已经走向了自研的道路。据媒体统计的数据,2022年宁德时代在国内动力市场的市场份额首次跌破50%;2023年宁德时代虽然仍保持43.1%的市场占有率,但与2022年相比已下降5.1个百分点。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加快开拓海外市场成了宁德时代的必然选择。根据媒体统计,目前宁德时代已经成为宝马、戴姆勒、斯特兰蒂斯、大众、现代、本田等多家海外主流车企的指定电池配套供应商。此外,还与 Stellantis签署战略谅解备忘录,在欧洲市场向其供应磷酸铁锂电池;与 Daimler、沃尔沃等头部重卡企业达成战略合作。

根据SNE Research统计,2023年宁德时代海外动力电池使用量市占率为 27.5%,比去年同期提升 4.7个百分点。

宁德时代将重心放到海外市场可以理解,但这样做也并非没有风险。

更早之前,宁德时代和福特汽车合作建电池厂的事情也是不太顺利。虽然这一次合作是福特100%股权,宁德时代只是负责运营工厂和提供电池技术服务等,但即使是这样,这一次合作还是一度被反对者逼到停工。实际上,汽车工业对于每一个国家都非常重要,而动力电池又关乎着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可以预见——未来宁德时代在海外发展中必然会出现阻力。

毫无疑问,在三元锂电池和储能之后,宁德时代已经开启了第三次“豪赌”——将筹码押注在海外市场,不过面对充满不确定性的海外市场,宁德时代最终能否成功,显然还存在着很多的不确定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