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IP出海,必遭魔改?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IP出海,必遭魔改?

网飞《三体》口碑分化。

文|深响 王萌

意料之中,网飞版《三体》上线后口碑迅速两极分化。

IMDb评分这两天从7.5涨到了7.7,不过整体评分走势呈“C”字,28.7%的观众打出了10星,代表着极为满意;8.2%观众打出了1星,即特别不喜欢,且1星的占比高过2星到6星。其在美中英三个收视率较高的国家评分走势几乎一致。

在国内的豆瓣平台上,超5.9万人打出6.7的评分,走势呈现“D”形,5星、4星、3星分别占比23.3%、26.5%、24.2%,2星和1星占比叠加达26%,好中差某种程度达成可怕的平衡,口碑完全分裂。

争议较大的点不胜枚举——剧中诸多关键角色换了性别、国籍、种族;叶文洁多场吻戏;大史成为“工具人”;高燃名场面“宇宙闪烁”变成了裸眼3D;古筝行动拍成了全船大逃杀……

而令原著粉“最不满意”的则是网飞版史诗感的欠缺、对于三体哲学的过于浅化。三体的故事绝不是个别天赋异禀的英雄拯救地球,而是处处渗透着中国哲学和时代烙印。

原著《三体》的IP价值毋庸置疑,2015年拿下世界科幻小说最高奖“雨果奖”,扎克伯格、奥巴马等均是“三体粉丝”。

网飞版筹备四年、权游主创加盟、1.6亿美元投入、网飞有史以来第一季最昂贵的剧集,拉足期待。然而口碑的分化,让它被定义为了“左宗棠鸡”(一种在美国很常见但在中国却没有的“中国菜”),这也让人思考,如何合理评价IP出海的成败?中国IP走向全球的过程中还会遇到哪些挑战?

IMDb与豆瓣的评分走势

《三体》难拍

《三体》难拍,几乎是所有改编者的共识。科幻类的描写很难视觉化,小说中短短一句话,可能拍出来需要巨大工作量,更何况科幻是最耗钱的,CG、特效,花销都是按秒计算。谁能拍出来、谁能拍得好,谁也说不出确切的答案。

改编很难,仍有人坚持去做。

国内B站推出的动画版《三体》率先上线,在改编效果上,B站《三体》考虑到成果和特效量,没有把全部原作搬上屏幕,把重点聚焦到了《三体2:黑暗森林》。主要人物明确、线索和情节也更清晰明了,不过也有网友认为缺少了第一部的背景铺垫,抬高了理解门槛,另外动画的部分人物形象也被认为丢失了原著神韵。

腾讯视频版《三体》去年初上线,豆瓣评分8.7,为2023年国产剧口碑评分前三,颇受好评的点在于“忠于原著”。剧情发展进度按照原著,同时又增强了现实主义色彩,毕竟如果实打实拍科幻,国内既缺乏经验积累、也没有机制和产业支撑,用总制片人白一骢的话说:没有奔着科幻拍,讲科幻前先让观众相信这个故事。

在最后呈现上,主创把故事线设定在了2007年,剧中有大量描述2007年北京是什么样子的细节,包括广播里播放的都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筹备进程,在呈现上普通观众能沉浸代入。这种细节增加了真实感后,科幻部分再一点点显露,像红岸时期的年代戏、古筝行动细线切割巨轮的名场面都尽可能做到了还原。

腾讯视频版《三体》“古筝行动”

所有改编版本里,网飞《三体》投入最大、噱头最足,豆瓣评分中也标注这是“最值得期待剧集第三名”。该剧原定去年上线,不过因为要拍摄一场两个人在酒吧里的五分钟场景,拍摄时又恰巧赶上好莱坞大罢工,就一直推迟到了今年3月。

全球流媒体拍中国IP,最明显感觉到网飞《三体》的美剧创作思路。总共八集,每集时长40分钟到一小时,总时长不到八小时,比腾讯视频的一半还少,这就意味着每集有效信息密度更高,势必要对原著删繁就简。

在观看时,叙事节奏的确更快。比如第一集就讲述了从事纳米技术研究的物理学家Auggie看到了倒计时,并且出现了名场面“宇宙将为你闪烁”;女科学家程瑾在第三集通关了ETO(地球三体组织)用于筛选和招募新人的三体游戏,了解了三体文明入侵地球的真正原因,而在原著及腾讯视频版本中这部分情节处在2/3的进度。

有人觉得上瘾,但也有人觉得“糊弄”——原著里让人紧张的倒计时、宇宙闪烁、古筝行动等部分网飞都选择了冷静化处理,看着“宇宙闪烁”的贴图式特效,观众不禁质疑:1.6亿刀花哪儿了?

网飞《三体》名场面“宇宙将为你闪烁”

此外,考虑到海外观众的理解门槛,网飞还在部分剧情做出了适当调整。

比如将三体游戏中原本应该出现在秦代的人列计算机换成了元代。这或许是因为元代是与西方世界交流最为频繁的一个时代,且《马可·波罗游记》传播甚广,影响了不少西方人对中国的认知。

网飞《三体》人列计算机

从剧情到特效,改动颇大的网飞《三体》在国内社交平台上收获了一边倒的口诛笔伐,还有人把国内改编版本拉在一起对比。

其实网飞所做的改动不难理解,本就面向全球观众,改编来自中国的IP,不管是怎么改都会有争议,我们不妨换个角度,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有神一般的原著以及忠于原著的珠玉在前,市场也需要不一样的《三体》。

IP出海,如何避免魔改?

就在网飞《三体》在全球发酵时,贾玲飞往洛杉矶宣传《热辣滚烫》,并着手处理美版《你好,李焕英》的消息登上了热搜。

二者都指向了同一点:中国IP正在走向海外。过去我们总是翻拍别人的IP,但现在我们自己的IP也走向了成熟舞台,且IP出海的内容形态越来越多样。

在所有IP出海的内容形态里,影视剧出海相对常见和主流,大致分为两种方式,一种是发行、一种是翻拍。

发行就是成品剧寻求海外的播出渠道。比如通过国内视频平台的海外版WeTV、iQIYI、YOUKU发行,像平台的自制剧/定制剧都会在海外上线;或者直接交给海外平台播出,YouTube是按广告分账,Netflix是直接买断版权;还有一种是发行中介把国产剧分销给各个国家的电视台,中介会买断全球/部分地区版权。

近年来一个明显变化是越来越多自主发行的电影和电视剧被全球娱乐巨头们看中,比如迪士尼买了《人世间》《庆余年2》的版权,索尼影业拿下《你好,李焕英》的独家发行权。另外剧集出海的题材也在不断拓宽,国产剧豆瓣小组曾总结过2020年的国剧播放量排名,排在前列的基本都是现偶、古偶、仙侠,但如今有了很多现实厚度的题材,新丽国际部业务负责人提到现实题材占其出海作品的50%。

《人世间》《庆余年2》《你好,李焕英》

翻拍是指海外制作公司或者电视台买下版权做本土化改编。但这中间也会有“坑”,如果版权卖出,当地团队“魔改”,会对IP造成损害。

例如《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被韩国制作公司Kakao M翻拍,虽然“学生大扫除”等情节照搬、但剧集体量的缩水导致故事细节交代不清楚,引起了当地观众的不满。

这样的“风险预警”下,部分剧集公司会采用合拍方式,中国团队把控、海外团队制作。像《三十而已》泰语版、日语版、印尼版都是柠萌影业主控,在当地寻找制作公司进行合拍。还有《隐秘的角落》日影版《GOLD BOY》也是类似的组合,由国内的海润影业和日本当地的TEAMJOY株式会社联手打造。

剧集之外,小说、游戏等IP也更频繁地走向国际市场,被海外用户关注和喜爱。比如小说《三体》走向世界,被网飞买下版权改编成剧集,还可能走向系列化;比如阅文自主发行游戏,其首个自主发行的IP改编游戏产品《斗破苍穹:怒火云岚》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泰国上线,东南亚地区2023年Q4新用户环比增长118%。

至于原著和本土化改编之间的度怎么把握?不少从业者归纳出来两个关键点:

一方面是IP本身要有全人类的共通性——《三体》里有时代伤痕、人性选择、对人类命运的担忧;《你好,李焕英》则是讲述人人有共鸣感触的母爱。

另一方面则是明确受众,“忍痛”改变。网飞《三体》导演之一、中国香港导演曾国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在这个更国际化的创作中,当然有令这件事更加宏大、充满国际性的感觉,另一方面也会流失本来很独特的中国特色,但因为要变成国际观众看到的版本,一定要这么做”。

在网飞《三体》上线后,包括好莱坞报道者、卫报、CNN等在内的外媒均报道了其口碑分化的热点现象。其中一个观点指出,各个版本都有可取之处,也都有遗憾,充满争议本身就已经是《三体》IP成功的体现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Netflix

3.9k
  • 美股三大指数集体收涨,谷歌大涨超10%创历史新高
  • 美股收评:三大指数集体上涨,纳指涨1.11%,大型科技股多数走高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IP出海,必遭魔改?

网飞《三体》口碑分化。

文|深响 王萌

意料之中,网飞版《三体》上线后口碑迅速两极分化。

IMDb评分这两天从7.5涨到了7.7,不过整体评分走势呈“C”字,28.7%的观众打出了10星,代表着极为满意;8.2%观众打出了1星,即特别不喜欢,且1星的占比高过2星到6星。其在美中英三个收视率较高的国家评分走势几乎一致。

在国内的豆瓣平台上,超5.9万人打出6.7的评分,走势呈现“D”形,5星、4星、3星分别占比23.3%、26.5%、24.2%,2星和1星占比叠加达26%,好中差某种程度达成可怕的平衡,口碑完全分裂。

争议较大的点不胜枚举——剧中诸多关键角色换了性别、国籍、种族;叶文洁多场吻戏;大史成为“工具人”;高燃名场面“宇宙闪烁”变成了裸眼3D;古筝行动拍成了全船大逃杀……

而令原著粉“最不满意”的则是网飞版史诗感的欠缺、对于三体哲学的过于浅化。三体的故事绝不是个别天赋异禀的英雄拯救地球,而是处处渗透着中国哲学和时代烙印。

原著《三体》的IP价值毋庸置疑,2015年拿下世界科幻小说最高奖“雨果奖”,扎克伯格、奥巴马等均是“三体粉丝”。

网飞版筹备四年、权游主创加盟、1.6亿美元投入、网飞有史以来第一季最昂贵的剧集,拉足期待。然而口碑的分化,让它被定义为了“左宗棠鸡”(一种在美国很常见但在中国却没有的“中国菜”),这也让人思考,如何合理评价IP出海的成败?中国IP走向全球的过程中还会遇到哪些挑战?

IMDb与豆瓣的评分走势

《三体》难拍

《三体》难拍,几乎是所有改编者的共识。科幻类的描写很难视觉化,小说中短短一句话,可能拍出来需要巨大工作量,更何况科幻是最耗钱的,CG、特效,花销都是按秒计算。谁能拍出来、谁能拍得好,谁也说不出确切的答案。

改编很难,仍有人坚持去做。

国内B站推出的动画版《三体》率先上线,在改编效果上,B站《三体》考虑到成果和特效量,没有把全部原作搬上屏幕,把重点聚焦到了《三体2:黑暗森林》。主要人物明确、线索和情节也更清晰明了,不过也有网友认为缺少了第一部的背景铺垫,抬高了理解门槛,另外动画的部分人物形象也被认为丢失了原著神韵。

腾讯视频版《三体》去年初上线,豆瓣评分8.7,为2023年国产剧口碑评分前三,颇受好评的点在于“忠于原著”。剧情发展进度按照原著,同时又增强了现实主义色彩,毕竟如果实打实拍科幻,国内既缺乏经验积累、也没有机制和产业支撑,用总制片人白一骢的话说:没有奔着科幻拍,讲科幻前先让观众相信这个故事。

在最后呈现上,主创把故事线设定在了2007年,剧中有大量描述2007年北京是什么样子的细节,包括广播里播放的都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筹备进程,在呈现上普通观众能沉浸代入。这种细节增加了真实感后,科幻部分再一点点显露,像红岸时期的年代戏、古筝行动细线切割巨轮的名场面都尽可能做到了还原。

腾讯视频版《三体》“古筝行动”

所有改编版本里,网飞《三体》投入最大、噱头最足,豆瓣评分中也标注这是“最值得期待剧集第三名”。该剧原定去年上线,不过因为要拍摄一场两个人在酒吧里的五分钟场景,拍摄时又恰巧赶上好莱坞大罢工,就一直推迟到了今年3月。

全球流媒体拍中国IP,最明显感觉到网飞《三体》的美剧创作思路。总共八集,每集时长40分钟到一小时,总时长不到八小时,比腾讯视频的一半还少,这就意味着每集有效信息密度更高,势必要对原著删繁就简。

在观看时,叙事节奏的确更快。比如第一集就讲述了从事纳米技术研究的物理学家Auggie看到了倒计时,并且出现了名场面“宇宙将为你闪烁”;女科学家程瑾在第三集通关了ETO(地球三体组织)用于筛选和招募新人的三体游戏,了解了三体文明入侵地球的真正原因,而在原著及腾讯视频版本中这部分情节处在2/3的进度。

有人觉得上瘾,但也有人觉得“糊弄”——原著里让人紧张的倒计时、宇宙闪烁、古筝行动等部分网飞都选择了冷静化处理,看着“宇宙闪烁”的贴图式特效,观众不禁质疑:1.6亿刀花哪儿了?

网飞《三体》名场面“宇宙将为你闪烁”

此外,考虑到海外观众的理解门槛,网飞还在部分剧情做出了适当调整。

比如将三体游戏中原本应该出现在秦代的人列计算机换成了元代。这或许是因为元代是与西方世界交流最为频繁的一个时代,且《马可·波罗游记》传播甚广,影响了不少西方人对中国的认知。

网飞《三体》人列计算机

从剧情到特效,改动颇大的网飞《三体》在国内社交平台上收获了一边倒的口诛笔伐,还有人把国内改编版本拉在一起对比。

其实网飞所做的改动不难理解,本就面向全球观众,改编来自中国的IP,不管是怎么改都会有争议,我们不妨换个角度,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有神一般的原著以及忠于原著的珠玉在前,市场也需要不一样的《三体》。

IP出海,如何避免魔改?

就在网飞《三体》在全球发酵时,贾玲飞往洛杉矶宣传《热辣滚烫》,并着手处理美版《你好,李焕英》的消息登上了热搜。

二者都指向了同一点:中国IP正在走向海外。过去我们总是翻拍别人的IP,但现在我们自己的IP也走向了成熟舞台,且IP出海的内容形态越来越多样。

在所有IP出海的内容形态里,影视剧出海相对常见和主流,大致分为两种方式,一种是发行、一种是翻拍。

发行就是成品剧寻求海外的播出渠道。比如通过国内视频平台的海外版WeTV、iQIYI、YOUKU发行,像平台的自制剧/定制剧都会在海外上线;或者直接交给海外平台播出,YouTube是按广告分账,Netflix是直接买断版权;还有一种是发行中介把国产剧分销给各个国家的电视台,中介会买断全球/部分地区版权。

近年来一个明显变化是越来越多自主发行的电影和电视剧被全球娱乐巨头们看中,比如迪士尼买了《人世间》《庆余年2》的版权,索尼影业拿下《你好,李焕英》的独家发行权。另外剧集出海的题材也在不断拓宽,国产剧豆瓣小组曾总结过2020年的国剧播放量排名,排在前列的基本都是现偶、古偶、仙侠,但如今有了很多现实厚度的题材,新丽国际部业务负责人提到现实题材占其出海作品的50%。

《人世间》《庆余年2》《你好,李焕英》

翻拍是指海外制作公司或者电视台买下版权做本土化改编。但这中间也会有“坑”,如果版权卖出,当地团队“魔改”,会对IP造成损害。

例如《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被韩国制作公司Kakao M翻拍,虽然“学生大扫除”等情节照搬、但剧集体量的缩水导致故事细节交代不清楚,引起了当地观众的不满。

这样的“风险预警”下,部分剧集公司会采用合拍方式,中国团队把控、海外团队制作。像《三十而已》泰语版、日语版、印尼版都是柠萌影业主控,在当地寻找制作公司进行合拍。还有《隐秘的角落》日影版《GOLD BOY》也是类似的组合,由国内的海润影业和日本当地的TEAMJOY株式会社联手打造。

剧集之外,小说、游戏等IP也更频繁地走向国际市场,被海外用户关注和喜爱。比如小说《三体》走向世界,被网飞买下版权改编成剧集,还可能走向系列化;比如阅文自主发行游戏,其首个自主发行的IP改编游戏产品《斗破苍穹:怒火云岚》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泰国上线,东南亚地区2023年Q4新用户环比增长118%。

至于原著和本土化改编之间的度怎么把握?不少从业者归纳出来两个关键点:

一方面是IP本身要有全人类的共通性——《三体》里有时代伤痕、人性选择、对人类命运的担忧;《你好,李焕英》则是讲述人人有共鸣感触的母爱。

另一方面则是明确受众,“忍痛”改变。网飞《三体》导演之一、中国香港导演曾国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在这个更国际化的创作中,当然有令这件事更加宏大、充满国际性的感觉,另一方面也会流失本来很独特的中国特色,但因为要变成国际观众看到的版本,一定要这么做”。

在网飞《三体》上线后,包括好莱坞报道者、卫报、CNN等在内的外媒均报道了其口碑分化的热点现象。其中一个观点指出,各个版本都有可取之处,也都有遗憾,充满争议本身就已经是《三体》IP成功的体现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