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
《群星》《无敌号》中描述的自我复制机器是什么?

假如被搬上下一世代的科幻惊悚游戏《无敌号》忠于原著,我们能够看到什么?

当我们谈论赛博朋克时,我们在担忧什么?

赛博朋克是我们这一代的流派。我们生活在赛博空间的临界点上,科学与人文问题和以往一样重要。

范晔:“漫画不会遗忘”

二〇〇七年为纪念《永航员》问世五十周年,阿根廷政府甚至将九月四日定为“漫画日”,从漫画之中我们或可一窥拉美共同体之梦的星际乌托邦版本。

【专访】伊恩·麦克尤恩:当机器人比人类更完美甚至更道德,人类该如何自处?

这位年过七旬的英国作家的新作探讨了人工智能与人类的关系,在他眼中,人类的个体性已然终结,我们正迈向人工智能的“奇点”。

赞比亚科幻作家纳姆瓦利·塞佩尔凭处女作赢得阿瑟·克拉克奖

《古老的漂流》这部作品“从内部出发审视了殖民主义,而且点出了日常生活中的科幻元素”。

从硬科幻到软科幻,我们为什么需要科幻作品?

从硬科幻到软科幻,科幻世界的构建者游走在想象力的悬崖边,让人们感觉到危险和恐惧,也持续地发人深省,持续地供给科技善意。

HBO《异星灾变》豆瓣9.1分一集封神:“信条”之后的科幻巨作?

作为HBO MAX今年公布片单中的重磅剧集,《异星灾变》如何做到了“一集封神”?

在太空读什么?一位宇航员的答案

意大利宇航员萨曼塔·克里斯托福雷蒂推荐了10本在太空中最喜欢的书,其中包括伊塔罗·卡尔维诺的小说斯、坦尼斯拉夫·莱姆的科幻小说,还有报告文学和一些历史作品。

Netflix和腾讯都拍《三体》,谁才是真正的降维打击?

一旦IP改编进入流程,资金分配,团队组建,大纲确立……任何一点风声都将是对粉丝想象力的一种降维打击——这怎么和我想的不太一样。

科幻作家韩松:所有科幻小说都应该是推理小说

科幻和推理是“上个世纪就认识的朋友在今天终于重逢,突然在这一瞬间就认出了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