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
分裂的自我:科幻影视作品中的传播技术与主体

主体只有一个肉身,但自我却可以有众多分身,这个分身是由视觉技术制造的“在场”感觉创造的。这一特点将影视技术与文字语言区别开来,即以身体感觉取代了意识认知。这正是德布雷媒介圈理论所阐述的:话语圈、图文圈、视频圈主体的核心,分别是灵魂、意识和身体。

【思想界】《送我上青云》:女性坦荡地承认了性欲,之后呢?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电影《送我上青云》中呈现的当代女性问题和《上海堡垒》遭遇票房滑铁卢。

重塑我们的技术:关于特德·姜新书《呼吸》

在新作《呼吸》中,特德·姜带领读者一睹科技塑造未来的方式,同时审视随着科技改变日常生活模式,我们在未来会成为怎样的人。

穷人清退、工厂改制和幽暗意识:科幻小说能够书写现实吗?

在一些情况下,科幻小说虚拟的并非是天外来客的奇遇,而是现实人物在由现实延伸出的极端环境中的反应。

被切割的城市:当代中国科幻的城市想象

尽管科幻小说可以通过重置时间和空间来重新构想城市,带来看似新奇的城市想象,但离开了对时间的社会属性和社会劳动议题的深入思考,这一想象方式同样陷入困境。

电影《降临》原著作者特德·姜推出新作《呼吸》,将于明年出版

与《降临》一样,姜的新作《呼吸》也是理智与情感的结合。

孤岛、失联与田园想象:后末日小说故事套路面面观

科幻小说中常常会发生一场“舒适的灾难”,将人类与文明社会剥离开来。本文探讨了崩溃的旧社会如何得以向新世界进发。

“反弗兰肯斯坦”:伊恩·麦克尤恩谈科幻新作《像我一样的机器》

机器人在什么时候最像真人?麦克尤恩最新的小说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答案——在它跟你女朋友上床的时候。

文学圈的“体裁歧视”:为什么正经作家就是看不上科幻作品?

伊恩·麦克尤恩日前声明,自己以人工智能为主题的新作并不是一部科幻小说——这说法让全世界都疯狂了,科幻题材为何总是被正经文学圈拒之门外?

当志怪小说遭遇蒸汽朋克:从《爱,死亡和机器人》谈起

从《狩猎愉快》放眼更广阔的古代中国文化,我们会发现动物、鬼神和人之间本来就没有固定的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