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
漫谈《流浪地球》:家国天下的温情叙事背后,究竟隐瞒了什么?

在文艺作品进行虚构的框架之内,危机越来越多地呈现为从外部袭击我们的一系列无可避免的天灾,而不是经济系统的固有矛盾在社会内部制造的结果。伴之而来的,也是对责任的逃避与在现实中进行社会参与应对危机的失能。

春节档票房大战传导A股:北京文化涨停市值破百亿,新文化大跌超7%

与春节档电影有关的上市公司表现分化。

【思想界】《流浪地球》引爆网络舆论:科幻、社会达尔文主义和民族主义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春节期间上映的电影《流浪地球》以及原著作者刘慈欣引发的种种争议。

科幻作品是如何帮助读者理解气候变化的?

科学家不断拿出一份份关于气候变化的报告,试图向我们解释这一灾难的可怕;作家则把重点放在未来的多样性和各种故事上,让抽象的数据变得更易理解。

陈楸帆:《流浪地球》能否开启中国科幻电影元年?

《流浪地球》最大的成就在于解决了一个困扰中国科幻电影多年的难题:如何将中国人和中国元素不违和地融入科幻设定中。

陈楸帆:为什么是科幻,而不是其他文学作品,能够消解人类的结构性焦虑?

科幻小说不是预测或者逃避,而是一种想象力的实验,是一种对完美的启发机制。它是一个认识论而不是本体论上的存在。

刘慈欣获“克拉克想象力服务社会奖” 称想象力是人类胜过AI的唯一优势

刘慈欣在授奖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教育体制对于想象力的培育至关重要,但如果要中国实行美国的教育体制,则会有灾难性的后果。

酷儿爱恋与魔法森林:属于女性的科幻宇宙

蒂莉·瓦尔登在《阳光之上》里面创造了一个关于女性、酷儿爱恋、古老建筑和参天大树的科幻宇宙,不过这本书可能会惹恼科幻纯粹主义者。

《攻壳机动队》:日本“安保一代”的精神遗产

全国动员的战争、美军的占领、冷战、世界各地从未停止的内战和民族冲突,借由这无数的战争支撑、在血腥之上建立起的经济繁荣,这因为对战争的恐怖而不在乎好坏、不光荣的和平。

从手机到人工智能:新技术正在打破机器和人的边界

新技术正在打破人与时空的边界,正在参与新城市的构建,如同真实上演的科幻小说。同时,关于新技术将取代人力而造成大规模失业的恐慌也甚嚣尘上,新技术究竟是人类的竞争者还是解放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