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网飞版《三体》,只在国内“水土不服”?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网飞版《三体》,只在国内“水土不服”?

网飞版《三体》引发的讨论还在持续。

文|新博弈 林一白

网飞版《三体》“千呼万唤始出来”之后,引发的舆论漩涡一并喷涌而来。

一边是持续攀升的热度。相关数据显示,网飞版《三体》首周末4天的全球观看时长便达到8170万小时,成为周内Netflix全球观看时长最高的剧集,累计观看人次达1100万。具体到各个市场,网飞版《三体》首周末在全球93个国家和地区进入TOP10。

然而在另一边,两级分化的口碑争议居久不下。尤其是在国内市场,网飞版《三体》的“魔改”触及了大量原著粉的雷点,在他们看来,从“面目全非”的人物到背离原著的精神内核,网飞版《三体》已然成为一盘迎合西方人口味的“左宗棠鸡”。豆瓣上,9.3万人为该剧打出6.9 的评分,从内容观感到价值观冲突,网飞版《三体》引发的讨论还在持续。

水土不服

从剧集观感来讲,网飞版《三体》被质疑“魔改”,最直接的点在于剧中将原著的叙事结构全部打乱,并通过自身更擅长的美剧式表达重新拼接。

这样做的好处在于,网飞版《三体》的节奏更快,目前播出的第一季虽然只有8集,就已经讲完了原著第一部的故事,后几集甚至已经开始涉及第二部、第三部的内容,情节密度被填得很满,更容易将观众代入其中。同时,网飞版《三体》弱化了原著中大量概念性的科学理论,整体观看门槛更低,科幻小白和没看过原著的观众都能轻松看懂。

当然,相对应的弊端在于,更具娱乐性的网飞版《三体》削弱了原著本身的厚重感,而把一部史诗级巨作拍成一部深度大打折扣的商业流水线爽剧,是引起很多国内原著粉不满的关键。甚至,在一些人看来,人物、情节承载着内容价值观,网飞版《三体》经过“魔改”,其传递的价值观已经偏离了原著的精神内核。

一方面,基于叙事结构和创作环境的变化,网飞版《三体》将原著中的重要角色重新捏合,形成以“牛津五人组”为核心的主角团,原著人物几乎都被“爆改”。比如汪淼换了性别,戏份也被拆分到多个角色身上;拉吉的原型章北海,需要通过海军身份才能大致辨认;叶文洁新增的感情线和亲密戏,也让不少人难以接受……

另一方面,一些情节的差异化呈现,也在折射着两种不同的价值观。比如网飞版《三体》在呈现“古筝计划”上,用了大量的镜头去表现“古筝计划”对普通人造成的伤害,原本在度假的儿童成为无辜的受难者,汪淼对应的角色奥吉对“古筝计划”的抗争,也体现出更强的个人选择。相比之下,原著《三体》是矛盾的,其价值观更多折射着大国底色,呈现出浓烈的集体主义和生存主义。而价值观上的差异,也成为网飞版《三体》在国内“水土不服”的重要原因。

市场导向下的两种创作

但是,若放眼全球市场,这样的“水土不服”并非大面积存在。截至目前,网飞版《三体》的烂番茄好评度已经从76%上涨至78%,IMDb评分也从一开始的6.3一路上涨至7.7。再加上不俗的热度表现,都能够看出网飞版《三体》在海外市场其实颇受青睐,而这取决于两种不同的市场导向。

从网飞版《三体》上线以来,就有不少人拿它与腾讯版《三体》做对比。但从根本上说,两部《三体》之所以形成如此大的差异,根源还是面向的市场完全不同。

此前,腾讯版《三体》能够出圈得到认可,甚至被很多粉丝奉为“神作”,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对原著的高度还原。而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内市场的发展特点,相比之下,国内科幻发展相对较慢,从《流浪地球》到《三体》,科幻市场的热门IP几乎被刘慈欣占去大半,因此,国内科幻市场的受众群体中,刘慈欣的粉丝和《三体》的原著粉密度非常大,腾讯版《三体》选择“一比一还原”原著的创作路线,也更保险。

而对网飞版《三体》来说,国内市场并不是网飞的主要市场,其直接受众群是全球超2亿的订阅用户,在这个群体中,《三体》原著粉的密度就被大大稀释了。因此在创作中,网飞版《三体》更保险的创作思路并不是最大程度还原原著,而是去考虑自身面向的市场需求。操盘《权游》的主创拿到这一IP,也是沿着《权游》被验证的改编路线,去做《三体》的改编。

站在这个角度,网飞版《三体》的改编就更容易理顺了。比如对于叶文洁的塑造,即便剧中呈现了“狂热时代”的部分场景,但她身上的复杂性依然被严重削弱,原因在于,缺少相关历史认知的海外市场,本就很难理解“狂热时代”对人带来的影响,也很难理解叶文洁身上复杂的恨。反之,剧中放大对程心的塑造,填充了她的人生经历、孤儿背景,反倒让人更容易理解她之后的行为,也更容易让人与她产生共情。

因此,其实很难去评价哪一部《三体》更有价值。如果说腾讯版《三体》的价值在于还原了一个无限接近原著的“三体世界”,那么网飞版《三体》的价值就在于给了中国IP一个走出去的机会。

IP全球化的必经之路

至少在眼下,网飞版《三体》击中了更大的市场,也将这个中国IP置于一个全球化的讨论语境中。对《三体》也好,对中国IP的国际化发展也好,这样的结果都不是一件坏事。

回过头看,其实最早网飞传出要拍摄《三体》的消息时,国内市场非常期待。一来,该剧官宣的主创是《权力的游戏》核心主创大卫·贝尼奥夫和D·B·威斯。二来,据外媒报道,网飞版《三体》单集平均投资约2000万美元,第一季总投入约1.6亿美元,按照腾讯版《三体》总制片人白一骢的说法:“我清楚Netflix版本最终的预算,人家一集拍我们一部。”

显然,网飞对《三体》的投入几乎已是美剧天花板的级别,Netflix剧本内容主管Peter Friedlander在谈到该项目时曾表示:“对我来说,对公司来说,这都是一个巨大的赌注。”但需要认清的是,网飞之所以能够请来《权游》的班底,能够给出巨额投资,看重的都是《三体》可能带来的商业价值,而不是某一种文化。文化输出只是一种附加的东西,需要一步一个脚印,或许,我们如今看待网飞版《三体》,更需要关注的也是这部剧为中国IP走出国门打开了怎样的局面。

诚然,市场严苛审视带来的激烈争议在所难免,这也是IP全球化发展必然要经历的过程。原著《三体》在刘慈欣的笔下,本就附着了自身所处环境的历史背景、文化背景,和相应的价值观,而IP走出去,进入更多样的文化空间,必然面临强烈的对撞,但其中好的一面在于,受网飞版《三体》带动,这一IP在全球的知名度正大幅提升,国内IP的全球化发展也正打开新的局面。

据Variety报道,网飞版《三体》带动原著和剧中提及的《寂静的春天》两本书销量暴涨。截至目前,《三体》小说位列亚马逊畅销文学榜冠军,日文版也冲上日本亚马逊销量榜冠军,两者均为《三体》小说在海外的最好成绩。另一边,基于不俗的热度,网飞目前已经续订《三体》第二季,按照剧集创作规划,预计共拍摄三季,第二季将于2026年上线。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Netflix

3.7k
  • Netflix接近与NFL达成赛事转播协议
  • 美股收评:三大指数上涨,纳指涨1.19%,大型科技股多数走高

腾讯

6.4k
  • 腾讯控股:今日斥资10.03亿港元购回263万股公司股份
  • 南向资金今日净买入41.66亿港元,腾讯控股获净买入5.88亿港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网飞版《三体》,只在国内“水土不服”?

网飞版《三体》引发的讨论还在持续。

文|新博弈 林一白

网飞版《三体》“千呼万唤始出来”之后,引发的舆论漩涡一并喷涌而来。

一边是持续攀升的热度。相关数据显示,网飞版《三体》首周末4天的全球观看时长便达到8170万小时,成为周内Netflix全球观看时长最高的剧集,累计观看人次达1100万。具体到各个市场,网飞版《三体》首周末在全球93个国家和地区进入TOP10。

然而在另一边,两级分化的口碑争议居久不下。尤其是在国内市场,网飞版《三体》的“魔改”触及了大量原著粉的雷点,在他们看来,从“面目全非”的人物到背离原著的精神内核,网飞版《三体》已然成为一盘迎合西方人口味的“左宗棠鸡”。豆瓣上,9.3万人为该剧打出6.9 的评分,从内容观感到价值观冲突,网飞版《三体》引发的讨论还在持续。

水土不服

从剧集观感来讲,网飞版《三体》被质疑“魔改”,最直接的点在于剧中将原著的叙事结构全部打乱,并通过自身更擅长的美剧式表达重新拼接。

这样做的好处在于,网飞版《三体》的节奏更快,目前播出的第一季虽然只有8集,就已经讲完了原著第一部的故事,后几集甚至已经开始涉及第二部、第三部的内容,情节密度被填得很满,更容易将观众代入其中。同时,网飞版《三体》弱化了原著中大量概念性的科学理论,整体观看门槛更低,科幻小白和没看过原著的观众都能轻松看懂。

当然,相对应的弊端在于,更具娱乐性的网飞版《三体》削弱了原著本身的厚重感,而把一部史诗级巨作拍成一部深度大打折扣的商业流水线爽剧,是引起很多国内原著粉不满的关键。甚至,在一些人看来,人物、情节承载着内容价值观,网飞版《三体》经过“魔改”,其传递的价值观已经偏离了原著的精神内核。

一方面,基于叙事结构和创作环境的变化,网飞版《三体》将原著中的重要角色重新捏合,形成以“牛津五人组”为核心的主角团,原著人物几乎都被“爆改”。比如汪淼换了性别,戏份也被拆分到多个角色身上;拉吉的原型章北海,需要通过海军身份才能大致辨认;叶文洁新增的感情线和亲密戏,也让不少人难以接受……

另一方面,一些情节的差异化呈现,也在折射着两种不同的价值观。比如网飞版《三体》在呈现“古筝计划”上,用了大量的镜头去表现“古筝计划”对普通人造成的伤害,原本在度假的儿童成为无辜的受难者,汪淼对应的角色奥吉对“古筝计划”的抗争,也体现出更强的个人选择。相比之下,原著《三体》是矛盾的,其价值观更多折射着大国底色,呈现出浓烈的集体主义和生存主义。而价值观上的差异,也成为网飞版《三体》在国内“水土不服”的重要原因。

市场导向下的两种创作

但是,若放眼全球市场,这样的“水土不服”并非大面积存在。截至目前,网飞版《三体》的烂番茄好评度已经从76%上涨至78%,IMDb评分也从一开始的6.3一路上涨至7.7。再加上不俗的热度表现,都能够看出网飞版《三体》在海外市场其实颇受青睐,而这取决于两种不同的市场导向。

从网飞版《三体》上线以来,就有不少人拿它与腾讯版《三体》做对比。但从根本上说,两部《三体》之所以形成如此大的差异,根源还是面向的市场完全不同。

此前,腾讯版《三体》能够出圈得到认可,甚至被很多粉丝奉为“神作”,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对原著的高度还原。而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内市场的发展特点,相比之下,国内科幻发展相对较慢,从《流浪地球》到《三体》,科幻市场的热门IP几乎被刘慈欣占去大半,因此,国内科幻市场的受众群体中,刘慈欣的粉丝和《三体》的原著粉密度非常大,腾讯版《三体》选择“一比一还原”原著的创作路线,也更保险。

而对网飞版《三体》来说,国内市场并不是网飞的主要市场,其直接受众群是全球超2亿的订阅用户,在这个群体中,《三体》原著粉的密度就被大大稀释了。因此在创作中,网飞版《三体》更保险的创作思路并不是最大程度还原原著,而是去考虑自身面向的市场需求。操盘《权游》的主创拿到这一IP,也是沿着《权游》被验证的改编路线,去做《三体》的改编。

站在这个角度,网飞版《三体》的改编就更容易理顺了。比如对于叶文洁的塑造,即便剧中呈现了“狂热时代”的部分场景,但她身上的复杂性依然被严重削弱,原因在于,缺少相关历史认知的海外市场,本就很难理解“狂热时代”对人带来的影响,也很难理解叶文洁身上复杂的恨。反之,剧中放大对程心的塑造,填充了她的人生经历、孤儿背景,反倒让人更容易理解她之后的行为,也更容易让人与她产生共情。

因此,其实很难去评价哪一部《三体》更有价值。如果说腾讯版《三体》的价值在于还原了一个无限接近原著的“三体世界”,那么网飞版《三体》的价值就在于给了中国IP一个走出去的机会。

IP全球化的必经之路

至少在眼下,网飞版《三体》击中了更大的市场,也将这个中国IP置于一个全球化的讨论语境中。对《三体》也好,对中国IP的国际化发展也好,这样的结果都不是一件坏事。

回过头看,其实最早网飞传出要拍摄《三体》的消息时,国内市场非常期待。一来,该剧官宣的主创是《权力的游戏》核心主创大卫·贝尼奥夫和D·B·威斯。二来,据外媒报道,网飞版《三体》单集平均投资约2000万美元,第一季总投入约1.6亿美元,按照腾讯版《三体》总制片人白一骢的说法:“我清楚Netflix版本最终的预算,人家一集拍我们一部。”

显然,网飞对《三体》的投入几乎已是美剧天花板的级别,Netflix剧本内容主管Peter Friedlander在谈到该项目时曾表示:“对我来说,对公司来说,这都是一个巨大的赌注。”但需要认清的是,网飞之所以能够请来《权游》的班底,能够给出巨额投资,看重的都是《三体》可能带来的商业价值,而不是某一种文化。文化输出只是一种附加的东西,需要一步一个脚印,或许,我们如今看待网飞版《三体》,更需要关注的也是这部剧为中国IP走出国门打开了怎样的局面。

诚然,市场严苛审视带来的激烈争议在所难免,这也是IP全球化发展必然要经历的过程。原著《三体》在刘慈欣的笔下,本就附着了自身所处环境的历史背景、文化背景,和相应的价值观,而IP走出去,进入更多样的文化空间,必然面临强烈的对撞,但其中好的一面在于,受网飞版《三体》带动,这一IP在全球的知名度正大幅提升,国内IP的全球化发展也正打开新的局面。

据Variety报道,网飞版《三体》带动原著和剧中提及的《寂静的春天》两本书销量暴涨。截至目前,《三体》小说位列亚马逊畅销文学榜冠军,日文版也冲上日本亚马逊销量榜冠军,两者均为《三体》小说在海外的最好成绩。另一边,基于不俗的热度,网飞目前已经续订《三体》第二季,按照剧集创作规划,预计共拍摄三季,第二季将于2026年上线。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